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章 不卖宋美龄面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谁让你碰那小子的?谁让你碰的?啊?”

    军事委员会那边正在商议着一件大事,而即便是与会者恐怕也没有想到,他们在最后不仅真的把计划给实施了,而且还获得了不小的成功……不过这件事也一直都被几个人秘密地放在心里,一直都没有说出去过。因为他们在世的时候,苏联一直都存在,那个国家的领土虽大,可心胸却小的很,能不沾最好还是别沾。而就在几个人转入正题,开始商议行动细节的时候,孔园,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孔祥熙却正对着自己的大儿子孔令侃大发雷霆:

    “连中正都让他三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背后算计人家?你以为你能把人家怎么样?啊?”

    “我算什么东西?我是您儿子。”孔令侃耸耸肩,毫不在意父亲的怒火,“再说了,我又没把他怎么样?不就是在报纸上推了两把吗?有什么呀?真要是想收拾他,他就是有十条命也早完蛋了。”

    “你混蛋——”

    “再混蛋也是您儿子。”

    “令侃!”宋霭龄看不下去了,“怎么跟你父亲说话?还不知错,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次惹了多大的事儿?”

    “不就是几份报纸吗?几个穷酸,让他们喊两声就是了,还能少两块肉?”孔令侃双手插着裢袋,还把腿伸到了面前的茶几上,“父亲是行政院长,手握国家行政大权,怕谁?”

    “呵呵,真了不起啊?我怕谁?我怕你这个孽子,这总行了吧?”孔祥熙怒极,可那油光水滑的胖脸却怎么也挤不出一丝凶狠来。再看看孔令侃坐在沙发上对自己的发火熟视无睹的模样,终于恨恨地一甩身,拂袖而去。

    ……

    “孔令侃,你还真能惹祸,不过我这回倒要看你能怎么办。”

    孔园是孔家人的巢,孔令侃这一次又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孔家人自然都在。孔令伟搂着弟弟孔令杰,和姐姐孔令仪一直坐在哥哥的对面,笑嘻嘻地看着老爹发脾气。一心地想看孔令侃倒霉,可没想到孔祥熙没说几句就直接甩手走了,这让她有些失望,不过很显然,老子的离开也并不妨碍她看笑话。

    “我怎么办?你应该说看别人能拿我怎么办。”孔令侃斜过去一眼。他对自己妹妹的心理一清二楚。这个假小子似的丫头从小就跟他不合,他的事儿,几乎有一多半儿都是孔令伟透露给父母知道的。当然了,那些事儿也都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丫头片子虽然野,也还知道轻重……但两人的关系真的不能算好。

    “这个姓秦的可不是什么善茬儿,刚才父亲就已经说过了。连小姨夫也要让他三分……你不过是仗着父亲和小姨夫的势,一个二世祖罢了,居然敢在背后算计人家,还差点儿把人家逼上死路。啧啧。你以为这次的事儿那么容易就能完了?说不定那家伙还真能啃掉你两块肉呢。”孔令伟又笑道。

    “行了,你们兄妹俩能不能少争两句?”宋霭龄无奈地捂了捂额头,“还嫌不够烦心吗?”

    “这可不管我的事儿,我就是个看热闹的。”孔令伟笑嘻嘻地往孔令仪身边挪了挪。显示自己对眼前事件的“超然”态度。

    “看热闹的?那有本事你就别姓孔。”孔令侃嘲讽道。

    “无所谓。”孔令伟依旧笑笑,“我可以姓宋。随妈姓。”

    “好了,你们两个就别斗嘴了。”孔令仪叹了口气,“外面就已经很热闹了,回家就清静一下,行不行?”

    “清静有什么好的?无聊!”孔令伟嘟囔道。

    “难道你还想整天出事儿不成?”宋霭龄生气道。

    “我可没这么说……对了,孔令杰,你今天怎么不去上学?”孔令伟不敢跟老妈顶嘴,看了一眼一直乖乖地坐在旁边的小弟孔令杰,开始转移话题:“逃学了?哼哼,是不是学孔令侃一样出去鬼混了?你不怕家法伺候?”

