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 向法国人要资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四月肥?”

    “就是说,从猪崽儿开始,四个月就能出栏了?”

    “一般农户养的猪,怎么也得养个一两年吧?”

    ……

    “如今**已经退至武汉附近,纵然我们在武汉会战之中能够得胜,湖广一带也很难再成为我们的大粮仓。那么,在国统区,我们就只剩下了四川一个比较稳定的产粮大省。可就算是四川产粮多,还要不时的接济周边,比如陕西、甘肃、贵州、云南、广西以及前线。因为这些地方目前大都不能实现粮食自给,都需要政府补助。这对整个国家,对整个抗战形式而言是非常不利的。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身为大高院校的领导者,身为一批受过高等教育,视野开阔的人,我们应该主动去想办法解决……不要给我说什么政府,我相信在座的诸位都对那里的人和事感到厌烦,虽然我们还在拿着他们提供的薪水……”

    “哈哈哈……”

    秦卫的话再次引起了众人的笑声。大家突然发现,这个在一开始让大家有点儿看不顺眼的家伙其实还是很有趣的……当然,这是在秦卫刚才所提出的推广养殖业,并且表示愿意无偿将各种饲料配方拿出来之后才有的观感。这年头,大公无私的人还是很让人喜欢的,至少不会有人将之视为傻帽儿。

    “至于为什么不去找政府,反而找这么一个机会,在诸位面前提起这些事,我相信大家心里应该也有了一个猜想。”众人笑过之后,秦卫又接着说道:“不错,我的想法就是借用各大院校的学生。当然不是让学生们停止学习来帮忙,而是希望能借用中学生、大学生善于学习,能够有效接受新事物的思维,而除此之外,就是借用大家的身份……读书人嘛,尤其是大学生,在国人面前都很自然地受着高人一等的目光……所以,由大中院校带头推广,我们的阻力将小得多。因为大家拥有相当的公信力。”

    “这话有道理。大学生在普通老百姓中间确实享有极高的公信力,由大学生出面推广,阻力会小的多。但是小秦教授你想过没有,饲料的配置都需要些什么?肯定不只是找些东西往桶里一搅和就成了吧?”一直都没找到机会发言的段锡朋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跟傅斯年是老同学,也是当年北京“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大游行的时候,傅斯年是总指挥,他则是其中一路的负责人。“火烧赵家楼”和“痛打陆宗祥”正是他这一路动的手,当然,他当时也很冷静,是阻止过动手的匡互生等人的,只可惜没能拦住。不过在五四运动最困难的时候,他挺身而出,展现了其为人的沉毅勇敢,敢作敢为敢当。后来,他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伦敦大学、柏林大学、巴黎大学学习。回国后任武昌大学历史教授、广东大学历史系主任。1930年起任国民党政府教育部次长、南京国立中央大学代理校长,现在则任中央训练团教育委员会主席,兼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

    段锡朋在“五·四”的时候虽然是学生领袖,其跟**和国民党左派的关系却很差。起因也很简单,他曾于1927年1月发起成立了**,用以打击**和国民党左派。**的宗旨,就是反对联俄、联共、扶助工农,取消民主主义。只是这样一个组织在成立后仅三个月,就被国民党左派和**发动的“四.二”大暴动所催垮。

    当然,这并不是说段锡朋就是一个绝对的坏人。相反,段锡朋是个相当关注民生的人。比如,他负责的工作需要一百二十个编制,可他只用了六十人。有人劝他,反正是为国家办事,花国家的钱,何必苦自己呢。段锡朋回答说:“老百姓太苦了。”

    他身居高官,克勤克俭,兼爱百姓,口头禅就是“老百姓也得活得了啊!”。段锡朋自己努力工作,兢兢业业。触及工作开销,他爱惜老百姓的血汗钱,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浪费。即使身体不好,也从不利用职权,开方便之门。可以说,段锡朋无论在工作方面,还是在生活方面,都是一个苦行主义者。即使这样,他还不忘周济比他穷的朋友。因此,段锡朋深得朋友的爱戴,同时在教育和文化界的威望也很高,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的会议也要请他来的原因。

    “我的意思是要成立几家饲料加工厂,确实是需要一些机器。”秦卫并不知道段锡朋太多的事情,但他知道这位老兄在这一众学者教授里的地位很高,否则也不可能坐在傅斯年前面。所以,听到段锡朋的问话后,他没有迟疑,直接回答道。

    “都是哪些机器,又大概需要多少钱?”段锡朋紧张地问道。刚刚秦卫的话让他的心里非常激动。因为通过秦卫的话,他找到了另一条可以大大缓解粮食压力的路子。虽然这个路子还只是一个画饼,可他相信秦卫没有说谎……敢在这么多学者教授面前说谎,除非这小子不是中国人,否则就别想在中国混了。而秦卫是不是中国人的问题,老蒋和戴笠可能会考虑一下,在座的诸位却是绝不会怀疑的。他们又不是特务。

