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4章 秦卫的自我辩解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秦卫已经站到了舞台上。周围有几个端着道具枪的鬼子兵,以及几个正在义正词严地训斥着这些“杀人狂”,且按照剧情马上就会被杀死的学生。不过,到了这个地步,表演显然已经不能进行下去了。不管是鬼子兵,还是行将“就义”的学生,都在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他。可秦卫似乎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情,居然还主动向其中一个学生伸出了手:

    “这礼堂这么大,你总得给我个话筒吧?”

    “没有。”

    是个女学生,很熟的女学生。可惜对方一点儿也没有卖秦卫这个熟人的面子。

    “那我就只有喊了,不过那样的话,演讲效果会很差的。”秦卫又道。

    “秦先生,我真后悔当初把你带进重大,你知不知道你正在为我们重大抹黑?”路小佳抿着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咬牙切齿。不过能让一向脾气很好的她气成这样,也让秦卫颇有点儿“自豪”。

    “如果你再不把话筒给我,可就真的是抹黑了。”秦卫叹了口气,“这地儿真的很大的。我没你们那么大的肺活量,吼不出那么大的声音。”

    ……

    “确实是个问题。”台下,周恩来却突然向身边的郭沫若说道:“鼎堂,要考虑一下怎么才能让坐在后面的观众听得更清楚,否则会影响表演效果的。”

    “您放心,我们马上想办法解决。”郭沫若怔了一下,连忙答道。他没想到周恩来居然会想到这个……大家现在不都正瞅着秦卫么?

    “恩来,你觉得这家伙会怎么圆这个事儿?”博古也在一边问道。

    “我觉得他是胸有成竹啊,要不然,他为什么走上去?难道就只是道个歉?”周恩来笑道。

    “我跟这个年轻人虽然不熟。可也知道一些。这个小子,跟日本人是死敌。只不过他的层次有点儿太高,一般人不太清楚罢了。”杨杰也掺合着说道。

    “层次太高?他不就是个军统的副主任么?”博古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最近跟白祟禧和何应钦联系比较紧密,那两个人对他也很重视,委员长就更不用说了……好像是正在进行一个非常庞大的计划。可这个计划到底是什么,迄今为止,知道的人绝不超过五个。”杨杰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听说连蒋夫人也不知情。”

    “……”

    ……

    “大家好。”

    总算。路小佳还算比较通情达理,虽然恨不得臭揍秦卫一顿,可在怒视了他一会儿之后,还是拿来了那种经典的圆圈儿式扩音器……直接把秦卫的脸给遮住了大半。

    “我知道我刚才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居然在《南京》这样一部明显会在历史上留下浓抹重彩一笔的优秀话剧进行表演的时候,睡着了。我有罪!”

    “既然有罪。那你打算怎么服刑?”台下,有人开始嘲讽。

    “我就是那么一说罢了,别当真。”秦卫看了一眼声音传出的地方,一下就认出了那个家伙,那个帅到掉渣的军官,“一部话剧而己,虽然写得很好。很优秀,同学们表演的也很卖力气,让整部剧都那以有感染力,但是恕我直言。它还不能感染所有人。”

    “也就是说,你秦先生对这部《南京》无动于衷喽?”台下,一名女生站了起来。

    “不至于,但也没多么深的感触。”秦卫耸了耸肩。

    “秦教授是吧?”坐在第二排的某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在构思这部话剧的时候,我们和郭沫若先生。田汉先生,以及其他几位一起进行创作的朋友曾对许多参加过淞沪抗战,南京保卫战的将士们进行过采访,还曾经探访过许多在南京逃出来的市民。又有许我同学四处搜集来的大量资料。虽然不敢说完全彻底的展现出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小小的舞台也限制了这样的可能,可是,我们认为,整部剧还是非常贴近现实的。您却说没有感触……我想问一下,您觉得我们这部剧的缺点在哪里?”

    “不知道。”

    秦卫直接摇头。而他的这一句,直接让整个礼堂“嗡”声一片。还不时的夹杂着一些叫骂声。

    “我并不是什么剧作家,也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但是,对于日寇屠杀我们国人的行为,我也会愤怒和悲伤。”秦卫并没有理会礼堂里已经稍显混乱的局面,“可是,今天,在这样一场旨在揭露日军兽行的话剧面前,我却没有了感觉……是我冷血吗?扪心自问,我应该还没到那个地步。”

    “那你还睡觉?”

    “是啊,睡觉,实在是太困了。”秦卫笑了,“还有你,就是你……你这家伙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拍了我一巴掌,说句不好听的,你拍马屁的时候有这劲度吗?”

    “本人一生,从不拍马屁。”那名军官一下子站了起来。

    “不拍马屁?”秦卫被这家伙的口气惊到了,“你贵姓?”

