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3章 感觉不一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所以说你没见识。”对孔家人,秦卫总是不厌其烦地吐露着自己积攒多年的恶意,“白痴也知道,既然是歌,肯定是用来唱的,是去影响敌人或者我们自己人的情绪的。还‘打’?你除了这个字,就想不到别的词了?你们家二十多年就养了你这么个二货?”

    “喀!”

    孔令伟阴着脸摸出枪,打开了保险。

    “得了吧,说你二你还真二?”秦卫一脸鄙夷:“刚刚还说要跟老子合作,现在就拿枪……你以为这儿的人比沈醉的身手差多少?你要是想再被拍晕一次,那你就试试。”

    “你要是再敢胡说一句,拼了这条命,我也崩了你。”孔令伟发狠道。

    “那你就少说两句,最好马上离开。省得让老子看着心烦。”秦卫道。

    “秦长官,孔小姐,咱们还是聊聊这次的计划吧……”毛万里撩了撩额头的汗珠,苦着脸求道。他发誓,以后要是孔令伟和秦卫再碰上,他绝对会躲得远远的……秦卫这货明显就是仗着他在这儿才敢跟孔令伟呲牙的。当然,这并不是说秦卫就害怕孔二小姐,关键是这个孔家老二娘们儿的性格谁也摸不准。秦卫说她不敢开枪,恐怕也只是嘴硬罢了。当初在南京,某个尽职的交警看到一辆车在街上横冲直撞,立即上前拦了下来,结果话还没说两句,就被孔令伟一枪打倒;在重庆,又是一个交警,也是拦了孔令伟的车,被打倒。如果说这两名交警地位太低,没被孔令伟看在眼里,那还有位龙三公子龙绳斌。说起来这龙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花花公子兼恶霸,仗着其父“云南王”的名头,没少作恶,结果那一天,这家伙带着几个恶奴在公园看到一个穿着猎装,骑着马的女人,端得是英风飒爽,与众不同,立即就想着抢回家去。可才刚刚上前口花花了一句。就差点儿被孔令伟一记撩阴腿给废了,接下来,他恶语相向,孔令伟就拔了枪,然后就是一通枪战……这小娘们儿连委员长办公室的机密情报都敢乱扔。又岂会在乎区区几条人命?就像秦卫说的,这就是个二货。二劲儿一上来,除了亲生父母和有限的几个大牌,她谁不敢崩?

    “孔小姐,我们这一次的计划,主要是在敌占区推行几首歌曲……”周恬也害怕秦卫和孔令伟再冲突起来。在毛万里眼里,孔令伟是个二货;而在她的眼里。这俩人都很二……二碰二,一不小心,就只能剩下一个,说不定是零个了。

    “我就是不明白。几首歌能有什么用?能当子弹把敌人打死吗?”孔令伟用手指套着枪转了几圈儿,又挑衅地撇了一眼秦卫,然后才转过头去问道。

    “听说过《莉莉玛莲》吗?”秦卫突然问道。

    “什么东西?你在外国认识的女人?”孔令伟反问道。

    “这是一首歌。”秦卫没好气儿地冷哼了一声,“具体谁写的、什么时候写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首歌在一战的时候影响十分巨大。巨大到在协约国和同盟国的战场上。交战国的士兵们躲在战壕里可以一同哼唱,边哼唱边战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明白。”孔令伟摇头。

    “二货!”

    “你混蛋!”

    “秦长官,孔小姐——”

    这是一对冤家,至少上辈子有仇!周恬和毛万里赶忙挡在了两人中间,心里的苦劲儿更是不停地往上蹿。

    “一首简单的情歌,却唤起了士兵们的厌战情绪,唤起了战争所带走的一切美好回忆。这首德语歌曲冲破了同盟国和协约国的界限,传遍了整个一战战场。”秦卫靠在椅背上,双眼微闭,“这首歌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我们可以肯定地讲,它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一战的伤亡,稍稍地降低,至少是在某些场合降低了一战的惨烈程度。而这放在某些人的眼里,就是一场心理战……只不过《莉莉玛莲》的成功是无意识的,所以它同时对交战双方起到了作用。可是,如果我们能够精心选定或者创作一些歌曲,让其对敌人有坏的作用,同时又对我们起到好的作用呢?”