    “具体哪些机器我还不太清楚,不过钱嘛……”秦卫苦笑了一下,“我这些天不停地逮着军统要钱,可大家也看到了,就桌子上这些……这帮抠佬儿,真是小气到家了。”

    “怪不得那些特务要来找你,你找他们要什么钱?”王教授奇怪地问道。

    “我帮他们研发了一种武器,结果这帮兔……算了,这么多文明人的面儿,咱不说粗口。”秦卫耷拉着脑袋,一副上当受骗后的后悔模样:“这帮家伙,拿了武器,送上了前线,得了褒奖,戴笠也答应了给我奖金,可直到大家帮我出头,才给了三万法币……法币啊。我还以为就算数额不足,他们至少也能给些大洋呢。”

    “什么武器?”

    “这个大家就不要问了。”段锡朋打断了众人的提问,又看向了秦卫:“戴笠答应给你多少?”

    “五……不,十万大洋!”秦卫伸出两只手,叉开了放到段锡朋面前扬了扬。

    “我替你去要。”段锡朋沉吟了一下,“你刚才说多少?二十万大洋是吗?”

    “二……?没、没错,二十万!”秦卫怔了一下,猛得一拍桌子,双手在又翻了一个来回,“就是二十万!”

    “到时候给我做证。”段锡朋依旧绷着脸,“我倒要看看,他戴笠敢不敢欠我的帐!”

    “我和你一起去。”傅斯年脸一扬,表示对老友的坚决支持。

    “这……行吗?那可是军统。”激动过后,秦卫又感到了压力。这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虽然在座的都是秀才的师父师爷,可再怎么说也只能算是“大秀才”,而戴笠呢,那可是大特务的头儿,特工之王。

    “他要是敢不给,我就直接去找委员长要,看他到时候是个什么表情。”段锡朋冷哼道。在座的人不知道,他可知道军统最近搞出了什么武器送到前线,也很清楚那样武器在前线起到了什么作用。要不然,他也不会直接把奖金提到二十万大洋的额度……当然了,这个数目确实有点儿大。可让军统出血总好过让政府东挪西凑。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如何,一定要把这个饲料加工厂建起来。这也就是投资个几十万的事情,可如果真的成了,那代表的就是源源不断的肉禽蛋鱼,这对前线的将士们,对老百姓的生活而言又是怎样的一番好处?

    “呵呵,委员长要是不给,我就去找孔祥熙,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我老头子的。”张伯苓也微笑着说道。

    “其实我倒不是怕军统,主要是嫌麻烦。”几个老人家的傲气让秦卫颇有些郁闷。他不知道段锡朋身为中央训练团教育委员会主席,训练的都是军官,加上自身履历和的威望,对上戴笠底气十足,只觉得前几天自己敢给军统脸色的表现在这老几位面前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颇觉得没有面子。不过他也没想过跟这老几位比较一下,所以也只是小小郁闷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而且二十万大洋就算要来,顶多也只能算是个初步启动资金,可如果想在全省,乃至这周围数省大面积的推广饲料养殖,需要的资金将远远大于这个数目……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请大家过来的原因。”

    “你总不会是想打我们教育资金的主意吧?”沈重宇有些不好的预感,赶忙问道。

    “当然不是,教育资金怎么能乱打主意?您当我什么人了?”秦卫没好气儿地翻了个白眼儿,又涎着脸笑嘻嘻地看着众人:“我只是想问一下,在座诸位哪位有朋友或者关系在法国的?”

    “法国?”众人又都是一愣。这怎么又绕到法国去了?

    “没错,就是法国。我们的第一笔启动资金我已经决定选在那里,可是我认识的人太少,更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在欧洲,所以需要诸位帮忙,找几个能够绝对信任的人。”秦卫又道。

    “秦教授,你这到底是想干什么?法国?法国能有什么能够让我们利用的资金?”这么多人,在法国找些能够信任的人肯定不成问题。可秦卫的表现却让不少人心里有些嘀咕……这家伙到底靠不靠谱?

    “我决定卖给法国人一点东西,虽然已经有了确切的消息,但是必须先找到才行……当然,这东西是很值钱的,我估摸着,卖给法国佬儿至少也能赚个七八百万美金,甚至上千万也不成问题……”

    “上千万?……那你还找军统要什么钱?”段锡朋诧异了。能找到上千万美元,又怎么连二十万大洋也不放过?嗯,还不是二十万,才十万,另十万是自己加的。

    “那个……军统的钱就是用来启动这第一笔启动资金的,我需要钱去得出一个结果,这样才能取信法国佬儿。”

    “?……”

    看大主宰最新章节来www.81zw.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