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六十一章 恩断义绝(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丰江坝水库坝尾的流水口。

    严基与他的母亲柳凤英正忙碌的将近二十瓶虫菌双杀剂往水中倒去。

    只是倒着倒着,柳凤英又感觉心里没底,忍不住问:“儿子,你确定这药真的好使?这水库可有两三千亩,就你这几瓶药能把螃蟹全都杀死吗?”

    严基道:“妈,我也是第一次用,我怎么知道管不管用,但网上很多人都说可以,那个化肥店的老板也说这个是超浓缩型的,一瓶顶普通的五瓶,能管上百亩的地方,我买了二十瓶,能管几千亩。只要全投进去,这水库里螃蟹肯定全部死翘,严老三一家也再风光不起来了!”

    柳凤英道:“可是我怎么感觉这瓶子好像开过封似的,而且味道也不是特别浓!”

    严基拿起倒了一半的瓶子放到鼻子下嗅了嗅,摇头道:“不会啊,我感觉味道很重呢!”

    柳凤英道:“可是……”

    严基看见四周黑乎乎的,面前又是一片深达十几二十米的水域,偶有一阵夜风吹来,呼呼作响,极为碜人,忍不住就打断母亲道:“妈,你别疑神疑鬼了,赶紧把药倒进去,然后咱们就回去吧!”

    柳凤英不再言语,赶紧的又倒下去一瓶。

    正当她又要去拆另外一瓶的时候,一声爆喝传来,“住手!”

    随着这声雷霆般的怒喝,夜空之中,严小开如天神一般从后山上飞落下来,刷地一下稳稳立于两人面前。

    骤然间看见严小开从天而降,柳凤英和严基母子都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心理素质低下的严基,吓得当场就是一激凌,手中的一瓶农药失手落于地上,“噼冷”一声散碎开来。

    随着严小开的出现,严父严母,还有严家别的兄弟姐妹也纷纷打着手电筒从山上下来了。

    看着落了一地的农药瓶子,还有脸色苍白,呆若木鸡的严基母子!众人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这对阴险歹毒的母子在投毒,往水库里的螃蟹投毒!

    严父刚开始的时候还抱有侥幸心理,螃蟹的耐药性很强,一般的农药对它们是不起作用的,可是当他从地上捡起一个空了的农药瓶子,用手电照上去,看到上面写着“虫菌双杀”四个字的时候,心中顿时凉了半截,眼前也感觉阵阵发黑,身子一阵晃悠,差点没当场栽倒在地。

    严小开见状,赶紧的搀扶住他道:“爸,爸,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严父挣扎着站稳,愤怒又悲痛的道:“这是虫菌双杀,是聚酯类的农药,几乎是专门毒杀螃蟹用的,这么多瓶下去,已经足够毁掉我们这水库里价值几千万的螃蟹了!”

    “天啊,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歹毒?”

    “作孽啊,老六怎么取了个什么玩意儿啊,这还是人吗?”

    “严基,你这么大个人了,多少应该懂点事了,你怎么可以跟着你妈这样害你三伯!”

    “太无耻了,太卑鄙了,太不要脸了,简直就不是人,是畜牲,两个都是,一家都是。”

    “……”

    严家的兄弟姐妹无不愤怒的瞪着柳凤英母子,七嘴八舌的咒骂起来。

    几千亩水域的螃蟹眼瞅着毁于一旦,严母当场就急了,立即就扑向柳凤英,张牙舞爪的要跟她拼命!

    只是严母还没扑到,一人已经抢先冲了出来,抬手狠狠一耳光打到了柳凤英的脸上。

    柳凤英被这一记耳光打得晕头转向,原本晚上被打得松动了的牙齿终于混着血掉了出来。

    只是当她看清楚打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丈夫之后,当场又滞在了那里,好一阵才喃喃的问:“严老六,你,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严老六气愤得不行的道:“我打你?我打你还是轻的。你个混账娘们,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真是灭了你的心都有了!”

    柳凤英虽然明知理亏,但仍然泼性不改,高声的叫嚷起来,“严老六,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我不在这里库里放了几瓶药吗?他们既然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他们风光,他们既然敢初一,我怎么不敢做十五……”

    严老六怒极之下,一巴掌又挥了过去。

    “啪!”的一声,柳凤英又挨了一记耳光,疼痛与羞辱让她终于飙了起来,扑上去与严老六撕扯了起来,“严老六,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竟然敢动手打我,我不活了,我跟你拼了,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死皮赖脸才娶到我的?要是没有老娘,你能有今天,你能有那两栋楼房……”

    严老六没有理会她的胡搅蛮缠,极为粗暴的一把推开了她,抄起边上一根枯木,这就冲他的儿子严基身上打去,“你个不孝子,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严基看见那根木棍比自己的手臂还要粗大,顿时被吓坏了,慌不择路的后边上逃去,可是脚步才一动就不知踩了什么东西,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失去了平衡,然后尖叫着往水库下面摔去。

