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章 书生迫将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重庆南泉!

    这里群山绵延,两山间有花溪河流过,气候宜人,鸟语花香。国民政府迁来重庆之后,就将此地划为迁建区,随即国民党部分军政机关也相继迁来。其中就有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中央政治大学、中央电台等几十个单位。而随着大量政府部门的迁入,众多的国民党官员,社会名人也纷纷在这里营建别墅。其中著名的,就有蒋介石、林森、孔祥熙、何应钦、陈立夫、陈果夫等……秦卫马马虎虎也来过几回,算得上是个“常客”。不过在他看来,这帮家伙在南泉修建别墅,绝不是因为什么气候和环境,更多的恐怕是因为南泉远离市区,可以更好地躲避敌机轰炸,另外,听说这儿还有温泉……

    刘志中的家也在南泉,不过一个小旅长在这达官显贵集聚的地方也找不到什么好地方,只有一个略显陈旧的两层小楼,好在独门独院儿,周围的邻居也都是些军官之类,不显孤独。

    秦卫的车到达刘宅的时候正是下午,沈醉不情不愿地敲开门的时候,才发现刘志中正在吃饭。而得知秦卫的来历之后,刘志中虽然没有立即翻脸赶人,却显然没有邀请客人一起吃饭的想法,甚至连座儿也没让一个,只是拉着同桌上一个比他年轻许多,眼神有些生冷的同伴自顾自地啃着大米,把秦卫两人干晾在了那儿。

    ……

    “那家伙就是胡琏。”

    站在刘家客厅,没人理会,沈醉有些尴尬,但还是很尽责地帮着秦卫认人。

    “哦。”秦卫看了看那个只瞄了一眼自己只顾埋头吃饭的家伙,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接着又问:“怎么只有他们两个?”

    “刘夫人回娘家了。”沈醉简短地答了一句。便不再说话。

    “明白。”秦卫也不再问。家里来了客人,女主人却不帮着招待,反而回娘家了……摆明是跟户主闹矛盾了嘛。而沈醉既然没有特别说明,那就表示这夫妻俩的矛盾是因为儿子的身亡闹起来的。想想也是,就一个儿子,好不容易拉扯大了,看着也挺不错,年轻有为,突然就没了……虽然没有孩子,秦卫也能理解对方的感受。

    ……

    “我好像没请你们坐下。”

    主人不理自己,秦卫也不觉得尴尬。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拉着沈醉就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结果,刚一坐下,正吃着饭的刘志中就抬起了头来。

    “没关系,我不在意。”

    “你说什么?”

    没请人坐下。人家自己坐下,主人表示不满。可人家却好像没听到。反而说不在乎主人的做法……刘志中一辈子就没遇到过这种人,饭碗一撂就站了起来。

    “刘将军,不要着急,先吃饭,吃完咱们再谈。”秦卫好像依旧没感觉到对方的怒火,居然还伸手示意刘志中继续吃饭。

    “我饱了!”刘志中气极。这种情况。他哪还有心情吃什么饭?

    “那我们就聊聊吧。”秦卫笑笑,又一指自己对面的座位:“请坐!”

    “这儿好像是刘宅吧?”胡琏也忍不住了。打记事起,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在人家家里,还请人家坐下?要不是知道对方的身份。他早就把人轰走了。要是敢赖着不走,他就敢开枪。这都什么人呀……

    “刘宅!没错。”秦卫看了他一眼,点了两下头,却依旧转过头去刘志中道:“刘将军,坐!”

    “我家不欢迎你,滚!”

    刘志中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一指门口,大声吼道。

    “那你的冤屈这辈子都洗不干净了。”秦卫微微摇头,“刘将军,我知道你对我没好感,可身为一名部队主官,战场上的猛将,你应该能在这种时候保持清醒的头脑……我是你的敌人吗?或者说,你应该怪我吗?”

    “你要是老子的对头,老子现在他m的就毙了你!”刘志中吼道。

    “好大威风。”秦卫冷笑,“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么,为什么受了委屈还干坐在这儿?不去找那个让你受了委屈的人出气?给我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书生摆脸色,你丢不丢人?”

    “你……”

    “完了。”一旁沈醉无助地捂住了自己的脸。秦卫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刘志中要是还能憋着,就不配当一个军人。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胡琏,这家伙的胆子据说在整个中央军里都是能排得上号儿的.

