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6章 恐惧的顾长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太过份了!”

    “我又招你了?”

    ……

    无可否认的,顾长钧发大财了。不说秦卫保存在箱子里的那些珍贵的古董,光是摆在箱子外面的那些书画真迹,就已经足以让他羞愧的无地自容:本以为拿到秦卫赠送的股份以后已经算是有钱人了,可这点儿钱还不够他买外面的几幅画的。别的不说,光是其中那篇王羲之真迹的《快雪时晴帖》,就足够国内几大博物馆打破了头来抢……而且是花多少钱都无所谓的那种疯抢!至于个人,那是连想都不要想。而这恐怕还仅仅是国内,要是国家允许的话,国外的那些收藏家和博物馆恐怕会把这张古帖炒到天价。

    秦卫到底是怎么坑蒙拐骗弄到这么多好东西的?

    顾长钧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秦卫是真真切切地把这些东西都留给他了。每一样都几乎是无价之宝。哪怕是稍便宜一些的,比如说是齐白石和张大千的画,也留了整整一箱子,足足五六百幅……按当今的市价,如果他将之全部卖掉,就是十几二十个亿。

    可秦卫不许他卖,一张、一件、一幅,一个……都不许!哪怕是卖给故宫都不行!

    多么操蛋的规定?

    而这个规定,则出自秦一苇找来的那个“黑匣子”。里面有秦卫给他的一封信。

    信上,秦卫先把某个跟自己同辈的顾长钧臭骂了一顿,说他不顾兄弟情谊。不相信兄弟之类。然后,开始解说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照顾”这个晚辈顾长钧的原因。原来。21世纪的顾长钧其实跟秦卫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所谓的表舅公之类都是秦卫故意闹着玩儿的。但那个20世纪的顾某人却跟秦卫是生死之交,最重要的是,秦卫发财所用到的许多信息都来自那家伙。也就是说,20世纪的顾某人其实应该在秦家的财富中占据相当大的一部分。可那家伙假清高,又因为某种原因,据秦卫自己猜测,好像是得了什么不太好意思说的病。死活不愿意跟秦卫一起打天下,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独自一人留在了大陆。后来,时隔数十年,那家伙终于嗝屁了,只通过极为隐密的渠道留下了一个信息,说是在大陆某个地方留了种儿。偷偷寄养到了某个同为顾姓的农家,然后什么也没说,只说如果有孙子,已经安排好也叫顾长钧,叫秦卫自己看着办……

    秦卫是多么看重兄弟的人啊?自然不能容许自己好朋友、好兄弟的后代吃苦受累。可20世纪那个顾长钧的身份非同小可,在“骇客”内的级别比秦卫还高。掌握着许多高端机密。而就在秦卫接到消息的那段时间,“骇客”组织也因为种种原因,发生了许多激烈的斗争。秦卫甚至怀疑,顾长钧当年就很有可能是被某些知晓其身份的自己人给暗害了,所以才不得不只身逃往大陆。否则的话。以他们所掌握的资源,几乎就不必害怕外来的敌人。而且。当时国际政治风云诡谲,秦卫暗中掌控着东南亚和周围地区的诸多势力,也实在是分不出太多心思去做什么。再者,根据与顾长钧多年的交情,那家伙既然专门指明自己的孙子会跟自己同名同姓,肯定也是希望儿辈这一代不要出什么问题,或者是希望儿辈能好好奉养养父母,然后安安稳稳地过完这辈子,一切等到了孙子辈儿再说。所以,思前想后,秦卫只能暂时按下了去寻找好兄弟后代的想法,专心致力于解决自己所需要面对的事情。直到三十多年前,日子安稳了,同时也是他自己感觉差不多不行了的时候,才终于秘密派人去寻找顾长钧一家。然后,经过一番搜寻,终于找到了顾长钧的后人,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人,也就是新版顾长钧的父亲。……说真的,秦卫不是没有试过扶植一下这个“晚辈”,可问题是,太老实的人似乎当不好领导之类的角色,虽然他也很努力。

    就这样,在几经折腾之后,老实人继续做他的普通人,秦卫也放弃了打乱其生活的打算。而既然儿辈不行,自然就只有放到孙辈头上……可这时候又发生了许多事。秦卫只得胡乱安排了一下,也不敢给还没出生的顾长钧留下太多东西,只是随便留了点儿钱,就去跟某些不安份的家伙开战去了。再然后,经过一番“征战”,秦卫又一次嬴得了胜利,可这时候他的身体也垮了,大限将至。这个时候的秦卫依然没有放弃朋友的嘱托。虽然因为残余的敌人依旧不少,他没有再去找已经出生的顾长钧,可他还是往后安排了许多事情。不过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将顾长钧扶植什么了不得的成功人士了,他打算让这小子过得安稳些,开个博物馆……就用他多年收藏的那些古董字画!

