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 一万大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从抗战开始,中**队就伤亡无数。身为陪都,重庆四周就有着大量的伤残军人收容院。这些收容院大都附属在各级政府之下,享受各级政府的拨款和津贴。可问题是,国民政府财政困难……老蒋甚至连前线军人的薪水都拿不出来,又哪里有钱去给那些已经失去战斗力,乃至连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的伤残军人?

    观音庵收容院还算是好的。有郑振华这个还算负责的院长,又幸运的跟重庆大学做了邻居,有齐琪和路小佳等人帮忙,得以勉强温饱。最后又来了个秦某人,生活水平虽然不敢说是翻天覆地,但相对于其他的收容院来说也算是一日千里了……这自然引起了附近几家收容院的注意。

    说起来,这些收容院的伤兵们的生活也够凄惨的。《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面,“小太爷”等人至少还能出去偷点儿、抢点儿,勉勉强强还能吃上饭,可那是在云南边境,这儿却是重庆。国民政府再混帐,也不可能允许自己的陪都被人搞得乌烟瘴气……虽然因为离得近的缘故,他们也还能享受一点儿拨款。可那点儿拨款根本就不够用。你可以去闹,可闹得越多就越没有,再闹甚至还要受到军法的惩治。他们又不像观音庵一样在沙坪坝,有着一群好邻居,日子自然是越过越差。最惨的一家,居然要隔个两三天才能吃上一顿实在点儿的,其他的日子只能喝稀。

    本来,要是搁在以前,听说观音庵这边有好吃好喝的,那帮人肯定已经拖家带口地过来了……都是为党国拼过命流过血的,谁还跟谁客气?大不了打几架就是了。当兵的还怕这个?反正能抢到吃的就好。可现在不行。先不说观音庵的这帮家伙一个个都吃的“脑满肠肥”,体力十足,比他们的战斗力强上不少,打上门十有**是自找苦吃,还不一定能抢得到吃食,而且庵外还随时都有军统的特工看着……一不小心挨了枪子儿,那可真是没活路了。

    所以,思来想去,一帮人就凑到一起,趁着郑振华出门儿功夫,把这位前院长给堵在了路上……不为别的,可怜可怜兄弟们吧!不答应的话,咱们就只有冒死直冲观音庵了!反正早死晚死都是个死。若是侥幸冲得进来,你们总得在临死的时候管顿饱饭吧?

    话说得可怜,可瞒不过郑振华。知道这帮人是看着观音庵的好日子眼谗了……所以,背着秦卫,郑振华和于德财就舍了两袋米,另外还有被秦卫明令禁止食用的几袋细糠。大家都是可怜人,他们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要不是秦卫这些天指挥着观音庵的人一直在弄什么养鸡场,准备一下子养上它千儿八百只鸡,让郑振华和于德财等人觉得就算秦卫以后离开了观音庵,他们的生活也能勉强有些保障,才不会一下子拿出那么多东西,一袋细糠也就差不离儿了。

    可郑振华等人的大方却引来了另外几家收容院更加强烈的“渴望”!

    大家都是为党国流血流泪,还有不少把下半辈子也一起扔了进去,怎么你们就能吃香的喝辣的,弟兄们却连点儿细糠都吃不到?这世界不能这么不公平。

    ……

    “于是,吃完那两袋米和几袋糠,他们又来找你们了?”

    听着郑振华和于德财讲述的经过,秦卫苦笑着问道。

    “没错。”郑振华点点头,“不过这也不怪他们。大家日子都不好过……观音庵要不是有先前齐小姐他们的帮衬,又遇到您这位贵人,恐怕也跟他们差不离儿。”

    “你倒是好心。”秦卫笑笑,“可凭这个就打起我那一百万的主意,太过份了吧?”

    “您也不在乎这点儿……”郑振华也笑道。

    “要是平时,我还真不在乎。”秦卫摇摇头,“可现在不行。各处都等着用钱。至少半年之内,我没有半分余钱给你们。”

    “其实大家也用不了多少,只要每天能吃一顿饱饭就行。”于德财仔细打量着秦卫的表情,同时琢磨着对方能接受的底限,“如果实在不行,院长您看能不能把几个伤得最重的弄到咱们这边儿来?我去看过,那几个兄弟真的是,诶——”

    “……伤得很重?”秦卫舔了舔嘴唇。收容院不是善堂。《我的团长我的团》里,收容院里的军人都是些没了编制的散兵游勇,甚至有的就是逃兵。不管战斗力怎么样,一旦遇到召集令,立即就能组军再战。所以当地可以对这些人不管不顾……都是全乎人,有胳膊有腿的,自己不干活,饿着了活该!可真正的收容院又岂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别的他不敢说,光是观音庵,缺了腿儿的就有两个,还不包括于德财;瞎了眼的一个;缺了胳膊、手或者手指头的,六个,其中最惨的一个没了一条胳膊零三根手指头;其他的不是有伤就是有病……全全乎乎没病没灾的,除了郑振华和他就没别人。所以他一直都对自己当初看到这帮人的时候,这帮家伙居然能老老实实地在几个大学生的教授下读书写字而感到十分惊奇……这得多么坚韧的神经和坚强的承受力才能做到?而现在,于德财却告诉他还有人可能伤得更重……

