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章 秦卫要召开军事会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还以为你躲哪儿去了呢。”秦卫讶异地看着眼前脸色铁青,却依旧尽可能地强忍住脾气跟自己和和气气的戴笠,“你怎么来的?”

    “半路上被人截住了,再跟湖南会馆那边一打电话,就知道你跑这边儿来了。”戴笠淡淡说道。

    “诶……”秦卫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怎么忘了这个茬儿?你们军统在重庆到处都有人,湖南会馆那边儿等不到我,再接到机要室这边儿的报告,肯定会赶紧到处派人找你.而他们只要往下一通知,凭着遍布重庆的眼线,自然就能很快找到你。你呢,发觉被我晃了,知道问题严重,自然也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拦住我……诶,真是失策,失策啊。思虑不够周密。”

    “也不错了。”戴笠的嘴角扯了一下:“这些年,还没人能让我戴某人躲着走的,你秦主任也算是独一份儿了。”

    “这是客气话?”

    “你说呢?”

    “肯定不是了。”秦卫又叹息一声,“那咱们也就没什么说的了。你看看现在这情形该怎么办?”

    “你能不查吗?”戴笠反问。

    “你如果坚持,我可以停手。不过你也知道的,我还有别的手段……”秦卫笑了笑,“可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咱们俩之间这本来就挺稀薄的一点儿交情可就全没了。”

    “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戴笠沉声道。

    “我也很讨厌别人在背后算计自己。”秦卫毫不退让,“尤其是我这人本来又胆小,一碰到事情,难免会反应过度。他孔祥熙是行政院长,家里人可以肆无忌惮,可我不是其他人。这一次。我只是打算反击一下,给他点儿颜色看看,可如果你们都拦着我,我再出手的时候可就不是现在这个程度了。”

    “你这模样,像是只打算反击一下?”戴笠反问道。

    “你觉得我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喽。不过你大可放心,我还没他们那么狠,把人往死里整。我要真想要了老孔的命,就不来找你了。”秦卫道。

    “想占你便宜的不是孔院长。他也没这个时间。”戴笠感觉自己牙龈有些上火。秦卫这是在放狠话吧?如果自己不帮忙,就要直接对孔家下死手?可姓孔的算计秦卫。凭什么自己要给他擦屁股?可问题是,这个屁股好像不擦还不行,因为他现在已经脱不开身了:“动你脑筋的是孔令侃!”

    “孔家大公子?”

    “没错。”戴笠叹了口气,“孔令侃本来在香港当他的中央信托局的代行理事长。他到了香港以后,办了一个刊物《财政评论》。办了一份报纸《星报》,利用这一报一刊为政府做宣传。不过为了能及时和重庆联系,他违反港英当局的规定,在《财政评论》办公楼里秘密地设立了一部电台。可惜,他设立秘密电台用密码向重庆发报的情况被日本在香港的特务发现了,这些特务多次截获了孔令侃的电报,在拿到了确凿的证据后。开始向港英当局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查办。港英当局抵不住日本人的压力,查封了他的电台。这件事被日本人炒得沸沸扬扬,国内也有不少人有微词。正好你又想搞什么养殖,所以,委员长就把他调了回来,降职当了巴县农本局的总经理……”

    “之后。他就把眼睛盯上我了?”秦卫又问道。

    “孔大公子眼光高,如果不是这一回的事情。他才懒得管你是谁。不过话说回来,孔家也确实是家学渊源,别人还都瞧不上你这养猪养鸭的行当,他却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好处……”戴笠苦笑了一下,“他立即派人搜集了你公布的那些饲料配方,拿去申请专利,可没想到,叶元龙等人已经先一步申请到手。他又派人去找叶元龙,说是要买……可没想到,叶元龙等人根本就不给他一点儿面子,连谈都没谈一下。于是他就火了。”

    “然后,我就倒霉了?”