    博物馆的建造由秦家负责,秦家要是不乐意,顾长钧就必须将他先前赠予的那些股份变卖。而那些古董字画,顾长钧只是第一受赠人,而且还必须在签署二十年内绝不变卖其中任何一件的承诺协议之后才能接受馈赠,否则这些宝贝就将被交予国家。而根据协议,就算日后博物馆经营不善,需要出售古董以维持,顾长钧也只能将这些东西卖给国内的收藏家或者博物馆,不得贩出国外。而博物馆一旦建成,所有收益都将归属顾长钧个人所有。

    也就是说,顾长钧只能算是个古董字画的保管人,拿着高额的保管费用,对那些古董只能看不能动!

    不过这还不够让顾长钧感到愤怒。

    ……

    “秦家已经答应出资修建一所世界最顶级的博物馆,来盛放你的那些‘遗物’!”

    “那就是你省了一大笔了?这还找我算什么账?”

    “我不找你找谁?”听着手机那头某个惫懒的声音。顾长钧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现在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你这个所谓的‘东南亚某华侨’成了爱国人士,专心一意的为国家保护珍贵历史文化遗产,简直就快可歌可泣了。可你让我签的那份儿协议,大哥,你知不知道害死我了?”

    “那协议很好啊。很好地防范的某个可能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家伙的可能的错误行为,完全是为你量身打造。我不觉得有什么错啊。”秦卫很得意地笑着,为以后的自己感到自豪。姓顾的你不是了不起吗?老子就是让你看得到,吃不着!我急死你!

    “可你现在知道有多少人来找我吗?”顾长钧的声音突然就带上了哭音儿。“大哥,你接过北京市长的电话没?政治局常委啊!问我有没有兴趣把博物馆建到北京去,他可以直接批给我建筑用地。还有上海、重庆、天津、南京、西安、苏州、杭州、广州……现在深圳市文化局的人就在酒店,就住在我对门儿。每天问我能不能把博物馆建他们那儿。另外,全国各地的文化文物,凡是能跟这些古董字画扯得上关系的部门,都在往香港跑。听说连县政府都有……你知不知道?”

    “靠,不是吧?你有这么红?”秦卫也被吓了一跳。这太夸张了吧?

    “我现在恨不得跳了维多利亚湾。都是当官的,我一个小市民,得罪得起谁啊我?”顾长钧抹了把鼻涕,“这还不算。香港特首还刚刚特批了一笔钱,帮我付酒店住宿费用……”

    “他们也要你把博物馆建他们那儿?”秦卫小心翼翼地问道。

    “废话!”顾长钧直接骂道。

    “那你决定了没有?”

    “我决定个屁。我让你那些子子孙孙做主。他们就说要我做主……摆明了就嫉妒你把这些东西都留给了我,想看我好戏!这帮孙子,都跟你一个尿性!”顾长钧忍不住又骂了一句。

    “这是好事儿啊。地方政府这么积极,到时候肯定会倾力帮忙……”

    “倾力帮忙个屁。”顾长钧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第几次吐出这个词儿了,“你知不知道。明天,故宫博物馆馆长就要带人来了。”

    “故宫?”

    “嗯。”

    “他、他们来干嘛?”秦卫奇道。

    “哼哼。来干嘛?他们出二十个亿,要我放弃原先签署的协议!跟他们一伙的,还有国内的许多地方上的大博物馆。”顾长钧咬着牙说道。

    “二十个亿?靠,他们想得也太美了吧,按你的描述,老子留下的古董字画连零头恐怕都不只二十个亿才对。”秦卫叫道。

    “根据汇丰银行的估计,你留下的那些东西,总市值大约能有近千个亿,近千个亿啊。你他m的,你这家伙简直就是天高三尺,……尤其是里面还有近三百件堪称无价之宝的东西,其价值根本无法计算。二十个亿,别说零头,随便拿一两张画儿就摆平了。”顾长钧说话的速度越来越急,最后,带得他整个人都开始在屋里乱蹿起来。

    “那他们还这么干,脑子有问题啊?”

    “他们的脑子当然不会有问题。我要是放弃协议,这些宝贝就直接捐献给国家了。他们身为国内最顶级的博物馆,肯定能分到不少……这可比直接花钱买爽快多了。何况就算花钱,这些收藏里面的许多东西他们也买不到。根本就是有价无市!”顾长钧道。

    “聪明。”秦卫叹了口气,“可惜他们选错了对象,兄弟,面对这样的糖衣炮弹,你要顶住,千万顶住啊!”

    “你给我这么一个烫手的大山竽,还让我顶住?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顾长钧大声嚎叫起来。

    “那你就找人帮你出出主意嘛。”

    “出个屁的主意,我、我,呜呜呜……”

    “怎么啦?你,老顾,兄弟……你、你哭了?”听着电话传过来的哭声,秦卫直接呆了。自从跟顾长钧认识之后,他就没见这家伙哭过。不就是个博物馆嘛,建哪儿不是建?实在不行就回北京嘛,就算是卖了政治局常委的面子。有这么一尊大佛撑腰,还用怕谁?而就算不去北京,其他地方也都是可以的。怎么也不至于哭呀?

    “老秦,我怕——”

    “你、你怕?”

    “香港警方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最近不要出去,说国际刑警组织通知他们,世界各地的贼偷大盗都在往香港赶,目的明显就是我……你他m的害死我了”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