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8章 一夜连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哐!”

    土肥原贤二正在埋头看着文件,就听到自己办公室的门被人一下子推开。正皱眉间,就看到一身军装的南造云子走了进来。

    “云子,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对不起老师。我刚刚得到消息,林之江死了。郑英伯和郑苹如也都被救走了。”

    南造云子快步走了过来,一面道歉,一面向土肥原贤二报道。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土肥原贤二淡淡地摆了摆手,“睛气庆胤已经把这件事报告给我了。”

    “睛气?”南造云子不屑地撇了一下嘴。影佐祯昭从越南将汪精卫“护送”回来之后,就成了新的南京国民政府的最高军事顾问,说白了就是负责监视和约束汪精卫等人,免得这帮家伙哪一天超出了日本的控制。而影佐祯昭一走,梅机关的负责人就由其副官睛气庆胤接手。可是,南造云子一直对那家伙不怎么瞧得起。在她看来,影佐一走,梅机关就可以说是无人了。

    “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土肥原贤二自然也清楚自己这个女学生跟梅机关的恩怨并不会因为影佐祯昭的离职而消散。他甚至很清楚南造云子为什么会这么冲进自己的办公室……无非就是想通过这次的事件重新获得一定的权力。这个女人风光惯了,不想继续像现在这样做一个隐形人。

    “76号有中国人的奸细。”南造云子道。

    “林之江是从忆定盘路的救**第四路军司令部出发的,你怎么不说是那儿有问题?”土肥原贤二问道。

    “林之江是突然到达第四路军司令部的,在此之前,司令部内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会到来。而他把郑苹如提出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所以,如果是第四路军司令部有奸细。因为时间的关系,肯定不可能来得及通知敌人。而即便是通知了,对方也不可能这么从容的进行布置……他们还能判断出林之江会在中山路一带下手,没有时间也是不可能的!”南造云子答道。

    “非常不错的推理。”土肥原贤二点了点头,“可你还不知道几件事。”

    “什么事?”

    “张德钦昨天夜里也被人杀了。”

    “张德钦?”南造云子再次一愣。她当然知道张德钦,留美出身,汪精卫新任命的南京国民政府中央信托公司保险部经理,中国实业协会常务监事……不过这个张德钦在上海滩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青帮‘大‘字辈的大流氓。曾经帮76号的李士群抓住了军统第一杀手尹懋萱。

    “还不只。吴四宝也死了。”

    “什么?”

    南造云子再次大吃一惊。吴四宝可是76号警卫总队的副总队长,同时也是青帮的大流氓,在上海滩的势力相当强大,怎么也……

    “想不到吧?”土肥原贤二轻轻放下了手上的文件,“对方下手非常狠。而且也很准。……杀林之江,救郑苹如;杀张德钦,为尹懋萱报仇;杀吴四宝,则是把刀口直架到了76号的脖子上……现在丁默村和李士群恐怕都不敢随便出门了。”

    “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南造云子已经顾不得自己的目的了。对方突然大开杀戒,接连杀了三个人……而且这三个被杀的都不是一般人。林之江不说,那是76号的头目之一。丁默村的左右手;张德钦,汪精卫南京政府的高官,青帮大头子,同时。还曾经泄密,帮李士群抓住了军统第一杀手,化名詹森的尹懋萱;而吴四宝,则干脆就是76号最凶恶的爪牙。此人本就是青帮大流氓,加入了76号总部。担任了警卫总队副总队长之后,更是无法无天,不仅收受沪西越界筑路地带各赌窟和贩毒机关送来的保护费,还纵容部众从事抢劫汽车、绑架、敲诈勒索等诸多不法活动……可现在,这三个人在一夜之间同时被杀,中国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早就已经制定好了计划,昨天夜里不过是他们行动的时间罢了。”土肥原贤二沉声道。

    “死的这三个人都跟76号有着深厚的关系,老师,应该立即彻查76号总部。”南造云子叫道。

    “睛气已经去了。不过我想他很难得到什么结果。而且那毕竟是丁默村和李士群的地盘儿,我们顶多只能问一问,真正动手,还是需要那两个家伙自己去。”土肥原贤二又道。

    “都被人挖到自己家里了,还敲掉了两根爪子,这两个人也是废物。”南造云子冷哼道。

    “我知道你的心思。”土肥原贤二微微抬起眼皮看了南造云子一眼,“你不想再像现在这样下去。我能理解。可是,我们跟苏联还没有正式开战……甚至为了等待苏联向芬兰发动进攻,帝国还决定暂时停止了对桦太岛石油的开采活动。相比起这个,你的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我可以用化名。”南造云子急忙说道。

    “可你的脸却变不了。”土肥原贤二摇头,“而这个时候去惹怒中国人,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不,”南造云子坚定地摇头,“老师,我认为,越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越应该给中国人以强力的一击。就像西尾司令官所说的那样,只有把他们打疼了,他们才会在我们跟苏联交战的时候老老实实的。”

    “可他们先前透露的那些情报已经证明了他们确实在远东的苏军内部拥有眼线……这正是我们所急需的。”土肥原贤二道。

    “那老师您觉得中国人会不会在未来帝国与苏联的战争中帮助我们呢,即便是我们打疼了他们?”南造云子问道。

    “苏联在援助中国。斯大林那20个师的武器已经运抵中国一大半。以蒋介石的为人,我们很难保证中国人会不在情报方面做出对苏联更加有利的决定。”土肥原贤二一脸担忧。

    “老师,这不像是您的性格。”南造云子疑惑地看着土肥原贤二,“在我的印象里,要是以前遇到现在这样的情况。您一定会赞成我的。”

