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章 孔家两小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三人的作品在后世虽不敢说是价值连城,但也绝对是珍品中的珍品。尤其是随着年头日久,也愈加珍贵。秦卫当初连房子都是租的,自然不敢去想这些东西。偶尔打开电视,看看什么《寻宝》、《鉴宝》,也总是幻想着自己有一天随手买的某件便宜货也成了古董,不敢要求太过值钱,百八十万就够了。可惜,先不说随着社会财富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手伸进了古董这一行,世面上能捡到的漏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是有,也不是他这个整天只买方便面和白沙烟的人能碰得到的。他总不能期盼自己的电脑在哪一天变得价值连城吧?那玩意儿跌价倒是挺快。

    所以,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已经有了跟民国这些文化大师搭交情的机会,他的某种心思又忍不住地跳了出来。不敢说现在就卖,留给子孙那可就是传家宝。嗯,虽然按顾长钧的转述,自己的子孙貌似并不需要变卖传家宝过活,但即便是富豪之家,没有点儿值钱的物件放在那里,岂不是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

    而由此,他又突然想到了顾长钧曾提到过的《平复帖》、《五牛图》,他没听说过这两件作品,但既然是顾长钧专门提起的,而且是打算用来抵偿那高达50亿巨额债务的东西,肯定也是价值不菲。于是,他立即逮着机会向眼前的几个人进行了询问。

    ……

    “《平复帖》和《五牛图》?”出乎意料,貌似百科全书的周恬对这两件作品同样毫不知情,反而是郑介民在听到他的问题后大吃一惊:“你怎么想到这两件宝贝的?你想要?”

    “不不不,我就是问问。”秦卫连忙摆手。开玩笑!他要是点点头,保不齐眼前这帮货就敢去抢……要是抢的不是什么好人到也罢了,要是抢到了无辜人的头上。他岂不是平白添了一桩罪孽?“就是听说特别珍贵,是国宝级的,所以有些好奇。”

    “那可真是国宝!”郑介民叹了口气,“不过可惜,就是你想要,我们恐怕也弄不来。”

    “什么意思?”

    “这两件宝贝现在都在张伯驹的手里。”

    “张伯驹?”

    “我听说过。”周恬再次插嘴,“民国四公子之一!”

    “民国四公子?”秦卫想了想:“名儿倒是经常听人提起,可除了一个张学良,其他人我一个都不知道。”

    “除了张伯驹。其他三人,一个是溥仪的族兄溥侗,一个是袁世凯的次子袁克文,当然,还有一个就是张学良。当时这四个人不务正业。又都是家门显赫,于是就有好事的人把他们凑到一起,弄了这么个称呼。”郑介民笑笑,“不过与人他三人相比,这张伯驹也算是个异类了。”

    “怎么个异类法?”秦卫问道。

    “书面名家,酷爱收藏!凡有珍品,必倾家倾心收购。你刚刚提到的《平复帖》。就是他花了4万大洋从北平溥儒手中购得,几欲倾家荡产。而这,才不过只是他众多藏品中的一件而己,不说九牛之一毛。可也相差不多。”

    “原来如此。”秦卫咂了咂嘴,“那你说,我能不能再花钱从他手里再把这幅作品再买回来?”

    “不太可能。”郑介民直接摇头,“进了张伯驹的手。你还想再拿回来,别做梦了。从来只有他买人家的。还没听说过有人能从他手里买走东西的呢。”

    “那可真太可惜了。”秦卫叹了口气。看来顾长钧的梦只能这么一直做下去了。

    “……”

    见秦卫不再纠缠于什么名人字画,郑介民也松了口气。虽然他记下了秦卫的这个“爱好”,不过古董那东西也确实不是好弄的。那可都是人家的藏品。而在这乱世,能收藏古董字画的,又有几个是普通人?何况秦卫这家伙胃口还那么大,上来就要《平复帖》……那可是中国传世最早的书法名帖,据说在全世界也是第一件流传有序的法帖墨迹,号称“法帖之祖”。当年张伯驹要不是因为名头好,从不倒买倒卖文物,又请了张大千出面说和,加上又正好碰上傅儒丧母,急需钱财出丧,根本就别想用4万大洋买到。而现在,那东西到了张伯驹这个超级酷爱收藏的家伙手上,那就更别想弄出来了。至于强抢……张伯驹能跟张学良并称民国四公子,身世背景又岂是简单?何况那家伙还有一大帮子的朋友,本身又是书画名家,在文化艺术界的名声极大,招上了,可就没那以容易甩掉了。

    不过话说回来,弄不来《平复帖》这种国宝级的宝贝,弄些其他的却不是不可能。郑介民自觉抓到了秦卫的一个爱好,对这家伙总算能摸到一点儿底儿了,心里也稍稍踏实了些。想到自己此来的真正目的,便向沈醉和周恬使了一个眼色。

    “长官,您和郑主任先聊着,我们先出去工作了。”

    看到郑介民的眼色,沈醉和周恬立即起身告辞,至于出去干什么,天晓得他们在白公馆除了监视秦卫之外还能有什么工作。而毛万里,听说毛人凤要去特种政治研究室,早跑去给他哥打电话去了。

    “就知道你不会只是来送请柬这么简单,说吧,还有什么事儿?”秦卫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郑介民一来他就知道会有事儿,这家伙平时要是遇到他,那都是绕着道走的。怎么可能连送个请柬都这么主动?

