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章 郁闷的郑介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好东西倒都是好东西,可我说老顾呀,你怎么尽弄一些日本的玩意儿捏?这可是不爱国滴。”

    秦卫悠闲地在观音庵附近的小竹林里躺着,身边点着一盘儿蚊香,拿着手机,戴着耳机……他没有跟顾长钧通话,他只是在听音乐。听的还是经典,日本新世纪音乐三巨头之一的神思者组合所作的《故宫三部曲》之一。……嗯,他原先并不晓得什么叫“神思者”,更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只是顾长钧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听那些香港老电视剧和电影的背景音乐,偶尔空闲了就会找一些下载到手机里,以备听用。秦卫跟他太熟,自然而然地也就受了一些影响,也就知晓了许多大师级的名讳,诸如:神思者、喜多郎、宗次郎、久石让等等,而很无奈的,这些人都是日本人。当然还不算是让他感到最郁闷的,最让他郁闷的是,他所喜欢的许多经典流行歌曲居然有很大一部分也是翻唱自日本歌手。比如,中岛美雪的歌,就有七十多首被翻唱过,而且还都是些大牌翻唱的……

    很郁闷。

    可郁闷归郁闷,该听的还是要听。总不能让他去听什么《夜上海》吧?那歌对别人还好,对他……过时了。

    “要不过两天咱也弄一首爱国歌曲拿出去显摆一下?”音乐很美,却不能阻止秦卫的脑子走神儿。他现在已经是中华民国巴县农本局的副总经理……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他并没有着急去组建这么一个还只是空有个名头的所谓农本局。他只是个副的,正的还没来呢。而且他相信老蒋那伙人也不着急。因为就在前几天,有“薛老虎”之称的名将薛岳在万家岭地区布置伏击圈,全歼日军106师团,日军上至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下至伙夫,几乎无一人逃脱,全军覆没。其中,松浦淳六郎因为战事不利,在师团指挥部被破之前,剖腹自尽。此战,薛岳指挥部队全歼日军一整个师团,敌中将师团长也战败自尽,可说是自台儿庄大捷以来**取得的最大胜利。尤其是险些活捉了松浦淳六郎这样一个日本中将,更是大大增强了全国上下的抗战决心。要知道,自从抗战以来,中**队还从没有在战场上击毙日军高级指挥官的先例,万家岭一战可说是开了先河。

    而就在万家岭大捷之前不久,老蒋的爱将宋希濂在富金山一带,率领第71军和第36师苦战不休,以几乎1:1的代价,毙敌4506人,伤敌17380人,重创日军第13师团。老蒋对此也是欣喜若狂。

    不过,也就是这两个好消息了。

    日本在广州方面进取顺利,已经突破了余汉谋部的防线,目前正在向广州市区发动进攻。除非老蒋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派去几个军的部队支援,否则,中国仅剩的一个对外港口眼见着就要失陷。可显而易见的,面对武汉战区日军的巨大压力,老蒋根本就抽不出来多余的兵力了。

    ……

    “混蛋!”越想,心情就越糟。连带着听音乐也没了心情。秦卫愤愤地摘下耳机,又甩了一眼正在不远处猥猥琐琐地向这边“眺望”的张进等人,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局长?”

    “嘿嘿,局长,您这又是生的哪门子气啊?”张进忝着脸陪着笑,脚下却是死活不挪窝。

    “当然生你们这帮混蛋的气。……笑?你还笑?国难当头,你还有心思笑?”秦卫怒道。

    “不是……我不笑,难道您还想让我哭不成?”张进郁闷道。

    “不哭也不能笑!”

