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7章 去看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眼珠子怎么都红了?昨晚没睡好?”

    早上起来,沈醉正在例行巡视,结果迎面撞上了秦卫……这家伙伸着懒腰,眼睛弄的跟红灯笼似的,走一步打一个哈欠,让沈醉看得惊讶不己。要知道,睡觉睡到自然醒已经是秦卫的常态,醒了之后继续赖床,一直到吃饭才会爬起来更是他的习惯。现在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就起床,可不是这家伙的风格。

    “没办法,兄弟有难,我这个当哥们儿的,总也得开导开导。”秦卫打着呵欠叹着气,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兄弟有难?”沈醉一惊,“你说的是……”

    “你应该听到过他的名字,”秦卫又捂着嘴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那小子姓顾!”

    “顾长钧?”沈醉再次一惊。这个名字不就是上回在收容院,秦卫说招了贼的那一夜,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秦卫大声吼出来,吼得整个收容院都听到的名字吗?

    “就是他。”秦卫打瞌睡似地点了两下头,算是肯定。

    “他有难?”那不就是秦卫他们的组织有事儿了?沈醉突然紧张起来。秦卫所在的组织可是一个极其强大和神秘的组织,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组织到底有多么强大,可戴笠告诉过他,这个组织极其强大,强大到他们的军统恐怕都难以望其项背。而也正是秦卫背后有强大的势力支撑,所以才会获得委员长的优待……想让国家领袖这么好的态度,可不只是有钱就行的。可现在秦卫告诉诉他,这个组织可能出了问题……

    “得马上向戴老板报告!”

    “那小子跑银行去把老子留下的东西给扒拉了出来,现在被一群手段高强的贼胚给惦记上了,正害怕得浑身发毛。”秦卫并没有在意沈醉勃然而变的脸色。依旧在絮絮叨叨:“你说这人也是。当初是他自己非要老子给他,现在给他了,他却反过来怨我害了他……沈醉,你说这家伙是不是人品有问题?”

    “这个……”东西是秦卫留下的?是什么?能让一个跟这家伙几乎平齐的人念念不忘,缠着让他交出去?沈醉脑筋急转。

    “算了,不说这些了,反正那小子既沾便宜,又倒霉,随他去吧……”秦卫又打了个呵欠。他是真的困。顾长钧可不像他。他至少还经历过被南造云子俘虏的日子,神经的竖韧度已经远超从前。可那小子到现在都还只是个普通人。就算中间被秦志钧那小孙子讹了几十亿的债务,但在被人讨债之前,那小子恐怕也不会在乎。有他秦卫在嘛!他会让一个小孙子给当爷爷的捣蛋?可现在突然就被全世界大批的盗贼小偷盯上,顾长钧可就真的扛不住了。

    那批价值连城的宝贝都还呆在汇丰银行的保险库里。库门门外也随时都有一队荷枪实弹的保安守卫着,根本不怕那些家伙惦记,所以,顾长钧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人身安全……弄不到财宝,弄到他也行啊,是不是?绑架勒索嘛。而这时候,平时看了太多小说和电影电视剧所造成了问题就来了:一。顾长钧很担心那些国内的博物馆会买凶杀人,因为他这个第一受赠人一死,按照秦卫的“遗嘱”,这些博物馆就会成为最大的嬴家;二。顾长钧还担心秦家那帮人。嫉妒秦卫不把这么一大批宝物留给子孙,却给了他这个“外人”。于是,本着宁予外人,不予“家奴”之类的恶劣思想。派人暗杀他;三,就是那些贼了……万一真像电视电影里那样有几个手段高强的。不算不来找他,只是偷去一件两件的宝贝,也足够他心疼半辈子的……

    而这些还不算是最让顾长钧心烦的。听问这家伙的老家已经来人了,还是个副县长,说是来找投资……

    反正林林总总,所有的事儿几乎一下子都来了。而在打完电话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那个时代的今天,顾长钧还得去赴一个局:香港特首邀请他共进午餐。据说餐会上还会有许多香港的社会名流、大学教授之类。当然,都是文物古董的爱好者。据说,特首先生打算在这一次的餐会上跟大家一起筹划建立一个香港自己的大型历史文化博物馆……要知道,香港虽然也有博物馆,可基本上都是小打小闹,而且所展出的所谓文物多以香港本土文化为主,历史范围太小,面儿也太窄。这太不符合香港做为一个国际性金融中心大都会的地位。所以,特首想改变这一局面,在自己的任内给香港留下一个足以值得民众为之自豪的文化场所。当然,这个宴会绝不是冲着秦卫去的,香港富豪那么多,拍卖行里每天买卖的古董文物不知道有多少,把大家都招集起来,随随便便凑上那么一点儿,就已经够了,肯定不是看上了那家伙手上价值近千亿的宝贝。

