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章 还是杀了你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没错。。”面对陈立夫的疑问,戴笠显得胸有成竹,“以我跟他这段时间的接触,如果不是早有准备,他早就应该跳着喊着叫‘救命’了。现在却反过来要求我们配合他,如果不是早有准备,那就是他先前的演技实在太好,连我都瞒过去了。”

    “能瞒得过戴老板的,这世上可不多。我信你。”

    陈立夫松了一口气。既然秦卫是早有准备,那他们就更多了几分把握完成任务,勉勉强强还能挽回一点儿在老蒋面前的失分。可他没有想到,戴笠听到他的话后,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过来一眼:

    “信我?我说着玩儿的。”

    “……?”

    陈立夫心里一抽。

    “那小子本来就乱七八糟的闹不清楚,说话不着调更是家常便饭。跟他接触到现在,我都弄不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郑介民更是一提起他就头疼……你信我,还不如信你自己呢。”戴笠又道。

    “雨农兄,”陈立夫差点儿就要当着这老对头的面捂心口了,“委员长是什么态度你也知道。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

    “祖燕老弟,”戴笠还过去一句:“你看我像是爱开玩笑的人吗?”

    “……”不像。戴笠从来不开玩笑,这几乎是情报系统内公知的事情。陈立夫自然也很清楚。可刚刚这家伙说的那些话,怎么听又怎么像是玩笑……这家伙病了?陈立夫感到自己竟然有些凌乱了。

    “报告,日本人开始发报了。”

    两个情报部门的大头子暗中斗法,陈立夫明显处于不利状态……当然这并不是说陈氏家族的掌门人之一在功力上不如戴笠。其实,论起在国民政府的地位,戴笠那是拍马也及不上他们兄弟俩的。关键是陈立夫跟秦卫根本就没有过接触。如果他跟秦卫见过、聊过,他肯定一眼就能看穿戴笠在逗他玩儿……戴笠确实是不喜欢开玩笑,可问题是,能拿着陈立夫这民国四大家族之一的掌门人逗乐的机会也不多啊。。何况,这么紧张的时刻。舒缓一下气氛也是很重要的。

    ***************

    “电报被干扰了。”

    院内,南造云子站在临时架起了电报机前,听到手下的报告之后,皱起了眉头。

    “云子小姐,我们跟他们拼了……”

    “闭嘴!”

    “云子小姐,中国人越来越多。我们如果现在往外冲,仗着密道,应该还能逃出去几个,可如果再等一会儿,就算有密道,我们也跑不远的。”熊野良平就是当初跟扮作棒棒的南造云子接头的那个大汉。真实身份是梅机关在重庆的联络人,中国通,心思缜密。这段时间,他跟南造云子配合,成功地演了一出“灰姑娘”式的民国肥皂剧,让蒋志澄的外甥,拥有不小背景的刘郁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女扮男装。“艰苦”地在重庆生存着的蓝小云。而这位落难的蓝小姐又在一个“不经意”的时间,露出了自己那算得上是相当漂亮的容貌,于是,自强而又自矜,同时又对自己有些斗推半就的蓝美人立时就把自诩风流的刘公子给迷住了。自然而然的,两人就开始了交往……南造云子本来的意思,是借着刘郁去接触其担任重庆市长的舅舅蒋志澄,以及在重庆防务中担任要职的父亲,想籍此获得重庆的防务资料,可没想到行动才开始没多久。就发现中统的人对汪精卫开始了行动。这虽然使得汪精卫更早地下定决心向日本人投降,却也让她不得不放弃了另一边的计划。只是把刘郁骗出来当了人质,对重庆的防务却没能查到什么。

    当然,身为经验丰富的高级特务,南造云子和熊野良平对自己等人可能遇到的情况也有着充分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中统派来的人居然是徐恩曾这个大头子。对方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调集了大批的人手,让他们分散逃跑的计划流产,不得不启动最后的手段,躲到了这个有着密道出入的旅店。。

    但是密道并不是万全的。重庆是山城,走不了多远就是上坡下坡,密道根本就挖不远,兼之重庆在很早之前就受到了日本空军的巨大威胁,重庆市政府早就接到命令大量开挖防空洞;再者,外面的人也会想到这一点,肯定已经开始四处搜寻密道出口……种种原因,让他们不得不考虑从密道出入是否能逃得掉。要知道,仗着强大的火利,正面冲突,他们至少还能拼一拼,可如果在密道内被堵住,他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不过,现在外面的敌人越来越多,熊野良平也顾不得许多了。

    “冲不出去的。知道了我的存在,中国人肯定已经调集了大批驻军,而且附近几条街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显然已经被清空。我们就算逃出去,也只是换了一个环境被包围罢了。还不如现在这个院子。”南造云子摇摇头拒绝了熊野良平的建议。

    “难道就在这儿等死吗?”

