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章 军衔和兵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孙舞阳?”

    “是的,这个名字不错吧?”

    “比廖雅权差了一点温婉,不过却多了一丝英武。”西尾寿造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我只是不太明白,你回到上海之后为什么不去找影佐君,反而先来找到了我……难道是因为影佐君派空军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吗?”

    “这是肯定的。”孙舞阳,确切地说是南造云子,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任是谁在为帝国拼命的时候,却突然被来自背后的子弹打中,都不会感到愉快的,何况还是炸弹?司令官阁下,您知道当时的情景吗?空军投掷下了起码二十颗炸弹,轰炸之后,我所在的旅店就只剩下了一个大大的水塘……要不是天照大神保佑,旅店刚好靠山,而我们的人在之前就曾经在山中挖过一条密道,我现在早就已经成了一团飞灰了。可即便如此,我也是险死还生……”

    “云子,你太激动了。”西尾寿造摇了摇头,“其实我也很遗憾。不过,我并不认为影佐君做错了什么。如果是我,我也会那么做的……你们当时根本就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而面对中国人的层层包围,派人去营救你们又根本不现实。你呢,又是我们情报部门的重要人物,一旦被俘,后果是我们无法承受的。我想你也应该有随时为天皇陛下牺牲的觉悟。”

    “谁说我没有机会?我现在不是正活生生地坐在您面前吗?”南造云子哂笑了一声,说道。

    “现在你当然可以这么说。不过我只希望你能过得了影佐君的那一关。”西尾寿造叹了口气。身为中国派遣军司令,同时还兼任着第13军司令,他每天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可他真的没有料到会突然见到南造云子……说起来,他跟眼前这个女人并不熟,虽然听说过对方的名头。却基本一无所知。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南造云子居然是才回上海,连梅机关都没有回去过……一个曾经被俘的女间谍,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看上去不仅没有吃什么苦,反而还好像过得不错,他虽然不是一般人,却依然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并不打算插手情报机关的内部斗争,他只需要知道南造云子现在到底是什么倾向。有没有叛变就可以了。

    “过不过得了影佐祯昭的审问是一件事,司令官阁下,我之所以一回到上海就首先来找您,是想请您帮忙的。”南造云子又道。

    “什么忙?”西尾寿造反问道:“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又没什么妨碍。只要在我职权之内,我会尽力。”

    “我希望您能帮我向梅津美治郎司令官阁下问一件事。”南造云子道。

    “梅津美治郎?关东军?”西尾寿造愕然,“你找他做什么?”

    “当然是问一个问题。”南造云子微微一笑,“我想问问他,是不是正在向位于满洲和蒙古边境的哈拉哈河一带派遣部队。”

    “……你问这个做什么?”西尾寿造的疑惑愈加深重,“难道,你在重庆得到了什么消息?”

    “非常重要的消息。对中国有利,对帝国却不知道到底是有利还是不利的消息。”南造云子微微叹了一口气,“而这也正是我能活着回来的原因。”

    ***********************************

    “莫名其妙,为什么非要发布一个毙了南造云子的消息?万一日本人犯愣。把南造云子又活着出现在上海的消息公布出来,你们委员长不是把一张脸都丢到爪哇国去了?老戴的军统局长也铁定做不下去了。”

    “上面既然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南造云子没死?”

    一辆车,三个人。沈醉在开车。秦卫和周恬坐在后座。不过周恬显然还不能适应自己长官的保密等级,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她险些没有形象的张大了嘴巴……可即便在关键时刻保持住了,对自己听到的消息她还是震惊无比。报纸上可是说得清清楚楚,蒋委员长亲自下令枪毙的南造云子!可现在这俩人告诉她,南造云子其实没死,还活着捏,而且不仅活着,还蹦蹦跳跳地回了上海,跑回梅机关的大本营去了。

    “废话。我要保的人,怎么能那么容易就死?”秦卫很不满自己副官的表现,“遇到事儿一惊一乍的,下回别这么没定性。”

    “是、是,主任。”

    “主任?我记得早上你叫沈醉的时候称呼的是‘长官’,对吧?”秦卫突然问道。

    “是的。”

    “那为什么管我叫主任?”

    “您是我们军统设计委员会的主任啊,不叫主任叫什么?”周恬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

    “叫长官!以后,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要叫我秦长官,明白吗?”秦卫很严肃地说道。

    “秦长官?”

    “嗯。”

    “是!”

    莫名其妙。“长官”有什么好听的?乡下老百姓遇到个当兵的都叫长官呢。周恬很不解地看了秦卫两眼,但还是很识相地把疑问隐藏到了心里。她不知道,秦卫其实一直很羡慕“长官”这个称号。看看人家何应钦,再看看人家白祟禧,还有其他那些军中大佬,哪一个不是被称呼为“长官”?这不比什么“主任”威风多了?

    “对了,沈醉,问你个事儿。”教训完周恬,秦卫突然又朝沈醉说道。

    “什么事?”沈醉把着方向盘,反问道。

    “我现在是什么军衔?”

    “不知道。”

    “不知道?”

