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章 人凤有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叫周阿梅?”

    “我知道你想笑,想笑就笑吧。”

    周恬气鼓鼓地看着秦卫,对那仿佛想把自己浑身上下打量个遍的目光充满了怨气……她平时不是这样的。进入军统,接受训练,这一路走过来,她从来没有尝试过对上级有过抵触。听上司的话,按上司的指示行动,是她这种小角色在军统能够存活下去,并活得更好的唯一一条路。可是跟秦卫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她却敢于向上级怒目而视了,当然,仅限于秦卫一个。

    “其实这名字挺好听的,有什么好笑?‘阿梅’、‘阿梅’……你要是去唱歌,光这名字,肯定就是大姐头级别的。”

    “我干嘛去唱歌?”周恬依旧在瞪着她。

    “不唱歌去做生意也行啊。你不就是觉得这个名字可能有点儿‘土’,所以才改叫周恬的吗?”秦卫耸耸肩,“我以前就见过一个大公司的女主管,位高权重,动辙就是几千万上亿的资金调动,可你知道她的名字叫什么吗?”

    “什么?”周恬根本就不相信秦卫。动辙就是几千万上亿的资金调动?你以为你说的是宋氏三姐妹啊?可就算是宋氏三姐妹,也只有老大和老三有这个能力,老二虽有地位名望,却是死活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的。再者,人家三姐妹的名字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很符合各自的身份。

    “她叫朱丽花!”

    “朱丽花?这名字不错,有些乡土味儿。”郑介民在旁边仔细想了想,“可既然是这么厉害的一个女人,怎么我没听说过?”

    “她不在国内。”《暗战II》你要是看过,老子随你姓。秦卫很不厚道的白了这家伙一眼。

    “你这人也真是,怎么遇到什么事儿就想问问?秦主任你可别怪他。他就是这个毛病……全都是进了军统之后才养成的。”柯漱芳在一边为自己老公辩解道。

    “没事没事……”秦卫摇头笑笑,没当回事儿。

    ……

    “阿梅,看来最近吃得不错,走得挺快啊。”

    几句话的功夫,在后面打招呼的人也已经追了上来。一个跟周恬差不多年纪,大概稍大上那么一两岁的女人,姿容中上,也还算可以,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仿佛是一对情侣。两人身后还跟着四五个保镖似的人物。同样的西装革覆,腰间鼓鼓的,应该是带着武器。而很显然,那个女人对周恬非常熟悉,刚一过来。就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揪着周恬的军装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啧啧……当兵了。真不知道你一个女孩子干嘛非要去跟那些大头兵在一块儿。不过这身军装倒是不错,挺合身儿的……要是我哥哥看到,恐怕又要茶饭不思了。”

    “小姐,”曾经在戴笠面前也面不改色,一副淡然模样的周恬此时却仿佛有些心虚,微微低下了头:“小姐。你也来看戏?”

    “是啊,政治部新排的话剧,专门给我父亲送了请柬,可惜他老人家没空。我就跟子默一起来了。”那女人双手抱胸,又仔细打量了一遍周恬,这才好像刚记起一样把身边的男子拉了过来,“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是子默,杨子默!我未婚夫。告诉你。子默刚从美国回来,他可是芝加哥大学的博士呢。”

    “厉害。”

    周恬还没有反应,秦卫已经忍不住赞了一声。芝加哥大学在后世可是全美排名前五的综合性大学,听说还在麻省理工之前。其创办人就是美国两个最大财团之一的创始人:约翰.洛克菲勒。能进这样的大学学习,还考上了博士,这要不是在民国,他只能仰望。

    “这位是……”那女人这才看了秦卫一眼,然后又询问似地看向了周恬。

    “秦长官是我的上司。”周恬答道。

    “哦——”那女人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接着却又看着一边的毛万里轻轻一笑,“呵呵,我还以为这位军官是你的上司呢。原来这位才是。你好……秦长官是吧,我是李青芳!”

    “李小姐你好。”秦卫微微点头。这女人从出现到现在都没有失礼的地方,可不管从哪里让他有一种别扭的感觉……因为他感觉对方好像并没有把他瞧在眼里。甚至于,没有把他们这一伙人瞧在眼里。不就是有人芝加哥大学的博士未婚夫吗?很了不起吗?

    “李小姐的父亲是浙江有名的银行家……”周恬跟秦卫相处了一段时间,自然能感觉到这位长官此刻的心情。而她跟李青芳相处的时间更长,自然也更加清楚这位“小姐”的为人。秦卫那是最看不得别人在他面前拿大的性子,哪怕是蒋委员长,如果在他面前太拽,恐怕也要被刺上几句;而这位“小姐”,却一向眼高于顶,最擅长的,就是不把一般人看在眼里……可她又不能随便向别人介绍秦卫的身份,就只有先介绍李青芳了。不过,她话音才落,李青芳就叹了口气,似惋惜,却又颇有些得意地说道:

    “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银行家了。我父亲现在进了财政部。不久前就任政务次长一职,算得上是俞部长的左右手了。啊……阿梅,你知道俞部长吧?”

    “新上任的财政部长俞鸿钧?”郑介民突然在一边问道。

    “没错,就是俞部长。这位先生你知道……”

    “俞……鸿钧?”秦卫却怔了一下,又拧了拧眉毛:“鸿钧?!”