    “郭沫若等人的《南京》虽然出了一些状况,暂时还未正式公演,可他们这些人历来就有通过各种表演来挑起老百姓情绪的习惯,而且作用巨大。咱们在这方面一直都落后于他们……所以,戴老板对秦主任的这个计划很重视,甚至还上报给了委员长。”毛万里也道。

    “不就是说你们的混蛋长官有多厉害吗?不过你们也别以为我不懂,《莉莉玛莲》我确实没听过,可要想让一首歌深入人心,除了要合时宜,还要这首歌好听才行……就像聂耳和田汉的《义勇军进行曲》,麦新的《大刀进行曲》,那才叫杰作。至于你……姓秦的,你搞个汉语拼音还行,搞这些,你是人家的个儿吗?”孔令伟轻蔑地看着秦卫,讥笑道。

    “我不行?当心别从椅子上摔下去。……小恬,上曲儿!”

    秦卫别了她一眼,手一招,示意周恬打开留声机。

    “是。”

    周恬深吸了一口气,这首灌制成唱片的歌曲她听秦卫哼唱过,也是她首先建议秦卫将之录成唱片并播放出去的……当然她也没有想过那么多,当时只觉得这首歌很好听,很能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应该让更多人听到。可没想到秦卫脑子一转,就把事情变复杂了一点,当然,就只是一点儿,一丁点儿……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

    我的祖国!

    《上甘岭》主题曲。一首传唱了几代人的爱国歌曲。中国人心目中“最美的歌”之一。拥有着无比巨大的影响力和近乎永远年轻的生命力。

    传说,乔羽和刘炽把这首歌创作出来之后,请郭兰英来录音。结果,郭兰英演唱完,参加录音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泪花花一团。而第二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播放了这支歌之后,迅即在神州万里荡起了“一条大河波浪宽”的旋律。

    秦卫就很喜欢这首歌。

    不常唱,但是,偶尔哼唱起,却总有一种难以述说的感觉直压心头,不论多少遍,都是如此。

    后世,秦卫经常听人说起什么“灵魂歌者”,他不否认,这些人可能歌唱的确实好,也确实用心唱了,可是,人唱得好,并不代表歌就那么好。至少他就觉得,那些歌比起《我的祖国》来,差得太远太远。哪怕《我的祖国》歌词简单,没有任何华丽的色彩,可只要唱起,不管是谁唱,怎么唱,都能直入心房。

    孔令伟就是一个例证。

    混世魔女在歌声响起之后,就整个人都安静了,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恍如换了一个人,整个人的气质似乎都变了。

    良久……

    留声机都“沙沙”地响完了,唱针也自动抬起了好一会儿,这女人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嘘——”

    “如何?”

    秦卫一脸高傲,仿佛是站在万丈高崖向下俯视。

    “你没这本事!”孔令伟把枪收回了腰间,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再次强调:“不论词曲,你都没这本事。”

    “词是秦长官写的,曲是我们找国际广播电台另请人作的。”周恬挺着高高的胸膛,同样傲气。

    “不可能。”孔令伟依旧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肯定不是他。他没这本事!”

    “说的没错,确实不是我作的。”秦卫叹了口气。剽窃那些什么音乐还好说,可这首歌,他真的没那个心。

    “孔小姐觉得这首歌如果播放出去,会有什么效果?”毛万里也略显得意地问道。

    “影响不比我说的那几首差,甚至可能还更强。”孔令伟一脸严肃地看向了周恬:“不过我还是有一点儿不懂。只是一首歌而己,找个电台播放一下就是了,以这首歌的水平,肯定立即就能传唱到全中国,你们又找我干什么?”

    “本来,我们确实是这么想的。可秦长官他……”周恬看了一下秦卫,“秦长官的意思,是想让这首歌先从敌占区唱起来。”

    “敌占区?”

    “没错。所以说,与其说是找你,还不如说是找你家里人。”秦卫皮笑肉不笑地抖了一下面皮,“你们家跟那边儿的不少人都有联系。把大批量的唱片弄过去,很容易吧?”

    “为什么?”孔令伟当然明白这家伙的意思,无非就是说她家里人在搞走私,甚至还走私物资到日占区而己,这虽然让她很生气,却无法压抑那种好奇心:“让敌占区先唱起来……无非就是让日本人紧张一下,顶多再杀几个人罢了。能有什么大用?”

    “如果这些唱片在某些汉奸的家里响起来,甚至是被发现呢?当然这还只是其次,你不觉得,在敌占区先唱起来,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吗?”秦卫反问道。

    “感觉?”孔令伟轻轻别着头想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不错,确实不一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