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6章 请你救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落后就要挨打……好,这句话算是道尽了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缘由。”

    大胡子,光头,长袍马褂,一根拐杖……来人轻轻松松地穿过了围在周边的那些学生,走到了秦卫面前:

    “年轻人,你知道那么多日军的暴行,可有证据?”

    “您不相信?”

    “我信。可正因为相信,我才想要证据。只有足够的证据,才能将日人的罪恶公诸于众,并将之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证据有,但是不在我这儿。”秦卫道。

    “在哪里?”

    “在百万侵入中国的日本士兵那里。”秦卫脸色严正,“日军高层虽然屡屡下令收缴这些照片、影片,可是对那些已经完成了由人到兽的转变的日本士兵来说,那些东西是他们胜利的标志。不会就这么轻轻松松地缴上去的。很多士兵都收藏有这些东西。而除此之外,一些日本兵还在自己的日记里记下了这些东西。所以,想要证据,可以,但必须让我们的军队自己去取……”

    “直接拿来不是更好吗?”

    “一个国家的军队,保护不了自己的人民,事后如果连仇都不能报,还配称什么军队?它的成员又有什么资格自称为军人?”

    “……说得有道理。我们因为落后已经挨了打,如果不能再打回去,那么,人家以后还是会来打你。”大胡子沉吟了一会儿,“秦教授,有空到‘小园’坐坐,老夫必定洒扫以待。”

    “小园?”

    “小园也在歌乐山,跟您住得挺近的。”周恬现在的精神好多了。至少她不用担心自己的上司会被千夫所指。说真的。那种感觉真的不怎么样,很虚的。

    “那有空一定去。”秦卫道。

    “好。”

    大胡子笑着点了点头,跟周围的学生们招了招手,带着身边的两个人快步离开了。而看着他的背影,秦卫也是于有荣焉地叹了口气,然后才把目光对上了一边的郑介民和毛人凤:

    “看来军统果然是名声在外……张大千一代大师,地位超然,居然都不敢多看你们两眼。”

    “……”

    “???”

    “?”

    “怎么了?你们都是什么眼神儿?”

    周围的人的眼神突然间都变得怪怪的,看得秦卫心里直发毛。

    “我说错什么了吗?”

    “咳。”余玲玲轻咳了一声,“秦主任,刚才……那是于右任于老先生。”

    “嘎?……”

    “于老先生不仅仅是我民国著名的书法大师,当代草圣,还是咱们党国的元老。现任监察院院长。”郑介民也努力绷着脸说道。

    “可他是大胡子……”秦卫有些不甘心,伸手在颌下连连虚拟了两下,“很长的大胡子!”

    “谁说大胡子就一定是张大千的?”齐琪强忍着笑,对秦卫露出了极度鄙夷的眼神:“秦教-授,以后您可别说是咱们重庆大学的教授,咱们重大丢不起这个人。”

    “太过份了。”秦卫没理那丫头,一脸愤慨。“都是党国的元老,监察院的院长了,怎么还冒充他人?我要去找张大千,告他一状!”

    “告状?”

    “找张大千?”

    “哈哈哈……”

    笑声顿时响成一片。没有人想到秦卫会来上这么一句。可必须承认的是,这家伙确实挺风趣的。只是众人都很想知道,有朝一日这家伙碰上真的张大千,会不会也要叫嚣着去找于右任告状。告张大千用胡子冒充党国的监察院院长。

    ……

    “齐琪!”

    气氛被秦卫一闹,原本的严肃被冲淡了许多。学生们也不再纠缠着他。又闲聊了一会儿之后,纷纷告辞。只有齐琪和路小佳等有限的几个人还围在他身边,试图敲榨出更多的东西。至于原因,则是她们准备回去写一篇文章,标题都已经想好了,就叫《落后就要挨打》,打算把秦卫今天在大礼堂的表现和他所说过的话告诉广大的民众,相信一定能有不小的反响。而面对这样的情况,郑介民和毛人凤等人很明智地躲到了一边,虽然柯漱芳很不爽自己的计划被一群小女生打乱,可被向影心几句话就摆平了,还反过去安慰起了余玲玲,告诉她不要着急等等……弄得余玲玲哭笑不得,却又不敢说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名学生打扮的女生从不远处朝这里招呼了起来,先叫了一起齐琪,接着就拉着一个高大英俊的军官小跑了过来。

    “唐娜?”齐琪有些惊讶地看着来人,“你不是说不来的吗?”

    “谁说我不来的?”唐娜白了她一眼,“我可是很积极的。”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齐琪摆了摆手,“说吧,你来这儿想干什么?该不会是……”又看了一眼唐娜身边的军官,“这位,就是你那位空军少校?”

    “郑海澄!”

    军官看齐琪问到了自己,淡淡地应了一句。

    “哦,听唐娜说几过好些回了,看上去确实不赖。”齐琪打量了一下对方,“你们有事儿吗?”

    “我想……”

    “唉呀,”郑海澄有些支支吾吾,唐娜看着着急了,“齐琪,海澄是想请你帮忙的。”

    “请我?”齐琪一怔,跟路小佳面面相觑:“我能帮你们什么忙?”

    “其实也不是请你啦,”唐娜摆摆手,接着又斜斜地瞟了一眼秦卫:“您、您就是我们重大的秦教授吧?”

