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章 有黑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后世的时候,偶尔在电视上看一些新闻或者法制节目,警察和劫持了人质的犯罪份子对峙,甚至是那种政府特种部队跟某些有政治目的的恐怖份子对峙的时候,秦卫总是弄不明白双方为什么要用掉那么长的时间,动辄几个小时、几天,甚至还听说有几个月之久的。当然,这没有算那个持续时间最久的“伊朗人质危机”:一群伊斯兰教学生占领了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胁持52名使馆人员长达444天。据说,2005年当选伊朗总统的内贾德曾被当年的美国大使馆成员认出是胁持者之一,只是内贾德对此矢口否认。

    但经过了真正的“人质”经历之后,秦卫终于明白为什么要用这么长时间了:

    双方谁也不相信谁。

    ……

    尽管有他信誓旦旦的保证,南造云子和熊野良平在开始的时候也认为他所提供的理由应该可以保证一群日本特务的生命安全,但出于对军统、中统,以及蒋介石的不信任,两人总是在最后时刻变得犹豫不定,生恐国民党在他们投降之后下杀手。所以,几经周折,两人又提出了新的条件:可以先行释放刘郁,也就是那个在此次事件中已经几乎完全成了路人甲的重庆市长的外甥,以示诚意。但秦卫不能放,不仅不能放,还要一直陪他们到最后,等到他们出了重庆之后再说。

    戴笠和陈立夫自然不可能答应这样的条件。秦卫的重要性两人都已经很清楚,不说他们,就是蒋介石也近乎明明白白地暗示了:重庆市内,秦卫必须是活的;可能出重庆的秦卫,只能是死秦卫!

    就这样,双方相持不下。一会儿我又提了新条件,一会儿你又想出了新方法,居然连续对峙了两天多还没有结果。

    而这对秦卫来说却还不算是最坏的事情。

    因为需要谈判,院内院外的交流也算频繁,所以秦卫能及时的知道外界的情况。甚到还能看到报纸……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南造云子和熊野良平制造压力,在对峙了两天后的傍晚,外面送进来一份《重庆日报》,报纸上有一排醒目的大标题:“日本女间谍横行山城,军统中统束手无策”。报道上介绍了南造云子的一系列事迹。甚至连其谋刺过蒋介石的旧事也不知道从哪儿翻了出来,更着重指出了前几天中统在城内大肆开枪,就是为了抓捕南造云子。可惜,中统上下无能,不仅没能抓到对方,反而损兵折将。死伤无数。现在,好不容易借着驻军的力量将南造云子给围到了某家旅店,却因为贪生怕死等诸多原因而畏缩不前,致使“日人猖狂”……报道在最后呼吁,要大家一起向政府请愿,迫使中统和军统采取果断行动,攻入旅店。活捉南造云子,再将其处死,为在战争中死难的同胞报仇血恨,等等。

    ……

    “王八盖子的,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

    秦卫读完报道之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和蒋介石并不熟,可换位思考一下,不管是谁呆在老蒋的位子上,都不可能不顾老百姓的呼声……当然,老蒋不顾老百姓死活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不管是他自己。还是他的手下,也都有过拿老百姓练枪的卑污劣迹。但如果报纸上都是这样报道,老蒋保不准就真的顾不得许多了。那秃头已经在日本人手里丧权辱国很多次了,还被侵占了大片大片的国土,现在居然又被一个日本女特务欺到了头上……

    “必须尽快达成跟戴笠等人的协议。否则,大家都是死路一条。”南造云子轻轻敲着桌面,沉声说道。她这两天跟秦卫处得挺不错,还愿意让秦卫搂搂抱抱的吃点儿小豆腐……可惜,每当她想再进一步,好探听秦卫到底是什么来路,手里还有什么底牌的时候,秦卫就主动地退却,让她一个人吊在半空难受不己。为此,她还受到了熊野良平的冷言嘲讽,不过那个臭汉的心思她也瞧得一清二楚,不外乎吃不到葡萄心里发酸罢了,她才懒得理会。

    “你们怎么能确定这份报纸就是真的?”熊野良平自然也在。两天多来,面对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他已经放弃了任何突围而出的侥幸,只寄希望于能跟军统和中统达成协议……可每次谈判到最后,也往往是他突然改变了主意。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不高不低,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会成为被人抛弃的对像……保证院内所有日本特务的生命安全?这种屁话也就是外面那些小兵崽子才会信。他一直认为,就算最后达成协议,这个院子里能活着走出去的,顶多也就是秦卫、刘郁、南造云子,还有他!所以,身为排在最末一位的那个,他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十成十地确定自身的安全之后才可以放人。

