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章 土肥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秦卫对搬入白公馆表示了极为坚决的抗拒.他不是抗拒住,而是抗拒那个地方。那可是白公馆。没有一副钢筋铁骨,没有钻石般坚硬的精神意志,进了白公馆,可就别想完整地走出来了。而如果你有这些东西,就更容易死在里面。多少革命先烈,多少爱国志士,都葬身在了那里?那可是魔窟啊。戴笠想让他去住那儿,莫不是想要朝他下手了?要不是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可能,秦卫保证,自己肯定已经举手投降了。

    可是,不管他是怎么的抗拒,最终都没有抗拒得了戴冼的“好意”。而在被迫亲自走了一趟歌乐山之后,他果断地决定:老子就住这儿了。

    想想也是,他以前不过就是个只能住小出租屋的**丝,就是到了重庆之后,面儿上虽然说是住着一个收容院,可上上下下几十号人都挤在一起,最后才好容易才留给了他那么一间小院儿,可就是这么个小院儿,他还得跟沈醉、周恬分着住。而白公馆呢?是原川中军阀白驹的地方。这家伙是四川大军阀杨森的爱将,在杨森的国民革命军第20军之中任第一师师长。当时的杨森兵多将广,武器也多,大有统一四川舍我其谁的气概,就连当时的四川民间也流传着一首顺口溜,生动形象地刻画了杨森这个大军阀的权贵势力:“头顶玉帅,脚踏金螯,背褙跛子,怀抱傻儿。跨骑白驹,左有二王,右有二杨,前有吴行之光,后有郭松之云,又有杨家之将,并有广安之帮,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将军出征去也。”

    作为杨森的得力干将,白驹在四川也是权贵一方,名振一时。这样一位统兵大将,初履重庆的时候。就被歌乐山的秀美风景给吸引住了。只觉得这儿山泉流淌、翠蔼浓浓,实在是人间仙境。于是,就修建了这座白公馆。公馆能够成为戴笠向蒋介石夫妇推荐的住所,自然也不负盛名。幽居山间的公馆,在林中若隐若现,令人浮想联翩。白驹对这座充满古诗意境的建筑也非常满意,觉得这座居所为他增添了些许文人墨客的气质。使身穿戍装的他又多了一丝风雅。而白驹一向自称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后裔,,所以,就以白居易的字号“香山”为新公馆起了一个雅号——“香山别墅”。

    秦卫一个穷**丝。一辈子都没住过大房子,还正对顾长钧能搬进北京四合院的机遇嫉恨如狂,乍一进去,哪还顾得了什么这儿以后会成为什么地方?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住下再说。

    不过虽然决定住下,他还是对戴笠提了一个条件:这儿以后不许再叫什么白公馆。只能叫香山别墅,或者秦公馆!

    ……

    “莫名其妙。还叫秦公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住在这儿似的!”

    戴笠亲自出面帮秦卫搬的家。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亲自出面,军统里的其他人是不可能让秦卫动身的,除非动强。可如果动强,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他们军统。所以他只有自己出面。而秦卫搬家,整个观音庵收容院跟着来的只有沈醉和周恬两个人。戴笠还对两人的职务进行了调整:沈醉将接替周恬成为秦卫的副官,周恬则自动成为秦卫的秘书。

    “局座,就这么把公馆让给那小子一个人住?”

    白公馆环境优美,还差点儿成为了委员长居所……跟着戴笠下山的毛万里对戴笠不把这别墅自己留着,反而让给别人感到很不平衡。那姓秦的把便宜给沾大了。

    “一个人住最好。记着,秦卫住在这儿的事情需要保密,不得随意透露。”戴笠看了一眼这个手下,“你也不要感到不舒服。白公馆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连委员长也很关注,让你来这儿,就是给你机会。”

    “是。谢谢局座栽培。”毛万里立正应了一声,可脸上怎么也抹不去那股子怨气。

    “你哥还在医院,就是为了救秦卫才伤着的……想想他一个堂堂的军统代理秘书长为什么会那么干,你就明白我的苦心了。”戴笠自然对手下的心情洞若观火,“所以你也给我记着,要跟沈醉好好合作,把公馆的安全工作做好。要是这儿出了什么问题,我唯你们两个是问!”