    “重不重的……反正还不如死了。活着也是受罪。”于德财叹道。

    “到底多重?”秦卫追问道。

    “一个姓刘,没了两条腿儿,跟我一样,也是被鬼子给炸的,下锯的医生也是混蛋,两边儿给锯的还不一样长,拄着拐杖走路都不得劲儿;一个姓胡,子弹现在还在身子里面没取出来,十几发呢,时不时地发炎上火,伤口都脓烂了,能活到现在也算是老天爷保佑;还有一个姓程,……”

    “行了行了,”秦卫突然连连摆手,“都弄过来吧。反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几个人咱们还养得起。”

    “谢谢院长。”于德财鞠了个躬,算是感谢。

    “别谢我,要谢谢你们自己就行了。”秦卫扔掉蒲扇,又很不善地看着两人:“我看你们纯粹就是故意的。吃定了老子不会袖手旁观……是不是?”

    “院长您是好人。”于德财道。

    “别说我是好人!”秦卫急忙摆手:“我最讨厌好人卡!尤其你还是个公的!”

    “嘿嘿……”于德财笑笑。他没听懂秦卫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公的跟那什么“好人卡”又有什么关系?他只要知道秦卫不是一般人,学问精深,说话做事不是他这种人能弄明白的就行了。

    “院长,把那几个人弄来,是好事儿。可我还是担心啊。”郑振华突然又道。

    “还担心什么?担心那帮人又来要吃的?”秦卫又看了他一眼,无奈道:“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有就给点儿,没有就省着……我也不是那么冷血。何况这每个月也花不了多少,应该还能撑得住。”

    “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亲兄弟还明算帐呢,咱们也没理由一直这么白养着他们。”郑振华说道。

    “那你什么意思?”秦卫奇怪地看过去一眼,在他的印象里,郑振华都快比得上后世的模范党员干部了,思想水平那是杠杠的,现在居然说出这种话……脑子里转了几个弯儿,他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你想招他们进咱们的养鸡场?这个我倒是不反对,只要你能管得好。当然,另外还有一个前提……别问我再要钱了。至少半年内别问我要。”

    “不问您要钱没问题。”郑振华笑了一下,“不过我用您的名义去借帐,您不反对吧?”

    “嗯?”

    “院长,您可是大人物。”郑振华仿佛没看到秦卫的惊愕,“您看,自打您过来之后,结识的都是什么样的人?这个不光我们知道,其实周边儿上上下下的,大家都知道。要不然那帮兵油子哪会跟我们这么客气?知道咱们这边儿日子过得好,早他M的过来抢了……说到底,还是您老的威名压着才一直没出事儿的。”

    “得得得,我还年青着呢!你可别把我往老了叫。”秦卫急忙拦住这家伙的话头:“你到底想说什么吧?用我的名义借帐?你打算找谁借?”

    “军统……”

    “你不想活了?”

    秦卫看傻瓜一样看着郑振华,顺便还扫了一眼于德财……他能找军统要钱要奖金,那是因为对方欠他的,而且他还另有剩余价值没被榨干净,有底气。可这俩货有什么呀?找军统要钱,就算是用他的名义去借,他也严重怀疑这俩货能不能在拿到钱后走走军统的大门儿。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这两人在刚刚说出借钱的话之后就被拉到外面一顿乱枪。

    “我说,军统估计是不可能了。”郑振华“嘿嘿”笑着,军统的人每次来找秦卫几乎都是黑着脸,他眼睛又没问题,哪会去触那个马蜂窝?再者,军统是什么部门?就算那些人每次过来都是笑呵呵的,他也不敢胆上生毛的过去招惹:“我说的是一家公司!”

    “公司?”生意人?秦卫微微皱眉,本能的提高了警惕。他现在身份敏感,不是熟识的人,他一点儿也不敢相信。

    “对,七星公司。”郑振华有些兴奋,“我打听过,那是一家大公司,听说上面还有人,重庆市上上下下都要让几分面子……他们重庆分公司的经理也当过兵,看到兄弟们生活不好,也愿意帮忙。只是需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我的人头吧?秦卫死盯着两人,暗暗蓄势准备跳出门去……不是他不信任眼前这两个家伙,关键是人心隔肚皮。出身在后世那样一个现实的社会,由不得他不这么想。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要您的亲笔授权文件!”郑振华道。

    “授权文件?”

    “对,只要您签了那份文件,他们立即就能借给咱们一万块,而且不是法币,是大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