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章 军统机要室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观音庵收容院。

    郑振华和于德财,还有张进、郭随根四个人正凑在一起碎着收购来的陈年玉米棒子……这并不是吃的。主要是最近收容院的日子好过了,手头宽裕了,郑振华觉得老是让庵后头的那片山坡空着不像个话。这种事秦院长是不管的,所以,跟几个身体还算健康的同伴一商量,郑振华决定干起来,把那块坡地改成庄稼地。至于种什么,大家也有过很多争论。张进等人的意思是按秦卫说的,改成菜园子,解决收容院的菜篮子问题。可这个建议受到了郑振华和于德财等人的坚决反对。菜园子是好,不撑饱啊……于是,第一次,大家违背了秦卫的意愿,最终通过了将坡地改成玉米地的“观音庵收容院第一号决议”。而现在,他们是在为来年准备种子。

    “我说老郑,院长这两天到底让你干嘛去了?一天有半天都在外面跑。”

    张进手里捏着两根玉米棒子,轻轻一碰,哗啦啦的玉米粒子就直往下掉……按他自己的话说,这活计他小时候就干得贼溜儿了。

    “我还能干啥?”郑振华的手艺同样也很好,两根玉米棒子不到半分钟就已经成了光秃秃的光杆儿,往旁边的筐里一扔,又拿起两根接着弄:“就是送几封信。”

    “送信?院长可很少写信。”张进笑道。

    “什么叫很少写信?自打他到了收容院,我连字都没见他老人家写过几回。”于德财也笑了起来。

    “那他怎么突然有兴趣写信了?”张进又问道。

    “是啊,那信都是给谁的?不能让邮递员去吗?还要您郑院长亲自出马。”郭随根也道。

    “反正是顺路,”郑振华笑笑,“给重大叶校长他们的,应该是为了这几天的事儿吧……”

    “这样啊……”张进和郭随根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又垂下脑袋继续弄起了玉米……这几天,秦卫跟几个学校都闹得不很愉快,尤其是重大方面。本来大家关系那是相当之好,可现在……这里面应该也没什么可注意的。想必,秦卫是要叶元龙出面帮自己恢复名誉之类的吧。

    “院长也是够冤的。那些人也不想想,他真要是想投靠日本人,还会做那么多事儿?”提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于德财又是一肚子牢骚。他们可以相信任何事,可秦卫怎么可能跟日本人是一伙儿的?那些学生也是。听风就是雨,还文化人呢。

    “小年青嘛,容易激动。没看院长面儿上生气,可实际啥也没说?谁还没个年青的时候?”郑振华叹道。

    “要我说,就应该给这些家伙一点儿教训,省得整天嘴上没个把门儿的。”郭随根也颇有为秦卫打抱不平的意思……不过这也不难理解。虽说跟在秦卫身边少不了经常被呼来喝去的。可秦卫如今再怎么说也是军统的设计委员会副主任了。这职位虽然是虚的,设计委员会在军统内部也没什么实权,可架不住人家地位够高。如果有幸能被秦卫在上司面前美言几句,他们在不“蹭蹭”地往上升?可不料,才刚为秦卫抱怨完,郑振华就瞪了他一眼:

    “胡说八道!你想教训谁?人家重大的学生可也对咱们有恩,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以后不许再提。”

    “谁忘恩负义了?明明是……”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张进撞了一下同伴,又使了个眼色。他们是军统的特务,可惜这个身份在收容院根本就施展不开。郑振华和于德财都是秦卫的亲信,俩人不管是谁,一句话,就能让秦卫派他们去洗厕所……

    “惹不起啊。”

    张进在心中哀叹。

    “不让我进去?”

    “对不起,秦主任。没有局座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在机要室内查阅任何资料!”

    张进等人在收容院打探着秦卫最近的活动,秦卫本人却已经到了罗家湾19号,军统机要室的所在。但是,如今在军统总部也拥有横冲直撞的资格的秦卫在意图直闯档案室的时候,被一个女人带着手下给拦住了。说起来,这个女人秦卫并不算陌生。因为顾长钧给他的资料里也有:戴笠的江山老乡,后来军统唯一的女将军,传说曾破译过日军突袭珍珠港密电的姜毅英!当然,秦卫先前见过的池步洲据说也曾破译过这封密电,只不过那家伙是中统的。

    “任何人不得在机要室内查阅任何资料?这话太矛盾了吧?”秦卫笑咪咪地看着眼前这位未来的女功臣……以顾长钧的八卦性格。在告诉他这个女人的资料的时候,自然也没有忘记述说一下这个女人未来的生活:因为自觉破译日军密电,立下了大功,姜毅英被升为少将,从那以后,这娘们儿脾气大了,架子也大了,最后竟让她老公受不了,提出了离婚。而之后,这女人又向某个国民党中将示爱,结果人家也不敢要,以家有贤妻为由直接拒绝了。

    “有什么矛盾?”姜毅英谨慎地看着秦卫。她是译电员,也是是机要室的负责人之一,能做到现在这样的职位,除了她本人确实能干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她跟戴笠是老乡。这年头乡党之间都愿意相互照顾,蒋介石更带头提倡这种风气,大力提拔同乡。她能力又出众,自然备受戴笠重视。只是,虽然后台很硬,她也知道自己惹不得秦卫……否则,以她一贯泼辣的脾气,早就赶人了,哪还会这么客气地跟人讲理?而除此之外,秦卫那仿佛能一下把她看穿的眼神也让她非常警觉和忌惮。她不明白,自己又没什么,怎么就会被那眼神看得心里发毛呢?