    而就在两人通话的最后,秦卫听到了那头有人破门而入的声音,当时他紧张地要命,幸好来人喊了一声“香港警察”,要不然他的心脏都能跳出来。之后,虽然顾长钧马上就挂了电话,但经过一番苦思之后,他还是得出了结论:因为顾长钧目前近乎唐僧肉一样的价值和可能面对的危险,香港政府对其进行了全方位的保护。可根据顾长钧在前几次通话中所提过的,只要他一打电话,周围的各种电子产品都将失效……所以,两人通话的时候,香港警察肯定极为紧张。为了以防万一,所以不得不破门而入,以保证顾长钧的生命安全。

    ……

    “特区政府都做到这一步了,顾长钧你估计也该沦陷了吧?”

    没有人比秦卫更了解顾长钧,恐怕就是那小子的父母来了也一样。其实香港政府只需要派个美女警察冲进顾长钧的房间将其扑倒,然后再随便抛几个媚眼儿,就足够把那家伙放倒了。何况,那么多价值连城的宝贝,运来运去的多容易出事儿?再加上香港政府又那么热情,顾长钧才不会有事儿没事儿的自找麻烦。当然了,那家伙肯定也会考虑博物馆建成之后的收入问题,毕竟这些收入都将归他所有么。而香港这个富豪云集,民众收入和总体知识水平也都挺高,还旅游业发达的地方,确实非常符合他这个未来的大型历史文化博物馆所需要的所有条件。何况香港还毗邻广州、深圳这些地方,并不担心客源。

    “走吧。”

    秦卫越想越觉得困,也越觉得有点儿吃亏。虽然不懂,可他也希望自己的屋里摆满各种古董和字画。那才显得有派不是?可惜明明是自己的东西,自己还没有享受到,却被顾长钧那货先享受了。想想都觉得不平衡。就这样,一步三晃地走了两步,突然发觉面前有人,勉强睁开眼,正好看到周恬的那张漂亮脸蛋儿。

    “走什么?走哪儿?”秦卫还在迷糊着。

    “今天是政治部邀请观看《南京》首演的日子,你不是已经接了人家的请柬了吗?”周恬道。

    “接了请柬就要去啊?我现在可困得不行。”秦卫说着,又朝周恬狠狠地打了一个呵欠。

    “你是长官,去不去都是你的自由。可据我所知,政治部这回请的人可不少,而你前次因为南造云子的事情,在社会上的名声并不好。虽然现在南造云子已经被委员长下令‘枪毙’,可大家对你的嫌隙仍在。如果这回揭露日军暴行的话剧首演你又再次缺席,很难保不会被人看做亲日派。”周恬淡淡地说道。

    “我亲日派?”秦卫指了指自己,“我要是亲日派,现在重庆都沦陷了。我亲谁也不可能亲日啊。”

    “那你到底去不去呢?”周恬又微笑着问道。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不去吗?”秦卫叹了口气,“走吧,丫环。头前带路!”

    ……

    “沈醉那货干嘛去了?”

    “他有些事情,正在联系戴老板。”

    出门有专车的日子确实不错。虽然这车的状况太差,走在路上也不觉得平稳,有点儿颠,可秦卫却很享受。毕竟到了重庆他也没有几回坐“专车”出去过。不过在车里小眯了一会儿,把脑袋从周恬的肩膀上提起来,再睁开眼,却看到一向给他兼任司机的沈醉换成了毛万里,他还是微微地有点儿不太适应。这家伙好像不能算是自己人。

    “吃饱了撑的,随便糊弄两句就当成重大情报。你要是能找得到顾长钧,老子随你姓。”联系戴笠?秦卫虽然依旧眼神迷离,睡意盎然,却还是能想得到沈醉为什么要联系戴笠。对此,他表示毫无压力。

    “前面要不要绕过去?”

    秦卫暗地里碎碎念,毛万里又突然问道。

    “前面?……”秦卫透过车前窗看了看,“前面怎么了?不就是沙坪坝吗?难道有学生游行?”

    “那儿前几天刚被日军飞机轰炸过,还没弄好,有点儿乱……车不好过。”毛万里答道。

    “日本飞机轰炸?”随口念叨了两遍,秦卫原本还半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我……是不是忘了些什么东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