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五十七章 自取其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毕运涛是严小开最好的朋友,哥们。

    重生之前,严小开曾受过他无数的帮助,所以得知他遭遇如此的不幸,严小开心里很难受,新居入伙与抓住朱美娇的双重喜悦,也因此大打折扣。

    既为兄弟,那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更何况毕运涛除了是兄弟,还是自己的大舅子。所以不论如何,都得拉他一把,最理想的办法,那自然是让他加入秘密警察的行列,与自己并肩作战。

    送完毕运涛往回走的时候,严小七掏出了电话,打给了夏冰。

    电话接通,听到夏冰的声音,严小开立即亲热的叫了一声:“姐!”

    电话那头的夏冰明显愣了一下,因为这是唯一一次,严小开称呼她的时候,前面省掉了名字。

    其实,这明显就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的信号,但夏冰第一次遭遇,明显不知其意,所以十分疑惑的问:“严小开?”

    严小开道:“是我!姐,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难道除了我,还有别的男人管你叫姐?”

    这开口一声姐,闭口一声姐,亲腻得不能再亲腻,夏冰被弄得晕头转向,真心有点受不住了,直接张嘴道:“朱美娇的审问正在进行中,暂时没有丝毫的进展。”

    严小开道:“姐,我不是要和你说这个!”

    夏冰沉吟一下又道:“案件报告眼珠还在写,所以想表彰的话,估计要等到明年今日!”

    严小开又汗了一下,“我也不是要和你说这个!”

    夏冰的声音终于恢复了以往的冰冷,“那你想和我说什么?谈情说爱吗?你应该知道,我一向都不是个浪漫的人,而且我现在也没功夫!”

    严小开狂汗,忙道:“不,姐,我是有个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夏冰干脆的道:“说!”

    严小开道:“咱们那儿还招人吗?我有个发小……”

    “打住!”夏冰喝断他道:“我们这里不招人,就算要招,也只能是世袭!”

    严小开道:“那我和上官他们呢,我们不是世袭啊!”

    夏冰道:“你们属于特招!”

    严小开讨好的道:“姐,那你就特招一回呗!”

    夏冰道:“特招我没有权力!”

    严小开道:“那谁有?”

    夏冰道:“总教官,你的师父!”

    说完,夏冰就挂断了电话!

    严小开听着耳边传来的忙音,心里一阵苦叹,师父那个混账东西现在都不知道带着那些娇滴滴的师娘们跑哪个瓜哇国风流快活去了,哪能联系得上他呢!

    看来,毕运涛想要成为秘密警察是没戏了,最少暂时是没有的。

    郁闷无比的回到家中,发现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了,正在偏厅的茶室坐着发呆,手中的一根烟,烟灰挂得老长,显然是坐那儿很久没动弹了,看起来仿佛酒劲还没有完全过去似的。

    严小开这就走进去道:“爸,你酒醒了?”

    严父微点一下头,问道:“涛子怎么样了?喝得很醉吗?”

    严小开道:“还好!”

    严父指了指侧边的红木沙发道:“我有点事情和你说一下。”

    看见父亲脸上严肃的表情,严小开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因为以前每每要上政治课的时候,父亲就是这样表情,这样的节奏。

    只是坐下来之后,父亲又久久不开训,严小开只好硬着头皮问:“爸,你要和我说什么事情?”

    严父道:“是关于你六叔的事情!”

    严小开听见是这个事,心里头一松,刚开始还以为他是要问自己到底要娶哪个做媳妇呢。

    “爸,你是想说六叔想要入股养殖公司的事情吗?”

    严父点头,“你六叔最近两年做什么生意都亏本,现在只能靠那点房租过日子……”

    为富不仁,自然是要遭天谴的!

    严小开打断父亲的话道:“爸,他过得怎样我不管,我只知道,他想要入股养殖公司,小铭子是不会同意的!”

    严父道:“我知道小名他听你的,只要你同意,他就不会有意见的!”

    严小开道:“可是我不同意!”

    严父道:“你——”

    这个时候,茶室外走进一人,正是从祭祖后一直赖在家里没走的六叔。

    看见他,严小开没有拉长脸,只是礼貌又淡漠的唤了一声:“六叔!”

    严老六忙答应一声,然后坐了下来。

    严父拿起桌上的软中华扔给他一根,然后烫洗了一个杯子,给他倒茶。

    严老六赔着笑脸对严小开道:“开子,叔这两年真的过得不太如意。”

    他如不如意,严小开真心不知道,不过就算再不如意,那也比别人强得多,两栋楼收租,每个月好几万呢!

