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章 秦卫的保险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顾长钧并没有在电话里告诉秦卫自己这一回要飞往香港……就像是游戏里定时爆出的彩蛋一样,他很想看看秦卫这一次给自己留了什么。那家伙可是相当小气的,头一回不过才是张十万美元的支票,后来又是他催了好久,才有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结果还因为这个被发现了“猫腻儿”,被秦志钧追踪而至,使得他倒欠了那家伙五十亿人民币的巨额债务。而这还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秦卫留下的那份股权转让协议根本就不是让秦家将自己在大陆企业所有股份转让出来百分之几,而是那家伙在“活”着的时候在大陆进行的投资。虽然那时还有点儿早,秦卫自己能在大陆进行的投资也不多,也不可能像秦志钧所说的那样涵盖所有秦家在大陆的企业,可那些都是非常值钱的原始股份。虽然不多,也很散,可综合起来也足有十几二十个亿的价值。最重要的是,每年都可以拿到不菲的分红。可以说,要不是被秦志钧莫名坑了一把,他现在早就昂首阔步地迈进中国最富有阶层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超级负翁”。

    而现在,他再一次收到了律师函,同样还是那家律师行,只不过这一回却是让他去香港参加秦卫的“遗嘱”开启会议!

    秦卫到底又留下了什么?

    虽然跟秦卫是经年的老友,相互了解的很深,可顾长钧却不敢确定在另一个时空过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会给自己留下什么。会是帮自己解决秦志钧的麻烦吗?还是会再给自己一大笔财富。让自己得意洋洋的把五十亿的巨款甩到那孙子的脸上?至于帮自己收拾一下自己的亲孙子一顿,顾长钧根本就不做这样的美梦.以他对秦卫的了解,能帮自己这个老朋友一把,把债务和生活问题解决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为了他对付自己的亲孙子……那不是秦卫的风格。

    ……

    飞机起飞了,并在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了香港启德机场。顾长钧在机愁机厅里就看到了曾经多次找过自己的。那个嘉顺律师事务所的高惠,当然,还有秦家的人。他也不知道秦卫到底是在搞什么鬼,明明是留给自己的东西,偏偏还要秦家的一帮半大小老头子也叫了来。跟在高惠身边的,居然就是早先来香港“购物散心”的缅甸驻华大使。看到那孙子,顾长钧原本还算有些笑容的脸登时就板了起来,一点儿也没有受到这么高等级接机待遇的兴奋。

    “顾先生果然跟秦家关系匪浅,难怪秦老先生在三十年前就安排了这么多事儿。”

    还有专车。不过可惜还是跟秦志钧坐在一起……高惠是兴奋无比。兼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秦家已经不仅仅是有权有势那么简单的家族了。这是一个影响力触及到许多领域的超级家族。如果不是她这一次有幸成为这个案子的律师,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秦家,更别说了解到秦家的一些事情了。

    “我倒是觉得挺麻烦的。这姓秦也忒古怪。”

    顾长钧死瞪着秦志钧,他突然发现,这孙子的名字恐怕也是专门为了自己而出现的……秦志钧?秦制钧?不就是专门克制自己这个顾长钧么?秦卫这混球,肯定是故意的。

    “呵呵。我知道你恨我。不过表弟啊,咱们怎么说也是亲戚,只要你配合我,我是不会向你讨债的。”秦志钧果然是研究心理的出身,顾长钧一说话,他就知道了这家伙在想什么。除了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骂成了孙子……不过话说回来,真要是按辈份算,顾长钧其实也没有骂他。

    “哼哼,我谢谢你。”顾长钧没好气儿地的着这个不停地把自己辈份拉低的家伙,“不过我劝你还是担心一下呆会儿的遗嘱吧。我有感觉。这一次的遗嘱,十有**就是冲着你这个对祖父不敬的孙子来的。”

    “胡说八道。”秦一苇冷哼了一声。“曾爷爷怎么可能知道我父亲会一直追查他的来历?再者,我父亲又没有对他老人家不敬,他老人家又怎么会针对自己的孙子?”