    “是。”我哥那是倒霉被日本人打了黑枪,谁说他是为了救那小子?毛万里心里愈加不爽,可听到戴笠语气突然变得严厉,也不敢再把心情摆出来,只能应着。不过,这股郁郁的心情依旧憋在他的心里。他是毛人凤的亲弟弟,跟戴笠是老乡不说,加入军统的时间也挺早,职务颇高。只是为了上中央军校高教班去镀镀金,所以暂时脱离了军统,想混到毕业,回来弄个将军的职位干干。可没想到,才刚卸了职务,还没去上学呢,哥哥毛人凤就被日本人一枪送进了医院,侥幸没死,却也要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法出来做事儿了。这且不算,戴笠又借口人手紧张,取消了他“进修”的机会,又重新调回了重庆。哥哥受伤,他还以为戴笠会念在同乡的份儿上,在自己身上给点儿补偿,不说别的,给个处长什么的干干不成问题吧?可没想到戴笠一张嘴,居然让他去给沈醉当副手,工作竟然只是负责白公馆的防卫工作……他可是堂堂的上校!沈醉算什么?那小子虽然18岁就加入了军统,资格够老,可到现在也不过才是个中校而己。上校给中校当副手,有这么安排的吗?最过份的是,自己老哥毛人凤据传是为了保护那姓秦的小子才受的伤,不管是不是真的。为了这个名头,总该去看看吧?可自打他老哥受伤住院,那姓秦的就没去看过一眼……这摆明了就是没把他们毛家兄弟放在眼里。他本来想直接拒绝这个任务,可惜,同是江山老乡的第一处处长何芝园却劝他听话,别跟戴老板闹别扭。言语之中,竟还暗暗透露了有人正在局里打压他毛家势力的意思。换言之,戴笠这一回给他的这个任务,恐怕就是一种试探。如果听话还好说,不听话,指不定就要派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这一通劝把他吓着了,心里惴惴地跟着戴笠来到了歌乐山,接受了任务。可是。事到临头,他还是觉得很不爽。

    “上校给中校当副手……我看你姓沈的怎么指挥我。”

    咬咬牙,笑呵呵地把戴笠送上了车,毛万里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山路又是一阵郁闷……凭什么自己要下来送人,那几个却不用?姓秦的且不说,沈醉和那个叫什么周恬的小娘们儿难道不是军统的人。不归戴老板管?

    ****************************

    “秦卫已经不在观音庵,具体去了哪里,还没有查到。”

    小小的白公馆内部都会有各种纷争,煌煌的上海滩自然更是如此。南造云子在西尾寿造办公室里突然出现。把奉命赶到的影佐祯昭吓了一跳。虽然早料到南造云子可能没死,可他却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在他的想象中,只要南造云子没死,那就一定是已经叛变了。可是。经过多番审讯,和多处的情报反馈证明。这个女人并没有叛变。对此,影佐祯昭可说是极为难堪……甚至比他当初刚刚宣布南造云子自求殉国的消息,重庆就传出来这个女人受到某人庇护而保下了性命的新闻的那一次还要难堪。因为上一次的难堪还可以说是空军轰炸不力,这一次则是做为一名情报主官的判断力出现了根本性的错误。

    “他会联系我们的。实在不行,可以通过军统的人先联系戴笠。”

    地点依旧是西尾寿造的办公室。因为南造云子从回来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回到梅机关的驻地,无奈之下,西尾寿造只得给了她一个秘书的职务当做掩护,也没有对外宣布她回归的消息。不过此时此刻,西尾寿造这个办公室的主人却不在,房间里只有南造云子和影佐祯昭两个人。这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眼神互杀,中间仿佛有无数的兵戈刀剑形成了一股风暴……

    “你到现在也不愿意告诉我你到底从重庆带回了什么情报吗?”影佐祯昭眯着自己细长的眼睛盯着面前一身戎装的女人。他已经是第六次来西尾寿造的司令部了。身为梅机关的机关长,他其实就是日本参谋本部设在上海的代理人,日本军队打下了上海,松井石根认为应当继续进攻南京,也要通过他对大本营进行理由陈述……可现在,这个曾经是他下属的女人却连正眼也不愿意看他一下。

    “我已经通过派遣军司令部的电台向大本营报告过了,机关长阁下,您大可不必这么急着追问。”南造云子冷笑着,“何况,听说您马上就要有新的任务了,这么重要的任务,还是不要分心的好。”

    “云子!”影佐深吸了一口气,“越级报告在军中是不被允许的。而且你不要忘了,你只是一个女人……纵然有土肥原将军的看护,你也依然只是一个女人。”

    “您这是在威胁我吗?”南造云子媚媚一笑,“我可以原谅您。就像我原谅了您派空军去灭我的口一样。”

    “八嘎……”影佐祯昭猛然站起,双眼喷火。

    “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情,我送您离开。这儿毕竟是司令官的办公室,我们不宜久占。”南造云子笑笑,也慢慢地站了起来,对影佐的态度毫不在乎。

    “如果因为情报没有及时报告而使得梅机关乃至在支那的各支部队不能及时的进行配合,云子,这可是重罪!”影佐威胁道。

    “这个您完全不必担心。因为,这份情报跟梅机关,乃至整个中国派遣军都可以说是没有联系。”南造云子不屑道。

    “没有关系?”影佐的眼缝又是一眯。

    “是的,完全没有关系。”南造云子笑道。

    “你……”

    “哐!”

    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推开。西尾寿造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

    “司令官!”

    屋里的两人连忙立正,敬礼。

    “你们都在。”西尾寿造不悦地扫了影佐祯昭一眼,可看到南造云子的时候,他的眼神却亮了:“云子,看看谁来了!”

    “嗯?”

    南造云子和影佐祯昭都是一愣,不由自主地就顺着西尾寿造指着的方向朝门口看了过去,而之后,两人的眼睛都瞬间瞪大了:

    “土肥原将军!?”

    “老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