    “怎么了?没话说了?”秦卫不晓得身边保镖的想法,但他却看得出刘志中已经被自己给拿住了……一个军人,据说还是一个猛将,儿子死了,不能找仇人报仇,还要因为儿子的死去替别人背黑锅,他想想都替对方感到可怜,何况当事人自己?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露出怜悯的表情。来之前他就想清楚了,他越是表现出自己的怜悯,或者同情,恐怕反而会更招来刘志中的恨意……间接害死刘郁的南造云子可是因为他才能一直保命到现在的。

    “秦先生是来刘宅耍威风的?”胡琏拉着一脸沮丧的刘志中坐回到饭桌前,自己却倒背着双手缓缓走到了秦卫的面前:“还真没看出来,秦先生这样的一介书生,居然还有这么大的胆子……你真以为有人护着,就没人敢拿你怎么样了?”

    “刘将军看我不爽,是因为刘郁的死因跟我有关联。可他不能找我报仇。因为他也清楚在那一次的事件中我是什么身份。我也是受害者……”秦卫的嘴角轻轻扯了一下,说道。

    “可你护着南造云子。”胡琏森然道。

    “南造云子掳了刘郁,可她并不是杀害刘郁的直接凶手。真正的杀人凶手,是想把她一起除掉的日本情报机关。”秦卫的手指轻轻敲着扶手,“身为当事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其实。在被困的那几天,我一直都在试图劝降南造云子和她的手下,而且也已经有了相当的成效。否则,中统和军统的人也不可能一直等在周围而连续多天都没有行动,他们也希望我能说降对方。”

    “可刘郁还是死了。”

    “是死了。死在日军的轰炸之下。但在被掳的那几天里,我保证,刘郁没有受到过一点儿虐待……事实上,只要再有两天时间,他应该是可以活着走出那个院子的。”

    “砰——”

    刘志中狠狠一拳砸在了身边的饭桌上,才刚四十岁出头的人却老泪横流。

    “你们当时在院子里的事我并不想知道,只是不知道秦先生今天又来干什么?”胡琏也不再在原来的事情上纠缠。刘郁已经死了。再纠缠也没有用,说得越多,只会越让自己的老部下伤心。何况秦卫的话也确实有很大的可信度。如果南造云子死硬一片,军统和中统的人不可能死活不动弹。说到底,怪只能怪刘郁自己倒霉。怎么就被南造云子给勾引了呢?小屁孩儿,整天看童话看多了。向往什么王子和灰姑娘。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我今天来,是想问问刘将军,到底是不是他派人毁了我的养猪场,又打伤了我的人。”秦卫道。

    “是我,”刘志中一抹眼泪,又换上了一副强悍的神色:“你想怎么样?”

    “如果是你。我会向国防部告状,而且我相信,我能逼着何应钦撤了你的职,并让你从此永远离开军队。”秦卫道。

    “你敢——”刘志中大怒。

    “秦先生。别太过份。”胡琏也咬牙叫道,“你护着南造云子,我们没直接找你报仇就已经算跟你客气了……这么做,你就不怕逼虎跳墙?”

    “那刘将军到底有没有做过那么不上道的事情?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如果看我不爽,就直接来找我,找那些没有还手之力的普通人干嘛?”秦卫也突然站起来,一个箭步就蹿到了胡琏的面前:“还有,我非常的不明白,一个堂堂正正的将军,怎么就跟七星公司勾搭上了?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七星公司的名声……我事先打听过,刘将军虽然算不得清廉,你胡琏也不是什么好鸟,可还不至于跟那么一群名声都烂了大街的臭番茄、烂鸟蛋混在一块儿。到底是什么原因,居然能让你们这两个主力部队的将军出面替他们背黑锅?告诉我——”

    “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胡琏被秦卫盯得有些心烦意乱,不自觉地转过了头去:“我不知道。”

    “那刘将军你呢?胡将军只是个附带的,你可是主角……恶意派人毁坏养猪场,无故殴伤工人,抢走数千头生猪和猪苗,你纵然可以用种种理由来解释遮掩,可这罪也足以让你离开现在的队伍。或许有人告诉过你,可以派你去别的部队,甚至是去前线跟日本人拼命,为你儿子报仇,但我可以保证,如果你不回答我,我让你一辈子都没有跟日本人交手的机会。不仅如此,我还可以保证,刘郁的身后名会很糟,很糟……”

    “你敢——”刘志中大吼。

    “我为什么不敢?你以为你能拿我怎么样?手里有点儿军队了不起吗?撸了你,对我而言,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秦卫针锋相对,毫不退让。不过,在喊话的同时,他的手却轻轻地捏住了一边沈醉的袖子,随时准备把这个高手保镖拉到自己前边儿.

