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章 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她救了我的命,明白?”

    “可她是特务!”

    “你也是!”

    “这怎么一样?她是敌人!”

    “以后她就不会是了。”

    “胡说八道!你知不知道这种人都是什么样的?你以为一次难关就能改变她的信仰了?这种人,都是被洗了脑的,死也不会改变立场。她永远都会是咱们最可怕的敌人。”

    郑介民有些气急败坏。

    本来,秦卫没死,他还喜出望外的差点儿想翻跟头……这功劳太大了。而除了这个,奋斗了这么多年才得到的职位也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快感。再者,秦卫这家伙虽然看着挺讨厌,还总喜欢找人麻烦,可至少这人没什么坏心,不会在你背后搞什么鬼,还经常性的拿点儿好处出来,也算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了,活着也没什么坏处。再看看从密道里出来的时候,这小子一脸惨白,吓得跟鬼儿一样,他以前受得那些气也觉得出了不少,所以打算大方地不跟对方置什么气了。可没想到,就在他叫人去抓跟在秦卫身后的南造云子的时候,那精神一直恍恍忽忽地跟失了魂似的小子居然一下子活了,死拉硬扯地把他们一帮人给赶到了一边……而那个南造云子呢,同样一脸惨白,女鬼似的,居然还小鸟依人地躲在秦卫身后,好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猫一样……你也不看看周围,谁敢把你当小猫?摆明了就是一头母老虎好不好?

    “我没说让她改,我是说她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你的人?你、你跟她……”

    郑介民的眼球瞬间大过了眼镜片儿。自己一帮人在外面担惊受怕,累死累活,差点儿就派人进来以命换命了,这小子居然,他居然……

    “什么人呀?”都是男人,秦卫当然明白郑介民眼里的意思,再看看周围一群人,一个个“你小子好艳福”的表情,他虽有些自得,却也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认下这样的风流账……人家在外面为了救他拼死拼活,他却在里面风流快活,这不是拉仇恨值吗?何况他跟南造云子又没有什么关系,干嘛要自找麻烦?

    “你要弄清楚,我什么眼光,会那么不上道?这娘们儿身长腿短,还罗圈腿儿,前不凸,后不翘,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儿没脸蛋儿,我怎么会跟她……啊,是吧?”

    “真的?”郑介民的眼神很怀疑。

    “废……嗯——”

    秦卫一声闷哼,却是南造云子在他背上偷偷掐了一把。当面诽谤女人长得丑,肯定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哪怕这个女人还需要他的保护。

    “没关系就好,我相信你的眼光。”郑介民想起了秦卫钱包里的那张女人照片……比起那位传说中的“范爷”,南造云子不管是在哪个方面都差了不只一点儿。当然了,秦卫所说的什么身长腿短,罗圈腿儿之类的,也确确实实属于诽谤。这南造云子可是个大美人儿,不然也yin*不了那么多人……如果不是身份问题,他都想冒得惹家里母老虎生气的危险接触一二了。

    “秦先生,不管怎么说,南造云子都得跟我们走。她是特务,就必须接受审判!”

    沈醉捏捏鼻子上前了一步。他是看出来了,郑介民有点儿虚秦卫……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既然秘书长不行,他觉得自己就有必要站出来给军统撑一下面子,想来郑主任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我说没必要。”

    “秦先生,南造云子很有可能掌握着日本情报机关在国统区的大量情报,尤其是他们的潜伏人员……你应该知道这有多重要。”沈醉面色有些不善。秦卫虽然不是自己人,但也是一边儿的,这应该是勿庸置疑的。可是,这家伙居然庇护一个著名的日本间谍?

    “我当然知道这些,可问题是,我需要她去帮我做几件事。”

    “什么事?”

    郑介民和沈醉几乎同时反问道。

    “你们级别不够!”

    “……”

    “我级别也不够?”

    沈醉直接被呛得半死,可郑介民不死心,把“你们”二字给过滤掉后,又撇开沈醉单独指了指自己。

    “那个,老郑,你级别……倒也够了……”

    “嘘……”

    郑介民暗里松了一口气,这面子算是保住了。

    “可我不想告诉你……”

    “你……”

    “开玩笑的。”秦卫突然咧嘴一笑,伸手揽住了郑介民的肩膀,而就在他“动手”的一刹那,沈醉和那些等在一边的军统特务们立即把南造云子给围了起来,虽然没有上身动手,可七八枝枪却同时指在了对方的要害位置。

    “不要紧张,我现在是俘虏。”南造云子微微一笑,乖乖举起了双手。

    “搜身!”