    “整天就想着把自己亲爷爷藏着掖着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给重新挖出来,这还不叫不敬?至于你曾爷爷会不会收拾你这个不安份的老子,我看也很难说。”顾长钧咧了咧嘴,“要不这样,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打什么赌?”秦志钧问道。

    “我输了,债务再加二十亿。我嬴了,债务取消。”顾长钧道。

    “那你如果输了,可就真的亏大了。”秦志钧笑道。

    “我现在已经亏大了,再加二十亿又算得了什么?”顾长钧冷哼道。

    “顾先生,你说的是二十……亿?”

    高惠现在才反应过来。她一脸呆滞地看着顾长钧,这个就是她第一次见面时还只能呆在一间脏乱差的出租房里码字的穷小子?刚刚对秦大使出言不逊也就罢了,可现在居然随口就是二十亿开赌……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就是二十亿,怎么样,敢不敢赌?”

    “好啊,表弟你这么有心情,我这个做表哥的又怎么能扫兴?就这么赌了。”秦志钧笑笑,“正好高律师也在,就麻烦您帮我们立个协议!”

    “这个……不太好吧?而且这种打赌的协议,在法律层面很难解释的,有可能不会被认可。”高惠小心翼翼地说道。

    “认不认可还是两说,您先帮我们制订一份协议再说。”顾长钧道。

    “秦先生,您看……”顾长钧好像有钱了,可高惠更看重秦志钧的意思。

    “随他。”秦志钧微笑着答道。

    “那好吧……”

    ……

    专业律师的速度自然很快,顾长钧等人的专车赶到汇丰银行总部的时候。他和秦志钧已经都在协议上签了字,还摁了手印儿。而让顾长钧不得不承认的是。秦家果然有钱。车里安装着电脑也就罢了,居然还有打愈,甚至连传真机都有……所以,他和秦志钧的打赌协议在最短时间内就得到了高惠所在的嘉顺律师事务所的公证,具备了一定的法律效力。而这一切都让他恍如梦中。好不容易回过神儿来的时候,他居然已经跟着秦志钧父女,以及一群姓秦的老家伙,还有汇丰银行的总裁,以及副总裁什么的等在一间保险库的门口了。

    “怎么要这么大一个金库?”就是金库!顾长钧可以肯定。眼前这个有着足有尺厚合金钢门的保险库一定是汇丰银行的人用来盛金子的。可现在居然跟秦卫的遗嘱沾上了边儿……那混球难道给自己留了一门大炮?嗯,没记错,秦卫的那份遗嘱很简单,就是说要把这个保险库里的东西全部留给自己,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这曾经是我们汇丰银行最大的一个金库,不过后来被秦老先生强行租用。根据记录,秦老先生曾连续多年将各种物品存进这间保险库。迄今已经快半个世纪了。可惜我们银行的人却囿于规定。一直都不能知道里面是些什么。现在难够有机会一睹其中真容,真要是要感谢顾先生的到来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对着秦卫微笑点头。顾长钧知道这家伙是汇丰银行的总裁,说是姓郑,只好赶紧也递了一个微笑回去。他敢跟秦志钧呲牙,可不代表他愿意得罪这样的金融巨头。金库里的东西还没取出来呢。可是,就在他等待着这老头儿打开金库大门的时候,对方却向旁边一让。把他给让了出来:

    “顾先生,请!”

    “我?”

    “是的,”老头点头,“秦老先生的遗嘱规定,只有顾先生来了。才能通知相关人等来开启保险库。可是遗嘱上也说了,只有顾先生您才有保险库的密码……当然。如果您连续输错三次,库房里的东西也将不再归属于您,其处置权,将属于秦志钧先生。”

    “靠!”顾长钧忍不住暗骂了一声。秦卫果然有耍他的意思。

    “我?”秦志钧也很诧异,要知道,这一次的事情,秦家来的人可不只是他。而他虽然是秦家人,也做到了缅甸驻华大使,可在秦家的地位却并没有特别高。至少,家族的主导权不在他的手里,老爷子又怎么会把这么大一个库房的东西交给他处置?