    “你以为你是谁?志中可是委员长的亲信爱将。”胡琏在一边冷哼道。

    “亲信爱将?哈哈哈,”秦卫大笑:“你要不要试试?”

    “你……”刘志中咬牙切齿。可他还真的不敢试试……现在外界有关秦卫的传言太多,最多的当然是他是汉奸,可那只能蒙一蒙普通人.像他们这些人听到的传言,依旧是秦卫跟蒋介石夫妇之间的关系。南造云子两次谋刺老蒋都能让秦卫给护下来,他真的害怕,为了安抚秦卫,蒋介石把他给撤了。别说他打生打死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混到一个少将旅长,就是为了已经死去的儿子,他也不能离开军队。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替人背黑锅?”秦卫再次追问,“你尽可放心,只要你说出来,我保你没事儿!”

    “我怕你没那个能力。”胡琏冷冷说道。

    “我能力确实不大,可如果刘将军今天说出了事实真相,日后有人找他的麻烦,我保证,整个国统区,除了蒋委员长和蒋夫人,我都敢打断他们的腿!”

    “好大口气。”胡琏冷哼。

    “我属癞蛤蟆的,天生口气就大,怎么着?”秦卫瞪了他一眼:“何况,我就不明白了,你们难道就没有上司?你们那位陈长官呢?他活着就只会喘气吗?”

    “陈长官还在前线,哪管得了那么多?”胡琏有些懊丧。他们是土木系的将领,陈诚是他们这一系的老大,当然会护着他们。可是有些时候不是说护就能护得着的。何况刘志中此时已经不在陈诚手下了,人家直属军事委员会调度,而某些人对军事委员会的影响力更大。再者,就算是陈诚,恐怕也不愿意随便插手进来这一次的事件。涉及的人不好惹啊。

    “这么说,你是认定了这件事应该由刘将军担着喽?”秦卫突然放松了语气,问道。

    “我没这么说过。”胡琏急忙否认,“这不关志中兄的事!”

    “这可是你说的。”

    “……”胡琏一怔,但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点了点头:“我说的。”

    “胡长官,你不知道就别乱说。”刘志中大急。胡琏这是在为他担当,可他却不能让老上司为了自己去得罪某些人,当然,他也不愿意再无缘无故的背什么黑锅了,因为秦卫的威胁也很厉害:“秦先生,这件事,谁告诉你的,你就去找谁问去,别再烦我!”

    “你的意思也是不关你事?”秦卫看了他一眼,确认问道。

    “不关我事。”

    “好。”秦卫一拍手,又朝身后一招,“沈醉,咱们走!”

    “诶……”

    沈醉叹息一声,摇着头跟了上去。两人身后,胡琏和刘志中并肩站着,都是一脸的郁郁,尤其是刘志中,脸色灰败,仿佛刚刚大病了一场。而看到同伴如此,胡琏也只有拍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

    “放心,没事儿的。这事儿跟你没关系,那些人强要你给他们当挡箭牌,本来就是强人所难,推出去正好。”

    “我就怕,到时候事儿越弄越糟。”刘志中叹道。

    “糟就糟,反正都是那些人在搞,关咱们什么事儿?大不了你再回18军.就算当个小兵又怎么样?我就不信了,陈长官还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人欺负?走,饭还没吃完呢。”

    胡琏拉着刘志中回去继续吃饭,当然,两人是没什么心情的,只是这么一说而己。而此时,秦卫带着沈醉已经走到了院门口。

    “沈醉,我待你不薄吧?”

    “啊?”沈醉一时没明白。

    “我当你承认了。”秦卫也没在乎,“待会儿咱们去军统总部,你帮我吸引你们老大的注意力……”

    “你要干嘛?”沈醉讶异地看着了,心里同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干嘛?我想找根棍子,从背后给他搂头一棍……”

    “呵呵,这玩笑好好笑。”沈醉笑了笑,很难看。

    “谁说我开玩笑了?我就是想揍他……m的,对他那么好,什么情报都先考虑到他,居然当我猴一样耍。到时候别忘了,吸引他注意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