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2章 主打,还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报告!”

    “什么事?”

    白公馆。

    秦卫难得主动把周恬,还有毛万里给招到了自己的“书房”,可还没等开口,外面就有卫兵闯了来。

    “长官,孔……”

    “是我。”

    孔令伟的手出现在了卫兵的脑袋一侧,一扒拉,就把人给扒拉到了一边。

    “这位兄台,你哪位?”

    秦卫随意地瞟了一眼,招呼刚刚站起来的周恬和毛万里又坐了回去,对她理都没理。

    “我哪位?哼,我问你,沈醉呢?”

    孔令伟冷哼一声,也没理会他的态度,抬腿就走进了屋里。

    “拜托,就算你不是一名大家闺秀,也应该知道胡乱闯进别人的屋子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尤其你还是在找男人……信不信我告你私闯民宅?”秦卫没好气儿地质问道。

    “那你去告呀。”孔令伟翻了个白眼儿,看到秦卫手里拿着的东西,又是一声冷笑:“你堂堂军统设计委员会副主任,整天闲着没事儿拿干饷,尸位素餐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把手下都拢到一块儿听曲子……信不信我也去告你一个失职?”

    “你懂个屁!”

    “你说什么?”

    孔令伟登时大怒。虽然从一进门开始,秦卫就对她一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态度,可那再怎么说也还没太过恶劣,至少没吐脏字儿吧?而且她跟秦卫的关系本来就不好,秦卫也不是那些明明把人恨到骨子里,可见了面却依旧能笑得脸上开花的老狐狸,态度不好是应该的。可,可……这家伙刚刚说什么?屁?

    “我说什么?我说你不懂就别瞎胡说。我怎么失职了?大家本来就不熟,乱说话。更要告你诽谤。”

    “哼,我乱说?难道你带着手下一起听曲儿还是什么正事儿不成?”孔令伟双手抱胸,冷哼道。

    “诶,听曲儿不是正事儿?啧啧,”秦卫摇摇头,对着周恬和毛万里笑了笑:“现在你们明白什么叫没见识了吧?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那个,小恬我不是在说你。可我们必须承认,头发短的女人。见识肯定比头发长的女人见识要短,尤其是假女人。”

    “你不用故意激我。”孔令伟四处看看,书房里再没有多余的椅子,她也不客气,一招手。把刚刚来报信的那个卫兵又给招了过来:“去给我搬把椅子。”

    “不许去!”

    见卫兵撒腿就要下楼,秦卫立即不满地命令道。

    “你不许他去搬椅子,那我就让他去给我搬沙发……你看看他到底听谁的?姑奶奶我今天就跟你对上了!”孔令伟冷哼道。

    “我看你是揍得轻了。”秦卫挑了挑面皮,道。

    “对,是揍得轻了。你应该叫沈醉一掌把我脖子打断,那我今天就不会来找你们的麻烦了。可惜啊,你没种!”孔令伟冷笑。

    “你错了。”秦卫立即反唇相讥。“沈醉揍你,完全是出于本能。也就是说,你当时本能的就欠揍!而如果是我的命令,你根本就不会晕过去。更不可能被打断脖子……我会让沈醉直接捏断你的脊椎骨,让你一辈子瘫在那儿。我想,这足以让你生不如死。而且我还敢保证,就算我弄残了你。你父母也奈何我不得。哪怕是从小疼你疼到骨子里的蒋夫人,也肯定不会帮你说话。你信不信?”

    “我信!”孔令伟轻轻拍了拍手,“堂堂军统秦主任的话,谁敢不信?可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你这么厉害,干嘛还要跟我们孔家合作?按你的意思,你早就应该一枪把我那个只知道闯祸的蠢蛋哥哥给崩了才是。”

    “一枪崩了太便宜他。生不如死才是报复的最高境界,明白吗?”秦卫轻笑着看过去一眼,接着又摇摇头:“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这种俗人,哪懂得什么叫做艺术?”

    “艺术?”

    不知道怎么搞的,听到这话,一边的周恬和毛万里两人居然同时觉得有些寒毛乍起……他们是军统出身,可也从来没听说有人把报复当作是一种艺术。前些天秦卫刚刚来了一场哲学似的表演,难不成今天想要表演精神病了?

    “姓秦的……你有种。”

    说不过他。孔令伟咬着牙,无奈地承认了一个事实。这让她有些丧气,不过更多的却是兴奋……从南京到重庆,整天无所事事,好无聊。就算偶尔碰上点儿人或者事儿,又都经不住她的两三手,甚至被她瞪上一眼就不行了。而不怕她的,又肯定不可能跟她一般见识。她觉得自己都快生锈了。可没想到,突然就冒出来这么一个姓秦的……几回“交锋”下来,她竟然感觉日子有趣多了。

    “说吧,你这回又是来干什么来了?说一句,如果只是想来找沈醉报复,那你找错地方了……他去上海了。什么时候回来,甚至还能不能回来,我都不清楚。”孔令伟认输了?确定了这个发现之后,秦卫颇有些得意。这可是中华民国的一个混世魔头,居然在自己手里认栽了,这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沈醉去上海了?他去上海干嘛?”孔令伟确实想过找沈醉报复,可怎么报复她还没想清楚。而且她也明白,有秦卫给撑腰,自己能拿沈醉做法的可能性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可听到秦卫说出来的消息,她却忍不住一乐:“怕我收拾他?”

    “怕你?”秦卫又白了她一眼,“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真要惹毛了,就算你有一大帮子人护着,沈醉照样能一只手捏死你。”

    “这个我信。可惜我就怕他没这个胆子。”孔令伟不在乎地哼了一声,又走到了毛万里身边,一拍对方肩膀:“让一让!”

