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章 去香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哈哈哈……”

    “你笑够了没有?”

    “笑,哈哈哈……没笑够,很没笑够!”顾长钧在电话里狂笑不己,“你上一回被女人俘虏就已经够没出息的了,现在又被一个娘们儿打上门,不仅强行入股你的生意,还抢了你的房子住……我说老秦,你确定咱们认识的那些年,你不是女扮男装?”

    “你大爷,你才女扮男装呢。”秦卫气呼呼地,“你他m的就是个人妖。”

    “哈哈哈,我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不过话说回来,孔令伟的尊容可不怎么样,有点儿随他老子……你确信这么一个女人住在自己家里不会影响食yu?”顾长钧又笑嘻嘻地问道。

    “你说呢?”

    秦卫开始磨牙。

    “那说明还好。至少,有利于你减肥!哇哈哈哈……”顾长钧又是一通怪笑。

    “你不看笑话会死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郁闷?”秦卫越发着恼,“家里整天呆着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还经常闲着没事儿找你的麻烦,给你挑刺儿……老子现在都快被烦死了。”

    “那你把她赶走呀。我就不信你下了决心,她还真能继续死不要脸。”顾长钧道。

    “说的好听。你来试试?”秦卫叹了口气,“从这娘们儿第一天住在我这儿,并且开始sāo扰我的女秘书开始,我就赶过人。可那娘们儿根本就不理,不管我说得有多难听,都不在乎。那就是一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啊。”

    “那说明你还是不想赶人。”顾长钧的语气里面极尽鄙夷,“真要想赶人,哪有赶不走的?孔祥熙的女儿也同样。实在不行,你就上报纸发一篇文章,说孔家二小姐看上你了,死皮赖脸的倒追,现在还强行住到了你家里,赶都赶不走……你看看她有没有脸继续留在你那儿。”

    “我擦,不用这样吧?”秦卫抹了一把冷汗,“你这可是把人往死里得罪!”

    “我反擦。往死里得罪?你得罪孔家的还少吗?孔祥熙被弄得垮台可有你好大一份功劳。”顾长钧再次对秦卫的话表示了极尽的鄙视,“磨磨蹭蹭!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是那种想当什么,又想立牌坊的货?”

    “你才想立牌坊呢。”秦卫也有些着恼,“怎么今天老是想刺弄我?该不是你生理期到了吧?”

    “不是我生理期,是你曾孙女儿的生理期。”顾长钧罕见的没有反唇相讥,“你说你这后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她,害老子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个女朋友跟我拜拜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处个女朋友容易吗?姓秦的,你要是不给我补偿,信不信我坑死你?”

    “等等,”秦卫吓了一跳,这事儿可严重,不过他还是对顾长钧的话感到非常惊讶:“把你女朋友给弄拜拜了?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图书馆那个,我给你说过的。”顾长钧的语气非常恼火:“你那个曾孙女儿,莫名其妙地往我家里一坐……我好不容易带人回那四合院儿显摆显摆,正想好好发展发展呢,这一下倒好,再也不跟我联系了,打电话过去也是立码就挂……你们姓秦的是不是就是我的魔星啊?”

    “少给老子扣帽子。”秦卫直接顶了回去,“按你这说法,我那曾孙女儿也没怎么着呀。怎么就把你女朋友给弄没了?”

    “人家以为她才是我女朋友!”顾长钧低声叫了起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家里的情况。那丫头片子往那儿一坐就显得高人一等。两眼瞅过去,比小李飞刀都刺人,你说人家一个图书馆的小职员哪经得住这个?好声好气儿地聊了两句,直接就告辞走人……你说我冤不冤?”

    “看来是个好姑娘,就是有点儿太过自卑。我觉得你可以试着再发展发展!”秦卫想了想,正sè道。

    “发展个毛。连电话都不接,怎么发展?”顾长钧恼道。

    “你白痴啊?电话不接,你不会找过去吗?”秦卫恼了,“而且我就不明白了,你干嘛老是左一个‘人家’、右一个‘人家’的,人家没有名字啊?”

    “当然有名字。”顾长钧道。

    “叫什么?”秦卫问。

    “叫……我干嘛告诉你?”

    “不告诉我?”秦卫冷哼一声,“这样的话,以我对你的了解,老顾,你恐怕真不是真心喜欢人家吧?要不然,怎么连个名都没问?还人家人家,拿这个故意来糊弄我,是不是?”

    “我糊弄你个头。”顾长钧骂了一句,“那确确实实是老子正在追的一个女孩儿。可这些天老子都快被你孙子给弄得神经衰弱了,哪有空去找她?好不容易凑个时间把她请到家里来,你那曾孙女儿又来捣蛋……我肯定那死丫头是蓄意的,可我又拿她没办法。人家就是个普通人,我这要是再直接去找,说不定人家连图书馆也呆不下去了。”

    “真是这样?”

    “我以你的名义发誓!”

    “这么毒……”秦卫呲了呲牙,“看来我孙子的行事方法确实有点儿过份。怎么,他还没查到你的底儿?”