    “如果这儿没有其他叫秦卫的,那就应该是了。”秦卫很诧异,这个女学生是在找自己?自己又不认识她。

    “海澄!”听到秦卫承认,唐娜顿时兴奋地拉扯起了郑海澄的袖子,“你说,你快说呀。”

    “我……”郑海澄憋红了脸。可结结巴巴地就是不开口。

    “郑海澄?……你姓郑?”秦卫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

    “人家既然叫郑海澄,自然是姓郑。难道你叫秦卫,却不姓秦?”齐琪反问道。

    “那这位少校军官跟你是什么关系?”

    秦卫又突然逮住了郑介民。

    “我?我不认识他。”郑介民莫名其妙,连连摇头。

    “可这儿就只有你姓郑!”秦卫死盯着他,“不是你,难道还能是我?”

    “长官,这位唐同学摆明了是来找你的。”周恬没奈何地提醒了秦卫一句。这家伙就是喜欢不分场合的胡乱说话……都姓郑?难道你还能把郑介民跟这个郑海澄扯成父子关系不成?到时候别说柯漱芳答不答应,就是这位空军少校恐怕也会当场翻脸。

    “来找我?”秦卫看向唐娜,“真的?”

    “秦教授。我听齐琪说,您、您跟军统关系密切,是吗?”唐娜小声地问道。

    “这个……”身边就呆着仨军统大头目,你说密不密切?对唐娜的提问,秦卫直接无语。

    “唐娜你是想让军统帮你这位……郑少校的忙?”路小佳突然问道。

    “是的是的。”唐娜连忙点头,“海澄他家里人遇到了大麻烦,被日本特务给抓了,所以……”

    “被日本人抓了?他家里的什么人?”

    毛万里突然蹿了出来。而看到他肩上的星星,郑海澄急忙立正敬礼:

    “长官好。”

    “你是哪支部队的?”毛万里还了个礼,又问道。

    “空军第四航空兵大队,少校战斗机飞行员郑海澄!”郑海澄答道。

    “第四航空兵大队?高志航生前带着的那支队伍?”毛万里又问道。

    “是!”

    “秦长官……”毛万里觉得问得差不多了。又把目光投向了秦卫。

    “我是空军高级顾问秦卫,”秦卫上前一步,“你有什么事吗?”

    “我……我听唐娜说,她们学校有一位教授跟军统关系密切。这位教授跟她同舍的几位姐妹相熟,所以就带我来找她的舍友帮忙拜托一下这位教授,请他帮我向军统打听打听,什么时候能救出我姐姐。”郑海澄有些奇怪地看了秦卫一眼。又挺高了胸膛答道。

    “你姐姐?”

    “郑苹如!”

    “你是郑苹如的弟弟?”郑介民、毛人凤同时惊讶出声。

    “这位郑苹如小姐很有名?”秦卫很诧异地看了这两个家伙一眼。能让这两个人知道姓名并且记住,肯定不简单。

    “这个……”郑介民先是看了毛人凤一眼。又扶了扶眼镜框,“秦主任,咱们恐怕得回去谈。这件事还是机密。”

    “机密?什么机密?事无不可对人言。”齐琪突然跳了出来,“而且,郑少校是空军军官,为了保卫我们的领空与日军殊死奋战,如今他姐姐被人抓了,你们军统自然应该去把人给救出来。”

    “别听她胡搅蛮缠,咱们过去。”秦卫没理这丫头,拉着郑介民走到了一边,确定差不多不会被人听到,这才又问道:“这个郑苹如到底是什么人?看你的样子,肯定不简单吧?”

    “当然不简单。不过这跟咱们没关系。”郑介民叹了口气,“这是中统的事务。”

    “中统?”

    “对。”郑介民点头,“郑苹如是中统潜伏在上海的人,负责接近丁默村,可最近不知道怎么搞的,泄了密,听说被丁默村给抓了起来。中统虽然几番营救,都没有结果。对了,丁默村你知道是谁吧?”

    “76号的大档头?”

    “就是那个叛徒。”郑介民道:“此人原是中统高层,很受陈氏兄弟重用。可惜因为得罪恶戴老板,被戴老板收拾了一顿,只能躲到昆明无所事事。可不曾想,没多久这家伙就偷偷潜回上海,投靠了日本人,出卖了大量中统在上海的潜伏人员名单,还提出了破获中统及**地下组织方案的《上海特工计划》,很受影佐祯昭看重。中统派出郑苹如这朵娇花,本来是想借着他好色如命的弱点,找机会刺杀他,可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把郑苹如给陷了下去……说起来也真是可惜啊。”

    “丁默村那么厉害,陈氏兄弟派个女人过去,就能收拾得了他?这也太儿戏了吧?”秦卫皱眉道。

    “儿戏?男人栽在女人身上的还少吗?别的不说,华北那个大汉奸殷汝耕,不就差点儿栽在咱们毛太太手里?”郑介民偷偷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向影心,“这个郑苹如也不差。也是差点儿就成功。可惜啊,她带着丁默村去买东西,却被丁默村发现了不对,那货连钱都没付,从店里撒腿就冲进了车里,埋伏的人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跑了……本来到了这一步,郑苹如早该撤了。可这女人没有咱们毛太太聪明,觉得自己没有暴露,应该还能再试试继续接近丁默村,结果就被丁默村给抓了。”

    “发现不对,从店里直接就冲到了车里?这片段怎么听着这么熟儿呢?”郑介民的记忆触动了秦卫的一丝回忆着,他努力地想着,突然,一丝灵光闪过,“靠,这不就是《色.戒》吗?还有真人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