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7章 带你回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上海,半夜,公共租界忆定盘路。

    赵义海小心翼翼地透过窗户缝朝对面三十七号的“和平救**”第四路司令部看了看,好一会儿,确定没有什么动静之后,才摸着黑蹑手蹑脚的回到了卧室,然后,又轻手轻脚地从床底下摸出一张唱片袋。

    “你真是不要命啊……”

    赵义海的老婆徐文霞一直看着他,看到他在略微的犹豫之后,还是慢慢地把唱片从袋子里抽了出来,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就是想听听,就一会儿,你先睡吧。”

    “你听,我还能不听?”白了赵义海一眼,徐文霞拥着被子坐了起来:“就一会儿?”

    “就一会儿。”

    ……

    留声机搬了出来,放在桌头柜上,然后,赵义海小心翼翼地把唱片放了下去,再轻轻放下了唱针……

    “贤夫人哭出了法场以外,可叹她抛弃下十月怀胎……”

    一典京剧的《法场换子》悠悠地响了起来。这是讲的唐代薛家将的故事。说“两辽王”薛丁山之子薛刚酒醉打死奸臣张泰之子后逃出京城,张泰遂借此害死薛丁山一家。薛刚之兄嫂薛猛夫妇携当时只有三个月大的薛蛟来到京城请罪,奸臣欲将他们一并斩首。老臣徐策为保留忠良后代,毅然用自己的儿子换回了薛蛟。这一段,就是徐策在可怜薛猛夫妇时所唱的段子。用的是反二黄,也就是京剧中非常低沉的一种唱腔。

    赵义海半夜起来就是为了听戏?

    显然不是。

    《法场换子》才唱了一段,留声机传出来的声音就突然变了,变成了一种低沉,但完全不同于京剧配乐的另一种音乐,同时。低沉,但又十分轻柔的男声也响了起来:

    “一条大河波浪宽……”

    ……

    歌声就被拘禁在方圆数米之内,再远就听不清了,哪怕是在寂静的黑夜。

    这是《我的祖国》!

    只是,这张唱片上的曲子跟外面,尤其是国统区所流传的那种女声演唱的,高亢,充满了激情的曲子完全不同,它是低沉的。而且还是夹杂在许多戏曲和当代的流行歌曲,诸如《夜来香》、《夜上海》之中。如果只是听开头或者结尾,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一张唱片之中竟会包含有《我的祖国》这一首在沦陷区被严禁播放的曲子。

    要知道,为了这首曲子,前段时间日本人杀了不少人。

    可是。总有人忍不住。

    就像赵义海。

    他在公共租界的美国洋行上班,上海沦陷后,为了目前还算优渥的生活,他没有逃去别的地方。而在上海的这些日子,看着日本人横行霸道,听着日本人不停地屠杀中国人的消息,他虽然偶尔愤怒。更多的却只是伤感和叹息。本来,他以为自己会这么麻木地生活下去,一直到日本占领全中国,或者中国反攻回上海的那一天。。

    可是他没有想到。那天突然从广播上听到《我的祖国》之后,他就再也忘了不了。原本已经麻木的心也仿佛被激活了。好几天,他都忍不住在没人的时候哼唱着这简单,却无比激荡人心的歌词。仿佛这首歌随时都响在耳边。可惜随着日本人还有那些汉奸的迅速行动。才听了不到一遍,他就再也听不到了。为此。他接连难受了好多天。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老婆偶尔买回来的一张唱片,才听了不到一半,就突然变成了《我的祖国》!

    虽然声音不一样,这首《我的祖国》是男声,而且声音很低,低得仿佛就像是小偷在偷东西,但这反而更合他的意。越低越好,只要能听得到,他就高兴。最重要的是,声音低了,更不容易被发现,更方便偷听……而且,这首低沉的《祖国》也更加切合他的心境。像他们这样没有逃难去国统区,而是留在沦陷区的中国人,不就是像这首歌里男音一样,压抑,却又忍不住地想要奋发吗?

    ……

    “好了,就这一遍。”

    一首曲子并不长,很快,《法场换子》的反二黄唱腔又响了起来。曲子是当代名角演唱,可赵义海夫妇却没有了听下去的心情。徐文霞麻利的收起了唱片,塞回袋子,又交到了赵义海手中,

    “收起来。”

    “意犹未尽啊……”赵义海抿着嘴,迟迟没有接。

    “你这人,不就是说好了就一遍的吗?”徐文霞恼道。

    “我说了就一会儿,可这才半会儿……”赵义海忝着脸朝老婆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脸,“再来半会儿?”

    “你……”徐文霞咬了咬嘴唇,本想拒绝,可看着赵义海那渴望的眼神,终于还是没有忍心:“就再一遍!你要是再听,明天我就搬娘家去,省得睡不好,还担惊受怕。”

    “好好好,都听你的……”赵义海的脸上仿佛笑出了花,伸手就要把唱片拿过来。

    “我来。你再去看看外面……”

    “好,你等我回来再放啊……”

    赵义海很听话。嘱咐了一句之后,赶忙出了卧室,然后走到了客厅靠街的那一侧,透过窗帘,朝对面看了过去……

    没有动静。

    赵义海点点头,就要放下窗帘,可就在这时,他看到对面所谓的“和平救**”司令部的大门打开了,然后,里面开出了一辆轿车……

    **********************************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坐在轿车的后座,郑苹如一脸淡然地看着身边的林之江……这个汉奸,丁默村的心腹,半夜突然把自己从囚室里提出来,想干什么?