    “我没逃学。”孔令杰此时才十八岁,这个后来一生豪奢,且与尼克松都交情不浅的人物此时还是个青嫩的学生,不过,出身于孔家这样一个家族,再青嫩也不可能嫩到哪儿去,“我现在根本就不敢去上学。你们不知道,现在学校里那些家伙,不管是教师还是学生,甚至就是食堂做饭的,看我的眼神儿都不一样……简直就是池鱼之殃。”

    “臭小子,你指桑骂槐啊。”孔令侃不爽地叫了起来,“还食堂做饭的?你知道食堂做饭的长什么样儿?”

    “偶尔去过两回。”孔令杰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缩了回去。他是从来不在学校食堂吃饭的……那种饭食也是他这样的贵公子吃的?他可是姓孔的。他们家每天最普通的早餐都是燕窝加上从香港空运来的各种高级点心,其他的自然更不用说了……学校食堂有这些吗?

    “这一次的坎不好过,你们最近都给我悠着点儿……”宋霭龄又叹了口气,道。

    “妈,多了不起的事儿啊?又不是遇到一回两回了,您和父亲不用管,我自己解决。”见老妈一副心忧的样子,孔令侃总算认真了点儿。他可以对自己老子的态度不在乎,却不能不在乎老妈。因为他很清楚,他们这一家之所以能够起来,其实很大的一部分都是靠着老妈的关系……没有宋氏三姐妹,哪来的孔蒋两家?至于陈氏兄弟……没有老蒋,能有他们?不过,出乎他的意料,听到他的话后,宋霭龄不仅没有欣慰的意思,反而脸色一变:

    “这件事不许你再插手。”

    “为什么?”孔令侃诧异了。孔家这些年不是没遇到过事情,在南京的时候,他老子还被南京市长石瑛在国民党中常委会议上拿着墨盒追杀过呢。可那又怎么样?哪怕明知道他老子是因为被石瑛强逼着家缴了4500个大洋的税收,所以报复性地克扣了南京市政经费,才惹得石瑛发飚,老蒋还不是息事宁人?石瑛可是同盟会的元老。国民党中央委员,跟许多国民党元老,比如居正等人还是把兄弟,事儿也都闹到了中常委大会上了,那都没事儿,现在不过就是几家报纸,外加几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又能把他们家怎么样?舆论?舆论要是管用,别说他们孔家。他姨夫老蒋也早就下台了。

    “你小姨说了,这件事交给她解决。如果你再插手,她就不管了……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宋霭龄又叹了口气。秦卫的重要性她其实是知道的,可没想到自己儿子却去打人家的主意……孔祥熙性子软,不愿意当着孩子的面发脾气。因为那样会显得很无能,可她清楚,孔祥熙这一次面临了相当巨大的压力。以前,这些压力都有老蒋帮忙担着,不用害怕。可这一次,他却是被老蒋叫去痛骂了一顿,甚至老蒋还直接咆哮着告诉他。不想干就别干了……宋美龄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她都吓了一跳。她很清楚,一旦老蒋不愿意再为孔家遮风挡雨,那些人立即就会对他们群起而攻之……孔家之所以是孔家。那是因为孔祥熙在行政院长的位子上呆着,一旦呆不住了,那他们将立即衰败下去,哪怕就是有宋美龄这个第一夫人的妹妹罩着也一样。毕竟。现在不是以前了,国民政府已经退到了重庆。孔家能够给老蒋提供的帮助已经极其有限。

    “但愿只是虚惊一场……”宋霭龄朝着上帝祈祷,同时对秦卫也暗暗怀恨在心……多大点儿事儿?又没怎么着你,用得着下这么狠的手吗?有什么事儿不能坐下来谈?孩子不懂事儿,教育一下就好,至于上来就找大人的麻烦么?