    “是啊。”戴笠也不瞒着,“因为夫人去看过你,所以他没敢直接找你动手。本来想通过骗的,可还没见到效果,你就被南造云子遇上了。”

    “等等,南造云子?”秦卫脑中灵光一闪,“王八蛋!那些报道……”

    “我还以为你都已经知道了。”戴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过顿了顿还是继续实话实说:“没错,那些有关南造云子被围,政府却无所作为的报道就是他在背地里搞出来的。因为他觉得,你在重庆又没听说有什么亲戚,如果死了,专利所有权就会自动失效。而他,就可以凭着关系近水楼台,抢先一步将之拿到手上,到那时候,他就可以发大财了。”

    “可我没死。”

    “是啊。他终究是不知道你秦主任的厉害。”戴笠也是苦笑了一下,“失策了一把。要不是大家伙卖孔院长面子,都帮他瞒着,说不定还会被委员长收拾一顿。可越是这样,他就越不甘心。因为他这人就是这个脾气,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就越想得到。”

    “就像那个‘白兰花’?”

    “呃……这事儿你最好还是别到处乱讲。”戴笠被噎了一下,他没想到秦卫居然连这个也知道。不过话说回来,孔令侃和“白兰花”的事情似乎也跟这一次的事情一样,不算什么太大的秘密,甚至比这一次还有不如,因为孔令侃跟那个大他十多岁的娘们儿的事早几年就已经有许多人知道了。说真的,戴笠也算是见过不少好色的家伙,可像孔令侃这样的色鬼还真是罕见。“白兰花”本姓魏,是清末首富盛宣怀之子盛升颐的老婆,而盛升颐呢?人家跟孔祥熙是同辈,不仅如此,其妹盛爱颐,也就是上海滩著名的盛七小姐跟宋子文还曾经谈过恋爱。要不是当时宋家还没有发迹,盛家眼拙棒打鸳鸯,就又是一对恩爱夫妻。不过就算是没能混成一对儿,宋子文依旧对盛爱颐旧情难忘,当年盛家老四的儿子盛毓度被关进了监狱,盛家能想的辙都想了,能找的关系也都找了,都没用。最后,盛毓度的老婆叶元婵跑到盛爱颐那儿哭天抹泪。跪着求盛爱颐给宋子文打电话,称盛爱颐如果不打电话她就不起来。盛爱颐很爱宋子文,当年被迫分手,就一直在等着宋子文归来,可没想到宋子文再回来的时候已经跟另一个女人张乐怡结婚了。山盟海誓一场空。盛爱颐伤心透顶,大病一场,直到32岁才跟其母庄夫人的内侄庄铸九结婚。后来,宋子文平步青云,因为老蒋的关系,年纪轻轻就权势薰天。盛家人这时候后悔了,就想着重新撮和一下两人。可盛爱颐心高气傲。虽然迫于各种原因跟宋子文见了面,却一直冷冰冰的不搭理对方,最后更干脆以一句“我丈夫还在等我”,撂下宋子文这位国舅爷。拂袖而去。后来两人也就几乎没再见过面,这时候要去求宋子文,可想而知那一向心高气傲的盛爱颐是多么的为难。可是,侄子总不能不救。最后,盛爱颐答应打电话找宋子文帮忙。但她也事先讲明,只打一次电话,如果不成功,就绝不再插手,盛毓度是死是活就听天由命。

    盛爱颐也气苦,感觉自己很窝囊。她当初不搭理宋子文,却没想到这世上终究有过不去的桥。不过她没想到,一个电话过去之后,宋子文连犹豫都没犹豫,直接点头答应救人。盛爱颐怕他只是含糊其辞,又撂了一句:“我明天中午要跟我侄子吃午饭!”结果宋子文依旧没有犹豫,直接“OK”。之后,第二天中午,盛毓度果然被释放了。这事儿自然让盛家人欣喜一片,盛爱颐却是心酸无比,因为她知道宋子文心里还有她,可惜,两人却终究不能在一起……

