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章 我那个上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

    1938年,全面抗战已经持续了将近1年,处处愁云惨淡,唯独上海的公共租界依靠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势力依旧超然于战祸之外。国民党的两大特务机构中统和军统在这里潜伏了大量的特工,刺杀汉奸和日本人,给日本人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是日本特高课在上海却根本无用武之地,所以,土肥原贤二便想到创建和中统、军统一样的特务组织——而此时,丁默村、李士群等人叛变,并主动送上了一个《上海特工计划》,立即就得到了日本人的重视。之后,日本大本营下达了《援助丁默村一派特务工作的训令》。不久,在日本人的指使下,丁默村、李士群建立了一个特工组织,机构设在上海大西路76号。后因此处活动不便,又由影佐祯昭的副手晴气庆胤亲自选定极司菲尔路76号,原安徽省主席陈调元公馆作为特务活动场所。

    76号诞生后,由于人手不够,李士群曾经想办法和青帮老大杜月笙拉关系,结果失败了,后来,李士群又拉拢了另外一个青帮头目——季云卿。因此季云卿的弟子也投靠了76号。就这样一栋洋房,一笔经费,几条枪,上海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特务机构就此开张。

    丁默村、李士群直接指挥,在76号内部设有惨无人道的酷刑三十八套,如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钢针刺指等等,设有天牢、地牢和水牢。同时,为在社会上制造恐怖气氛,“76”号在路灯下悬挂血淋淋的人头,向人家屋内扔断手断脚,在人家门上插匕首、寄子弹、恐吓信等。甚至跟踪绑架人质……一时之间,76号成为了上海人人谈之色变的“魔窟”。

    可是,此时此刻,一度嚣张无比的76号却突然间被人打了一记闷棍,丁默村和李士群这对日本人手中的走狗也一改往日作风,躲在守备森严的总部内不敢出门。

    而原因……对手太快了。

    ……

    “吴四宝家里我已经派人去了,可他老婆那边恐怕很难就这么交待过去。”

    丁默村,一副彬彬君子的模样,长得也极为英俊。配上一身得体的西装,那叫一个风流潇洒。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先是参加了**,之后又叛变投靠了国民党CC系,再之后。更直接叛国,反过来用残酷的手段来对待自己的同胞。而这样做的结果,即使得他获得了他日本主子的欢心,从而得到了极大的权力,也让他从此不敢在陌生的地方呆得超过半个小时。郑苹如刺杀他的那次,外界的传言是郑苹如感情用事,看上了他的“色”。在最后关头提醒了他,可真正的原因却是丁默村自己发现了问题……一个只要出门就不住地绷紧神经的人,而且还是一个特工,真的是非常敏感。

    “交待不过去就不交待。区区一个畲爱珍还算不了什么。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找到这个给咱们捣蛋的家伙。”李士群没有丁默村那样的外表。也没有其表现出来的风度,可他更狠,更绝,也更加嚣张。丁默村名义上是76号的大老板。可这儿真正的主事人还是李士群。

    “下面的人都快跑断了腿儿了,可根本就找不到一点儿人影。连来历都摸不清楚,你说怎么办?”丁默村摸着自己几乎从不离手的文明棍儿,一脸沉重。睛气庆胤刚刚在他们面前发了一通火走掉。日本人已经急了。可是面对突如其来、不知来历的敌人,他又能干什么?只有慢慢调查。可是对方会给他们这个时间吗?想想昨天一天发生的事情,郑苹如的被救如果还能让他有那么一丝窃喜的话,张德钦和吴四宝的被杀就让他心惊胆战了。因为想要暗杀这两个人的难度,其实并不比杀他困难多少。而最让他感到无法接受的是早上传过来的张啸林的死讯……那可是日本人任命的浙江省主席,更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三大亨之一,上海滩最了不得的地头蛇,论及在上海滩的势力,实际比他们的76号还要庞大,更要精细,更要深入到上海滩的方方面面。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物,居然就这么轻松了账了?