    **********************************

    “没有大人撑腰,孩子敢那么嚣张霸道?”

    秦卫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民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孔家的黑名单,不过就算他知道了恐怕也不会当回事儿。在他看来,四大家族之中,蒋家第一,陈家第二,宋家第三,孔家在四大家族之中只能排老末……因为这是一个拳头大才是真理的年代。如果不是有老蒋保着,孔家别说发展起来,能不能延续到今天都是两说。谁叫这年头有钱就是肥羊呢?当然了,事事无绝对。在老蒋的统治之下,陈氏兄弟是打死也不敢轻易招惹孔宋两家的,哪怕他们在国民党内部的势力甚至已经隐隐约约的能够跟老蒋相抗衡,还有中统这样一个特务机构为爪牙。只是秦卫没有想到,自己才不过刚发动没多久,孔家的关系户就打电话来了,还直接把电话接到了他正在开会的会议室内,对此,他不得不承认……宋美龄果然厉害!

    “秦先生,委员长已经骂过孔祥熙了,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孔家绝不会再随便招惹你。另外,政府打算再向你所在的观音庵收容院拨款三百万法币,以……”

    “夫人,我知道您的意思。”秦卫很不礼貌地打断了宋美龄的话头,“说真的,您为了您大姐那几个小孩儿,也真算是劳心劳力了。对此我表示理解。毕竟,你们姐妹三个也就只有孔夫人有那么几个孩子……可您要知道,这并不代表着他们能拿我不当回事儿。”

    “肯定不会再有下一次!”

    “很报歉,夫人,这一次也不行。”

    “秦先生,我很少求人……”宋美龄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事实也正是如此……外面各种新闻媒体对孔祥熙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傅斯年等人在参政会上也是轮番上马,把孔祥熙上任以来的诸多恶劣事迹一一都揪了出来,这还不算,戴笠也不知道发的哪门子神经,居然也站到了秦卫那边,把七星公司的几个负责人秘密地抓了起来,虽说那些动手的军统特工说是奉的秦卫这个设计委员会副主任的命令,但其立场已经可以确定……不过这些都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老蒋居然知道戴笠要做的这些事,并且当着她的面承认了。虽然那些被抓的人还没有开始审讯,可凭她对老蒋的了解。这只不过是待价而沽的手段。如果秦卫的付出不能让其下定决心,孔祥熙或许还会安全,顶多就是处罚一下这几个替罪羊,可如果秦卫付出的代价足够,孔祥熙就铁定要下台了。而不管孔祥熙如何,孔令侃都不可能再继续呆在重庆,甚至是中国都不能呆……那小子的胡作非为已经触碰了老蒋的底线,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在挑战老蒋的权威:

    “我可以答应你,让孔令侃离开中国。让他到美国去。这样,他永远都不会再对你造成什么威胁……”

    “我可没说过要让孔令侃离开中国,事实上,我很希望他留下。”

    “留下?”

    “没错。”秦卫笑笑,看了一眼正瞄着这边的白、何、戴三人。“以孔大公子胡作非为的性子,只要呆在中国,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就有可能把自己的命也胡掉……那样不就更加不会威胁到我什么了吗?”

    “秦先生,孔家、宋家,当然也还有蒋家,这三个家族的实力想必你也清楚。在中国做什么事,如果能够得到这三个家族的支持。绝不只是事半功倍这么简单。”宋美龄勉强压抑下自己胸中的怒气,她没想到印象中很好说话的秦卫居然会这么强硬,还反过来威胁要干掉孔令侃……不过她也知道,如果是有人在背后暗算自己。并且差点儿要了自己的命,自己也会很想报复回去的。宋美龄之所以是宋美龄,就因为她总是能很好的保持理智。所以,稍事冷静之后。她又提出了新的条件。

    “夫人,您就没打听一下蒋委员长这一次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吗?明面儿上。是为了汹汹物议,可暗地里咱们都很清楚,他是为了给我一个交待……可您觉得我有资格让他老人家撤了自己的行政院长吗?”秦卫突然问道。

    “你总不可能再拿出一个利比亚油田吧?”宋美龄苦笑着问道。

    “利比亚的油田已经给了你们,现在肯定是拿不出来了,不过比利比亚更大的油田倒是有……”

    “……”

    “蹭!”