    “对,不知道。”沈醉晃晃脑袋,“你虽然是军令部的高参,还兼着我们军统的设计委员会副主任和空军高级顾问的职务,可实际却并没有任何军衔。这个我早就注意到了,还以为你自己也知道。可现在看起来,倒是你后知后觉了。”

    “你才后知后觉呢。”秦卫有点儿生气,“老子为你们党国也是尽心尽力了吧,你们倒好,连个军衔也不给。感情,光干活不给饭啊?”

    “饭?”沈醉摇头失笑,“您老人家还要什么‘饭’?连行政院长都快被你搞得没饭吃了,谁敢不给你饭?”

    “不行不行,我得要一个。靠,堂堂军统设计委员会主任,居然连个军衔也没有,这太丢人了。”秦卫不停地拍着座下的椅子,“对了。设计委员会主任应该是什么军衔?”

    “现任设计委员会主任是刘启瑞先生,他也没军衔。”沈醉答道。

    “不可能。”秦卫眼一瞪,“你蒙我。”

    “我蒙你干嘛?”沈醉晃着后脑勺,“这事儿一查就知道,蒙也没用啊。”

    “岂有此理。”秦卫抱着胳膊靠在靠背上,“不行,这个规矩得改。必须改……老戴是少将,是不是?”

    “是啊,怎么,你也想要个少将?”沈醉笑问道。

    “你这瞧不起人啊?我怎么也比你们戴老板地位高点儿。至少也得是个中将。”

    “……你牛!”

    “主任,啊,不,秦长官。”周恬突然插入了进来,“您确定要去要一个军衔?”

    “怎么。你不乐意?”秦卫看着她,“你现在才是个上尉,如果我成了中将,你最起码也得是个少校,能升级的。”

    “我是什么军衔倒是无所谓,我就是想提醒您,当了兵就得听从上级命令了。”周恬笑了笑,“您现在自由自在,没人管,过得逍遥,加入军伍之后可就没有现在这种待遇了。”

    “哈哈哈……”秦卫大笑,“没有这种待遇又怎么样?我还正想试试带兵的瘾呢。”

    “带兵?”沈醉突然踩了个刹车,接着头就转了回来:“你不是说自己贪生怕死,打死也不上前线的吗?怎么今天脑筋转弯儿了?”

    “去去去,谁说老子脑筋转……呸,什么转不转弯儿?老子压根儿就没打算过上前线好不好?”秦卫瞪了他一眼,“我现在可是很金贵的。要严格保证自身的安全。明不明白?”

    “那你还要带兵?难不成是想去后方当个保安司令什么的?”沈醉一副“果然如此”的苦笑模样,又接着问道。

    “保安司令?大哥,你看我像是那种能带兵打仗的人吗?就我身上这几斤肉,别说保安司令了,你让我当个队长都嫌困难。”秦卫道。

    “那你还说想要带兵?”

    “我的意思是说,我想组建一个兵团。”

    “什么?”

    “兵团!?”

    周恬捂着高耸的胸口,惊愕地看着自己的上官……她游历广,见的也多,可走遍欧美,她也没见过这么一惊一乍的人物。刚刚还说带不了兵,这会儿就想要一个兵团……他该不会以为兵团就是一个团吧?可就是一个团,也比一队人多多了,这家伙不是自承连队长也干不了的吗?

    “大哥,您是我亲大哥,成不成?”沈醉也被秦卫震得不轻。他跟周恬不一样,他跟秦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自以为已经可以适应这家伙的说话方式,可没想到,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兵团?这家伙还真敢开口:“你到底想干什么?别这么狮子大开口……吓着我和小周倒也罢了,您要是把这话往委员长那儿一说,吓着他老人家,就不怕被那些近卫军直接拉出去给毙了?”

    “没出息那样儿。”秦卫嫌恶地看着他,“不就是个兵团嘛,又不是打仗的用的。生产建设兵团,懂吗?”

    “生产建设兵团?”

    “是啊。”秦卫郑重地点了点头,“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你们想想,整个国统区,闲散劳动力那么多,这也就罢了,可还有那么散兵游勇……这些人平日里也没什么建设,倒是对社会秩序经常性的产生破坏。这不是什么好现象。所以,把这些家伙组织起来,编成农业建设部队和工程建设部队,不仅可以解决许多社会问题,还能更好的寓兵于民,必要的时候,拉出去就能打仗。这可是对你们党国大大有利的事情啊。”

    “听着是个好主意,可你知道整个国统区有多少你口中的‘散兵游勇’,而且,既然已经是散兵游勇,他们又怎么可能听话的去搞什么农业和工程建设?”沈醉的态度也严肃了起来,“最重要的是,你想带兵……你不是**,更跟国民党没有任何关系,委员长怎么可能同意你来组建这个兵团?”

    “是不是我来组建都没问题,就是一个提议。至于你说的那什么散兵游勇不听话……我们是兵团诶,虽然是搞生产建设的,可也是军人。军队,自然要行军法。别说是去搞农业和工程建设,就是让他们跑到朝天门码头用胸口堵住长江和嘉陵江,他们也得去!”秦卫答道,话里竟然有了那么一丝煞气。

    “主意不错,应该可行。可问题是……这需要钱!”周恬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钱不是问题,”秦卫没有半点儿犹豫,他拍了拍沈醉的肩膀:“知道英国大使馆怎么走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