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章 狼与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时间一点一点的向前走。

    秦卫有点儿明白渡日如年的滋味儿了。自从那天的报纸之后,外面的中统和军统就再也不允许有一张纸进入他们所在的小院儿。这么做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种,其中一个可能就是戴笠等人不想过份刺激南造云子和熊野良平,免得这俩人一时头脑发热,铤而走险。但秦卫却觉得这样反而不好。因为得不到外界的消息,人们就会胡思乱想,反而更加不好做决定。至少在他的眼里,原本支持投降的南造云子也有些不稳当了,他就不只一次的见到这个女人在院里游荡,还经常性的在某些角落一停就是好几秒……虽然他不懂得什么特工手段,但几经猜测,他几乎可以断定:南造云子是在放置情报,而这些情报极有可能就是他所透露的那些。

    这个情形让秦卫愈加的感到了形势的紧迫:南造云子如果真的存了死志,他也将距离死亡更近一步。而除此之外,他和顾长钧商量的那个计划恐怕也很难成功。不过秦卫并不知道,就在他紧张兮兮地等待着最后结果的时候,远在数千里之外,情形发生了变化。

    ……

    “机关长,必须尽快做出决断。否则,南造云子一旦被俘或者投降,都将对帝国的情报工作造成难以想象的巨大损失。”

    影佐祯昭办公室,睛气庆胤神情凝重地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南造云子被围之后不到两个小时,他们就已经知道了在重庆发生的几乎所有事情。对此,影佐祯昭一方面对南造云子在那样的情况下依旧能够从容的安排汪精卫逃出重庆而欣赏不己,一方面又对南造云子的处境感到极度为难。就像睛气庆胤所说的那样,身为梅机关特一课的课长。“帝国之花”,南造云子对日本情报系统的了解极其深刻,一旦被俘或者投降,被军统或者中统撬开嘴巴,他们好不容易经略多年的中国情报网将受到难以想象的重创。可营救南造云子又根本不可能。先不说南造云子现在正处于军统、中统。还有重庆驻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就是没有这些人,想要到重庆那么一个完全由国民政府掌握的地盘儿去救人,本身就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

    “她被困多久了?”

    影佐祯昭细长的眼睛一直眯缝着,好一会儿,才向睛气问道。

    “五天。已经快一个星期了。”睛气答道。

    “中国人这么久都没有发动进攻,看来那个秦卫比想象的要重要的多啊。”影佐祯昭突然叹道。身为梅机关机关长,日本在华东和华中地区实力最强的特务机关的大头目,他跟军统可说得上是老对手。虽然仗着军队在战场上所取得的胜利,他一直以来都能占到上风,可他同样也明白戴笠的为人……仅仅因为一个南造云子。根本不可能让那个家伙耽误这么长的时间,如果南造云子不投降,戴笠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发起进攻,哪怕把院里的人都杀光也在所不惜。可现在,快一个星期了,对方居然还能让南造云子一行人躲在院里逍遥着,这样的结果只能是一个解释:南造云子手里有极其重要的人物。可根据情报。南造云子手里只有两个人,一个秦卫,一个刘郁。而很显然,重庆市长的外甥和重庆城防司令部某将军之子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让戴笠忌惮,所以,造成这一切的只有秦卫,那个来历不明的家伙。

    “不管他有多重要,现在他都已经被南造云子俘虏。所以,我认为……”睛气没有再往下说,但轻轻划下的手掌已经表明了他的想法。

    “不说那个秦卫。云子可是土肥原将军最欣赏的学生。”看着手下的动作,影佐祯昭沉声道。

    “比较起帝国的利益,相信土肥原将军也会这么做的。何况,我们根本没有可能救出南造云子。”睛气道。

    “还不能跟她联系上吗?”影佐祯昭轻抿了一下嘴唇,依旧没有下决定。

    “全是乱码。”睛气也叹了口气。几天了。自从得知南造云子被围以后,他就吩咐电讯室注意接听来自重庆的电报,可结果却是乱七八糟一团,最清楚的一次就是接到了两个字:桦太!…他们由此联想到了库页岛,可库页岛那么大,谁知道那儿到底有什么?他们曾以为是苏联想秘密袭击库页岛,毕竟在库页岛还有不少的日本居民。但只要稍一分析就知道,苏联如果那么做,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让出击的部队陷入孤立无援的死亡之境。原因无它,在远东地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海军能够跟日本相比。

    “诶……”影佐祯昭倒背着双手,深吸了一口气,又一下子全吐了出去:“可惜了,那么出色的一个特工!”

