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章 美女副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谁?”

    秦卫一蹦而起,身手之迅捷,恐怕就是小李飞刀也追之不及。不过,看清楚是谁抢走了自己的手机之后,原本还虎视眈眈,一副拼命架势的他却恍如泄了气的皮球:

    “你吃饱了撑的啊?没事儿逗我玩儿?给我——”

    “这就是你跟‘骇客’组织联络用的工具了?”戴笠轻轻把玩着手里的东西,脸孔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朦胧,“好东西啊。你说要是我把这东西抢走了,再研究明白怎么用……能不能取代你的位置?”

    “能,肯定能!”秦卫耸耸肩,“我们那里面可都是一些忧国忧民的好人,虽然会恨得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可在抗战胜利之前,肯定不会拿你开刀的。”

    “换言之,抗战胜利了,他们就会找我算帐,替你报仇?”戴笠反问道。

    “聪明人。”秦卫又耸了耸肩,“不过你那么厉害,就算是以我们的能力,想杀你恐怕也不容易……你可以试试。”

    “算了吧。”戴笠又把手机放在手里抚摸了两下,然后甩手扔给了秦卫:“这个赌我可不敢试。万一弄不好,小命不保,我找谁要去?”

    “你小心点儿……”秦卫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接到,“你知道这玩意儿值多少钱?全世界就这一台!”

    “全世界就一台?”戴笠被吓了一跳,脸也绷不住了:“没有备用的?”

    “你大爷,当这是大白菜啊?”秦卫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揣回怀里,看着戴笠一脸不爽:“本来是有几台的,可有个姓顾的不小心,一不小心把试验室给烧了。连带着各种资料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要不是我们这个组织科学家太多,不祟尚暴力解决内部问题,那小子早被沉到马里亚纳海沟了,哪还能像现在这样活蹦乱跳?可这么一来,也就只剩下这么一台试验机型了,想想就让人郁闷。”

    “那你还整天把它拿出来玩儿?”戴笠怒了,“这么珍贵的通讯设备,肯定娇气的很,万一丢了。或者坏了,你会修?”

    “修个屁。”秦卫白了他一眼,“全世界就这一台,连配件都没有,怎么修?再说了。你知道这么个小玩意儿包含了多少科学技术?光是里面的一块芯片拿给那些英美列强,恐怕就能换来比利比亚石油多十倍的财富……你知道吗?”

    “你说笑的吧?”戴笠咽了口唾沫,不确定地问道。

    “你觉得我像是说笑吗?”秦卫再白过去一眼,“就算不换石油,你让英美列强出兵扫平了日本,他们肯定也愿意,明不明白?”

    “明白。”戴笠呼了一口气。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语气中也多了一丝玩味儿:“反正你这玩意儿特别金贵,比你自己的小命都金贵,是不是?”

    “那个……倒也不至于。”秦卫微微一窒。“其实,我这么说就是个形容!”

    “形容……”戴笠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逗我玩儿呢吧?”

    “我没这么说过。”秦卫连忙否认,“而且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玩意儿的价值肯定比你这个军统局长值钱就是了。”

    “行了,你就别胡吹了。”戴笠很想翻个白眼儿。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比十个利比亚的油田还值钱,甚至还能让英美等国出兵扫灭日本……中国现在能有这样的东西?蒋委员长的命也没那么值钱。再想想秦卫一向乍乍呼呼的性子,所以他断定,这小子又是在忽悠自己……这种现象不能鼓励:“我这次来是找你有事儿!”

