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章 倒霉的毛人凤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院长,七星公司的人真就那么差劲?我看着他们那经理人挺好的呀?”

    于德财在向秦卫提问,只是问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显得非常僵硬,坐在旁边的郑振华也几乎是一样的表现。原因么……俩人这辈子都没坐过轿车,还是由军统高官亲自驾驶的轿车。而除此之外,他们两人还是坐在后排,秦卫和开车的那位军统高官反而坐到了前排……非常明显的本末倒置,再加上车门外面拉着车窗站着的四个特务保镖,以及跟在后面的另一辆车……两个以前最高也就接触过连长一级,哪受过这种待遇?

    “永远不要低估某些人的道德下限。七星公司确实是一家大公司,他们的经理在素质方面应该也不算差劲儿,可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好人?长得好看就是好人的话,这个世界也就没那么多骗子了。你说是吧,齐五兄?”秦卫捅了捅身边的毛人凤,笑问道。

    “呵呵,说的是。”

    对人永远是一副笑脸的毛人凤依旧微笑着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不过秦卫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见他不说,又主动凑了上来:

    “齐五兄,七星公司的底儿你们军统应该清楚吧?”

    “这个……我们主要是负责军事方面的情报,其他的,不太清楚。”毛人凤笑道。

    “不太清楚?呵呵。”秦卫一哂,“这可不是你们戴老板的性格。你身为他最看重的手下,这样可不好。”

    “秦先生说笑了。戴老板手下的精兵强将多如牛毛,我不过是个奉命行事的小卒罢了。”毛人凤依旧笑道。

    “谦虚,谦虚……”秦卫指着对方大笑,“军统秘书处的代理主任如果也只是会奉命行事的小卒,那你们戴老板还能干什么?恐怕也只有找根裤腰带把自己吊到房梁上荡秋千了!”

    “秦先生这话可就过了,我们军统确实是能人无数,毛某不过是做些文案上的工作罢了。可不是谦虚。”毛人凤还是保持着一贯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一点儿也没有被秦卫的话影响到。

    “你这是打算谦虚到底了?”秦卫笑笑,又一摆手:“行,那我也就不揭穿你了……不过我可真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是你毛大主任亲自来接我。我打电话给你们戴老板只是想借部车用用而己……难道你们军统的司机都出差了?”

    “呵呵,开开车罢了,有什么?何况我也很想跟秦先生认识认识。”毛人凤依旧是笑,“就像秦先生您自己说的,我再怎么说也是军统的代理秘书处主任,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啊!”

    “透露些情报给你……是这个意思吧?”秦卫笑问道。

    “没错。”毛人凤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俩人。秦卫做为汉语拼音的“原创者”,其名字虽然已经流传较广,但其真正的重要性却仅限军统和国民政府个别高层知道。虽然这家伙提供的有近一半的情报还没有经过证实,但经过证实的另一半情报已经足以证明此人的厉害。别的不说,万家岭大捷,这家伙居然连日军106师团所用的军事地图是从孙传芳时代弄到的,哪里有错都一清二楚……这可比他们军统牛多了。只是后座上的这两个家伙显然没什么资格,秦卫为什么偏偏要在两人面前提及情报方面的事情……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正主儿不在意,他也不好拿这两个人怎么样,就当他们不存在好了:“我们军统一直是对日情报战的第一线,秦先生又自有系统……我们应当加强合作。”

    “如果是郑介民,他一定会让我‘配合’,而绝不会说什么合作。”秦卫笑道。

    “呵呵,郑主任的行事风格不一样。”毛人凤笑道。

    “行事风格?哈哈哈……我现在有点儿明白为什么整个军统的人都喜欢你了。”秦卫突然大笑。

    “我就是这么个脾气,让秦先生见笑了。”毛人凤也笑道。他并没有听出秦卫话里的意思……现在还没人知道他是笑面虎。所有人都当他是言行一致的“好人”!甚至连他最亲近的人也是如此。秦卫这个外人又怎么可能知道?可惜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更不可能知道秦卫不仅清楚他的为人,还知道他在未来会用诡计挤走郑介民和唐纵,成功夺得军统大权,成为继戴笠之后的又一个特务之王。只可惜,戴笠再怎么差劲儿也还在抗战中立过不少功劳,他却基本上只是领导着保密局打内战了。

    ……

    “七星公司找上我的人,你们军统应该知道吧?”

    虽然很对毛人凤很警惕,可秦卫也必须承认,跟这家伙谈话确实让人很舒服……这人永远都不会让自己的谈话对象感觉什么针针刺刺儿的,如果不是对这家伙知根知底儿,秦卫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在路上就把他当成一个“好人”,一个可信赖的人……话说,戴笠出空难死了之后,同样老谋深算的郑介民在被毛人凤抢走保密局局长大位之后,好像依然把这家伙当成了“好人”,浑不觉自己是被对方暗算的。

    “七星公司是家大公司,我们也没有想到他们会突然找上观音庵。”毛人凤没想到秦卫又重新提起了刚才的话题,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毕竟,相对于七星公司而言,秦卫对军统的价值更加巨大。没见这家伙一个电话要用车,戴笠立即就派人来了?他们军统的车是什么人想用就能用的?

    “给我说说他们的目的,没问题吧?”秦卫又道。

    “这个……”

    “如果齐五兄为难,那就算了。”

    “其实也没什么为难的。”毛人凤微微苦笑,他确实是不想跟七星公司扯上关系,确切地说是在某些人面前掀了那帮家伙的底儿,可很显然,秦卫这是在向他要诚意……你不是想让老子跟你合作吗?行啊,先表现表现。七星公司的人暗里掘老子的墙角,算计老子,你们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以前老子没发觉,你们沉默也就算了,现在老子知道了,你们还一言不发?就算你们得罪不起对方的靠山,难道提个醒也不行?