    沈醉面色冷酷,下令道。

    “别动。”秦卫突然回过头来,“给人家点儿面子。而且她身上有秘密情报,你们不能碰。”

    “秦先生……”沈醉又是一愣。秘密情报不能碰?凭什么?他们找的就是这种东西。

    “听秦卫的。”郑介民心里一动,“把人看住了。再找个女的过来,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危险品。”

    “主任……”沈醉诧异地看着上司,怎么这位也出问题了?

    “听从命令。”郑介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儿,又看了一眼秦卫,然后拉着走到了一边:“你要这个女人到底干什么?”

    “老戴来了没?”秦卫答非所问。

    “已经通知了。不过我估计局座会先到委员长那里报告一下。”郑介民道。

    “这样啊,”秦卫顿了一下:“那咱们就一起过去吧,反正这事儿也得告诉你们那委员长一声。”

    “还得惊动委员长?”郑介民做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

    “我本来就是要去找他的,结果碰上这糟心事儿,你说我冤不冤……”秦卫没好气儿地说了一句,又突地一顿:“对了,不说我还忘了,那……毛人凤,他怎么样了?”

    “诶……”郑介民叹了口气,幽怨地瞥了他一眼:“总算你还有点儿良心……”

    “什么话?我什么时候没良心了?呸呸呸……问一下他毛某人,又关良心什么事儿?”秦卫问道。

    “齐五可是为了保护你……”

    “得了吧,他自己倒霉,刚下车就被人打了黑枪,还保护我?”秦卫翻了个白眼儿,“要不是他的人保护不利,我还不至于落到今天这地步。”

    “你怎么这么说话?齐五可是受了重伤。”郑介民不乐意了:“人家可是个‘好人’。再说了,就算不是为了保护你受的伤,人家还亲自开车过去接你呢?这人情你得接着吧?”

    “人情我当然接着,不过……你说他重伤?”秦卫突地一怔,“我看得可清楚,他是背心挨的枪!”

    “偏了一点儿,擦着心脏过去的。”郑介民叹道。

    “我去……”秦卫惊叫:“怎么都这么巧?作弊的吧?”

    “你什么意思?还巴不得他死怎么着?”郑介民恼了。

    “我可没这么问,不过我说老郑,你就这么看重这个毛人凤?”秦卫斜着眼睛,“他可是顶了你的位子。”

    “我说了,毛齐五是个好人。”

    “好人?”秦卫失笑,“老郑啊,真要是好人,可不长命啊。”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也什么都没说过,哈哈哈……”

    “他要求释放南造云子?”

    “嗯。”

    “为什么?”

    “说是什么救命之恩之类的……”

    戴笠不自觉地抠了抠下巴。这话他自己都觉得没什么说服力……救命之恩?要不是南造云子劫了秦卫,会有这么多事儿?秦卫又岂会面临险境?还有就是那所谓的救命之恩,不就是在日本人飞机来了之后拉着他躲到了事先挖好的密道里吗?也是那群日本空军无能,扔个炸弹也不能把旅店旁边的小山炸平了……你要是炸平了,不管是秦卫还是南造云子,都得嗝屁。现在倒好,俩人都活着,又给他们出难题儿来了。可这也不算什么救命之恩呀,说白了,就是南造云子聪明冷静,知道在临死之前拉一个垫背的,而且这个垫背的还能保证她万一不死之后的生命安全。

    “我手下怎么就没有这么个临危不乱的人呢?”

    想想自己刚到委员长办公室楼下就接到的报告,戴笠又忍不住有一些羡慕和头痛。羡慕,自然是对南造云子的本事能力;头痛,则是来自秦卫。南造云子给她自己找的这个护花使者果然对盘,不仅不让他的人下杀手,连下狠手也不行,甚至连审讯也不让……要不是知道秦卫不可能是日本人派来的,都说不定就要把那小子一起抓起来问一问来历了。可现在,他却不得不来找蒋介石要一个决定:

    “委员长,看样子这秦卫是要死保南造云子了,您看学生应该怎么做?”

    “嗯……”蒋介石揉了揉光溜溜的额头,“他真是这个意思?”

    “肯定的,不然他也不会要求我们放了那女人。”戴笠答道。

    “既然如此,那就放了吧……”

    “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