    “白天刚开完会,晚上你就来了,还搞得跟夜猫子进宅似的……难道是蒋委员长下达了什么指示?”秦卫问道。

    “你就不能把话说得正经一点儿吗?”戴笠很无奈,他在秦卫面前根本就没有脾气,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当初郑介民每每提到秦卫就一副受不了,仿佛遇到了狐臭一样避之唯恐不及,他还对此非常不满。你郑某人也是老江湖了,什么货色没见过,怎么小小一个秦卫就能让你躲着走?可现在郑介民躲到军令部去了,毛人凤也还在医院里养伤,剩下的那些人,诸如毛森、毛万里等人也都不在,他只得自己跟秦卫“交锋”的时候,才知道郑介民之所以会有那样的表现是有原因的……打又不能打,骂又不能骂,偏偏这小子说话又不中听,当然,这还只是其次,关键是只要被这小子沾上了就不会有什么好事儿发生。先前的徐远举就不说他了,南造云子一伙就够倒霉了的吧?逮着个俘虏还差点儿被自己人的飞机给炸成肉末儿,这且不算,人还活着,名字却已经上了日本情报机关的‘光荣榜‘,都不知道还能不能顺利回去;还有刘志中,堂堂的少将旅长,死了儿子还得被拿来当替罪羊……而最倒霉的就要数孔祥熙。闭门家中座,祸从天上来。家里小的惹了麻烦,秦卫却几乎连理都不理,直接就逮着他这个老的开揍……陈布雷的文章已经送到中央日报社,明天就要刊载。人家那可是真的正人君子,对民国的事情看不惯的多了,只不过因为忠于老蒋,囿于老蒋的关系才没拿孔家开刀,现在奉命书写“讨孔檄文”,可以想见,明天一大早,整个中国都会知道老蒋对孔祥熙这个行政院长的不满了。而这一切的一切,归根到底,都可以说是因为秦卫……“丧门星”这个名号,当真是实至名归。

    “正经话谁不会说?可太没劲儿。”秦卫甩了甩手,重新坐回了摇椅上,“说吧,大半夜的,你这个军统局长不干正事儿,跑我这么个小小的收容院来干嘛?”

    “到半夜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我这次来是给你送人来的。”戴笠也不绕弯子,一边说,一边朝后面招了招手,“过来吧。”

    ……

    “局座!秦主任!”

    “你……什么意思?”

    很诧异,秦卫没想到戴笠乘着夜色给自己送来的居然会是一个女人!虽然穿着军装。月色朦胧也看不太清楚,可他可以肯定,这是一个美女,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美女。尤其是当这个女人站在面前朝他和戴笠敬礼的时候,他甚至能隔空感受到对方胸前的伟岸……

    “美人计?”

    “美人是美人,不过还不敢跟你钱包里那位‘范爷’相比。”戴笠顿了顿:“介绍一下:周恬上尉!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副官。”

    “上尉?副官?”秦卫看了他一眼,“想看住我?”

    “反应挺快。没错,就是要看着你。”戴笠也没否认,“你自己看看你这些天都惹出来多少事儿?我们在收容院里的那些人跟你身份差太远。挡不住你,让你在重庆横冲直撞。弄得现在委员长头疼,委员长夫人头疼,行政院长一家子就更别说了,相关联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没奈何。只好派个人看着你,免得再来这么几回措手不及的事情,给大家惹麻烦。”

    “这又不怪我……”秦卫嘟囔了一声,“再说了,你这位副官……她看得住我?”

    “不用看住你,能跟在你身边,随时给我报告一下你的行踪就行了。”戴笠道。

    “贴身的?”

    “贴身的。寸步不离!哪怕是上厕所。”

    “那睡觉呢?”秦卫突然贱贱地笑问道。

    “无所谓。你要是有本事,没人会在乎。而且……那样更好。”戴笠漫不在乎地一摆手,又转身朝向了那个美女军官:“你都听到了?”

    “是,局座。”周恬立正敬礼。声音悦耳。

    “她能保密吗?”秦卫突然问道。

    “这个你可以放心,不保密的我也不敢放到你身边来。”戴笠笑笑,“不过她能不能为你保密,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切。这有什么难的?一个女人而己,哪怕长得漂亮。又能如何?”秦卫很嚣张地朝周恬凑了过去,一扬下巴:“美女,今年高寿?”

    “……”周恬别过了脸去。

    “周上尉今年二十二岁,距离高寿还远着呢。”戴笠没好气儿地插了一句嘴,“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先后在北大、燕大求过学,不仅如此,还曾出国留学,在英、法、德、美等国都呆过不少时间,换言之,她精通英法德三国语言,还懂一点儿日语和意大利语,并且对各地风俗人情都颇为通晓。此外……”

    “此外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她学什么的?”秦卫问道。

    “不告诉你了吗?外语。”戴笠说道。

    “十几岁的时候在北京混学历,然后又走了英法德美各国……”秦卫掐着手指头算了算,突然朝着周恬笑了:“美女,你学历造假!”