    “七星公司这一次的动作,据我们所知,应该是为了秦先生提出来的那个饲料!”

    “饲料?”秦卫一愣,“我都已经把配方公开了。别的不敢说,沙坪坝的学校,只要他们随便走几家,从养鸡到养猪,从养鱼到养蚯蚓,保证一样都不会缺,还找我干嘛?”

    “呵呵,这个我们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据我所知,这些配方虽然公开了,可重庆大学的叶元龙叶校长还是派人申请了专利,”毛人凤顿了一下,“我听说……专利所有人就是秦先生!”

    “专利?”

    “是的。”

    “民国居然还有专利?”

    “秦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这个世界,哪个国家没有专利?”毛人凤略有不满地看了过来,“而且我们还听闻,不仅在国民政府,叶元龙还托人联系了在美国的胡适之,要他帮忙在欧美各国同样注册专利。当然,专利所有人的名字,依旧是你秦先生。”

    “这、这怎么好意思?”

    秦卫明白了。叶元龙等人在维护他的利益。饲料,在某些人听来确实是很不悦耳,喂猪喂鸡喂鱼什么的,养蚯蚓甚至还要用到粪便之类,可其中的利益却是极其巨大。想想后世的希望集团、通威公司,这可几乎全是靠着卖饲料发的财,领头人也在中国富豪榜上长期占据前列。而叶元龙等人显然也是预料到了这一点……虽然一直没告诉他申请专利的事情,可他敢保证,这帮人到最后肯定会通知他,顶多就是附加诸多条件罢了。居然还打算去国外申请……这人情可是不小。而很显然,叶元龙等人预料到的,七星公司的人也看到了,只可惜,七星公司的人晚了一步,所以才想直接找他这个专利持有人。

    “秦先生,我能说的可都已经说了。您可不能告诉外人。”毛人凤又道。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毛人凤不愿意招惹七星公司及其背后的靠山,能告诉他这些已经很不错了。至少省了他许多的麻烦。他现在也不想太过为难这头笑面虎,毕竟,阴险的人都不是好惹的,这种人据说都很记仇。

    “秦先生,我知道您不害怕七星公司,也不怕他们的靠山,不过我还是想提醒您一句,能合作就合作,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嘛!”毛人凤又道。

    “呵呵,强龙不压地头蛇。这话确实很好听,可惜我很有自知之明,别说强龙了,我连条菜花蛇都……”

    “砰!”

    “砰砰砰……”

    激烈的枪响突然打断了秦卫的话,而不等他有所反应,毛人凤就猛得一踩刹车,车停住了。

    “怎么回事儿?”

    毛人凤稍微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沉着脸跳下了车,朝靠过来的特务们问道。

    “不知道,主任……是突发情况。已经有兄弟过去了。”

    几名特务把车团团围住,其中一个人挡在毛人凤外侧,答道。

    “嗯。”

    毛人凤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前线战败,国民政府全面搬入重庆……虽然有大军保护,可整个重庆的局势其实依旧处在一种极度的紧张之中,各种势力活动的都极为猖獗,而老蒋又一向最反感别人在自己的地盘儿闹事,所以最近正着力打击各种地下势力。这样的情况下,枪战就显得很正常了。他现在只担心自己别被冲击了……车里那个人的重要性别人不清楚,他却是太明白了。宋美龄刚刚亲自去见了这家伙,结果回家之后就召唤蒋介石从武汉回重庆……这可是其嫁给蒋介石之后从未有过的事情,其中的意义何止非凡?所以,万一这家伙在自己的车里出了事儿,蒋介石和戴笠都不会饶了他,直接崩了他也不一定。

    “怎么偏偏就让我给遇上了?”

    毛人凤暗暗郁闷。自己就是接个人,想卖个好儿,顺便拉拉关系,以后能更方便的得到对方的情报支持,可偏偏遇到枪战……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生何处不相逢”?

    ……

    “怎么都是这样?”

    毛人凤郁闷,秦卫更郁闷。他到武汉见老蒋的时候都没听到过枪声,现在却紧挨着枪战现场。虽然有几个军统特务的保护,可万一到了必须出手的时候,这些特务到底会保护谁可就难说了,毛人凤可是军统的代理二号。所以,他对这种总是会发生在主人公身上的巧合极度不满,虽然他依旧觉得自己没可能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角,甚至连配角也不行。

    “院长!”

    秦卫在想着,后面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却是于德财。

    “不老老实实缩着,干嘛?”秦卫问道。

    “院长,躲车里不行,咱们得出去。”于德财小声道。

    “嗯?”

    “车里太窄,万一要是有人冲过来,躲都没处躲……”于德财又解释道。

    “这……”

    于德财说得有道理。秦卫以前也没少在电视和电影里看到有人坐在车上被打成马蜂窝……轿车在这种环境下确实不安全。当然最讨厌的还不是他们坐在车里,是毛人凤居然停车,这家伙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赶紧驱车离开,远离危险吗?秦卫猛然间想到这个问题,赶紧转头去找毛人凤,他想问问,问问能不能赶紧开车走人。可就在他看到毛人凤,正要开口招呼的当儿,很不巧的,一声枪响传了过来……

    “砰——”

    毛人凤的背上很干脆地多出了一个窟窿,然后,军统代理秘书处主任直接栽到了地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