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章 欠债50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秦志钧?”

    把人让进屋里,请上乱糟糟的沙发,想了想,又用纸杯在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递了过去,之后,顾长钧才装模作样的做出了一副疑惑的模样:

    “恕我失礼,那个……我不记得我有一个叫秦志钧的表哥,而且,我们家好像也没什么姓秦的亲戚……”

    “我们家以前也不知道有个姓顾的亲戚。”秦志钧并不在意,微微笑了一下:“不过这是我祖父留下来的遗嘱,老爷子一辈子都是神鬼莫测,他专门留下来的东西我们当然不敢等闲视之……何况你家祖上跟我们家老爷子交情深厚,还救过他的命,可以说是没有你们祖上就没有我们秦家,所以,我就来了。”

    “这样啊……”姓秦的算你他M的讲良心。顾长钧终于可以确定这个秦志钧到底是什么人了,顿时,一丝难以遮掩的喜欢浮上了他的脸,不过这家伙还是在装模作样:“我家祖上?”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就只是老爷子的遗嘱上写得清清楚楚,欠你们家不少东西,非要我们把账都清了。”秦志钧很认真地说道。

    “欠我们家东西?欠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老爷子在遗嘱上坚决要求我们把在大陆的企业股份的百分之一交给你……”

    “百分之一?”顾长钧的脸登时一拉,“多少?”

    “几个亿吧……”

    “咕……”

    也够了!反正也就是查个资料什么的……顾长钧不自觉地舔了舔舌头。不过,一转眼,看到秦志钧的表情,他却又突然觉得有点儿不敢相信:

    “你们确定是我?确定要给我这么多钱?”

    “几个亿而己,也算不了什么钱……不过。家里不是很同意。”

    “嗯?”

    “毕竟是毫无联系,而且又差了几代,虽然老爷子在遗嘱里百分百地确定咱们是表兄弟关系,可……毕竟是隔得远了嘛,是不是?”秦志钧又笑了笑。“如果换作是你,你觉得你会这么轻易地扔出去几个亿吗?”

    “换作是我,我当然想要钱。”顾长钧的语气微微有些冷淡,“不过那钱是你们的,既然你们不给,我也没什么办法。”

    “我是心理学教授。虽说主攻的是犯罪心理学,可既然是同一大类的学问,总还有相通的地方。”秦志钧笑了一下,又突然收敛笑容,严肃地看着顾长钧:“你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是口不对心……而且据我观察,你在看到我之后虽然有一小段时间的诧异,可在听到我的名字之后,明显又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显然,你知道我要来.如果更准确点儿说。你应该知道有人会来给你钱,而且这钱应该还不少。乍一听到消息的时候,你很高兴,虽然强作出了一种惊诧的感觉,却又有一种很明显的理所应当的意思,可我在话里隐隐约约的透露出不想给钱的时候,你又突然间发怒了,虽然隐而不发,却明显有一种想要报复的表征……我调查过。你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报复得了我们?不是我自夸,就是政府,想动我们家也要先考虑清楚,可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却是你很有把握?”

    “心理学?还教授?”姓秦的你他M的还真有本事,居然调教出这么个……算算,嗯,是孙子!靠!孙子都比老子大么多,还敢说是老子表哥?我他M的跟你爷爷同辈好不好?顾长钧心理活动复杂,却还是忍不住对秦卫暗暗吐槽……他很想知道自己的孙子长大后能不能有一个可以当上教授的。

    “我曾经在斯坦福大学心理系当过主任。至于心理学方面,我们在全世界的排名是NO.1。”秦志钧微笑着说道。

    “呵呵……”乖孙子你吓我是吧?顾长钧艰难一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以没什么关系,但也可以有关系。”秦志钧突然弓了弓腰,靠到了顾长钧面前:“老弟,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从小的愿望就是解开老爷子身上笼罩着的那层神秘面纱。可一直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路……传说中的‘骇客组织’到底都有些什么人,它对这个世界最高层次的统治到底有多么深入?为什么它能那么强大?老爷子说在二战之后它就解散了,可我们都很清楚,一直二三十年前它都还在运作。可世界各国的情报组织费尽心力,都无法探到它的一丝触角……”

    “他们探不到又跟我有什么关系?”顾长钧木然地看着表情热切的“表兄”,“再者说了,‘骇客’什么的,不是说黑客的吗?怎么又成了一个组织了?”

    “巧合罢了。而骇客,英文解释就是‘破解者’。这个你应该听说过了吧?”秦志钧道。

    “我知道啊,破解者……可我还是不明白这有什么对盘的。”

    “破解者,破解一切谜题与未知。更确切地说,是破解一切情报。上世纪最伟大,也最神秘的情报组织。除了我祖父这个自称的‘过河小卒’,情报界著名的‘表现者’之外,全世界所有的情报组织都没有查到过这个组织的第二个成员……为了它,前苏联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前后后最起码处死过上万人,其中不乏高官显贵,可依旧一无所得。英国、美国,甚至是国内,虽然没有那么残酷,但消耗的力量也相差无几。不过可惜,直到今天,他们也没找到第二个跟这个组织有关联的人……除了我!”

    “你跟这个组织有关?”顾长钧强笑问道。

    “少打马虎眼。你知道我是在说你!”秦志钧脸一板,“老弟,我祖父虽然来历神秘,来不知其所来,但我查过你的家族。从明朝开始,你们家都没有姓秦的亲戚,连姻亲都没有过,而你们家也没有过改姓的经历……而且,我祖父又凭什么确定你们家在你这一代会有一个叫做顾长钧的人?这一切的一切。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们学心理学的是不是都这么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我都不知道我们家族居然能上溯到明朝……”顾长钧有些受不了了。秦卫的这个孙子怎么这么难缠?不就是点儿钱吗?不愿意给个几亿,给个千儿八百万该行了吧?他也不贪。至于这么穷根究底的吗?