    “我造假?”周恬愕然,接着就恼了:“你胡说什么?”

    “怎么可能造假?”戴笠也没想到秦卫会来上这么一句,“周恬的各项资料都是有据可查的,人证物证都有,哪有造假?”

    “肯定是假的。”秦卫连连摆手,“十几岁混大学,最起码也是十**了吧?可大学的课程又有几年?二十二岁,能在北京那些大学毕业就不错了,你还游历了欧美?美女,你神童啊?”

    “你……就凭这些断定她的学历是假的?”戴笠问道。

    “难道这还不够?”秦卫反问道。

    “算了,我不跟你讲了,反正人我送到了,她以后就是你的副官。”戴笠哭笑不得,懒得再跟秦卫绕句子,也不说什么告别的话,转身就走。可秦卫显然不打算这么就放过他,虽然没有去追,却依旧在后面大吵大闹:

    “喂,老戴……我说你不能这样,我再怎么说也是个大学教授,虽然是客座的,可也是有身份的……你弄个学历造假的留学生给我是什么意思?讽刺我学识不够吗?”

    “秦主任,我的行李里面有我在北大、燕大的毕业证书,还有在英国伯明翰大学,美国第纳逊大学的肄业证书……你要是不信,可以查一下。”周恬任秦卫大吵大叫了好一会儿,直到戴笠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夜幕之中,才拦在了秦卫的面前,很阴沉地说道。

    “假证?”

    “你说什么?”

    “能说什么?反正我是不信你这么小的年纪就能获得这么多大学的证书。造个假证而己,这种事我又不是没干过……”

    “你……”

    “我什么我?我是你长官!长官说的话,你得认同!”秦卫很不耐烦地说道。

    “你……”周恬气结。长官的话就得认同……按这种说法,岂不是自己多年苦心求学的经历就要因为这家伙的一句话被抹煞了?连她自己都不能承认?

    “行了行了,没看那姓戴得跑得贼快?知道我是开玩笑呢。”秦卫突然又换上了一副笑脸,“其实我最佩服年纪轻轻就学识渊博的人了……走,我请你听音乐。”

    “音乐?”

    这儿还有留声机?呸呸呸,什么留声机?怎么这么容易就被这家伙转移了注意力?周恬下意识地朝四周看了一眼,可没等她找到留声机,耳朵就突然被塞上了,紧接着,一段音乐在耳边响起……

    “这……”

    无比优美的乐曲!

    短短的一瞬,周恬就觉得自己被征服了,她只觉得,时间与空间都在这一刻停顿了,至于原来想的什么,她更是忘得一干二净……她突然发现,自己直到这一刻才明白什么叫做天籁之音,这才是天籁之音……可是,就在这时,煞风景的人又出现了:

    “Classicriver!据说是来自瑞典,音乐世界的无价之宝!……不过这跟你都没有关系。你要记住的是现在你用来听音乐的机器:我的手机!……记住,如果有一天,这台手机和你们戴老板同时遇到了危险,别管他,救下这台手机。”

    “啊?”

    “啊什么啊?”秦卫突然又一把拽下了耳机,“大半夜的,你不睡觉了?走,去我屋……”

    “啊?”

    “你怎么回事儿?啊来啊去不烦啊?”

    “秦主任,我……我想问一个问题。”

    那音乐实在是太美了,美到不像是人间的曲子。周恬从没想到自己到收容院的第一天就能听到这样的曲子,一向反应迅速的思维居然在被秦卫连连训斥了几回之后才勉强动弹了几下……不过她觉得这样也值了,而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再听听……

    “什么问题?”秦卫问道。

    “您说这手机很重要,那么……”周恬不舍地看着秦卫把耳机又塞回了他自己的耳朵:“如果您和这手机同时遇到了危险,我先保护哪一个?”

    “你说呢?”

    “手机?”

    “你回去吧,哪来这么没眼力价儿的副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