    “有什么矛盾?姜主任,你这个机要室的等级就这么高?军统的人来查点儿资料都不行?难道,只要人来,就都得先跟戴老板打招呼?万一他不在怎么办?”秦卫对姜毅英也仅仅是一时的好奇,这女人长得也没有多漂亮,嘴巴也太大了。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何况现在是正事要紧,他可不想被挡了路。

    “局座如果不在,还可以找郑主任。”

    “郑介民现在军令部,你就不怕耽误事儿?”

    “还有毛主任。”姜毅英一个一个地提着人名,明着是在回答秦卫的问题,可她心里却仿佛有一种替自己打气的意思:郑介民也就罢了,毛人凤可也是她的同乡。对她同样很照顾的。

    “毛人凤还呆在医院的重症看护室呢,你觉得他那样太轻闲了是不是?”秦卫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我再问你一遍,到底让不让我进去?当然,如果你觉得我最好不要进去的话,你自己把我要的资料拿出来也行。”

    “抱歉。秦主任,没有局座的命令……”

    “沈醉!”

    “主任。”沈醉一直呆在秦卫身后,听到这一声,急忙向前一步,不过他不是动手的……姜毅英可是他的同僚,而且他也不愿意秦卫这么搞,所以。他选择了当说客:“主任,这里可是机要室。里面不知道多少机密档案,您要查的话,这得多少时候?再者,以您的身份,真的不适宜……”

    “谁让你说这些了?”秦卫瞪了他一眼,“当我不知道你是哪一伙儿的?”

    “这个,嘿嘿……”沈醉尴尬地笑了笑。m的。既然明知道老子跟你不是一条心,还叫老子干嘛?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带这么多人么?”秦卫突地又一指沈醉身后的齐琪等人,向他问道。

    “这个……卑职不清楚。”谁知道你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沈醉回头看了一眼对着自己,还有姜毅英等人“目露凶光”,一副跃跃欲试,只待秦卫一声令下就冲进档案室大肆搜查的齐琪等人,心里不自禁地越发着急。秦卫既然敢把这些学生叫来。显然是想把事情闹大……可是,你闹事儿的话,找那些找你麻烦的人去啊,找咱们军统干啥?以大家的关系。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吗?

    “你也知道这几个学生的脾气。说起来,我这个人一向很讲义气,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让朋友为难……虽然老戴这回蒙我,但一直以来他对我也还算不错,也挺客气。还有郑介民,大家的关系也还行。当然,就更不用说你了,我还需要你的保护……”

    “呵呵,主任您过奖了。保护您是我的职责所在。”沈醉难得地笑着,越发的感觉不妙。他是特务,观察人是本能。跟秦卫处得虽然不算多长时间,可大致已经摸清了对方的性格……这家伙不会跟熟人客气,万一客气,就差不多要下黑手了。

    “你肯定已经想到我想做什么了。说真的,我就是怕自己决心不足,所以带了这几个学生过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你不能让我在他们面前丢这个人吧?”秦卫又道。

    “主任,要不您打电话问问局座?”沈醉哭丧着脸问道。

    “你觉得,你们局座这时候会接我电话么?”秦卫笑问道。

    “这个……”沈醉欲哭无泪。戴笠现在恐怕还在湖南会馆的军统总部严阵以待呢,嗯,当然也有可能已经跑了……毕竟谁都知道这时候的秦卫不好惹。所以,接秦卫电话的可能性更微乎其微。可造成这一切的却是他沈醉。要不是他急呼呼地去跟戴笠通风报讯,就不会被秦卫耍……他现在是明白了,这家伙是故意带他去重大,然后故意让他去报信儿的,为的就是声东击西,打戴笠等人一个措手不及。大家马马虎虎也算是自己人,你说你至于么?

    “算了,你们也不容易,我也不为难你们……”秦卫笑咪咪地看着自己的贴身保镖,还“四大金刚”呢,还不是被自己轻易算计了?不过他也不愿意让这个高手保镖跟自己太离心,顿了一下,又对姜毅英道:“姜主任,帮我接个电话。”

    “您要找局座?”姜毅英松了一口气。得知秦卫闯过来之后,她就急急带着人过来拦着,还没向上司请教过。而她安排给总部报信儿手下也一直都没有信儿过来,说明局座恐怕不在家。这种情况下,如果秦卫非要硬来,她除了硬挡,还真没什么好办法。可那样一来,她势必要得罪这位“大人物”,戴笠知道之后也必定要拿她给秦卫出气。哪怕这个出气只是做个形式,她还是要倒霉。不过还好,秦卫估计也是不想把事儿闹大,主动退了一步。

    “找戴笠干嘛?让他再骗我一次?”秦卫白了一眼:“帮我接委员长侍从室……蒋委员长的话,总比你们局座管用吧?”

    “委员长?”

    “怎么,不行?”

    “行,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