    “没打算瞒你。”郑介民苦笑了一下,“听说你打算跟陈嘉庚那些南洋商人一起搞石油开采?”

    “是有这打算。”秦卫点了点头,“怎么,蒋委员长叫你来问的?”

    “不是委员长。”郑介民摇头,“是我自己。”

    “你?”

    “对。”

    “你……也想插一手?”秦卫歪着头盯着他,眼神里满是怀疑。

    “你那是什么眼神儿?难道我就不能做点儿生意了么?”郑介民被瞧得很不舒服,忍不住说道。

    “不是我看不起你啊。老郑,你说你堂堂的**将领……搞这一套不怕背上官商勾结的骂名么?”秦卫笑问道。

    “官商勾结?”郑介民不屑地撇了撇嘴,“这年头有哪个商人不想跟当官的勾结勾结?当官的又有哪个不想找几个商人当自己钱袋子?反正,我郑某人不是第一个想搞这种事儿的人,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个我信。”秦卫微微点头,“不过你说得这么堂而皇之的,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儿。而且,你有钱吗?这可是石油开采,没有大本钱的投入。入股你是想都别想。”

    “钱虽不多,可十万二十万的大洋还是能凑得出来。”郑介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个数字。

    “十万二十万的大洋?只有这么一丁点儿?”秦卫嘲讽地看过去两眼,“我可是听说,你们家的佣人和厨子都是在军统领薪水的。既然没什么花销,你老婆又经常性的跑军统去领东西,怎么才只这么一点儿钱?”

    “你调查我?”郑介民有些发窘。被人当面揭发出这种事儿,他就算脸皮厚也不可能无动于衷。何况他的脸皮还挺“薄”,要不然也不会让老婆去代他占国家的好处了。

    “这事儿还用调查?随便到湖南会馆转一圈儿就知道了。军统上下,谁不晓得郑夫人的厉害?”秦卫笑道。

    “行了,你也不用讥讽我。这种事儿我又不是唯一的一个。”郑介民摆了摆手,“你给个准话吧,我到底能不能入股?”

    “代价不够!”秦卫道,“而且你想过没有。万一你入股印尼石油开采的事情被你们蒋委员长知道,他会怎么想?要知道,蒋委员长可一直都没找我谈过这事儿呢。”

    “这个我知道。不过委员长既然没找你,恐怕就没有跟你联手的意思。”郑介民想了想。“再者,入股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

    “哦?”秦卫愣了一下。然后仰着脑袋,背靠着沙发想了想,才略有些犹疑地吐出了一个名字:“戴笠?”

    “没错。”郑介民没有否认,“你跟陈嘉庚合作的事情是我们先知道,然后才报告给的委员长。委员长肯定不会把消息随便泄露,所以,到目前为止,知道这个消息的,只有你、我们,以及陈嘉庚这有限的几个人。而既然我都知道了,戴老板自然也清楚。我跟你终究不是一条线,没有戴老板点头,又怎么敢主动过来寻求合作。”

    “我就说你们这些当官的就没几个好人。”秦卫叹了口气,“想好好做点儿生意都不行。”

    “南洋可不是华人的天堂。陈嘉庚那伙人虽然有钱,可想要在那里开发石油……没点儿实实在在的背景,根本就是想都别想。”郑介民轻轻搓着手掌,“可有了我们加入就不一样了。虽然那是国外,可‘军统’这个名字总能让人忌惮忌惮。”

    “那我干嘛不直接去找英国人合作?英国人不是更能让那儿的土著忌惮么?”秦卫笑道。

    “英国人要是加入进来,要的恐怕就不只是我们这一丁点儿的份子了。何况,你先前找了英国人,可那些家伙好像没把你秦长官放在眼里吧?”郑介民也笑着说道。

    “那我……”

    “长官!”

    秦卫还想反驳,偏偏这时,周恬突然又闯了进来。

    “什么事?”郑介民有点儿不悦,“没见我正跟你们长官讨论事情吗?”

    “郑主任,有客人到了。”周恬急忙答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是孔家的两位小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