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章 大麻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跟南造云子之间的关系是敌我关系,这一点,不需要任何证明。至于其他的,事属机密,你们无权知道。”

    “你这只这托词。什么机密,居然需要保护一个敌人?”

    记者越聚越多,整个门口已经挤得满满的,而门外还有更多的人试图往里挤。军统的人没有得到指示,只敢拦着,却不敢动手。沈醉倒是想护着秦卫离开,可秦卫的脚就像是生了根一样,死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且他的脸色越来越差,眼神也越来越冷。

    “你们可以把这理解为托词,但是我要提醒你们一句,以你们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了解这种级别的机密。你们如果坚持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未来一到两年之内,你们都必须生活在军统的严密监视之下,再考虑到你们根本不值得军统耗费大量的精力监视,所以,如果你们听到我说的话,那么,抱歉,军统的监狱将在未来几年成为你们的家。再考虑到你们知道了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所以,即使是在监狱,你们也将被单独关押,被关押期间,不得接受探视,不得与人谈话,甚至是监狱看守也不行……换言之,在未来几年,你们必须独自一个人生活在仅有几个平方的牢房里,直到机密不再是机密。”

    “胡说八道。你这是恐吓!”

    “对,就是恐吓。你不敢说出真相。”

    记者们被激怒了,顿时群情汹汹。可面对这样的情形,秦卫却根本没有丝毫让步的意思:

    “你们可以将这理解为恐吓。那是你们的自由。就像某些蠢货把我理解为这个国家的叛徒一样!但是我要告诉你们,这个世界谁都可以把我当作叛徒,唯独中国人不行。不过我必须感谢,你们的行为。终于让我了解这个国家为什么总是被人欺侮……真是好笑。我曾经还以为是国家领导人的问题,现在看来,蒋委员长能撑到现在,还真是不简单。他果然不愧是当代最了不起的人物之一。”

    “你这是污蔑、污蔑!”

    “秦先生,明明是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却反过来污蔑我们。难道,人民连知道真相的自由都没有吗?你的言论,是对人民的侮辱。”一名记者叫道。

    “你们代表不了人民。不要老是拿着这个词放在嘴边,因为这么做才是侮辱了这个词。”秦卫冷冷地盯着对方,“还有。人民确实有知道真相的自由。可是我刚刚已经说过了,这个真相在这个时候还属于机密。你们想要把它公诸于众,可以!但是,你们自己首先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包括你们所在的报社。而且我还可以保证。在你们将这人机密公布的那一刻,就是你们和你们的报社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报社将被查封。你们。还有所有涉及到这件事情的人,都将面临牢狱之灾。当然,你们,还有你们报社的领导,有九成的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因为,你们泄露了国家机密。你们。叛国!”

    “你……”

    什么叫倒打一耙?秦卫的话仿佛火上浇油,再一次把记者们的火气撩到了老高。而不仅是这些记者,原本还一副看好戏模样的齐琪也是义愤填赝:

    “秦卫,不敢说自己为什么跟日本女间谍勾勾搭搭。就故意拿这种话吓唬人,你真是越来越让人瞧不起!”

    “呵呵,死丫头,我知道你嘴巴厉害。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你想知道真相可以,我也可以告诉你,但是,”秦卫突然咧嘴一笑:“一旦知道了真相,你在未来几年都将呆在军统单独为你开辟的囚室内生活。没有阳光,没有朋友,甚至没有交谈……哪怕是在抗战胜利之后,你也将继续生活在那里。因为,这件事所涉及到的远不只一个日本,也不仅仅是抗战那么简单。你确定你想知道?”

    “你……”齐琪怒极:“行,我想知道。你说啊!”