    “是是是,我不笑!”张进说完,瞬间就板起了脸。

    “跟死人一样。滚滚滚,看着就烦。”秦卫又甩了甩手,丝毫不在意正捏在手里的iphone4会被对方看见。他这山寨版的玩意儿其实已经又一次被军统的人拿去研究过了。毕竟,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军统的人就搜过他,郑介民还亲眼见过、亲手摸过这台手机,只是当时没在意罢了。可随着秦卫一而再,再而三的透露出各种“情报”,又不见他跟什么人联系,军统高层自然就需要好好地调查一下他的通信渠道了。结果调查来调查去,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台手机上。……秦卫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戴笠戴老板居然还擅长“妙手空空”之绝技,在飞机上就把他的手机给摸走了。只是他在武汉呆的时间太短,那点儿时间根本就不够随行的“专家”弄清楚手机的运行原理,不仅连一点儿头绪都没有,甚至连开机都不会。最后,还是他发现手机不见了,急得什么似的,找戴笠帮忙,戴笠才把东西还给了他。还好,各种元器件都没有损坏,跑厕所拨了一下也还能打通,否则他当场宰了这个军统之王的想法都有了。而既然军统已经注意到了,他自然也就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了,反倒还需要这帮家伙帮忙防火防盗防特务……至于戴笠提出的再拿去研究一下的要求,那是想都别想。他已经提出警告了:再敢偷拿,保证翻脸。

    ************************************

    “你倒是悠闲。”

    因为秦卫的存在,观音庵已经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伤残军人收容院迅速提升为县级政府的重要部门所在。农本局么!虽然还没有开始创建,甚至连牌子也没挂,但许多人都对此非常有热心。秦卫才刚抱着一张破席子从小竹林里走出来,就碰到了刚刚驾到的傅斯年。这位“仁叔”级的参政员显然对秦卫的吊儿郎当很是不满,一见面就耷拉下了脸。

    “我哪儿悠闲了?刚刚还在考虑未来的发展计划呢。”秦卫答道。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刚刚是听音乐休闲去了,他又不傻。就连张进,也以为他刚才是在接听情报信号……反正这帮家伙也不懂。

    “发展计划?那你都想到了什么?”傅斯年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又接着问道。

    “想到了很多,又似乎没多少。反正脑子里乱得跟一锅粥似的。”秦卫道。

    “看来你也跟我们差不多啊。”傅斯年居然也是与我心有戚戚焉地叹了口气,“咱们这些人啊,终究不是搞经营的料。这么大的一个计划,想要弄好,还是需要专门的人才才行。”

    “这可就需要您出面了。”秦卫点点头,丝毫没有对先前说谎的愧疚,“之前我们把事儿想得太简单,不过好在计划还只是在制订阶段,还来得及。您人面广,又有诚信,找人应该不难。只要找到专门的,可信任的经营人才,就一切好说了。”

    “民国别的不多,人才实际上并不难找。经营方面的也有很多,就算我不认识,也有其他人认识。何况我们自己就不缺经济方面的人才,只是大都没有实际操作的经验罢了。”傅斯年说到这里突然顿了一下,转过头来凝视着秦卫,“只是有一件事我想还是得先问问你。”

    “什么事?”

    “我刚刚接到行政院的通知,上面说,希望我们把这一次的事情交由政府出面。”傅斯年道。

    “什么?”秦卫手里的席子直接掉到了地上,“政府要插手?”

    “是的。”傅斯年的脸上也有一丝不豫,但语气里包含的更多的却是无奈。

    “凭什么?老子不同意。”秦卫叉着腰,“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一条路子,想沾我的便宜,没门儿!”

    “可那毕竟是政府,人家占着大义。”傅斯年苦笑了一下:“刚接到这个通知的时候,我也是反对,甚至还去找孔祥熙吵过。可他们说的也对,现在正是抗战时期,不管我们有什么想法,总要考虑到整个抗战的局势。就像你原先说过的那样,不管我们对政府有多么的不满,有多么的看不上眼,可只要这个政府还在坚持抗战,并且将大部分力量真正地用于保卫我们的祖国,保卫我们的人民不受到侵略者的伤害上,我们就应该承认它,维护它,并且听从它的指挥……连**都这么干了,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这么做?”

