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郑介民的调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郑介民一直在军令部担任第二厅副厅长要职,对军统这边的事务自然不能经常性的关心。而身为秘书处主任,他所需要处理的事务又非常的多,所以就有了毛人凤这个代理的主任秘书。本来,郑介民对毛人凤是相当有好感的。不仅对人有礼貌,平时也总是默默地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各种文件。每次开会,也总是一言不发,埋头记录,给人留下极好的印象。而除了这些,毛人凤也很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军统内部,凡是与其交往过的,就几乎没有不说他好的。郑介民自己打过交道的人也是多种多样,却同样对他充满好感,并且愿意信任,就足以说明一切。

    可是那回从南造云子手里救出秦卫,两人偶尔提到了受伤的毛人凤,秦卫却莫名地给他说了一句话:“好人不长命!”

    什么意思?

    毛人凤被日本人打了黑枪,一枪正中背心,要不是运气好,子弹擦着心脏穿了过去,早就没命了。虽然他并不是像宣传的那样为了救秦卫才受的伤,可秦卫就算为了积个口德,也不能说这种话吧?何况那小子跟毛人凤才只见过一次面,理应没有过冲突才对。

    再想想秦卫说这句话时的情形,郑介民终于肯定:秦卫那压根儿就不是在说毛人凤,而是在提醒他要小心自己的代理人!

    可为什么要小心毛人凤呢?

    再仔细回敲一遍与毛人凤接触的点点滴滴,又在找军统的部下们说事儿的时候顺便聊一聊正在医院治伤的毛代理。然后再回忆一下毛人凤加入军统之后的升迁记录,郑介民终于发现了不对。

    好一个“笑面虎”。好一个了得的毛人凤!

    ……

    毛人凤给人的印象非常忠厚老成。他工作起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无论有事无事,均不离开办公室,尽心守职,丝毫没有露出半点野心的样子,而且逢人带笑。1935年。毛人凤才被调任武汉行营办公厅第三科第一股少校股长。是年冬,调任西安“剿匪”总司令部办公厅第三科少校科长,1936年任西安军宪警联合稽查处中校秘书,后又调任南京鸡鹅巷53号特务处机要秘书。抗战爆发,在汉口任武昌行营办公厅第二科第一股股长。不久,便进入军统首脑部门,掌握大量核心机密。

    毛人凤不是军统初创时的成员。且为“半路出家”,直到抗日战争开始才调进军统局当秘书,对军统业务亦没有多少亲身经历和经验,但他却能在几年内爬上军统高位,扶摇直上……靠得仅仅只是对工作的勤恳?可是,如果不是勤恳。他又有多少大功,值得戴笠如此提拔他?因为两人是老乡,毛人凤曾经跟戴笠是旧识,还曾劝其去考黄埔?戴笠可不是那么念旧的人。

    毛人凤爱笑,喜欢以笑脸对上对下。从不发脾气。对于这一点,郑介民经过调查后发现。那根本就是在收买人心。别人不说,在戴笠面前,毛人凤就经常替人受过。戴笠别看在大人物面前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一副认真冷酷的表情,可实际却是官大脾气大,常为一些小事动辄骂人打人关人。而每遇到这种情况,毛人凤总是向戴笠引咎自责,把责任或错误揽在自己身上,使得被责之人对其感激不尽。当然,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毕竟军统内部难得出个厚道人。可经过调查,郑介民发现,毛人凤不仅经常当着别人的面替其挡灾,不当面的时候也这么干。而遇到那些替别人承担了责任,对方却并不知道的情况,他也一定会设法使其知晓。而这样一来,不少特务都对毛人凤越来越有好感,使其在军统内部的地位也越来越高,说话也越来越管用。

    此外,毛人凤除了肯代人受过,还乐于替人排忧解难。军统局党政情报处副处长叶翔之、侦缉大队大队长谈荣章二人与侦缉大队女特务杨吉昌发生奸情,后杨堕胎时流血过多而死,杨的同学要联合起来告叶、谈二人,经毛调节,将此事化无……这件事郑介民查出来之后大吃一惊。因为他和戴笠根本就对此毫不知情。当然,这种事儿本来就不能到处宣扬,可问题是,毛人凤经此一事,拉拢了他们军统第一处的副处长和侦缉大队的大队长,加之情报处处长何芝园跟毛人凤是江山老乡,关系本来就不错……郑介民惊讶地发现,自己将工作重心移至军令部的这段时间,毛人凤已然笼络了相当大的势力。

    而除了这些,郑介民以一名老牌特务的直觉,还发现了一个很不好的迹象:毛人凤似乎在收集他老婆的贪污记录!