    “丁先生知道你在这里,所以要我带你回去。”

    林之江吐了个烟圈儿,随口答道。他是浙江温岭人。黄埔六期。早年投入军统,如鱼得水。上海沦陷时,任军统上海区行动二组组长。1938年3月7日,刺杀了鼓吹“抗战必败,中国必亡”的反动军阀周凤岐。可惜不久便被同样变节投降的李士群抓住,之后变节投敌,加入汪伪76号。进入76号后,他先跟李士群,后成为丁默村的手下干将。

    “真的?”

    郑苹如盯着他。好像是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来。

    “不用看我。如果没有丁先生的命令,我也不敢带你出来。别忘了是谁把你弄到这边儿来的。”看到郑苹如怀疑的眼神儿,林之江又笑了笑。本来,郑苹如的身份暴露之后,一直被关在76号的地牢里。只是因为丁默村贪恋其美色。所以一直都没有用刑,甚至丁默村还打算过一段时间就把这个大美女给放出来,再续前缘。毕竟,这位郑小姐确实漂亮得不像话,否则也不会成为中国最重要的画报《良友》画报的封面女郎。甚至连日本首相近卫文磨的儿子近卫文隆乍一见到此女都立时坠入了情网。可惜,红颜祸水……丁默村的老婆赵慧敏担心自己老公被此女迷住,悄悄找到他。对他面授机宜,让他将郑苹如暗中移解到了忆定盘路三十七号的“和平救**”第四路司令部内,这件事连76号首脑的丁默村与李士群都不知道。而之后,汪夫人陈壁君亲自来劝降。可惜,郑苹如依旧都不为所动。

    “丁先生不会直接就让你把我带回76号吧?”郑苹如又问道。

    “先去南京,在南京呆一段时间,之后就应该可以释放了。”林之江答道。

    “真的?”郑苹如转过了脸。美丽的大眼直盯着他。

    “当然是真的。”林之江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皱眉答道。

    “你骗我。”

    “什么?”

    “我说你在骗我。”郑苹如微笑着轻叹了一口气。“今夜带我出来,其实是想杀我,对吗?”

    “别胡说……”

    “我虽然一直被关着,可也知道最近汪先生的日子不太好过。被人在就职大典上狠狠地打了一记闷拳不说,国民政府又从法国得到了大量的军火和资金……这几件事恐怕很影响你们的士气吧?”

    “就职典礼上的那点儿事不过是军统的小把戏而己,至于法国的军火和资金……钱再多,老头子也不见得能打嬴日本人。何况法国人那是为了买油田才花钱的,可不是等于在国际上表态支持重庆。”林之江辩解道。

    “可这些事总还是对你们不利的。所以,你们需要杀人立威。”郑苹如又是轻轻一笑,“我没猜错吧?”

    “……丁先生被刺之后的那几天,你如果能有这么聪明多好。”林之江沉默下来。这个女人不仅漂亮,而且聪明。可惜,终究还是要死了。

    “那时候我太贪心了。”

    ……

    “到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中山路,路两边是一片荒郊野地。

    “这就是你们给我选的地方?”郑苹如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也不理会一边用垂涎和可惜的目光贪婪地盯着自己的特务,抬头痴痴地看着天上的月亮,“还好,天气不错。”

    “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林之江也下了车,沉声问道。

    “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你我也算相识,只希望你能念在这点儿情面上,待会儿开枪的时候,别打我的脸!”

    “……”

    “走吧。你们总不会在路边就动手吧?”

    郑苹如又抬头看了看天,然后,带着淡然地笑容,迈步向路边的树林走去。林之江看着她的背影,终究还是没有跟上去,只是朝旁边的两个特务使了个眼色:

    “按她的话做。”

    “是。”

    ……

    “砰”!“砰”!“砰”!

    一行人进了树林没一会儿,林之江就听到了接连的三声枪响。他知道,这是那两个特务在处决郑苹如。

    “可惜了。”

    一代红颜,就这么死了。他轻轻地将手里的烟扔到地上,叹了口气:

    “别怪我.如果不是你不肯投降,如果不是你老子不顾你的死活,宁死也不肯帮汪先生的忙,出任新政府的司法部长,你不会有这个结果。可惜啊……”

    “是啊,确实可惜。”

    幽幽的声音突然在一边响起,让正在自言自语的林之江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可是,不等有所反应,他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好像被铁钳给夹住了,越收越紧,然后,就听到“喀嚓”一声……

    ……

    林之江被活活扭断了脖子。就在他死后不到两分钟,树林里就走出了三个人。走在正中间的那个赫然正是本应被处死的郑苹如。只是此时的郑苹如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从容,更多的是惊喜和惊讶。尤其是在看到林之江那诡异的死相之后,这种情绪更直接达到了最高点。这让她忍不住好奇地盯住了眼前的那个一身风衣的家伙:

    “你们是什么人?”

    “鄙人沈醉,”那人轻轻一笑,露出了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郑小姐,我奉命带你回家。”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