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章 猪被抢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军令部第二厅高级参议?”

    “是!”

    “兼军统设计委员会副主任?”

    “是。”

    “还兼空军高级顾问?”

    “是!”

    “那我巴县农本局的职位呢?”

    “已经取消。不过如果你愿意给孔令侃当副总经理的话,上面肯定很乐意把这个机构的架子给搭起来。”

    “那还是算了吧。”

    ……

    秦卫笑嘻嘻地看着呆在自己面前的沈醉,越看越欢喜,最后竟看得沈醉如座针毡,幽幽地觉得菊花发紧。不过身为一名武者,沈醉还是坚决地坐在他的对面,一动不动。这让秦卫更加欢喜……近几天,已经先后有好多人因为受不了他的笑落荒而逃了,地位最高的当然是郑介民……那货代表戴笠来跟他商量南造云子的释放事宜,因为就在他们还在商讨着怎么释放那个女人的时候,上海的梅机关已经宣布了南造云子的死讯,报纸上也报道了。飞机轰炸的事情瞒不过人,在国统区,这被宣传为卸磨杀驴,进一步暴露了日本人的凶残,不光是对敌人,对自己人也是如此;可在日本占领区,梅机关却宣传这是南造云子自己的要求。亦即,南造云子一心为国,为了不让自己被俘,通过电报召唤了在汉口的日本空军,要求空军轰炸自己……对此,国统区的报纸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们不明白,既然南造云子一心想死,干嘛不直接自己吃颗子弹,非得要用航空炸弹。日本很富有吗?航空炸弹都能卖出子弹的价儿。而梅机关则对外宣布,这是南造云子为了跟敌人同归于尽,同时显示一名日本女性军人的壮烈。因为众所周知。南造云子被围的事情是时任中统局长的徐恩曾指挥的,而且后来又加入了军统的高层,以一己之力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和众多高官,再用空军轰炸,有很大的可有将国民党的情报高官炸掉一些。不过很可惜,梅机关非常遗憾中国的情报官员太胆小,在轰炸机来临之际,跑得飞快……而国统区的报纸又据此进行驳斥,声称飞机远来,一旦露出轰炸之势。因距离问题,根本不可能具体轰炸到某些人等等,梅机关的理由太过牵强……不过这些舆论上的吵闹根本就没吸引秦卫多少注意力。他这几天非常开心。因为他听说了顾长钧的遭遇。

    自己的孙子居然成了马来西亚的总统?其中一个还是缅甸驻中国大使?那就是说,那个传说中姓秦的家族其实就是自己传下去的,而且听起来,貌似还不只是一个姓秦的家族那么简单。暗里还有不少势力。因为根据顾长钧从某些渠道打听来的消息,他那个在马来西亚当总统的孙子并没有用汉语名字。而是用了一个马来名字。显然是在隐藏着什么。而除此之外,隐隐约约的,那个从小就对他特别好奇,立志追查出他的来历的孙子还向顾长钧透露过,不只是缅甸和马来西亚,秦氏家族在整个东南亚都拥有极为深厚的影响力……当然这些也都还不算什么。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居然是缅甸、马来西亚都是华人掌权。而且华人在这两个国家所占的人口比例也高达一半以上,最重要的是,这两个国家远不像他原本所了解的那样落后,而是很早就发展起来的。比中国大陆早得多了,所以钱也比人民币值钱。只是这些东西在地图上显示不出来,加之对财经问题也不关心,顾长钧也就没有注意,所以一直都不知道。

    至于自己那个学心理学的孙子对顾长钧极其好奇,为了追查而采用了某些过份的方法的事情,他并不在意。你顾长钧也算是爷爷辈儿的了,被孙子给玩儿了,那是你自己无能。现在打个电话都怕人监听?拜托,这关他什么事儿?去弄一份儿精神分裂症兼妄想症的鉴定书不就完了嘛。

    ……

    “既然我都是你们的副主任了,那南造云子什么时候给我带过来?”

    沈醉的坐立不安秦卫还是能察觉到的,他并不想太逗这个将要负责自身安全的手下,顿了顿,又正色问道。

    “局座还有些问题要问她,过两天吧。”沈醉答道。

    “我不是说了吗?别刑讯逼供,你们怎么就不听话呢?”秦卫不满道。

    “没上刑。”沈醉撇撇嘴,“连你发明的‘疲劳审讯法’都没用,就只是问问。”

    “她能合作?”秦卫奇道。不用刑,就想让赫赫有名的女间谍吐口……戴笠吃错了药了?