    “怎么了?”郑介民奇怪地看着他,“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秦卫耸了耸肩,“鸿钧老祖嘛!我以前常看《封神演义》。”

    “《封神演义》?呵呵,秦先生真有意思。”李青芳笑笑,“居然喜欢那种胡编乱造的东西。”

    “管他是不是胡编乱造,看着有意思就行。而且,我也不觉得这《封神演义》是胡编乱造。这本书还是很说明了一些东西嘛。”秦卫笑道。

    “哦?《封神演义》不就是个话本吗?不知道秦先生觉得它说明了什么?”李青芳的未婚夫,一直都只是旁观而没有说话的杨子默突然问道。

    “还能说明什么?”秦卫笑笑:“不就是守规矩的人肯定失败,不守规矩的人才会胜利;只会直来直去就要倒霉,会耍阴谋才是王道嘛。”

    “守规矩的人肯定失败,不守规矩才会胜利?会耍阴谋才是王道?”杨子默先是愕然,可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却是失笑摇头:“秦先生的这个感悟确实是发人深省。佩服,佩服!”

    “客气,客气。”秦卫也是微笑。却是一脸得意。

    “好啦好啦,一个古话本儿有什么好聊的,”李青芳突然又打断了两人的谈话,“阿梅啊,你现在……还是一个人?”

    “啊?”

    周恬一愣。

    “啊什么啊?那就是没有了?不过这样也好。”李青芳微闭着眼算了一下。“这样吧,下个星期我家正好要办个舞会,你也来吧……到时候我哥看到你,肯定很高兴。”

    “可是小姐……”

    “好了,就这样了。”李青芳根本没有给周恬拒绝的机会,“我先走了,俞夫人还在前面等着我们呢。记得啊。一定要来……”

    ……

    “真是岂有此理。一个财政次长就这么目中无人。”

    李青芳风风火火,没说两句就走人了。如果只是秦卫等人,这或许还没有什么,可偏偏旁边还有一个柯漱芳……这女人平生最爱沾便宜。同时又最要面子。李青芳前前后后就只跟他们聊了几句,偏偏聊得最多的还只是他们这一伙人中地位最低的那个。这也就罢了。可从头到尾,李青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连她们姓甚名谁都没问……这可绝不是疏忽。根本就是没把她们放在眼里。这让一向受人奉承惯了的她如何能受得了。

    “小姐?呵呵,我本来以为这可能是你的老同学。没想到……你还真是丫环出身?”秦卫却并不在乎那些,他乐呵呵地瞅着周恬,好像要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似的。

    “没错,我是丫环,怎么了?”周恬略有些恼怒地反问道。

    “没什么。”秦卫憋着笑,“我现在终于明白你那么好的学习成绩,为什么却反而只拿了几个肄业证了……是因为你那位‘小姐’?”

    “是,我是偷偷报名自学的。”不知道怎么搞的,周恬突然暴发了:“我就是不服。凭什么她什么事儿都不懂,学习成绩又不好,却能从这个名校到那个名校,整天还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架子。我就是要证明,我虽然是一个丫环,也肯定比她那个小姐强。”

    “厉害。你比那个芝加哥大学的博士生厉害。”秦卫伸了伸大拇指,“我佩服你。回去给你申请升职。”

    “周上尉确实厉害。”一边的余玲玲居然也赞了一声。

    “没根没据的就突然要升职……”毛万里一脸嫉妒地看了看周恬,又看着秦卫道:“秦长官,这可不太公平。”

    “公平?”秦卫摇头一笑:“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过公平?它本来就不公平。”

    “哦?那不知道秦先生觉得这个世界的不公平都体现在哪些方面呢?”余玲玲又突然问道。

    “这可就很难说了。不过倒是可以举几个例子。”秦卫想了想,“我觉得呀,这个世界的不公平就在于:上帝说:我要光!——于是有了白天;美女说:我要钻戒!——于是她有了钻戒;富豪说:我要女人!——于是他有了女人;而我们毛长官说,我要洗澡!——居然停水了!”

    “嗤——”

    几个女人都没有想到秦卫会拿毛万里说事儿,无不失笑,就连在李青芳走后就一直板着脸的周恬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而被秦卫拿来当笑料的毛万里,也只不过是轻轻一笑,并没有当回事儿.他其实也只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而己。别说他受毛人凤殃及,正在受到打压,就是没有受到打压,军衔到了上校,再想上一步当上将军,又哪有那么容易?否则他也不用暂时丢掉职务打算去中央军校深造。尤其是他们这些搞情报工作的,军衔普遍都不高。要知道,戴笠也才只是少将而己。不过平白被秦卫拿来取笑,他也不会就这么干受着不还击……反正秦卫对什么颜面之类的东西也不怎么看重,就算让这家伙下不来台,估计也就是几天不跟他说话罢了。可是怎么还击呢?这家伙的道道可不少,还总能想出许多怪里怪气,却又显得别出心裁的话来,自己可不能被比下去。毛万里憋着劲儿努力地想,却不防背后再次冒出了两个人:

    “呵呵,可真是巧了。居然在这儿碰上了。大家好啊。”

    声音很熟。毛万里还没反应过来是谁,对方已经一巴掌拍上了他的肩膀,同时大笑着朝郑介民和秦卫迎了过去:

    “秦主任,郑主任,好久不见,人凤这儿有礼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