    说起来也有些丢人。

    郑介民自觉胆小,所以平时的工作中表现的非常清廉,从不贪污受贿。可眼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都赚得盆满钵满,自己却清贫度日,他也不爽。于是就想了一个法子,走起了老婆路线。自己在前面清廉自守,老婆在后面收钱纳贿,不仅如此,每当军统弄来好东西了,他就会唆使老婆去总务处索要,而总务处的人耽于他这个军统第二人的脸面,也不得给。这样一来,没过多久,他就积攒了相当的财富……这方法有些掩耳盗铃,但也是一种手段。就算出了事儿,也可以对外宣称工作太忙疏忽了,顶多落个治家不严的罪。可是,毛人凤为什么经常性的去查总务处的帐?而且大多数查帐的时候都是在他老婆去过之后?

    ……

    调查到了那么多,虽然结果不能算做什么罪状,甚至有许多还只能用来肯定毛人凤那令人称道的人品,可郑介民的直觉告诉他。自己被蒙了。不仅自己,整个军统的人都被毛人凤所表现出来的面目给蒙了。那人不过是一个虚伪的家伙。其性格也绝非现在大家所看到的。那人,相当隐忍!可他隐忍的目的是什么?根本就不用思来想去,郑介民可以肯定,就是那个位子!

    想到哪一天戴笠高升或者……军统局长的位子空下来,自己好不容易击败了跟自己资格相差不多的唐纵等人取得胜利,可屁股还没坐上去,毛人凤就突然发动,把自己贪污受贿的事情捅出去。然后。委员长大怒,撤了自己的职……那时候,除了毛人凤,还有谁能接替自己?而自己去了军令部之后,只要戴笠不在,需要去军委会汇报工作的时候,都是毛人凤前去。听说。这厮每次见到委员长都是对答如流,给委员长留下了不错的印象。甚至有一回,委员长还亲自在戴笠面前夸奖了毛一凤,说其“守成有余,老练持重”!委员长可最喜欢这种手下了……而以毛人凤这几年在军统内部所拉拢的势力,一旦上任。很快就能掌握住局面。到时,谁也别想再能将其赶下来。

    所以,几乎可以肯定的,毛人凤已经在为第二任军统局长的位子做准备了。

    这得是多么隐忍的性格才能做到这些?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证据。所有结果也都是郑介民猜测的结果。可是有这些就已经足够了。所以,找了几个茬儿。他把毛人凤亲手提拔的几个家伙给打发出了重庆,并且不惜劳苦重新抓起了在军统的工作,也不再向戴笠提及找代理的事情,忙的时候,也顶多就是把工作分给手下,绝不再将事务集中在某一个人手上……

    可没想到,戴笠居然发觉了他的小心思,甚至还知晓了他这些心思的由来。

    ……

    “你一动我就发觉了。”戴笠似乎并没有发现郑介民的惶恐,“本来我还挺奇怪,你跟齐五的关系不错啊,怎么就突然朝他下手了?可细细想着我才发现……我在军统,好像人缘儿不怎么样啊?”

    “不不不,您、您是长官,是咱们的老板,有威望……”郑介民出了一头细汗。

    “我每次骂人打人关人,处罚手下,毛齐五都帮忙说情,我曾说他是‘妇人之仁’,现在看来,他不是妇人之仁,是眼光长远啊……你说是不是?”戴笠又冷笑着问道。

    “这个……”

    “前些天,他打电话给我,说自己伤好的差不多了,想回来工作,你猜我怎么说的?”戴笠突然又问道。

    “不知道。”郑介民很明智。

    “我让他继续养伤,等伤好了再回来当他的副主任。”戴笠叹了口气。

    “副主任?”那不还是老子的代理?那以那小子的人缘儿,以后恐怕不只是一点儿麻烦呀。郑介民呲了呲牙,有些郁闷,却又没有办法。自己这个外人终究还是不如人家做老乡的关系亲,何况自己本来就是委员长派来掣肘戴笠的,戴笠不向着自己也是理所应当。可是,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却又听戴笠话风一转:

    “不过可惜,他那性子,也就是个副主任的命……你说,让他去跟张国焘一块儿搞特种政治问题研究,怎么样?”

    “特种政治问题研究室?好主意。”郑介民眼前一亮。原来戴老板是支持自己的……不过再想想也是。毛人凤一个当手下的,人缘儿居然比上司还好,弄得人人都感激,虽然戴笠一向主张要让人怕,可发现这个问题之后恐怕也会不舒服。有个有野心的手下是好事儿,可野心太大,甚至有可能威胁到上司的权威,这就不是一个好手下了。

    “那就这么定了。你准备准备,呆会儿就抽空去一趟白公馆,跟秦卫谈谈……探探他的态度。”

    “是。”

    交换?!郑介民明白了。他如果能劝服秦卫接受自己等人加入印尼的石油开采,毛人凤就只能跟着张国焘去研究如何对**打入拉出,可如果自己不行,人家就要回来继续当自己的代理了……而由此可以证明,戴笠是真的眼谗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