    “为什么不能合作?”沈醉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影佐祯昭想要她的命,她能不想着报复?而且,梅机关过早地认定她的死亡,想放她回去,总要把戏做足。尤其是在许多人都知道她已经被我们俘虏过的情况下,她必须有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才行。”

    “我的说法已经给她了,足够了。”秦卫淡淡道。他才不相信在库页岛的三个油田会摆不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日本人对资源的渴望简直就是无止境的,尤其是在本身就极度缺乏资源的情况下,这种渴望几乎就成了本能。只要南造云子把这份情报带回去,再经过确认,日本军方会立即忘记曾经发生的事情,顶多把南造云子送回国,安排到一个清水衙门,但绝对会是高职……而如果能开采出石油,南造云子的地位恐怕还会更高,甚至是高过影佐祯昭也不一定。

    “你到底给了她什么说法?问了几次,她死活都不说。”沈醉很怀疑地看着秦卫,“需要这样保密吗?”

    “我如果告诉你,你能保密吗?”秦卫问他。

    “当然能。”沈醉腰一挺,正色道。

    “那我也能。”

    “……”

    “尽快把南造云子给我送过来,我还有事儿要交待她。她也得快点儿回去,否则时间可能就来不太及了。”秦卫又道。

    “为什么非要她不可?你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沈醉突然问道。

    “我不否认,女人在许多时候都能占到便宜,尤其是像南造云子这么漂亮的女人。我有个朋友就认为我应该先把便宜占足了。再把这个女人给放了,反正又不用付什么责任。可不深临其境,他不知道蛇蝎美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又能给人怎样的感觉。至于为什么非她不可……沈醉啊,你要是能给我另一个跟她差不多级别,几乎能直达日本高层的,说出话也能引起足够重视,并且对我的话也相对比较相信的日本特务来,我不反对你把她怎么样。”秦卫道。

    “不反对怎么样?你不是说过嘛,那女人可救过你的命……现在翻脸就不认人了?”沈醉突然又调侃道。

    “对。我翻脸不认人了,你想怎么的吧?”秦卫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你想救那娘们儿?”

    “我可没这么说过。”沈醉叹了口气,“就是整天呆在这么一个小小的观音庵,烦!”

    “烦?”

    “对!”

    “上海站长的职务空出来没有?”秦卫盯着沈醉又盯了几眼。问道。

    “没有。干嘛?你想派我去上海?”沈醉怔了一下,赶忙问道。上海站和北京站是军统最重要的两个前沿。地位极其重要。当然斗争也极其残酷。光说上海站。自淞沪会战以来,短短一年多的功夫,站长就换了几任。不过话说回来,越是这样的地方才越能显示出能力……听秦卫话里的意思,他虽然微有些紧张,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你想去上海?做梦。老老实实的在这儿给老子当保镖。干得好了,说不定我还能放你出去走两圈儿,干不好,哼哼……你就跟老子混一辈子吧。”

    “你……”

    “什么你你我我的?我可是你的上级。”见沈醉依旧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秦卫立即拉下了脸。

    “还没正式任命呢。”沈醉不服道。

    “那也是上级!”秦卫瞪眼。

    “是,上级!”沈醉懒得跟他争,就是翻了个白眼儿。

    “走,叫上人,跟我走一趟。”秦卫又站了起来。

    “上哪儿?你现在身份敏感,最好不要乱走。”沈醉道。

    “我当然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可咱们在巴县的第一家养猪场今天开张大吉,我身为投资人兼推广养殖业的建议者,当然得去看看……何况人家还提前请了我的。”秦卫答道。

    “巴县第一养猪厂?”

    “你知道?”

    “那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沈醉咂了咂嘴,“省得到时候生气。”

    “怎么了?”秦卫一愣,心中掠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出什么事儿了?”

    “也不是什么事儿,就是……”

    “就是什么?你痛快点儿行不行?磨磨蹭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练的是《葵花宝典》呢!”秦卫叫道。

    “你少插句嘴不就快了?……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葵花宝典》?那是什么功夫?很厉害吗?”沈醉好奇道。

    “练了之后,男人变女人的功夫。练之前还得切掉你小兄弟儿,否则就练不成。强练的话就爆了……你打算试试?”秦卫不怀好意地盯着他问道。

    “那还是算了,这么厉害的功夫,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沈醉赶忙摇头。

    “说,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你们那个养猪场……被砸了,猪也都被抢走了。”

    “什么?”

    “昨天夜里的事儿,今早打电话跟局里汇报的时候听人聊起的。我不知道那是你投资的,就没说。”

    “谁干的?”

    “目前还没查到,不过……”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