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顾某的主动联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十万美元,真的是十万美元?”

    “是的,先生。”

    “我很清醒的,你可别骗我。”

    “先生,我们没有必要骗您。这确确实实是真的。”

    “可我怎么还觉得这事儿不够真实呢?我没做梦吧?”

    “先生……”

    “全转我卡上!”

    “啊?”

    “把这些钱全都转到我的卡上,马上!立刻!NOW!”

    ……

    顾长钧慢慢地踱出了银行……再回头看看那反射着太阳光芒的银行牌匾,他依旧恍如梦中。他没想到,那天来到他家里的那个高惠居然真的是那个嘉什么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等级好像还挺高。并且,那个女人所在的事务所真的也是在东方经贸大厦,那个北京有名的高级写字楼里办公。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经过身份确定之后,高惠实实在在地拿给了他一张明显已经有些年份儿的支票,而就在刚刚,这张支票是的钱已经被他转到了自己的卡里……因为坚决不肯兑换成人民币,他还被柜台上的银行工作人员鄙视了。

    “也就是说,秦卫真的给了我十万美元……他哪来那么多钱?”

    虽然还有些迷迷糊糊,顾长钧身为一名资深网文热爱人员兼写手的身份还是开始发挥作用……他坚决不相信秦卫穿越了。他又不是菜鸟,还能不知道穿越是个什么情况?大都是一些平日里生活工作不如意的人在白日做梦或者想赚点儿外块,比如像他这样的。当然这也并不是说所有写穿越的人都在生活里活得那么没滋味儿,也有许多人其实是想在书里完成自己一直都没机会去完成的梦……不过这里面绝不包括秦卫。那家伙混得比他还不如意,哪回见面不是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如果他能一下子拿出十万美金来,犯得着这样吗?

    “该不会我真有一个叫秦卫的表舅公吧?”顾长钧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不过很快他又把这种可能性排除掉了。就算真有这么一个表舅公,要找也应该找他父母,没必要直接越过上一代来找他这个第三代……总不能是知道他混得不好,才送个十万美元意思意思?

    “恶作剧?不可能!怎么会有人傻圈儿到这个程度,拿十万美元搞这种游戏?”

    “会不会是找错人了?这也不可能。姓名、籍贯,哪个学校,哪个专业,这都对得上,要是巧合,恐怕老天爷也看不过眼……”

    “几十年前就把委托弄好,放在银行保险箱里,现在才来找我,而且一找一个准儿……”顾长钧忐忑不安地把一直捏在手里的银行卡放回了钱包,又拿起手机对着屏幕死盯了好一会儿,终于一副下定了决心似地拨起了号码:

    “秦卫啊秦卫,有本事拿出钱来,你有种就别再把这钱要回去……怎么说也得分老子三五万才行……”

    **********************************

    “哈哈哈,秦教授你来得正好,来来来,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西南联大的潘光旦教授!”

    秦卫刚刚带着一肚子的郁闷赶到重庆大学的校长室,本想向校长叶元龙表述一下在收容院遇到的困境,并请对方帮个忙,向政府多要点儿补助之类。可没想到,人刚到,还没来得及开口,叶元龙就一脸兴奋地把他拉了过去,并把一个圆圆脸,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介绍了给他。

    “鄙人潘光旦,秦教授您好。”对方很客气,叶元龙话音刚落,就主动向秦卫伸出了手。

    “您好您好,”秦卫也不敢托大,急忙伸出双手跟对方握住。他虽然这些天在重大很是疯了一把,还曾经多次训斥过那些激动大于行动的学生,尤其是齐琪等人,优越感十足。可在这些真正教授级别的面前,他还真没感到自己有什么可自豪的……这年头的大学教授那可是真教授,不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所谓“叫兽”,甚至还有许多大师级的人物。比如:他先前遇到的马寅初,还有不久前见过面的李四光……这些人面前,他算老几?何况眼前这位还是来自西南联大,那可是北大、清华加南开联合而成的超高级学府。

    “刚一听到有关汉语拼音的消息的时候,还以为秦教授应该是一位上了年纪的人,可没想到居然如此年青……看来古人诚不我欺,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潘光旦温文而雅,仔细打量了秦卫几眼,又自叹道。

    “您别,我算什么英雄?说白了也就是一狗熊。而且这汉语拼音也不是我的功劳,我也是跟别人学的。”秦卫急忙摆手,“这我都跟叶校长他们说了,不信您问叶校长。”

    “哈哈哈……秦教授确实是这么说过,可我们问他这汉语拼音到底是哪位高人创作出来的,他又怎么也说不出来,所以,我们就认定,这是他谦虚。”叶元龙对潘光旦笑道。

    “我谦虚?”秦卫苦笑。他已经不只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因为说不出汉语拼音到底是什么人创作出来的,叶元龙等重大高层就干脆认定是他……那架势,仿佛还不许他否认。这让他一度觉得这重大的师长们有些问题,很有些向“叫兽砖家”的方向靠拢的架势。可后来有一次跟沈重宇聊天儿,他才知道,叶元龙等人之所以非要把发明汉语拼音的功劳栽到他头上,除了他确实找不出来原创作者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籍着汉语拼音在文化教育的推广方面的巨大意义,以及对国家统一、各地人民的交流的巨大推动作用,向国民政府多要一些教育拨款……很实际,很现实,但也很无奈。而在沈重宇向他解释之后,秦卫也不再总是向外辟谣,除非有人向他当面印证……当然,他不是不想担下这巨大的功劳,而是他有自知之明。他很清楚,汉语拼音这样一个系统化的东西,绝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他今天担下这个大功,日后肯定会有人发出质疑,那时候他怎么办?就凭他那点儿墨水,稍微来一个有点儿水平的就能让他原形毕露,到时候还不丢死个人?