    大人物的爱情故事有时候听着也确实挺有味道。宋子文和盛爱颐这一对也算是苦命鸳鸯,之间的爱恋也近乎于柏拉图式的。可是两人谁也没想到,他们的亲人里却还会有那样不知廉耻的一群货色。

    孔令侃,宋子文的亲外甥,玩腻了小女孩儿之后,开始看上了那些有夫之妇。其中,这家伙最过份的一次,居然看上了宋子文老婆张乐怡的妹妹,而且还鬼混到了一起。更有甚者,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这家伙居然还向孔祥熙夫妇提出要跟那个宋子文的小姨子结婚,理由也极其剽悍:只要结婚,他就可以跟宋子文平起平坐!……最后,在孔祥熙夫妇的力阻之下,这件事才不了了之。不过孔令侃的这个“爱好”却并没有到此为止。他又看上了盛升颐的老婆魏某,也就是“白兰花”。而盛升颐呢?这位盛七小姐的亲哥哥,居然对此不闻不问,甚至还主动创造机会帮助两人偷情。而那个“白兰花”虽然大孔令侃十几岁,却生得花容月貌,又擅长交际逢迎,居然真就迷得孔令侃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结果,孔令侃到香港出任中央信托局代理事长,就把盛升颐夫妇也带了去。在香港,他自己整天吊儿郎当,大权都交给了盛升颐,盛升颐借机大笔大笔的牟利,更是对两人的奸情视若不见。而现在,盛升颐夫妻已经离婚,原因么,孔令侃又被迷得想娶“白兰花”了。

    “孽子啊……孔祥熙这辈子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才能有这样的奇葩儿子。”

    回想着孔令侃的风流韵事,戴笠不自禁地为孔祥熙感到悲哀。儿子孔令侃不是省油的灯,还有个女儿孔令伟,听说正在跟范汉杰的三姨太勾勾搭搭……你说你自己就是一个娘们儿,居然又找一个娘们儿,这算怎么回子事儿?你要是个男的也好说呀,是不是?那个范汉杰也是个二货,怎么也是黄埔一期的,升到现在这地位也不是没心眼儿,自己跑去郑州当警备司令,怕小老婆被某些色狼勾搭了,就找了个女人托付。可你也找对人呀。孔令伟,那能当女人看吗?

    “南造云子这个蠢娘们儿,你说好不容易来一趟重庆,勾搭个刘郁算什么?有本事你勾搭孔令侃呀。那样一来,在旅店被炸死的就是这位孔大公子,这得给国统区省多少事儿?”

    “这些事只能算是野史,你让我管我也懒得管。我只问你,孔令侃几次想要我的命,我现在想报仇,你站哪一边儿?”秦卫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就激起了戴笠的八卦心理。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他恐怕也不会感到惊奇……大人物的野史,还是能勾动许多人的好奇心的。

    “孔院长那边儿我得罪不起;你这边儿,我也得罪不起……你这么逼我,就是想让我死。”戴笠叹了口气。他现在是两头为难。

    “你现在可是重要人物,谁舍得让你死?”秦卫白了这家伙一眼,“不过我也知道你为难。……这样吧,念在你今天这么痛快地把事儿都给我交待了,我就给你多一条路选。”

    “什么路?”戴笠忙问。

    “现在不能说。”秦卫笑笑,“你呢,马上让你的手下把七星公司所有资料给我,然后迅速离开,就当没来过。之后,你就直接去你们委员长的办公室,告诉他,三天之后,我要召开军事会议。”

    “军事会议?你?”

    不只戴笠,沈醉、姜毅英,还有一干坚定的矗立在旁边听秘闻的重大学生们也都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了过来。这货要开军事会议?

    “你确定不是普通话和汉语拼音推广会?”齐琪很二地代大家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秦卫笑笑,“是军事会议,而且必须是最高级别的。第一次会议么,我建议就委员长和何应钦,还有你戴老板参加。之后么,再由你们自己决定谁还可以参加!”

    “你到底想干什么?”戴笠咽了口唾沫。

    “帮你立功喽!”秦卫笑了笑,高深莫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