    “机关长?”

    “行动吧。”

    “嗨!”

    “熊野良平还没有答应?”

    重庆,被重重包围的某个旅店后院,秦卫正坐在门前的走廊里看着那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园景,看到南造云子黑着脸走过来,苦笑着问道。

    “他现在想的越来越多了。”南造云子的神情很疲惫,表情也很深沉:“他现在担心,就算他能够获释,回到皇军以后,也会受到同僚的蔑视,甚至是侮辱,乃至于暗杀!”

    “想得挺深远的,不过也不算错。”秦卫耸了耸肩:“你们国家的教育确实有失偏颇,说得偏激一点儿,根本就是硬顶着士兵送死……也就是碰到的对手一直以来都是比你们弱,如果碰到英法德美那样的军队,啧啧,别说现在了,人家只要拿出打一战时的水平,就足够把你们团灭了。”

    “是吗?那你为什么不说俄国?那也是欧洲列强之一。”

    “你不就是想说在我们东北打的那一场日俄战争吗?不过那不一样。”秦卫笑了一下,也没甩南造云子那明显嘲弄的眼神儿,“蠢货与更蠢货之间的比试,不能拉到精明人中间进行比照的。”

    “如果按你的说法,你们中国岂非是‘最’蠢的蠢货了?”

    “差不多吧。”秦卫自嘲似地一笑,“虽然我是中国人,但我不护短。我承认,那个时候,甚至是这个时候的中国,依旧处于相当蠢货的阶段。当然了,你们日本人也正由蠢货向着更蠢货的方向前进,甚至于,我相信你们已经超过了更蠢货的级别,即将达到最蠢货的程度。”

    “这样评价自己国家,你可是名人……就不怕被人知道之后,说你不爱国?”南造云子依旧有些不理解秦卫的态度。她一直都不明白秦卫为什么敢这样嘲讽自己的祖国。可她同样又不得不承认,对于一个敢于主动承认自己的缺点而不怕羞耻的人来说,讽刺是不管用的。至少她从来没有因为讽刺中国而惹怒过秦卫,反倒是她自己,经常被秦卫的话闹得很不爽快。她也不是没想过动手教训一下这小子,可现在她还对投降有一定的幻想,所以只能克制。

    “任何时候,想要不被蒙蔽,就必须客观。无视好的,只看坏的,或者无视坏的,只说好的,都不对。真正爱国的人,会找出自己国家的长处,并正视自己国家的短处,客观地分析这肖处和短处,想办法让长处更长,让短处能长起来……所谓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光说不练,只知道抱怨别人不好好干,又有屁用?”秦卫道。

    “你就是那个能正视自己国家短处,又能找出自己国家长处的人喽?”南造云子笑问道。

    “算是吧。”秦卫仰着下巴,做出了一副自豪样。

    “那短处我就不问了,”南造云子轻笑:“我只问你:你们这个破败不堪,面积庞大却弱小不堪的国家又有什么长处?”

    “你不都已经说了吗?面积庞大,这就是我们的长处喽!”

    “除此之外呢?”

    “人口众多。”

    “还有吗?”

    “当然有.……我们这个国家,大部分人都阴险狡诈,翻脸不认人。”

    “啊?”

    “我说的是那些当官的,还有军阀……你别以为是普通老百姓。”秦卫白了对方一眼,仿佛在嘲笑女人的无知和愚蠢:“当然,我也不否认有许多老百姓有这样的特质:你别看他们现在在你们的狼爪子下面当着顺民,可只要我们的军队打过去……我保证,他们将是压倒你们的最重的一根铁条!”

    “可我认为他们没有反戈一机的机会。”南造云子冷哼:“而且,皇军对于敢予反抗的人一向都不手软。中国人,而且是绝大部分中国人,我相信他们都没有胆量进行反抗。”

    “那就走着瞧呗。”

    秦卫笑嘻嘻地,浑不在乎南造云子话中的冷意。而南造云子显然也不想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见秦卫不说话,顿了一下之后,她突然放低了声音:

    “熊野良平现在连我也防着,想杀他都没有机会……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