    “不管下手的是谁,都跑不掉老蒋的关系……咱们就拿重庆的人开刀。”李士群咬着牙,“他们能大开杀戒,我们也能。他们找咱们的高官,咱们就杀他们的手下……杀一个两个他们不心疼,就杀十个八个,杀一百个。我就不信,杀得多了,他们还敢这么狂。”

    “你打算杀谁?”丁默村看过去一眼。他知道李士群肯定会这么做。眼前这个人跟他有着几乎一样的经历,加入**,叛变;加入国民党中统,叛变……可相比起他,李士群的杀性更重。因为这家伙一向认为,要想让别人听自己的,就得狠,得敢杀人,杀得人心惊胆战,自然就没人敢不听话了。

    “老蒋留在上海的人不少。不过大都是中统和军统的人,杀个把,顶多让陈氏兄弟和戴笠心疼两天,碍不了那老头子什么事儿。所以,想要让老蒋心疼,得从他留在租界的那些银行下手。我这些天已经摸清了重庆在上海的那些产业的底细,我们……”

    “报告——”

    李士群正要告诉丁默村自己的计划,一声凄厉的叫喊就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紧接着,一个一身黑色绸布衣衫的76号特务就直接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儿?”李士群很恼火对方的不守规矩,可是昨天的事情已经让整个76号上下下下都吓坏了,甚到不少人都有了退出的意思……毕竟,他手下这帮人大都只是一群流氓。这些家伙打顺风仗,杀人放火、祸害老百姓都是内行,可遇上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同样也是会害怕。甚至比一般人更加恐惧。所以,他只能把怒气压回了胸中。

    “傅、傅……”

    “副什么?”

    李士群眼一横。他最讨厌别人叫他副主任……没错,丁默村是76号的主任,是他的上司,还是他亲自请回来的,可这儿当家的还是他李士群,丁默村不过是他请来的一个牌子罢了。然而,没等他发火,一个一身军装的日本军官也急步冲了进来。李士群自然认得此人。正是梅机关派驻在76号的监视者,涩谷准尉。

    “李士群君,”涩谷脸色很难看,“刚刚接到的消息,今天中午。上海市市长傅筱庵被人发现被暗杀于自家卧室!”

    “什么?”

    两个汉奸骇然而起。

    又一个!

    浙江省主席张啸林,现在又来了一个上海市长傅筱庵……丁默村和李士群只觉得一股彻骨的凉意直沁进了心里。

    “睛气机关长命令你们立即行动,不惜一切代价找出行凶者,否则……后果你们自己清楚。”

    **********************************************

    “咱们这是去哪儿?”

    郑苹如一直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走出了上海……是的,就是轻轻松松地走出来的。没有任何的阻碍,如果不是在夜里,那根本就是闲庭信步。可是在夜里又怎么样?她现在不还是悠悠然地呆在去香港的客轮上。跟父亲一起坐在甲板上晒着太阳,并享受着一切可能的优待?

    “排了整整一个多月的计划,就选在昨天夜里一起发动。小日本儿和那些汉奸龟儿子现在肯定已经急了,可惜啊……”

    “可惜什么?”

    郑苹如漂亮的大眼直盯着眼前这个一副懒散模样的家伙。她实在是很难相信。就是这个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名叫沈醉的军统特工把自己救出来的。那么轻松,两个特务把她押进树林之后,三声枪响。自己就被救了。再出来,林之江也已经被扭断了脖子。死得不能再死。而根据这家伙一路上所透露的,貌似如果不是上面催得紧,他还不会跟自己一起离开上海。

    “可惜不能再在上海呆一段时间……啧,从来没这么爽过。”

    沈醉眯着眼睛,顶着海上初升的太阳,一脸享受的神情。

    “上海滩纸醉金迷,人进去了,确实不太容易想出来。”