    “潘教授你不知道,秦教授还是一位‘野生火炮专家’,他……”

    “野生?”还火炮专家?潘光旦被这个句子弄得有点儿晕。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么形容人的。不过话说回来,这听着……还真蛮有点儿意思。

    “这可不是我说的,是秦教授自己的比喻,不久前啊,他刚刚为**研究了一种臼炮,名叫‘飞雷炮’,虽然制作简单,但威力巨大,具有很大的实际作战意义,已经被国防部军事委员会采用了。”叶元龙又接着说道。

    “哦?”潘光旦再次打量了秦卫一眼,“看来我刚才还真的没说错,秦教授当真是少年英雄啊。”

    “您别听叶校长瞎掰,我那就只是弄了几个铁皮桶。”秦卫对叶元龙的大嘴巴已经无话可说。“没良心炮”才刚被军队采用不久,身为“主要”研发人员,他才得以知道第一批飞雷炮,也就是一批去掉了盖儿和底儿的汽油桶已经被运往湖北前线,除此之外,他一无所知。那批“没良心炮”在战场上到底能不能起到作用,面对日军更加先进的飞机大炮装甲车,这批简易火炮能否帮助**固守阵地,他其实一点儿底儿都没有……他本来想把这个秘密守住,等到“没良心炮”真的起到作用之后再拿出来与人分享。可是谁叫上一回重大有人跑去了军营呢?也不知道哪个家伙嘴快,还是看到美女就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了,居然把他帮着**研制火炮的事情说了出来。结果,这些人一回到学校,这事儿就传开了……而叶元龙等学校高层听说之后,立即就找到他,详细询问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因为戴笠和唐纵拿到炮之后就跑了,也没告诉他需不需要保密,加上他自己也不觉得这种土炮有什么值得保密的,说到底就只是汽油桶不是?看看戴笠等人先前的反应,就知道没有看到实际效果,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没良心炮”的巨大威力。再加上他也想打好跟这些教育界大拿的关系,所以,就把这事儿告诉了叶元龙等人。可是没想到叶元龙居然是个大嘴巴……这位貌似稳重的重大校长不仅频频向国防部、向军事委员会询问“没良心炮”使用验证的进程,还逮着个人就炫耀一番,好像多了不起似的……虽然秦卫也觉得这确实很了不起,可你怎么也得等到那些火炮的战绩出来之后再说啊,是不是?现在就吹得不停,万一这些“没良心炮”到时候被日军一通迫击炮全炸烂了,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岂不是要丢大人?他秦某人好不容易穿过来一趟,可不想只是被人取笑。

    “不管是什么铁皮桶,哪怕就只是个木桶,只要能为当前的抗战效力,那就值得我们学习……”潘光旦却不理会秦卫的自谦,深深地看了他几眼,突然朝他一躬身:“秦教授,请受潘某一礼!”

    “诶,潘教授你这是干什么?”秦卫吓了一跳,赶忙跳开。

    “来渝之前,潘某在昆明的时候就听人说过秦教授讲过的一些话,您说,现在这个时期,不论我们对现实有多么的不满,对政府有多么的不满,对现行的制度有多么的不满,都必须放下,将一切的精力放到打击侵犯我们国土,杀害我们同胞的侵略者上面,因为这才是我们这个国家现在最主要的社会矛盾,也是身为一名中国人最紧要的任务。任何在这一时期破坏社会秩序,破坏民族团结,破坏统一战线,都无异于资敌…潘某对此极为认同。”

    “啊,其实这也不是多么了不起的见解……”秦卫笑得有点儿难看。这些话是他当初训齐琪那些学生的,怎么连西南联大也传过去了?还让教授都知道了。

    “这见解其实许多人都知道,可问题是,我们的那些大学生们却有许多不知道的……您的这一番话,可是给他们提了不小的醒啊。”潘光旦微笑道。

    “这个……”秦卫耸了耸肩,笑了笑。他知道潘光旦的意思了……这帮家伙,居然把他的话当成了阻拦学生运动的理由.不过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国共都合作了呢,是不是?只要身为中央的国民政府不投降,那么,现阶段就得把矛头对准侵略者才行。

    “秦教授,我这次来除了……”

    “等等!”

    潘光旦对秦卫的印象很好,他觉得这个年青人很和气,甚至没有一点儿少年人做出成绩后的傲气。这很难得。所以他想跟秦卫多聊聊,看看这个在叶元龙口中很是不凡的小伙子到底还有多少与众不同的地方,可他话才刚出口,秦卫的手就突然紧紧地捂住了裤袋,继而面色大变……

    “怎么了?”一边叶元龙也被秦卫骤然转变的脸色给吓了一跳,急忙问道。

    “我,我有急事,叶校长,潘教授,我……我先出去一下!”

    不等叶元龙和潘光旦反应过来,秦卫就“倏”地冲出了办公室,那架势,居然让叶、潘两人隐隐地有了一种这家伙在拼命的感觉!

    “拼命?”

    两位教育界大佬都是一头雾水。

    来看大主宰最新章节wwW..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