    “你真的确定?”秦卫再次追问。

    “秦教授,学生们不懂事,还是不要跟她们较真儿了吧。”

    沈重宇急忙站了起来。齐琪是巴县县长王韬甫的外甥女,平时是刁蛮了些,脾气也暴躁了些,可人还是好的,这一次也只是气不过外面的那些传言,所以才来找秦卫的麻烦,说到底,还是想知道真相而己。行事虽然稍嫌激烈,却并没有真个儿就是认定了秦卫是汉奸……可看秦卫这样子,面上笑嘻嘻的,内里恐怕已经不知道被气成了什么样子,真要是当场把这什么机密说了出来,那他周围的那几个军统特工恐怕就真要动手拿人了。

    “诸位记者,你们老是这么逼着问秦先生,本身就有问题,这不是采访的方法。而且我相信秦先生并没有跟日本人勾结,否则,蒋委员长恐怕早就把他抓了……所以,大家还是回去吧。就当给我们在座的几个人一点儿面子,如何?”

    傅斯年也适时地站了起来。谁都看出来秦卫已经出离地愤怒,如果再逼下去,说不定真的就会拿齐琪做法,说不定连这些记者也会一起牵联进去。他可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更不愿意在自己的面前发生。

    “傅先生,我们当然愿意相信你们几位,可是,某些人却未必值得你们相信。汪精卫刚刚在河内发出了‘艳电’,公开向日本人谄媚,投降之意昭然若揭,可在重庆的时候,谁又能想得到这么一个彬彬君子会是卖国贼?”一名女记者大声说道。

    “说得有道理。那么,你们就去把‘秦卫是个卖国贼’这句话公诸于众好了。不过我提醒你们,话说出口,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想收回来可就不可能了。”秦卫又道。

    “哼,你以为这么说我们就会害怕?”女记者气道。

    “哈哈哈,不怕不怕。你们是无冕之王,所向披靡,无所畏惧,有什么好怕的?”秦卫大笑。

    “秦先生,我只想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跟日本人勾结?”路小佳一直都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却站了出来。

    “路小佳同学,本来,我还觉得你是一个细心的姑娘,可现在看来。啧啧,跟某些人一样,蠢货一只……”秦卫瞟了一眼另一边,摇头叹道。

    “姓秦的你说谁?”齐琪大怒。

    “当然就是你喽。”秦卫白了她一眼,“现在摆明了是有人在勾联各大报社媒体。想要找我的麻烦,再联想一下养猪场被人破坏的事情……你如果不是长了一副猪脑子。又怎么会这么义愤填膺?难道。你还想让我说你非常聪明,跟猴子一样吗?”

    “你……”

    “唉呀,”秦卫突然又一拍脑袋:“我错了。根据科学实验,猪的智力其实是很高的。全世界十万多种动物之中,猪可是排名前十。用猪脑子比喻你的智商,实在是高估了你。齐琪同学。我错了!”

    “秦卫——”

    “秦先生。如果你没有跟日本人勾结,为什么要庇护那个南造云子?她可是日本女间谍,曾经对我们中国犯下过无数的罪行,是日本侵略者最凶残的爪牙之一。你庇护她。又怎么能让人理解为‘爱国’?”路小佳拉住了即将暴走的齐琪,厉声质问。

    “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绝对!南造云子的罪行,落到我们手里,本来就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可是,现在我需要她为我们办事,所以,必须留她一命。……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剩下的,你们可以自行脑补。不管是当我是汉奸,还是爱国者,那都是你们的自由。”秦卫淡淡道。

    “秦先生,这种子虚乌有的所谓理由,你不觉得太轻佻了吗?”又一名记者叫道。

    “轻佻就轻佻吧。”秦卫突然长出了一口气,“我说过,怎么理解,都是你们的自由。说真的,我还没有过人人喊打的经历,偶尔试试,也不错……”

    “秦卫,注意言辞!”叶元龙叫道。

    “注意什么?在一帮已经认定你是混蛋的人面前,再注意又有什么用?”秦卫转过头去看了几人一眼,“叶校长,几位,我先走了……我等着你们的道歉!”