    “老爷子果然还是这么鬼马。”秦家在香港的负责人,顾长钧记得好像叫什么秦志鸿来着,跟秦志钧差不多年纪,听到汇丰老总的话后并没有什么失望的表现,反而饶有兴趣地催促起了顾长钧:“小表弟,既然老爷子都这么说了,你就赶紧的吧。我们这一票兄弟得凑得差不多整齐,屋里可都等着开饭呢。”

    “啊?”顾长钧看了这家伙一眼,什么叫“屋里的都等着开饭”?貌似香港人,可这说法怎么听着这么像是华北哪个省的方言?

    “你想到了没有?老爷子说你知道密码……那你就肯定知道,不过你可别弄错了,不然,这一库房的东西可就不是你的了。”秦一苇有些幸灾乐祸地催促道。她早就看顾长钧不顺眼了。虽然秦家的家教并不会让她们瞧不起顾长钧这样的人,她小时候也是跟普通人一样长大的,也是上的普通的公立学校,许多朋友也都是来自普通的家庭,可这并不代表她会逮着谁都当朋友。尤其是顾长钧居然还是她的叔辈,这就更让她不顺眼了。这小子有哪一点儿够资格当她叔叔了?表叔也不行。

    “密码、密码……”顾长钧都快在心里把秦卫给骂翻了。给就给呗,还要什么密码……存心的吧?可是,到底是什么密码呢?生日?学号?还是租房子用的门牌号?

    “想想你跟我们家老爷子有什么可联系的地方。”秦志钧提醒道。

    “联系?”顾长钧猛然抬头。跟秦卫联系的,不就是电话?

    “1534568!”

    “怎么那么像手机号码?”秦一苇向前凑了一步,看着顾长钧转动那老式的密码锁,忍不住皱了皱眉,而再仔细想了想之后,她更是惊讶不己,“这不是你的号码吗?”

    “要你管……”顾长钧白了她一眼,他也看这曾孙女不太顺眼。居然把他好不容易才把上的妹子给羞得自惭形愧跑了,那可是好几个月的功夫啊,搁人家速度快的孩子都有了,容易吗?

    “的的……”

    “密码不对!”

    警报声响起,密码锁上方的红灯也亮了起来。原本还一脸期盼的秦家人,还有几位汇丰银行老总级的人物都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到底行不行?”秦一苇又向顾长钧问道。

    “怎么可能不行?”不就是老子的号码吗?秦卫那家伙联系自己用的嘛,怎么不管用?顾长钧咬着牙,心情忐忑。可只有两次机会了。

    “再好好想一想,想想是不是哪里不对。”秦志鸿也道。

    “我想想,我想想……”顾长钧咬着嘴唇,努力地回想着自己跟秦卫的联系……可越想越觉得满脑子浆糊。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居然用自己的手机号码,我曾爷爷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知道你的号码。”秦一苇又在一边讥讽道。

    “你怎么知道他就不是神仙,不知道……对啊。”顾长钧眼前突然一亮。秦卫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号码,这家伙既然找来这么多人,肯定不会是想要让自己漏馅儿。他提前几十年弄的密码,怎么可能跟自己的手机号码完全相同?那不是找着让人来调查吗?可既然不是自己的号码,那就只有……

    “1538546!”

    “姓秦的,你可得给老子争气!这是你自己的号码,一定要管用啊。老子机会不多了。你要是敢耍老子,老子要你好看。”

    顾长钧咬着牙,小心翼翼地把密码锁转到了最后一个数字,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哐啷!”

    “打开了!”

    欢呼声乍然响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