    这样也说不如意?那别人还活不活呢?

    看见严小开不说话,严老六接着道:“开子,我是你的亲叔,你看能不能拉叔一把。”

    严小开心软的时候,比女人的胸部都要柔软,可心肠硬的时候,却坚比铁石,原本他是想把话说得婉转一点的,可是今晚知道了毕运涛的事情,心里正郁闷得紧,所以话就十分直白的道:“叔,我是你的亲侄子,可你什么时候又拉过我呢?”

    严老六被问得哑口无言,脸红耳赤的坐在那里。

    严父见状就喝道:“开子,你个混账东西,怎么跟你叔说话的?”

    严小开道:“爸,我有说错吗?你忘了我刚考上大学那会儿,山长水远的扛着两个麻包袋去我这个亲叔家借那三千块钱学费的事吗?咱们踏进我这个亲叔的家门,钱没借到就算了,饭没留一口也罢了,可是连一口水都没得喝,反倒是被我那个亲婶子好一顿冷嘲热讽!”

    说起这个事,严父的心里头也十分的不舒服,叹口气道:“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还提来做什么?”

    严小开点点头,语气平静的道:“事情确实是过去了,很多事情我不努力的去想也都不记得了。但那些白眼与嘲讽却清晰无比的留在我的心里,让我原本就自卑内向的性格变得更加自卑内向,过去的时候,我常常在想,连我的亲人都看不起我,又还有谁能看得起我呢?”

    严父终于沉默了下来,大口大口的抽烟,不再发一言,因为儿子的话,让他想起了许许多多的前尘往事,想起了别人的嘲笑,冷眼,讽刺……

    严老六被弄得窘迫无比,留也不是,坐也不是。

    正当茶室里的气氛尴尬的时候,严老六的婆娘和她的宝贝儿子严基走了进来。

    六婶一进门,立即嚷嚷起来,“严小开,你这是在跟我们翻旧账吗?”

    显然,这女人在外面已经听到了一切,可她进来之后,并没有羞愧的拉自己的丈夫离开,反倒咄咄逼人的质问。

    人不要脸到一定的份上,确实是很无敌的。

    六婶见严小开不语,又道:“是的,你说的不错,当初我确实没借钱给你上学,说话也确实有点难听,可我一向就是这样的性格,谁都知道的。而且这事和你叔没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冲我来,用不着现在报复你叔!”

    “报复?”严小开淡笑一声,“六婶,你这话说得是不是有点好笑,我不让你们加入养殖公司,那就是对你们报复?那除了我爸之外,我岂不是报复了全世界?”

    “够了!”六婶又欲张嘴,严老六却抢先喝断了他,然后对严小开道:“开子,过去叔确实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不论怎样,咱们都是一家人不是吗?”

    严小开点头,“不错,咱们确实是一家人,也正是因为咱们是一家人,我喊你一声叔,待你们如上宾。可你们要无理取闹的话,对不起,我不奉陪了!”

    说着,严小开这就站起来,准备离开。

    六婶再一次张了嘴,而且声音极大的道:“严小开,你叔已经给你道歉了,你还想他怎样,是不是要你叔跪下来求你,你才肯答应!要是这样的话,老六,你就给他跪,看他受不受得起。”

    不要脸的人严小开见过很多,可是像六婶这样不但自己不要脸,还逼着老公不要脸的人,他真的是第一次见。

    对于这么不要脸的人,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所以他淡漠的看了六婶以及旁对正对他怒目相向的严基一眼,什么都懒得再说,抬腿就要往门外走。

    只是脚步才一动,门外已经传来了愤怒的喝声:“混账!”

    严小开抬眼看看,发现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前,后面还跟着大伯,三伯,四姑,五叔,七姑!

    六婶听见严母的话,立即冲严小开道:“你听见没有,你妈都骂你混账呢!”

    正处于更年期的严母终于失控了,上前来刷地扬起了手。

    “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但耳光却不是落在严小开身上,而是落在了六婶的脸上。

    这一耳光下去,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尽管严老六的女人十分的欠抽,可是谁都没想到一向温文宽厚,慈悲心软的三嫂会主动的出手打人。

    六婶捂着被打的半边脸,喃喃的道:“你,你打我?”

    严母怒不可竭的道:“别人不好意思下手,只能我来了!”

    一旁的严基见自己的老母被打,顿时就吼叫着扬起拳头朝严母扑去,“你个臭婆娘,你敢打我妈!我要你的命!”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