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1章 我不迎宾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让你不要在白公馆住,你偏不……现在弄成这样,还不是气自己?”看着满面怒容从外面走回来的妹妹,孔令仪也不禁地开始埋怨起来。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家人会有被打的一天。尤其是对方明知道她们的身份,居然还敢下手……这虽然不像那年孔令伟跟龙云第三子龙绳斌互相开枪火并一样严重,可那一次是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啊。而现在那个沈醉……简直是无法无天。不过,气归气,她并不像孔令伟那样全显在脸上。而且她也很意外自己这个混世魔女的妹妹居然能一直忍到现在才发火,而且发火的对象居然还是自己家里人。孔令侃再混球,可也是她哥哥吧?

    “说得轻巧。我不住白公馆,怎么打听那家伙的底细?难道去黄山别墅?”孔令伟顶了姐姐一句,接着又一个仰趴叉直接倒在了自己的床上,“不过我倒是没有料到他居然直敢对我动手……有种。”

    “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戴笠?”孔令仪问道。

    “又不关他的事儿,而且他背后还有姓秦的撑腰,你打过去,他肯定一推二六五,到时候反而还丢了面子。”孔令伟随意地摆了摆手。她当然知道自己姐姐的意思,无非就是要戴笠过来赔罪,就算戴笠自己不来,那个沈醉至少得过来一趟,任打任罚都随他们才行。

    可这种处置方法只适合以前。

    就像那次,她夜里开着车出去,到了一个涵洞附近,迎面碰到一辆轿车。那车当时停在原地未动,并且开灯熄灯的方式示意她让开。可她是什么人,哪会在乎这个?直接亮着大灯。飞快地冲地过去。可没想到对方居然也挺蛮横的,竟也开着大灯迎了上来。结果,因为道路狭窄,双方的车速又都很快,两辆车的前保险杠撞在了一起。

    对方很恼火,下来一个穿着军装的家伙就对着她破口大骂。她当时还以为敢在她面前这么猛的会是个有多大来头的人,可一看军衔,居然只是个少将,直接连理都没理。就回了一句:“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不过是个小小的少将。”

    一句话就把那家伙吓住了。那家伙就问她是什么人,她也没说名字,甩甩手让对方把车让开,然后扬长而去。然后。第二天,重庆警备司部令的少将稽查处长陶一珊就主动来到她家赔礼道歉……据闻,那小子还是戴笠眼前的红人,平时在重庆也是横行霸道的主儿,比那个沈醉的级别还高不少。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先不说孔家已经今非昔比,就是她老子依旧权倾朝野。对上有秦卫撑腰的军统也不会再有昔日的威风。何况这一次还是自己先犯到了人家的手里,讲理也讲不过去。

    “那就这么算啦?”

    孔令仪很难诧异地看着自己妹妹,这丫头跟龙绳斌火并了一场,没吃亏。还找到了父母好一阵哭闹,要父亲去找龙云的麻烦。现在破天荒的被人打晕了,居然还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该不会是脑袋被打坏了吧?

    “我倒是想找些人打上门去,直接毙了那家伙。可真要那么干了,姐姐。你以后可能就没处叫妹妹了。”孔令伟突然笑道。

    “不许胡说。”孔令仪伸手拍了她一巴掌,“居然还笑得出来?不气了?”

    “又不是多大的事儿,不就是被揍了一下么?哪天趁那个姓秦的不在,姑奶奶我直接找上门去,他难不成还能跑得了?”孔令伟冷哼道。

    “真出息。我还以为你会找那个秦卫打一场呢。”孔令仪取笑道。

    “他?”孔令伟不屑地一撇嘴,“三脚猫都算不上。要没有军统那几个混球跟在边儿上,我让一只胳膊也照样撂他。”

    “行啦,就你能。”孔令仪又叹了口气,“现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你觉得咱们的事儿还能成吗?”

    “成不成的我管不着,反正从一开始我就没觉得这能有多大念想。”孔令伟哼了一声,“也就是孔令侃那个白痴,一听到石油就坐不住了,撺掇着爸妈搞出这么一大摊子事儿来。他也不想想,那姓秦的要真那么容易就搞定了,小姨和姨夫又干嘛整天供着他?戴笠鬼精一样的家伙,也整天绕着他转,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可我觉得令侃这一次的计划还是蛮详细的。连英国领事都拉上了,再加上那个詹森男爵,以及对方跟印尼荷兰总督的关系,秦卫就算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弄得明白吧?何况那个詹森男爵的家族风评也确实不错,很容易迷惑人的。”孔令仪道。

    “是啊,确实挺容易让人迷惑。可你不觉得奇怪吗?孔令侃差点儿害死姓秦的。可那家伙被我挤兑了两下,居然就同意跟咱们家合作……这是不是也太容易了?这里面要是没什么阴谋,我跟你姓。”

    “你跟我姓,也照样是姓孔。”孔令仪白了她一眼。

    “姓孔就姓孔,反正我觉得孔令侃这帮人得不了好,说不定还要把父亲借给他的那三百万英镑都给败坏了。”孔令伟又叹道。

    “算了,反正这事儿有父亲看着,就算出事儿也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儿。大不了白忙一场就是了。倒是你……”孔令仪又看着她:“就这么算了?”

