近身特工 第五百五十六章 还能有人比你更倒霉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经过严小开好一通安抚,处于更年期脾气正火爆的老娘这才去了歇息。

    和毕瑜与秦盈交谈了一阵,这才知道装醉的虽然只有自己,但真正喝醉的却不只父亲一个,还有西门耀铭两父子,而让他有些啼笑皆非的是尚欣竟然也喝醉了。

    这小妖精,跟着瞎凑什么热闹呢?

    严小开应酬完了母亲娘家的一班亲戚之后,这就走进了父亲的房间,看见父亲在床上扯着呼噜酣睡,这又退了出去,然后进了安排给尚欣的房间。

    进了房门后,却发现尚欣正在床上不安的翻来滚去,嘴里含糊不清的叫唤着什么!

    起初严小开以为她是吃坏了肚子又或来大姨妈,正闹肚子疼,可凑到近了才勉强听清楚,她在不停的低声叫道:“……妈,别走……不要丢下我,不要……不要……”

    严小开坐在床前,发现她秀发凌乱,熏醉的脸上竟然带着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样子,心中没来由的疼了下,伸手轻碰一下她的肩膀,唤道:“尚欣!”

    酒醉中的尚欣一把抓住了严小开的手,激动的道:“妈,别走,别走!”

    严小开哭笑不得,“尚欣,你醒醒,我不是你妈,我是严小开。”

    尚欣却不管不顾,抓住他的手还不满足,甚至还缠了上来,搂住他,将他抱得极紧的道:“妈,你不要再离开我,不要再离开我好吗?我以后会好好听话,什么事儿都听你的!”

    看见她已经醉得人事不知的样子,严小开不由得叹一口气,不过被她抱着,尤其是被她那饱满柔软又带着弹性的酥胸紧压着,心里又升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垂眼看看,发现那敞开的领口中,两团雪白已经被挤压得变了形状,一侧甚至要从胸罩挤出来似的,隐约可见浅浅的晕红!

    这春光尽泄的一幕,使得严小开心神惧动,小心肝极不争气的狂乱跳动起来。

    正有点魂不守舍之际,秦盈与毕瑜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看见眼前暧昧的一幕,双双都愣在那里。

    严小开心中一惊,迅速醒过神来,忙解释道:“那个……她喝醉了,将我当成是她妈!”

    两个女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霍亮的紧盯着他。

    严小开十分的尴尬,伸手欲推开尚欣,可是她却缠得很紧,怎么也推不开,反倒是越推,她就抱得越紧。

    同时,尚欣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喊道:“妈,你别走,我不让你走……”

    严小开欲哭无泪,只能求助似的看向两女。

    两个女人只是站在那里,一点儿也没有上来帮忙的意思,尤其是秦盈,甚至是翘起双手,脸上而满戏谑的笑意,仿佛看戏一样。

    最后,还是毕瑜看不过眼,上前来柔声对尚欣道:“傻孩子,妈在这儿,让妈抱,乖,来!”

    尚欣听了这温柔又磁性的声音,竟然真的就松开了严小开,扑进她的怀里。

    严小开如蒙大赦似的赶紧站了起来,感激的看向毕瑜。

    毕瑜轻横他一眼道:“你赶紧出去吧,我弟弟回来了!”

    严小开欢喜的道:“涛哥回来了?他不是在市局实习吗?怎么有空回来?”

    毕瑜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感觉他好像有什么事儿!你赶紧去吧!”

    严小开愣了一下,随后道:“那这儿……”

    毕瑜道:“交给我了!”

    严小开这就和秦盈一起走了出去。

    出门之后,秦盈悄声问道:“感觉怎样?”

    严小开不解的问:“什么怎么样?”

    秦盈道:“小萝莉的胸部啊!”

    严小开心虚的道:“你胡说什么!”

    秦盈笑骂道:“我胡说?刚刚进门的时候,明明看见你盯着人家尚大小姐的胸部大流口水,仿佛恨不能咬上一口似的呢!”

    严小开脸上大窘,“我……”

    秦盈突然有些感叹的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你只是对我这一类型的女人感性趣,没想到你是大小通杀,这口味可真不是一般的杂啊!”

    “胡说八道什么!”严小开被数落得脸红耳赤,有些恼羞成怒的凑过去恨声道:“小娘皮,晚上老子收拾不死你!”

    秦盈笑了起来,不屑的道:“晚上?晚上我可是跟毕瑜睡,你敢来吗?”

    严小开咬着牙道:“你看我敢不敢!”

    秦盈笑得更是花枝乱颤,凑过来挑恤的道:“那好,今晚我洗干净,晾干水,等着你!”

    严小开被气得不行,愤愤的道:“你等着!”

    扔下秦盈走到厅堂的时候,果然看见毕运涛坐在客厅里,同时还有上官云尘与及雨女。

    不过正如毕瑜所说的那样,毕运涛好像真的遇着了什么事儿,精神不振,眉头深锁,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严小开走上向,笑着道:“涛哥,你怎么回来了?”

    看见严小开,毕运涛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走上前来轻擂他一拳,“你这家伙真不够意思,家里办喜事,竟然不提前通知我!”

    严小开道:“这不是怕你忙吗?你实习的单位又不比我那个破安保公司那么轻闲!”