    “为了预防苏联方面知道我们跟重庆的合作计划,昨天,按照中国人的事前的通报,东京方面刚刚破获了一个代号‘拉拇赛’的苏联情报小组。”土肥原贤二满脸凝重:“云子,你知道吗?这帮苏联人的间谍居然已经潜到了近卫首相的身边,成为了首相的顾问兼私人秘书。太可怕了!可更可怕的却是那群中国人……他们对苏联人,还有我们的行动简直就是了若指掌。如果按你说的,现在向中国发动进攻,一旦被对方获取了消息。你知道帝国的军队将要蒙受多少损失?”

    “这不可能。首相阁下的私人秘书怎么能是**?”南造云子也懵了。还有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吗?苏联人的间谍都已经潜到了日本首相的身边?那日本对**,对苏联而言还有什么秘密?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可惜,虽然中国人在开始就警告我们将桦太岛和进攻苏联的事情保持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并通知了这批家伙的存在,可我们却疏忽了,也小看了这帮人!”土肥原贤二重重地一拳捶到了桌子上,恨恨道。

    “这些人应该全部绞死。”

    “会的。可那不是现在。”土肥原贤二又叹了口气。“现在最需要小心的,就是中国人在我们中间布置的眼线……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很紧张。”

    “老师……”

    “中国人从来都是慢一步,即便偶然有些优势,也很快就会在帝国的绝对实力之下丧失殆尽。可现在,我第一次对这些敌人产生了恐惧的感觉。他们连深藏在我们内部的苏联间谍都能找出来,还有什么找不到?这个世界对他们而言又还有什么秘密?”

    “老师。要不要进行一次大范围的彻查?”南造云子问道。

    “怎么彻查?去调查那些高官显贵吗?你知道为了这一次‘拉拇赛’小组的事情,大本营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土肥原贤二训斥道。他还有许多事没有告诉南造云子,更没有告诉这个女学生自己对其是有所保留的。事实上,他现在所承受的压力要远远大于他所告诉南造云子的。因为。在破获“拉拇赛”小组之前,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就抓到了一个人:留希柯夫!

    这个职务为“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远东地区部长”、军衔为大将的家伙,给关东军带来了大量的情报,而其中最最重要的情报就是——苏联远东地区结集有几十万红军和一千几百架军用飞机。

    这个情报给整个日本高层造成了一次决不小于突发海啸的巨大震荡。

    因为关东军在朝鲜、满洲的对苏兵力只有9个师团。另有2个师团在国内。虽然因为计划对苏开战,关东军又增强了一些兵力。但对上这些苏军依旧远远不如。可以说,如果此时苏联对日作战,日本将几近于螳螂当车。

    那留希柯夫的情报是不是真的呢?这家伙堂堂一个苏联大将,又为什么叛逃?要知道,如果不是主动叛逃,以此人在苏联的地位,日本情报机关别说抓了,能不能碰到对方的一根寒毛都是两说。

    但根据调查分析,留希柯夫的情报就是真的。

    其叛逃的原因也很清楚:1937年至1938年的两年里,随着斯大林开展的日渐惨烈的“大清洗运动”——苏联五名元帅杀了三名,四名一级指挥员杀了三名,十二名二级集团军司令员杀了十二名,一个不剩;六十七名军长杀了六十名,一百九十九名师长杀了一百三十六名……留西柯夫的档案中有了“污点”,担心受到清洗,所以很快与日本间谍进行了接触,然后偷越国境逃至中国东北领土满洲里,叛逃到了日本关东军。

    这种情况下,留希柯夫不可能撒谎。苏联也不可能为了制造一份假情报就牺牲一个大将。

    所以,日本人恼了。

    西尾寿造和冈村宁次决定发动对国统区的进攻。

    因为日本人觉得国民政府在欺骗自己,骗他们说苏联要进攻芬兰,骗他们以为苏联在远东地区并没有多少兵力。这么简单的骗局却把关东军和整个中国派遣军都给囊括了进来,还害得关东军险些冒然开战……他们当然要恼羞成怒。

    可现在,“拉拇赛”小组破获了。日本欲图进攻苏联的消息应该就是由这个间谍小组传给苏联的,不可能关中国人什么事儿。

    可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日本情报机关在这一次的情报战中表现拙劣,先是没有查觉到苏联人的触手,之后又可以说完全是受到了中国人的提醒。可以说,整场“游戏”,他们完全被中苏两国耍得团团转……这让一向以日本情报工作第一人自居的土肥原贤二如何能受得了,又如何不会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

    “报告——”

    师徒两人的交谈一时陷入僵局,南造云子还想再努力一把,劝说土肥原贤二给自己一次出手的机会,办公室门外却响起了报告声。

    “进来!”土肥原贤二朝来人招了招手,“什么事?”

    “将军,刚刚接到消息,浙江省主席张啸林被刺身亡!”

    “什么?”师徒两人同时大惊。

    “他是怎么死的?”土肥原贤二惊问。

    “张啸林是在坐车出门的时候,压上了地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