    郑英伯看着沈醉,一脸微笑。身为曾直接追随过孙中山,在复旦大学当过教授,还当过江苏高院的首席检察官的国民党元老,他经历过许多的事情,也很明白沈醉想要把自己女儿救出来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看似轻松,其中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恶战。中统陈氏兄弟不就费尽心力也没能办到吗?本以为这一次父女将会永绝,可没想到……

    “沈小兄,回重庆之后,还劳你待我约见一下戴局长。就说我郑某谢谢他,想请他吃个饭,聊表心意。”

    “呵呵,”看到老人家开口,沈醉笑笑,把身子坐正了些,“前辈大可不必如此。其实,这一次来沪救人,你们最应该感谢的,反而是令公子。”

    “海澄?”

    郑苹如父女同时一怔。

    “我弟弟怎么……”

    “郑少校听说郑小姐被抓,心急如焚,辗转不知找了多少人才找到了我的那个顶头上司……说真的,如果不是他,我现在恐怕还在重庆山里打转呢。哪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出来痛痛快快地杀鬼子汉奸?”沈醉笑道。

    “重庆山里?”郑苹如莫名其妙。沈醉明明是军统特工,在山里干什么?

    “听沈小兄的意思,你这位顶头上司,似乎不是……”郑英伯比女儿的经历不知道丰富多少,自然一下子就听出了沈醉话里藏的意思。而这也更让他大吃一惊。不是戴笠,却又能指挥军统特工……最重要的是还能把中统千辛万苦都做不到的事情给轻轻松松地完成了,这会是谁?总不可能是蒋中正亲自下的命令吧?

    “呵呵,我说的这个上司确实不是我们戴老板。不过他确实是军统的人。至于姓名,你们回到重庆之后自然就会知晓。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感谢他。他之所以派我出来,其实也是看我为他得罪了人,派我出来避祸的……”沈醉很不道地地解释道。

    “避祸?”从重庆到上海避祸?郑氏父女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在重庆得罪了人,还要跑到上海……如果不是这家伙救了他们,而且现在正在赶往香港,不久之后就会转道前往重庆,他们肯定会以为这家伙原本是要去投靠76号的。特务嘛,因为某种非正当的原因离开重庆,除了叛变,还有什么可能?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现在想想,也是我太多心了,有长官护着,其实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

    “你闯了什么祸?”郑苹如嘻嘻地笑问道。她此时才不过22岁,好奇心很盛。加之刚刚从死亡线上走了个来回,心情正好,看沈醉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忍不住就起了些促狭的心思。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不小心打晕孔二小姐……”

    “孔、孔二小姐?”

    上海滩临近南京,孔二小姐的大名谁个没有听过?可、可眼前这家伙居然敢打晕那个混世魔女?

    “你的那个上司到底是谁?”郑英伯也忍不住了。能在孔二丫头手上护住手下,莫不是那几个老相识?如果真的是,这人情可就大了。可据他所知,这几个老相识都没有那么热心,而且大家的交情也都不怎么样.

    “我上司……”沈醉顿了一下,把手放到了脑后:“很不正经的一个家伙。跟他呆在一块儿的时候,也没觉得他有多厉害。可出来了,听着他的安排,才晓得他真的不得了。”

    “不得了?”

    “是啊。……以前跟他离得近,他没什么事儿的时候,总是喜欢跟大家逗乐,没个正经样子,也就没觉得他有多了不起。可现在再回想一下,才发现自己真的是疏忽了。一个敢把孔家往死里坑的人,哪可能是一般人?”

    “你说什么?坑孔家?”

    郑氏父女再次心跳加速。孔家!孔二小姐!看来不会有错,应该就是那个孔家,可……

    “是啊。就是孔家。我来之前,长官就在想办法把他们往死里坑,也不知道现在坑到什么程度了,把孔家坑得倾家荡产没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