    “算了?哼!”

    *******************************

    机房街。

    博古刚拿着一份文件从自己办公室里出来,就看到不远处周恩来在朝自己招手,愣了一下,他赶忙就走了过去。

    “有事儿?”

    “刚刚从重大那边儿得到的情报,你看看……我们错过了一个极好的机会啊。”周恩来把他让到办公室里,又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递了过去。

    “机会?”博古听得一愣,接过文件看了起来,结果,才刚刚扫了几眼。他就险些蹦了起来:“重大在研制磺胺?”

    “你再往下看。”周恩来又道。

    “青霉素?这又是什么东西?”博古很听话,又接着往下看了几句,可接下来文件里所提到的许多东西他却都不知道,不禁有些脸红。

    “青霉素,根据我们的情报,这是一种比磺胺效果更好的消炎药。只不过到目前为止,全世界都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对其进行工业化大规模的生产,可重庆大学现在却在秘密地进行实验……传闻,他们已经找到了门路。”周恩来沉声说道。

    “咝——”

    博古倒吸一口冷气。比磺胺效果更好的消炎药?磺胺在中国已经几乎可以等价于黄金了。这比磺胺更好的,又得是什么价儿?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重大居然在秘密研制这种新药,而且似乎还是工业化大规模生产的技术?这……这可是连外国人都没做到的啊。甚至别说这什么青霉素了。就是稍差一些的磺胺,那也不是好生产的,不说中国,在外国也都卖得死贵……重大来这么一下,可能吗?

    “应该是真的。”看到博古疑问的眼神,周恩来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们在重大的同志发现重大校园最近多了许多生面孔,而打听过后才知道。这些人居然有许多都是从西南联大那边儿赶过来的……虽然这些人并没有公开自己此行的目的,可他们大都是从事医药领域的研究。当然,也有人吐露了口风,承认自己确实是来参予消炎药的研究攻关的。”

    “重大怎么会突然暴发出这样的精力?这种工作可不是一下两下就能出成果的啊。投入又大……”博古道。

    “有人帮他们的忙。”

    “谁?”

    “还能有谁?”周恩来叹了口气,“要不我说我们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呢。秦卫!”

    “又是他?”博古一听这个名字忍不住来气儿,“他怎么哪儿都喜欢插一手?”

    “不能这么说。”周恩来摇了摇头,“他这又不是在做什么坏事。消炎药在战争中的重要性我就不用多说了。我们每年花费大量的真金白银向外国人买药,可即便这样。也是时有时无。消炎药的短缺,让我们在战争中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多少优秀的战士就是因为伤口恶化牺牲的?可如果有一天咱们中国人能自己制造出高效的药品来,那就不一样了。”

    “可那个家伙却是国民党。”

    “不,他不是。”

    “他都参加了军统了,怎么还不是?”

    博古气得别过了脸去。他当然知道周恩来的意思,说实话,如果可能的话,他不会在那一次两次的讽刺讥嘲,可他真的不觉得他们能有机会把秦卫给拉过来。

    “参不参加军统,这不是问题。我们不也有同志在军统吗?别说区区一个军统,哪怕是他加入了国民党,成了国民党的党员,成了国民党的高层干部,甚至是中常委,又怎么样?只要我们能找到共通点,就完全可以试一试。”

    “那家伙现在可是被老蒋给藏得严严实实的,我们联系都联系不到,又怎么去试着拉拢?”博古叹了口气,周恩来下决心了。值得下决心。光凭秦卫居然在调动人力研究消炎药的大规模生产,这就值得拉拢。那些大学里的专家教授可不是好骗的,没点儿道道,根本就不可能把人招来。可秦卫的行动居然已经开始了,而且支持的还不只重大一家,连远在昆明的西南联大也派了人来,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家伙的计划很有可能成功。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足以让秦卫原本就似乎非常重的份量再次加沉。

    “老蒋把人藏起来是老蒋的事儿。他又没把秦卫关起来……我们上一回不是把他请来看戏了吗?既然能有第一回,就能有第二回。郭鼎堂的剧本已经改得差不多了,我看这就是个机会,再请他一次!”

    “再请?那……那这回我不当迎宾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