    “可我还有些话没说。对这个总是私心大过公心的政府,也需要监督和防备。”秦卫冷哼道。

    “当然需要监督和防备,我不就是干这个的吗?只是这一次的事情……”

    “我就不明白了。”秦卫很不耐烦地打断了傅斯年的苦笑:“我就是弄一家农业公司而己。那帮人不是瞧不起务农的吗?我面朝黄土背朝天,说不定还得天天跟大粪打交道……这也能让他们眼谗?”

    “农业公司?”

    “怎么了?不就是农业公司吗?”秦卫奇怪地看着傅斯年,他不明白对方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那个……”傅斯年苦笑了一下:“秦卫啊,看来是你弄错了。”

    “弄错了?”秦卫登时一愣。

    “我刚刚说的是,行政院希望由外交部接手我们在利比亚勘测的事情,不是指农业公司。”傅斯年又苦笑道。

    “利比亚?”

    “是。”

    “那也不行!这可是我先提出来的,计划和地点也都由我提供,他们凭什么来摘桃子?”

    “反正我就是个传话的,那个……你还是多考虑考虑吧,毕竟,这件事涉及很广,行政院那边不仅有大义,还有委员长的支持!”

    ……

    “我也希望你能多考虑考虑,毕竟是到外国,由政府出面总好过你们几个搞学术的去出头。再者,你也不是不知道上面的意思,这么大的利益……是吧?”

    傅斯年似乎很羞愧,传完话就走了,什么也没多说。而秦卫在苦思了一阵之后,也终于把火气撒到了军统的头上……知道利比亚有石油的,除了他就是戴笠,能把这消息传出去的,自然也就是那家伙了。从武汉回来之后,戴笠就叫人给观音庵装了电话,还一装就装了三部,这也方便了秦卫去找军统的麻烦。不过,秦卫的电话打到军统之后,出乎意料的,接电话的却是郑介民。

    “凭什么我就要让给他们?老子的钱都是有用途的,他们想贪,脑袋长歪了吧?”秦卫也懒得考虑郑介民怎么又突然从军令部跑回了军统,反正他现在面对军统的人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当着戴等他也敢这么骂。当然,前提是对方不发火。

    “脑袋长没长歪那不是我这种小角色能知道的。反正我就知道政府现在非常缺钱,你自己偏偏在这个时候送上门儿来,怪得谁来?”郑介民有些幸灾乐祸。

    “我不是给了你们另一个消息了吗?”秦卫叫道:“做人不能这么贪心不足。会撑死的!”

    “可你说的那个太玄乎,总没有利比亚的消息更靠谱。何况,这还能跟法国人打交道,套交情,政府当然乐意拿这一头儿。”郑介民答道。

    “那你们拿这边儿,我去拿那边儿?”

    “那个……”郑介民苦笑一声,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很歉意地说了实话:“上面已经派人去美国了。”

    “果然。”秦卫气极而笑:“玩儿两头堵,高招啊。那你就让你的政府派人去利比亚吧,看看他们能不能找得到地方!”

    “你别着急嘛,”郑介民赶忙道;“又不是我要抢你的。再者说了,如果换作是你,你能甘心反这么大的利益交给某个人吗?尤其是政府现在还处在很紧急的关头……广州即将失陷啊!”

    “你这是拿国家大义压我?”

    “没有,绝对没有。”郑介民赶紧澄清,“我只是就事论是。我知道你很生气,其实换了谁都得跟你一样。可我还是劝你多考虑考虑,毕竟,这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也别着急现在就回答,那个……戴老板又回武汉了,短时间是不会再过来了。你考虑清楚了,直接给他发报就行……别找我了。这事儿真跟我没关系!”

    “我知道跟你没关系,可我没那功夫发电报,你就帮我代转一下:你让戴笠告诉你们蒋委员长,我拒绝政府插手,如果他想插手,可以,自己去利比亚勘测去。就这样,再见!”

    “喂,喂喂……”

    “嘟——,嘟——”

    盯着电话,听着话筒里传出来的忙音,郑介民郁闷无言:

    “我就知道……”

    来看大主宰最新章节wwW..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