    “……”

    ***********************

    “娘希匹——”

    就在秦卫离开宽仁医院之后没多久,蒋介石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摔了杯子。而在他的面前,陈立夫、戴笠,还有重庆市警察局长的徐中齐都低着脑袋,战战兢兢!

    “不是已经下了封口令了吗?外界是怎么知道南造云子还活着的消息的?为什么那些记者会去医院围堵秦卫?他们又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啊?”

    “委座,”陈立夫看了一眼另外两人,“这件事非常蹊跷。南造云子活着的事情虽然知道的不少,可我敢保证,这个消息绝不是由中统传播出去的。而且,秦卫庇护那女人的事情,是军统先向您报告的,中统这边,除了我与兄长祖焘之外,无一人知晓具体情况,那些记者却能一清二楚……这件事,有定有人在背后捣鬼。”

    “校长,学生敢立誓,如果这些情况是由军统传出去的,学生立即辞职。”戴笠心里冒火。陈立夫这就差直说是他在捣蛋了。可他搞这个有什么用?为了留下南造云子?开玩笑。梅机关是吃饱了撑的?他们围了南造云子那么多天,南造云子没什么反应,也跟外界没有联系,就随时都有可能叛变。为了预防万一,其在各地的布置恐怕早就做好了防备。再者说了,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秦卫的作用?为了南造云子可能知晓的情报就得罪那小子,值得吗?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蒋介石直接拍起了桌子:“一个中统,一个军统!在重庆,在陪都,居然还有人能做出让你们都查不到的事情,那我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校长,学生以为,这跟秦卫的养猪场被人破坏应该有一定的关系。”戴笠突然说道。

    “养猪场?”蒋介石一怔,立即就把目光投到了躲在一边当隐形人的警察局长:“徐中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委座,卑职正在调查。可对方做得很隐秘,而且……”徐中齐满头是汗。这里面,就他根基最浅。本来以为这事儿跟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能躲就躲,可没想到戴笠却这么不仗义……不就是拒绝了几个军统的人进警察局吗?老子才是警察局长,你戴笠虽然推荐了老子,可凭什么架空老子?老子又不是傀儡。

    “我不管这么多。限你三天之内给我拿出结果,否则,这个警察局长你就不要干了!”

    “是,是是……”面对老蒋的怒火,徐中齐哪敢拒绝?只得点头应命。可是,明知道秦卫在蒋介石眼中的地位,依旧敢去找麻烦,这种人是他能得罪的起的吗?恐怕就算是查出结果来,他这个警察局长也干不下去了。m的,不干就不干,老子就撂这个挑子了,到时候看老蒋找你们谁来接这个茬儿,老子看着你们倒霉!徐中齐暗暗咬牙。

    “秦卫……怎么样了?”

    对着一帮“无能”的手下,老蒋叹息之余,又想到了苦主。哈瓦那海域的黄金白银是真的,秘密人员也几乎每天一封电报向他汇报任务的进展。如今已经秘密打捞上来近十吨财宝,其中黄金就有将近四吨。这是重点打捞的结果,但付出也是不小,已经有两名特派人员因为初学潜水就深入海底而牺牲。不过,不管怎么说,秦卫给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他和宋美龄也商量过,既然能拿出这么多的财宝,那么,利比亚石油的事情也应当有九成的把握,因为不会有人拿出这么多财宝就只为取信于他,英美各国不会也没必要,而日本人尤其不会。所以,他们欠秦卫太多,必须拿出一个好的态度。当然,先头就拿出这么多好处,谁晓得这小子后面还有多少好东西?再加上秦卫在情报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这件事无论如何都得给人家一个交待。

    “根据学生手下的报告,秦卫从医院出来之后就直接回到了观音庵,也没跟外界联系。”听到老蒋问话,戴笠急忙答道。

    “火气挺大吧?”蒋介石叹问道。

    “这个……好像没什么火气。学生听手下说,那小子回去就睡觉了。”

    “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