    “张灵甫!”

    “咝……”秦卫倒吸了一口凉气儿,“你就是那个张瘸子?所率部队被日寇内部称呼为‘中华第一恐怖军’的那个?”

    “我没听说过什么‘恐怖军’,我只知道,遇到日寇就打,拼了命也要打。”张灵甫硬声道。

    “好——”

    礼堂内响起一阵欢呼。

    “是张灵甫的性格,我相信你就是那家伙。”秦卫耸了耸肩,“不过我也记下你偷偷拍了我一掌的事情。说句粗口,你大爷的,老子后脑勺现在还疼!”

    “我只觉打得轻了。”张灵甫寸步不让。

    “你有种。”秦卫伸了伸大拇指,“不过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可以坐下了。当然,你也可以不坐,继续站着也行。”

    “秦教授,这么多观众。演出还要继续啊。总不好让大家久等吧?”周恩来在台下微笑着朝秦卫亮了亮手表。自从秦卫上台,整个表演就似乎有点儿偏离轨道,这可不是未来的共和国总理喜欢的局面。

    “不好意思,耽误大家的时间了。”秦卫没再理会张灵甫,“刚才说到哪儿了呢?对,说到我还不算冷血。可能大家就要像刚才张将军一样提问了,既然我不冷血,为什么在台上还在表演的时候却睡着了?……为什么?因为困!我不是那种一连工作几天几夜都可以保持优秀工作状态的人,我是一个懒汉。所以,没能忍住。但是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对这部话剧没有感觉……”

    “为什么没有感觉?大家恐怕就又要问了,你不是不冷血的吗?不冷血,怎么能没有感觉?”

    “是啊。不冷血,怎么能没有感觉?”

    “可事实偏偏就是这样。为什么?”

    “因为我见过,听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期间,日军攻陷旅顺,对市内居民连续四天进行杀戮,老弱妇孺无一幸免。屠杀过后全市仅剩三十六人生还。他们生还的原因是要处理尸体……”

    “1928年,国民革命军于5月1日克复济南,日军遂于5月3日派兵侵入中国政府所设的山东交涉署,将交涉员蔡公时割去耳鼻。然后枪杀,将交涉署职员全部杀害,并肆意焚掠屠杀。此案中,中国官民被焚杀死亡者。达一万七千余人,受伤者二千余人。被俘者五千余人……”

    “1931年,关东军火烧大东洲……”

    “1931年……”

    “当然,这都是以前的,有人或许说这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呀?那么,自抗战暴发以来,你们知道日寇在中国的国土上犯下了多少暴行吗?仅仅只是一个南京大屠杀?如果你们真的那么以为,那么,我只能说,你们真的好天真,好善良。”

    “1937年11月4日,日军制造安阳大院街惨案,屠戮无辜百姓数百人;1938年2月14日,日机15架,从安阳起飞,分三批轰炸郑州,这天正是元宵节,我郑州居民死伤枕籍,三天时间,才将尸体清理完毕

    ,是为郑州惨案。”

    “此外,日寇还制造了抚顺平项山惨案、朝阳南营子惨案、噗阳曹锁城惨案、新乡东关惨案、滑县陈营惨案、驻马店惨案、开封王和寨惨案、信阳北土门惨案……在北票炭矿制造过‘万人坑‘,郎溪城血案、芜湖大屠杀、合肥大屠杀、凤阳大惨案、淮北牛眠村大屠杀、安庆惨案、永清县瓦屋辛庄惨案、沧县张辛庄惨案、邯郸市百家村惨案、香河店子务惨案、连云港大伊山惨案、南通基督医院被炸惨案……”

    “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中国老百姓当作狗粮,被日军拖去喂狼狗的情景;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70多岁的老妇,被强奸后又砍成八块的样子;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一个卖豆腐的老头,被割耳、挖眼、剖腹后,五脏被扔到大街上的情景;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一群婴儿被活活撕成两半的样子;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小孩被投入烈火的情景;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4岁的女孩被活剥了皮,挂在村头的大树上上是什么样子;更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孕妇被强奸后,肚子被剖开的惨像……”

    “南京大屠杀是发生在我们中国的一件惨剧,日军在城内大量屠杀中国平民约三十万。这个事件日本政府和军方一直否认,可在日本本土的报纸都有报导,当中包括两名日本军官在城内进行的杀人比赛游戏的事情。而在南京大屠杀之前,日军在上海、苏州、嘉兴、杭州、绍兴、无锡、常州等地都进行了一系列的屠杀平民活动。南京我们被杀了三十万人,可如果加上这些地区,总数则可能高达一百多万……”

    “我很抱歉,我睡着了。没办法,一,我困;二,我麻木了……比起现实,这部话剧太过温和,温和到让我提不起兴趣……抱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