    电话那头,宋美龄直接愣住,而这头,听到秦卫的话,戴笠抢先站了起来,白祟禧和何应钦则几乎是跟他不分先后……三个人盯着秦卫的眼神儿恍如看到了油瓶的耗子,在震惊的同时也很不理解:眼前这小子难不成是喝石油长大的?要不怎么对石油的分布那么清楚?利比亚的油田已经很大了,据说大到没边儿,可这小子手里居然还有更大的?对了,这小子刚才还说有几百亿吨的铁矿石,还是露天的……

    “可惜不能拿出来。”秦卫又叹了口气,毫不留情地打碎了众人还没有发起的梦想:“英国人也不会允许。”

    “在英国人的殖民地?”宋美龄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救下孔祥熙了……秦卫不太可能信口开河。那么,这家伙完全可以用“金钱”“引诱”蒋介石,把孔祥熙砸趴下!想想也真是可笑,四大家族,孔家以财货著名,最后却又输在了财货上……石油也不能算财货吧?那是战略物资,而且数量还那么多,别说给她老公,就是拿给英美,恐怕也能砸下几个部长来。姐姐他们一家输得不冤。宋美龄又暗暗叹了口气,给自己找心理安慰。

    “是在英国人的殖民地,夫人英明。”秦卫奉承了对方一句:“对了,我这边儿还正商量事情呢,夫人,您要是没事儿,我就挂了。”

    “好吧。不过……我这次只是尽亲戚的本份,秦先生你不必在意,以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在意我。”宋美龄苦笑了一下,自从她嫁给蒋介石,尤其是“西安事变”中亲自前往西安接回老蒋之后,国民政府还没有人敢先挂她的电话了,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在秦卫这儿遇上了……这小子算个什么官儿?可惜,考虑到秦卫对自己丈夫可能的巨大助力,宋美龄依旧只有理智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歉意,虽然她依旧对秦卫不给面子的行为很恼火。

    “夫人客气。如果不是这一次有人想要我的命,我也不会这么激烈。您知道的,我这个人啊,一向都是得过且过……”

    “我明白。”

    不用你提醒我。宋美龄有些恼火,却无处可发。是啊,要不是孔令侃为了点儿好东西想把人家往死路上逼,会有现在这些事儿吗?你要人家死,人家只是让你下台失势,已经很克制了。只是,你姓秦的少提这么一句会死吗?

    “不能就这么算了。还是得保下孔家。”放下电话,宋美龄依旧眉头紧锁。秦卫这儿走不通,但她依旧还是要保下孔家。哪怕不为别的,就只是为了她自己在这个国家的话话权,也要保。可是她并不知道,她这边放下电话,秦卫那头儿却放下之后又拿了起来:

    “帮我接委员长办公室。”

    “你想干什么?”戴笠三人在秦卫放下电话的时候就凑了过来,他们原本还想调侃秦卫几句,毕竟这年头很少有人敢不卖委员长夫人的面子,难得出这么一个奇葩,不容易;当然,如果能顺便再探探这小子那个所谓的比利比亚更大的油田的口风就更好了……可没想到秦卫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直接又把电话又打到了蒋介石那边。

    “我能干什么?人家到处拉关系保官位了,我当然也得快刀斩乱麻……”电话还没接通,秦卫撇了这三个一脸八卦的大佬,说道。

    “快刀斩乱麻?你想怎么做?”白祟禧很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喂?委员长,哈哈哈,是我,秦卫,我想问您个事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