    “报纸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那天确实闹得动静不小,知道的人也肯定不少。而且现在汪精卫也已经跑了,说不定已经到达了目的地,随时都有可能发表什么通电向日本表示投降,到时候,老蒋肯定怒发冲……呃,不对,是火冒三丈,那样一来,他肯定会找你们这群导致汪精卫逃脱的罪魁祸首出气,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跟军统和中统的谈判什么的就都是屁话。大家只有抱在一起玩完。”秦卫叹息道。

    “他说的很有道理。”南造云子看了一眼熊野良平,“熊野君,必须下定决心了。你再这么疑神疑鬼下去,我们只会是死路一条。”

    “哼,现在放下武器,你们当然是死不了,我可不一定。”熊野良平森然道。

    “这两天多,咱们该掰扯的也都掰扯清楚了,你不就是害怕我们到时候把你甩下吗?”秦卫叹了口气,“可你想过没有,如果赌这一把,你还有生的希望;如果不赌,你就是十死无生。要知道,就算没有报纸、电台在外面推波助澜,老蒋的耐性也总有被咱们磨光的那一刻。那老家伙可没什么好心眼儿,一发起火来,才不管我到底是谁,对他有没有用呢。”

    “我不管,必须想出一个能够完全保证我和我手下生命安全的妥善办法,否则,我绝不会同意投降。”熊野良平叫道。

    “熊野良平,你想让我们大家一起死吗?”南造云子恼道。

    “云子小姐,我们认识不久,所以你还不知道,我这个人其实就是这样。”熊野良平丝毫不在意她的态度,只是冷笑:“我最讨厌这种其他人可以安全逃生,自己却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情形。想要活下去,就想办法。想不到办法,大不了一起死,那样至少公平!”

    “你……”

    **************************

    “今天的报纸真精彩!这报道一出,我看戴笠、陈立夫他们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淡定!”

    就在秦卫等人为越来越僵持的局面而感到心焦的时候,重庆某地,一栋豪华别墅内,一个二十多岁,脸色白皙的年青人却指着《重庆日报》上的关南造云子的报道大笑不己。

    “是精彩。外面现在民议汹汹,如果再在背后推动一下,说不定明天就有人到街上游行示威了。”年青人对面,是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也算是仪表堂堂,就是眼睛里总是不自禁地露出一股担忧,“不过这件事不能让委员长知道,否则,委员长大怒之下,肯定要有人倒霉的,说不定还会死人呢。”

    “哼,不过就是个外来户,有什么了不起的?还都拿着当宝了。”年青人冷哼一声,把报纸扔到了面前的茶几上,“你放心,这事儿有我担着。如果被人查到,你就说是我指使的。”

    “大公子,这事儿可不小……”中年人道。

    “大不了被骂上一顿,他还能把我怎么样?难不成杀了我?切!”年青人不屑地撇了撇嘴。

    “别,您可千万别这么想。”中年人连忙阻止了年青人的想法:“这些事,能不强出头还是不要强出头。就算非要您出面帮忙,您就说是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太生气,想逼着陈立夫、戴笠把南造云子给抓起来才让报纸报道的,千万别说您知道这个秦……不,不对,上面知道您晓得这个秦卫,不能这么说,您就说……对了,您不知道这个秦卫有那么重要。反正您也是才刚从香港回来没多久,这个理由绝对过关。”

    “我说老徐,至于这么小心吗?”年青人对中年人的小心谨慎显得很不满。

    “不小心不行啊。我听说,连夫人也亲自去见过这个秦卫,此人来历神秘,被南造云子抓住之后,委员长也是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救人……来头很大啊。”中年人脸上挂着一层苦色。他本不想招惹秦卫的,可偏偏眼前这个小老板就看上了秦卫手上的东西。身为狗腿子,他太明白这位小爷的为人了,那是由不得半点儿忤逆,哪怕是明知道为了他自己好也不行。所以,他只有帮忙筹划,让事情尽可能地不沾身。

    “来头很大?我倒要瞧瞧他的头大,还是子弹头更硬!敢挡我的财路,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