    “你不会自己下去搬张椅子?”秦卫没好气儿地说道。

    “不会。”

    孔令伟很直接地答了一句,然后一屁股坐到了毛万里让开的座位上。

    “没出息。”

    秦卫也没再赶人,只是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毛万里一眼,可惜。他得到的只是毛万里一副苦笑的面容。很显然,面对孔二小姐,这家伙宁愿承认自己没出息。

    “找沈醉算账只是我这次打算顺便做的,既然他跑了,那就留到以后……姓秦的,咱们两家的合作你还干不干了?”孔令伟又问道。

    “你不是顶着合作的名头,想来偷我的东西的吗?都到这地步了,还想合作……你失心疯啦?”秦卫讥讽道。

    “我也不想看到你这张驴脸,可没办法。英国人已经来了。还搭上了一个英国领事,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吧?”孔令伟道。

    “我是驴脸?”秦卫一拍桌子,“你眼睛长歪啦?老子这是正宗的鞋拔子脸,跟朱元璋是一个系列的,懂不懂?不懂就别瞎说。”

    “噗嗤——”

    居然还有人自认脸长得像鞋拔子?周恬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笑笑笑,你干脆改名叫周笑笑算了。”秦卫甩过去一个卫生球,“家里来了强盗,你不去报警也就罢了,难道还不知道给‘孔二爷’上碗茶叶沫子?”

    “行了行了,”孔令伟也捂着嘴,“我不喝你的茶。我怕吐。”

    “不是茶。是茶叶沫子,最能清理肠胃了,尤其是对上黑心肠,效果加倍。”秦卫“好心”解释道。

    “再黑也跟不上你黑。”孔令伟不笑了。“你也不用老是拿话刺我,就问你一句话,到底还干不干?那个英国佬儿跟荷兰人的印尼总督可有不小的交情。”

    “不小是多大?”秦卫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如果有那家伙,我们在印尼的行事完全可以事半功倍。”

    “那我直接跟那个英国佬儿合作不就行了?还要你们孔家干嘛?”

    “你以为想不到你会来这一招?”孔令伟冷哼一声。“我们家已经跟那个洋鬼子签了合约,他想跟你合作。就得通过孔家。而且,他虽然有爵位,可手里却没多少钱。石油开发可不是小打小闹,就算知道具体的地点,很多时候也要费好大一番功夫才能确定下钻的位置。你也应该知道钻探一次需要多少钱吧?当然了,如果你有这个钱也没问题,可问题是你有吗?”

    “我没钱。那就合作呗,”秦卫耸耸肩:“不过你们得先把钱拿出来。”

    “可以。但得先签协议。”孔令伟略有些讶异地看了秦卫一眼。她没想到秦卫居然这么干脆。不过这倒更合她的性子。本来嘛,合作就合作,不合作就不合作,废那么多话干嘛?

    “签协议?行!叫你老子来。其他人,我一概不认。”秦卫道。

    “叫我父亲?你够格吗?”孔令伟一脸嘲弄,“顶多是我哥!”

    “你哥要是敢在我面前出现,我宰了他!”秦卫突然直盯向了孔令伟的眼睛:“如果不信,你可以试试。”

    “……行!”孔令伟深呼了一口气,她提孔令侃本来就是试探,可惜秦卫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有一笑泯恩仇的意思。不过这也跟孔令侃差不多。她那个哥哥也一直想置秦卫於死地。她相信,如果不是不能直接动手,两人恐怕早就死掐到一块儿了。可惜,不是她气馁,她真的不看好自己那个二世祖的混蛋哥哥。就像这一次的合作,如果不是孔令侃说服了父母,她才不会这么累死累活地跑腿儿……被人一掌切晕很有意思吗?

    “我可以不让我哥出面,但我父亲也不可能。只能另找一个人代他老人家跟你谈。”

    “随便。只要别太人渣就行。”秦卫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又看了她一眼:“还有事儿吗?如果你没事儿的话,我们还有事儿要谈,就不送了。反正这儿你也熟。”

    “我不着急。你们有什么事儿,我一块听听。”孔令伟才不会那么老实。何况秦卫虽然答应继续合作,可两人刚刚的“交锋”,她实际上又输了一阵。不马上扳回一城,她就不叫孔令伟。可秦卫明显不欢迎她,看她不走,脸立即就是一板:

    “我们这是机密!”

    “委员长的绝密文件对我也不保密,你那算什么机密?再说了,我还没听说有谁拿着唱片当机密的?难道你们军统的人开始用唱片传送情报了?”孔令伟讥笑道。

    “说你没见识,你就是没见识。你到底走不走?”

    “我在这儿有房间,大不了今天就睡在这儿,干嘛急着走?”

    “你可是个女人,讲点儿……”

    “秦长官。”秦卫的毒舌又开始甩动,马上就要喷出炽烈的恶言恶语,可就在这个时候,毛万里突然上前一步拦住了他的话头:“秦长官,我觉得……如果我们的这个计划可行的话,孔小姐说不定能帮上不小的忙。”

    “她?”秦卫皱着眉,嫌弃地扫了一眼孔令伟,“她能帮什么忙?”

    “姑奶奶就是好奇罢了,帮忙?哼,我帮鬼也不可能帮你。”孔令伟也冷哼了一声。

    “孔小姐,我们这是一个抗战宣传计划……您先别皱眉,这个计划很有可行性的,不信你先听听我们的这首主打歌……”周恬也突然站了起来,顺手把秦卫一直捏在手里的唱片接过来,就朝着旁边的留声机走了过去。

    “主打,还歌?你们想用一首歌去打日本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