    柳凤英听到叫声下意识的往后看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想要扑上去救,但严基已经滚下去了。

    然而让人失望的是,等了好久都没有听到“卟嗵”的落水声,众人探头向外张望一眼,发现摔滚下去的严基正抓着一大把草根挂在岸边的斜坡上,嘴里大声的喊叫道:“救命,救命,快救我啊!”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他拖上来的时候,严基已经是一身的泥,看起来无比的狼狈。

    只是他才一上来,严老六立即又抄起那根枯木,没头没脑的朝他身上打去,瞧他那股狠劲,仿佛真个要将自己的儿子活活打死一般。

    柳凤英看见儿子被打得哭爹喊娘,在地上翻来滚去,伸手就要过来抢严老六的木棍,可是又抢不过,最后只能扑到严基的身上,用身体护着他。

    火摭了眼的严老六却是不管不顾,继续照死里打!

    严家的一班兄弟姐妹个个都站在那里,可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劝,因为这对母子毁掉的不是几万,几十万,几百万,而是几千万,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挣这么多钱。

    最后,还是严泊恩看不过去了,冲上去拦住自己的六弟,“老六,算了,别打了!”

    严老六气喘吁吁的道:“三哥你别管我,今天我非得打死他们不可。”

    严泊恩苦叹道:“你这是何苦呢?”

    一旁的严母却是冷声道:“老六,你使劲打吧,打死他们,看看我这个水库的螃蟹能不能活过来!”

    严老六闻言滞住了,这个时候也确实打得累了,终于扔下木棍,嘶声道:“三哥,三嫂,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你们啊!”

    严泊恩刚想张嘴,严母就抢先开口道:“老六,你不用跟我们说对不起,如果这只是几万块的事情,我们也就算了,可这是几千万,是我和你三哥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心血与成果,你们这样一整,我们家所有的希望都没了。你设身处地想想,我让我家开子弄两颗炸药,把你家那两栋楼给炸了,也跟你说一句对不起,你能够善罢干休吗?”

    严小开走上前来,面沉如水的道:“妈,这事没有什么好说的,报警吧!”

    严老六一听这话就慌了,没头没脑的朝严小开一家三口跪了下去,“三哥,三嫂,开子,不能报警,报警的话他们就全完了!柳凤英,严基,你们这两个混账东西,还不赶紧跪下来给我哥他们磕头。让他们饶了你们。”

    扶着严基装死的躺在那里的柳凤英闻言,顿时嗤声冷笑了起来,“让我给这些乡巴佬下跪?哼,严老六,你在我娘家吃太多油水,吃懵你了吧!”

    严老六气得不行,“你……”

    严小开叹口气,掏出手机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这女人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严老六看见严小开掏手机,脸色变得更白了,赶紧的拽住严小开的衣角道:“开子,你别报警,千万别报警,叔对不起你,当叔求你了好不好,你堂哥才二十四岁,一旦进去,这辈子就没有希望了!”

    严小开指着灰头土脸的严基,面无表情的道:“六叔,这样的人不配做我哥?而且他这样活着,原本就没有希望!”

    严老六忙道:“是的,他不配,他没有这个资格,他连你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可是他再不成器,那也是叔的儿子,叔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你当是看在叔的份上,饶过他好不好?你们的损失,我就算砸锅卖铁也会赔上的。你什么都不看,就看在我是你亲叔的份上行吗?开子,我求你了!”

    如果换了个稍为有良知,有人性,有孝心的人,看见自己的亲生父亲如此低声下四的哀求别人,一早就扑过来,将所有事情都扛下了,可是严基没有,反倒是带着期望的看着严小开,希望严小开能垂怜自己的父亲是他的亲叔,从而放过自己。

    不但他,就连他的母亲也一模一样的表情。

    一个人,外表长得瘦削羸弱一些没关系,可内心必须坚强,以前的严小开虽然经常受别人欺负,完全无力反抗,可是心里却从来没有服过输,但他这个堂哥,却恰恰相反,明明长得牛高马大,可是内里却没有血性,遇事也没有半点儿担当,反倒是让自己的父亲顶在前面,连累得父亲丢人现眼,自己却没有半点羞愧。

    对于这样的人,纵然是让他把牢底坐穿,让他天天被狱友爆菊都不为过的。

    可是,跪在面前的是自己的亲叔叔,打断骨头连着筋,这层血缘关系就算剥皮削骨都斩不去的,所以他只能幽幽的叹一口气,只是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爸,你说句话吧!”

    严泊恩张了张嘴,最终却是看向自己的老伴。

    严母也没有主意,只能又落到严小开身上。

    严小开摊摊手道:“爸妈,你们都别看我,你们要是让我做决定的话,我肯定是选择报警的,送他们俩进监狱,涉及到几千万的财产,不足以让他们吃枪子儿,也够他们吃一辈子的牢饭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