    “没查到。”说到这里,顾长钧直接狞笑了两声,“就他那点儿本事,我看还得再回斯坦福大学心理系重新进修个十年八年。”

    “哟,你好厉害。”秦卫不乐意听了,“不知道是谁被我孙子随随便便用一张草纸就蒙去了50亿……姓顾的,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自知之明?我还需要什么自知之明?别看他年纪不小,照样也得叫老子爷爷!”顾长钧冷笑连连,“再者,他能用什么手段对付我?老子那天才发现,只要我一跟你打电话,电视机就是雪花一片。这摆明了是有影响……我就不信他能怎么的。”

    “有影响?”

    “对。”

    “什么都影响?什么设备都不管用?”

    “那天夜里你给我打电话,结果附近电视台一架摄像用的直升机说是从天上掉上来了。”

    “那么凶残?”秦卫惊叫。

    “骗你玩儿的。”顾长钧“切”了一声,“不过确实是挺猛的,我偷偷试过好几回,回回管用。有一次专门跑到他缅甸大使馆转了一圈儿,结果气得你孙子派人把我给扔了出来。”

    “嘘——”秦卫长出了一口气,“这我就放心了。”

    “放心?你放什么心?该不是怕你孙子找到你吧?那你这长辈可实在够呛。”顾长钧鄙视道。

    “我够呛?我是怕你被发现好不好?我在民国,他们怎么也不可能够得到,倒是你,哼哼,一旦被发现,你说你会是在běijing,还是被拉去缅甸做人肉切片儿啊?”秦卫反讽道。

    “你还是少担心我,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顾长钧毫不示弱,“英国人、孔家,到时候说不定还有宋家、蒋家、陈家,乃至于其他什么家家的都会过来。这么多人,你觉得你能分到多少东西?”

    “反正有老子那份儿就成。”秦卫不在乎地一笑,“再说了,油田再好,落不到手里也是白搭。小ri本儿南下可用不了几年了,他们抢去不也还是替他人做嫁。”

    “你现在不是撺掇着ri本人北上的吗?如果计划成功了,ri本人还会南下吗?”顾长钧问道。

    “很难说。”秦卫想了想,“不过我的想法还是会南下。毕竟,远东地区的资源虽然丰富,却依然有很多够不到的地方,比如说橡胶。而且斯大林那个人也不是会吃亏的主儿。一旦两国开战,他肯定会投入相当巨大的力量来挽回局势。ri本人就算能凭借着我们的情报占到一时的便宜,最后也会发现入不敷出。那时候,南下也就将会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

    “如果ri本人看得清,肯定会占了远东不挪窝。如果他们再清楚一点儿,跟国民zhèngfu和谈,退到东北……哼,你说到时候东三省还会不会是中国的?”顾长钧突然问道。

    “这可难说。不过ri本人当初都没有占了东三省不再动弹,现在肯定也不会。胃口养大了,你想让它继续守在那一亩三分地里刨食儿,就是妄想。何况,这么些年,除了40年前那场黄海海战,ri本海军一直都没有再获得出彩的机会儿。虽然海军的人比陆军要冷静许多,可那些人肯定不会这么一直忍下去的。南下是早晚的事儿。”秦卫冷笑道。

    “也是。”ri本在远东的战局不利,就只有重提南下的策略;ri本在远东的战局顺利,海军肯定会嫉妒陆军的战绩,必然也会努力促使南下战略再次启动……可以说,ri本人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想到这里,顾长钧也不自禁的为ri本人感到叹息。说起来,这个岛国其实还是挺厉害的,能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东亚,兵锋甚至都指到了南亚,哪怕在战败之后也能找到机会重新崛起,并一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这不是光嘴皮子动动就能办得到的。可惜狼终究是狼,得志就猖狂。轻松地从中国撕下了一大块肉,就以为可以鲸吞整个中国……他可以肯定,哪怕就是没有美国的参战,仅凭中国自己也能取得抗战的胜利。无非就是再晚几年罢了。而真要是那样的话,ri本将绝没有机会再次崛起。因为,哪怕他们能退回ri本本土,也要整天防备着中国,无数的jing力都将耗费在这上面。这样的情况,还怎么发展经济?而等到中国的海军发展起来,ri本的末ri也就到了。至于说让ri本的海军sāo扰中国,让中国无法发展海军这种话,顾长钧根本就想都懒得想。中国漫长的海岸线,那么多的海港,仅凭一个ri本海军,怎么覆盖得过来?就算能覆盖得过来,又需要多大的投入?ri本现在已经是勒紧了裤腰袋在过ri子了,被赶出中国之后,还能有实力进行这样的行动?所以,他们只有在等待中慢慢绝望!

    ……

    “怎么这么久?”

    收起电话,走出厕所,顾长钧迎头就撞见了秦一苇,顿时,他的脸sè就是一变。

    “不至于吧?我就是上个厕所,这你也要守着?有你这么给人家当侄女儿的吗?”

    “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你还在这儿磨蹭,要不是念在你辈份高,早就派人把你揪出来了……你是不是不打算看我曾爷爷的遗嘱了?”秦一苇微皱着眉头说道。

    “我怕你?”顾长钧“切”了一声,“当我不知道?没有我到场,遗嘱是不能打开的。”

    “一张纸罢了,叫你来,那是因为我们尊敬曾爷爷,可这并不代表我们打不开那遗嘱……你以为到了我们这个地步,连个银行也搞不定,还真需要你这个外人到场吗?”秦一苇冷哼道。

    “知道你们牛!”顾长钧耸耸肩,“走吧,头前带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