    “死又如何?身为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我们早就做好了为天皇尽忠的准备。”

    “可就这么死,我不甘心!”熊野良平对南造云子的话嗤之以鼻。“为天皇尽忠”这种话,不过就是糊弄那些小兵,甚至连打过几仗的老兵都不相信。他们这种人更不会在乎。别说他了,就是南造云子,当初被军统的人抓住的时候,怎么不干脆自杀,反而还老老实实的呆在牢里?不也就是不想死吗?要不是最后靠着美色和日本大军压境的威迫,再加上一些金钱,说降了监狱看守,她恐怕现在还呆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呢。死?说得轻巧。

    “我也不甘心,可是我更不愿意送死。”南造云子也很清楚熊野良平的心思,就像熊野良平知道她一样。可有些话不能挑明,只能往漂亮里说。何况她还没有绝望。她手里不仅有刘郁这个人质,还有秦卫这个神秘人,而且看秦卫的表现,胸有成竹……

    “不要管对方的干扰,继续发报,不停地发!”

    *****************

    “秦先生。”

    “嗯?”

    “我,我听说过你。”

    “噢。”

    “你认识军统的戴老板?”

    “啊。”

    “刚才你跟外面的人通了话?”

    “是。”

    “他们怎么说?”

    “等。”

    “还等?他们想要我死吗?”

    “嗯!”

    “你说什么?”

    “烦。”

    “烦?”

    “我说你这人好烦。”秦卫瞟了一眼刘郁,“人在屋檐下,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呆着?问这问那的,我又知道什么?我比你还倒霉。你是人家提前选好的对象,注定要被拿来牺牲的,我却是半路遇上……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害怕?”

    “你害怕?”刘郁诧异地看着他,“可我刚才听你和小……不,是南造云子,跟南造云子谈话,根本就一点儿也没有害怕的意思。”

    “装的。”

    “装?这……能装得出来,说明就、就不害怕。”刘郁结结巴巴地说道。

    “好,我不怕。可那又关你什么事儿?”秦卫反问道:“提前声明,我文弱书生一枚,可没本事救你出去。”

    “我舅舅是重庆市长蒋志澄,我父亲是重庆城防司令部的刘志中,少将军衔……”

    “刘志中?”秦卫哼了一声:“你确定你老子不叫刘志丹?”

    “刘志丹?刘志丹是谁?”刘郁反问道。

    “**在陕北地区的创始人,确切地说,这家伙是**及其麾下中央红军的半个救命恩人……你父亲的名字跟他那么近,跟他是什么关系?”秦卫装模作样的质问道。

    “没,没关系!我父亲是独子。”刘郁急忙澄清。

    “真的?”

    “真的。”

    “那就行了。”秦卫耸耸肩,“一边儿休息去吧。”

    “秦先生。”刘郁也不是傻的,刚才只是情急,现在哪还听不出来秦卫是在逗他玩儿?不过他也不是那种纨绔子弟。要是只知道仗势横行的纨绔,也不会成为重庆咨议局的咨议。这可是要跟许多人打交道的,而他未来的目标更是进入政坛……这一回翻倒在南造云子的“事业线”里,也并不是他无能,戴季陶那一批国民党高官不也都栽进去了吗?他一个小字辈中的小字辈,又算得了老几?不过秦卫跟南造云子对话的时候并没有避开他,虽然里面有许多内容他听不太明白,可他却由此明白了一点儿:秦卫有恃无恐!不仅如此,这位老兄还声称能劝说老蒋放过南造云子这个大间谍……不管这些话都是不是真的,却都足以说明对方的身份不是他可以摆谱的对象,而且还说明,秦卫有很大的可能能把他一起救出去……

    “秦先生,你不会看着我被那个日本女人杀了吧?”

    “会。”

    “啊?”

    “她要杀你,我绝不会拦着。因为我根本就做不到。”

    “秦先生……”

    “我说真的。”

    “姓秦的,我好言好语……”

    “哐!”

    刘郁被秦卫气得刚要发火,房门突然被强行推开,然后,南造云子手叉在裤袋里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熊野良平:

    “秦卫,出来!”

    “干嘛?”秦卫看过去一眼,“想清楚要跟我合作了?”

    “我考虑过了,你这个人太危险,所以,我还是决定杀了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