    “别人不知道,但我不是。”秦志钧咧嘴笑笑,“我就是对你的身份感到好奇罢了。”

    “你要是不想给钱就算了,我不要就是了……”

    “钱是一定要给的,老爷子的吩咐没人敢反对。”秦志钧又是一笑。“不过这需要一些手续。而且,你也知道我们家,虽然没什么名气,可还是有不少人关注的……比如你的电脑里面,应该就有我们的一些情况吧?”

    “这、这只是偶尔……”连这个也被查到了?顾长钧有点儿不好意思。

    “偶尔不偶尔的我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老弟,你以后的日子不会有现在这么轻闲了。”秦志钧站了起来,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已经揉得皱成一团的纸递给顾长钧:“这是股权转让书,签了名字,我们在国内的各项业务你就都会占有百分之一的份额……”

    “就这么一张?”这小子什么态度?不过既然跟钱有关……顾长钧摊开纸看了看,却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一些乱七八糟不认识的文字,只有最下角一个潦草万分。连认都认不出来的签名勉强还能认出是汉字,对此,他有些忐忑。

    “那是你表大爷,也就是我父亲的签名,他老人家酷爱狂草。”秦志钧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的不信任感到不满:“你放心吧。再说了,我们有什么好图你的?”

    “这倒也是。”自己就是一个小写手,而且还退出了,如果秦家真的像“传说”中那么有钱,那确实是不必图自己什么。顾长钧想了想。很干脆地接过了秦志钧递过来的笔,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接过他递过来的那张纸看了一眼之后,秦志钧却不住地摇头:

    “真是够呛,说是狗爬的都算是赞扬。……你们现在的年青人啊,都忘了汉字怎么写喽。”

    “这、其实我以前写得还是不错的。经常上壁报呢,就是这几年有点儿手生。”顾长钧越发的不好意思了:“你也知道的,国家这些年一直都在推行办公无纸化……”

    “自己不行就别怪别人。”秦志钧白了他一眼,“以后好好练练,不然没法在文件上签字……不过话说回来,就你这比狗爬还差三分的字,倒也鲜明,不怕有人模仿。”

    “你这是赞扬?”顾长钧同样翻了个白眼儿。

    “算是吧,这字,啧啧……”秦志钧摇着头,自顾自站起来,一直走到门口拉开了门,“我先走了,待会儿会有人来找你,以后咱们有空再聊。”

    “那我这……”

    指指还在对方手中的文件,顾长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我先收着,你还有别的文件得签,马上就有人来找你了。”

    秦志钧迈步走了出去,而这时候顾长钧才看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站着一群人,细数一下,足有四五个,而站在中间的,却是一个看上去顶多二十岁出头,年青貌美,让人眼前一亮的职装美女……

    “这是……”

    “看你的眼神儿就知道你想歪了,”秦志钧瞪了他一眼:“这是你最小的表侄女儿,苇苇,秦一苇,现在是我的助理。”

    “表侄女儿?”应该是曾表侄孙女儿吧?顾长钧对自己的辈份很无奈。不过很显然,姓秦名一苇的女孩子对他并不感冒,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就不再注意,反倒是对秦志钧表示出了自己的不满:

    “爸,你胡闹够了,咱们可以走了吗?”

    “什么胡闹?我这是在……”

    “您这是在坑人!爷爷要是知道了,一定饶不了您。”秦一苇严肃地说道。

    “胡说,什么叫坑人,我这……”

    “坑人?什么坑人?”父女俩的对话让一边旁听的顾长钧心中闪过了一丝不妙,急忙问道。

    “您……嗯,顾先生是吧?”秦一苇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您刚才是不是签了一份看不懂的文件?不是我说您,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简单的骗术就把您给骗了。您知不知道,您现在欠我父亲至少10亿缅元,您这辈子……”

    “多少——”

    没听到秦一苇其他的话,顾长钧的脑门儿瞬间就被巨大的数目给冲爆了。不是给自己钱吗?怎么成了自己倒欠别人?而且数目还、还……

    “10亿!”秦一苇依旧淡淡地看着他,只是偶尔转动的眼神才流露出一丝有趣的意思。

    “凭什么?我又……等等!你刚刚说什么?缅元?这是缅甸币?”

    “你很冷静。一般人听到这个数目就已经晕了头了,你却能注意到后缀。可我看你的眼神,似乎是觉得可以解脱?凭什么?”秦一苇微微蹙起了眉头,“要知道,根据最新的汇率,缅元与人民币之间的兑换价可是1:5.32,你欠我父亲10亿缅元,相当于欠了53.2亿元人民币,仅凭你即将得到的股份,不可能还得清的,你又没有什么别的收入,怎么解脱?”

    “你说什么?缅元,比人民币值钱?”顾长钧已经傻了。

    “你不看财经节目的吗?”秦一苇微微皱眉,“这可是常识。”

    “我去……闹错了吧?那可是缅甸。”顾长钧大叫。

    “就是缅甸啊,有什么错?”秦志钧上前问道。

    “你……”

    “老弟,这钱的事儿咱们好说,不用着急。以后呢,常来我那儿走走,我也会经常来找你的……那个,我现在在缅甸驻中国大使馆,记住了啊。”

    “大使馆?”顾长钧再愣。

    “我父亲是缅甸驻中国大使!”秦一苇道。

    “大使?可他说他是从吉隆坡来的……”

    “骗你的。”秦一苇微微一笑,“不过也差不多。我大伯在大马当总统……”

    “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