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章 用骗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姓沈,军统特工,奉命来看看秦先生和刘公子是否安全!”

    一番喊话沟通之后,沈醉走进了日本人控制的小院儿……院子里,等着他的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免费电子书下载女的好猜,漂亮,身材一流,摆明了就是南造云子,国民政府上到委员长蒋介石,他们军统大老板戴笠,下到每一个特工,无不欲捉之而后快的人物。当然,对某些比较好色的家伙来说,捉之而后“上”也是深植入其脑海的想法之一。至于那两个男的就没有什么出奇的了。相貌普通,扔到人海里就再也找不到的那种货色。跟南造云子并列在一起的那个家伙眼里还有儿凶光,躲在两人身后的那小子就逊多了,在他面前居然还把手插在裤袋里装模作样,难道这小子不知道,就凭现在的距离,高手完全可以在他把手从裤袋里拿出来之前拧断他的脖子?

    “你是奉的戴笠的命令?”熊野良平对沈醉只是淡淡地扫了自己一眼便不再留意的做法很不满。他感到自己没有被重视。如果是以前需要隐瞒身份的时候他倒也不在乎,可现在双方已经直接对上,这就让他很不爽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梅机关在重庆的重要负责人。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影佐祯昭没教过你们礼貌吗?你什么身份,敢直呼我们局座的大名?”沈醉冷冷问道。

    “八嘎……你又是什么身份?不过就是个传话的,戴笠没……呃,呃呃……”

    谁也没有看清楚沈醉的动作,间隔两米,刹那都不到的功夫,他的手就已经紧紧地扼住了熊野良平的脖子。不仅如此,那只布满了老茧的右手更生生地把熊野良平从地上“拔”了起来。

    “把人放下——”

    南造云子尖叫着拔枪指向了沈醉的头。她没想到,这个貌似只是来看人、传话的小卒居然有这么厉害的身手。别人不清楚,她可是知道熊野良平的厉害,柔道七段、空手道八段、一刀流剑术高手……就这么直接被人拿住了,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下次说话的时候小心儿,我们局座的身份,你们那边只有土肥原贤二才有资格对等说话。。”撇着眼看了一眼南造云子,以及在几个隐蔽若隐若现的枪手,沈醉冷哼了一声。手一推,将熊野良平扔到了地上。

    “八嘎,你偷袭,我要跟你决一死战——”一面爬起来,熊野良平一面大叫。但却只是作势,并没有直接扑上去。

    “得了吧。论偷袭。谁比得上你们日本人?”秦卫在后面戏谑地笑了几声。毫不吝啬地把欣赏地眼神泼向了沈醉:“喂,哥们儿,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谁?”沈醉疑惑地看着他。

    “我?你不是来看我是不是安全的吗?我是秦卫!”秦卫笑道。

    “秦先生?”

    沈醉微微眯了一下眼。他们印象中的人质,重要人物,应该被南造云子等人严密看管的家伙,居然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跟在看押者的身后。不仅看上去非常自由。刚刚居然还在调侃那个挑衅自己的家伙……这程序不太对吧?

    “就是我喽。”秦卫笑笑,又看了一眼四周,“你们戴老板过来了吧?”

    “……”这不废话吗?你们不才通过电话,现在又来问我。沈醉没有回答。只是了头,顺便在心里给秦卫脑门儿上贴了一个“脑子不清楚”的标签。

    “既然过来了,那就好办了。”秦卫了头,居然伸出胳膊揽住了一边南造云子的肩膀:“告诉他,我已经跟这位南造小姐,还有那位熊野‘低手’老兄达成了协议,他们放了我,我呢,也放了他们……”

    “这不可能!”

    “没有不可能。”秦卫的手又滑向了南造云子细细的腰肢,不过倒也没有什么不规矩的动作:“你只要把我的话转述给你们局座就行了。如果他不能决定,就让他去向你们委员长请示……你只要告诉他一句话:如果想要达成最大的效果,就按我说的做。。”

    “可委员长早有命令,南造云子必须死!”沈醉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说了出来。他不怕刺激南造云子,因为这本来就是事实。相信南造云子也早就知道蒋介石对她的态度,对目前的形势也想得清清楚楚,说不说其实都没有太大问题。可他却必须问清楚,问问秦卫到底凭什么说出那样的话。

    “别刺激人嘛。我还在人家手里,你就说要人家死……你这不是想要死我吗?”秦卫轻轻拍了南造云子的肩膀,又不满地瞪了沈醉一眼,“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到底谁啊?”

    “沈醉!”