    毕运涛脸上滑过一抹不自然之色,随即又若无其事的道:“这么大的喜事,再忙也得回来啊!”

    严小开笑笑,然后指着一旁的上官云尘与雨女对她道:“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个是上官云尘,我在实习那间安保公司的同事!还有这个是雨女,嗯……算是我的秘书!”

    后面跟上来的秦盈道:“我呢?”

    严小开只好道:“对,还有这个是秦盈,我妈刚认的干女儿。这位是毕运涛,毕瑜的亲弟弟,也是我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

    众人相到寒暄一通之后,毕运涛就喊道:“快,有什么吃的,赶紧整一桌,为了吃你这一顿,我可是从昨晚饿到现在的。”

    严小开看看时间,发现已经五点半了,也确实到了晚饭的时候,于是就赶紧的喊来一个服务员,让她摆桌上菜。

    和中午一样丰盛的宴席上,毕运涛真的像是饿了很多天的样子,菜吃了不少,酒却喝得更多。

    同一桌的毕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劝了几次见弟弟无动于衷,只好求助的看向严小开。

    严小开这会儿也醉了,不是装的,而是真醉,因为毕运涛喝了多少,他就陪了多少,不过醉得并不是特别严重,在毕运涛伸手又要去开一瓶XO的时候,终于伸手拦住了他,“涛哥,差不多了。再喝我就醉了!中午我才喝醉了一场,急得我妈差点没往我身上淋开水,晚上要是再醉,我妈明儿铁定敲断我的腿不可!”

    毕运涛笑道:“这么严重?那你别喝了,我再来点儿,难得你家办一场喜事,哥们替你高兴。”

    看着毕运涛一杯接一杯的下肚,严小开苦笑,你这是替我高兴吗?摆明了是借酒浇愁嘛!

    酒席进行到最后,可想而知,毕运涛喝醉了。

    曲终人散的时候,严小开挽扶着喝得醉熏熏的毕运涛,送他回家。

    被外面的夜风一吹,喝多了的毕运涛在半路上就吐了个稀哩哗啦。

    吐完之后,毕运涛有些清醒了,往前走了几步,这就一屁股坐到路边的田梗上。

    严小开只好跟着坐了下来,好一阵才问出忍了一晚上的问题,“涛哥,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毕运涛摆摆手道:“没什么!”

    严小开道:“还想瞒我,下午你一进门,我就感觉你不对劲,咱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你连自己的亲姐都给了我,还有什么事是不能和我说的?”

    毕运涛沉默了,好一阵才无比沮丧的道:“我和陆珊婰分手了。”

    严小开愣了一下,随后安慰道:“嗨,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不就是个女人嘛,分了就分了,留得青山在,还怕没花采,舍了这棵歪脖树,咱们再造万亩林……”

    毕运涛摆手打断他道:“我也被学校开除了!”

    严小开这下终于被吓了一跳,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毕运涛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一肚子苦水倒了出来。

    原来,这事情还是因为毕运涛的前女友陆姗婰而起的。

    陆姗婰虽然只是警官学院医务室里的一名小护士,但面容清丽,身材姣好,也算小有几分姿色,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僧多肉少的警官学院,她这样的也自然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所以身边围了不少的狂蜂浪蝶。

    对于这些追求者,陆姗婰一直都是保持着若即若离,既不接受又不拒绝的暧昧态度。纵然后来和毕运涛配了对,仍然改不掉这个坏习惯。

    为了这事,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可没少发生口角!

    前几天的时候,又因为类似的事情,毕运涛和陆姗婰又一次发生了争吵,而且吵得十分激烈,可第二天的时候,毕运涛就后悔了,恰好这天是陆姗婰的生日,于是就专门请了半天假,买了鲜花,蛋糕,还有礼物回了学校,结果却发现陆姗婰外出了,打手机又不通,只好坐在医务室宿舍里等她回来。

    结果这一等,就从下午一点等到了凌晨一点,陆姗婰终于回来了,但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和她一起来回来的还有个开宝马的年轻男人。

    陆姗婰下车的时候,年轻男人还趁势在她脸上偷吻了一下。

    这一幕,好死不死的就落在了毕运涛的眼里,原本就窝了一肚子气的他这下就彻彻底底的爆发了,冲上前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对那个男人一通暴打。

    还没离开学校之前,毕运涛就是警官学院的十大高手,后来经过严小开的一通点拨,又加上市局的历练,功力直进不通,当时又是盛怒之下出手,结果可想而知,那宝马男当场被得脾脏大出场,断了三根肋骨,折了一条腿,要不是送医院及时,恐怕当时就嗝屁了!

    之后,实习单位和学校都知道了,实习单位先是把他退回学校,然后学校直接开除。

    严小开听完事情经过之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涛哥,你怎么这么冲动!你出手的时候先把脸蒙上啊。事后来个死不认账,谁都吹你不胀的!”

    “……”毕运涛愣了一阵,然后颓丧的道:“当时火摭了眼,哪还能想这么多呢!”

    严小开道:“那这件事情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毕运涛摇头,“没有了!”

    严小开不死心的道:“小铭子的母亲不是副市长吗?你没有找小铭子!”

    毕运涛道:“我找过了,原本我还要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正是托了西门耀铭母亲的关系,这才勉强落了这个结果。”

    严小开沉默了,良久未发一言……(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