    “哦……”秦卫恍然大悟,“知道,听说过你的名字……难怪有这样的身手。”

    “你知道我?”沈醉也是一怔。他虽然在18岁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了复兴社特务处,成为了戴笠的手下,虽然也挺受重用,可名声却远没有王天木、赵理君等人大,加之他这几年一直都在湖南的特务训练班工作,在外界的名声并没有多响亮,甚至连军统内部也有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存在。可秦卫居然一听他的名字就知道了,这让他如何能不吃惊?

    “老戴手下就那么几个得用的,可持身较正的,恐怕也就只有你了。”秦卫笑道。戴笠手下“四大金刚”,沈醉是唯一一个没有太多劣迹的,最后还跟卢汉一起在云南起义,后来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被当作战犯收拾过好多年,可最后却享受了副部级待遇,并连续被选为五、六、七届政协委员。而他也并没有因为之前所受到的错误待遇而对大陆有什么不满,相反去香港等地探亲的时候,面对那些劝他留下享清福的故旧亲朋,他却劝其回去看看大陆的变化,并说,“人活着要对得起后代。死要对得起祖宗”,要众人支持统一……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秦卫看重的,是顾长钧告诉他的资料里有这么一段:戴笠在1946年空难丧生,其手下大都对此保持缄默,事不关己一样的高高挂起,只有沈醉坚持追查了好几年……虽然最后查出来的结果是被保密局北平站站长马汉三谋害,但这已经足以让秦卫对沈醉高看一眼了。至少不是个无情无义的。

    “谢谢秦先生夸奖。我不过是个吃饷的大头兵罢了。”沈醉笑笑,没把秦卫的话当回事儿。

    “大头兵就大头兵。我倒巴不得你是个大头兵。”秦卫笑嘻嘻的,“你回去吧。我跟刘郁都很安全。让老戴赶紧请示,把你们委员长的决定告诉我。”

    “是。”沈醉头,他看出来秦卫是胸有成竹,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再多呆。再想想进来之前戴笠就告诉过他,眼前这个貌似普通的家伙是蒋介石亲自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出来的重要人物。既然如此。委员长应该会听从其意见吧?

    “等会儿。”

    沈醉跟秦卫了头,正想转身离开,却又被秦卫突然叫住。

    “秦先生还有什么话让我带给局座?”

    “没什么话,只是……帮我带两个人出去。”

    ……

    沈醉进来得快,离开得也不慢。来的时候一个人,出去的时候又带上了郑振华和于德财两个。只是他出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背后有儿凉飕飕的感觉。不过他也没在意,只以为那是因为南造云子和被他收拾过的那个熊野良平的缘故,却没有想到,是某个心存不良的家伙在看着他的后背流哈喇子:

    “高手。真正的高手啊。……对了,熊野君,你体重多少?”

    “他只是偷袭,正面对敌,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熊野良平低吼。被人一个伸手就完全拿下,这是他这一生最丢脸的时刻。

    “这家伙在进军统之前就已经武功有成,一双手据说能捏开石头,听说,他还会儿穴的功夫……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你的脖子早就被捏断了。现在说这些,有用吗?”秦卫笑道。

    “穴?哼,你们中国人自己胡诌的传说罢了。我来中国那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有人会用这种功夫。”熊野良平冷哼道。

    “那等你们出去了,就跟他比比?”秦卫笑问道。

    “哼,让我跟他比武,再趁机下手段弄死我……你以为我会上这种当吗?”熊野良平直接拒绝。

    “也是,这种手段你们日本人用的多了,自然不会再上当。”

    “胡说八道。我们大日本……”

    “‘大’日本?”秦卫冷哼,“总是被一群没见识的低级军官绑架整个国家,最后却对这群低级军官没有办法,还得给其加官进爵,就这也配称‘大’国?”

    “可你们中国却被这群低级军官打得全无还手之力,连首都都丢了。这样看来,我们日本无法被称作大国,那你们中国又算得了什么?”熊野良平反讽道。

    “中国算不了什么。”秦卫抬头看了看天,“可你很快就会知道,你们日本更什么都不是。”

    *************************

    “这家伙到底搞什么名堂?”

    “你跟他熟,你应该知道才对。”

    沈醉把秦卫的话原封不动地带给了戴笠和陈立夫,结果,两个特务大头子很快就又一次陷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本来他们还想问问郑振华和于德财的,可两人被日本人抓住之后就被单独关了起来,几乎什么都不知道,让两人失望不己。

    “绝不能放过南造云子。我们围捕这个女人的事情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了,动静闹得这么大,如果再放了她,政府还有什么颜面?委员长都不好交待。”徐恩曾也听到了沈醉带回来的话,立即表示反对。

    “可秦卫既然敢这么说,说明他应该有一定的把握才对。”沈醉忍不住插嘴道。

    “那也不行。”徐恩曾依旧坚决反对,“无论如何,南造云子不能放!”

    “那就用骗的……”陈立夫突然道。

    “骗的?”

    “对!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