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0章 签约仪式里冒出的黑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签不签?不签也别浪费我的时间。”

    重庆。

    某高档酒店会议室。

    秦卫虎视眈眈地盯着长桌对面的几个人,一副随时可能要跳起来杀人的模样。但他的“虎威”着实有限,对方甚至连看也没看他,只是自顾自地浏览他刚才拿出来的文件,还不时地把脑袋凑到一起嘀嘀咕咕一阵儿。

    “不专业就是不专业,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到来做生意的……草拟的合同都交给你们好几天了,这一次不过是正式版,你们可别告诉我你们连律师也没咨询过。”看对方不理自己,秦卫再次吐槽。

    “我当然咨询过律师,不过就是怕你在这所谓的正式合同上耍什么手段罢了。”孔令侃从合同文件上抬起头,同样是一脸不善地盯着秦卫。

    “我耍手段?我这人口碑一向贼好,不像某些人,名声都烂大街了,居然也好意思出来见人。”秦卫冷笑道。

    “你跟我说这些没用。反正我不信你。”

    孔令侃胸口起伏,可感觉到身后突然伸出来的一只手,他还是勉强抑制住了心中的愤怒……而看到他这个样子,孔令伟暗暗松了一口气之余,也不禁地怒瞪了秦卫一眼。

    “看什么看?哥们儿我喜欢的是女人,不喜欢雄性。”秦卫反瞪过去一眼。

    “秦先生,你不喜欢孔家,这个所有人都知道,不用整天挂在嘴上。”

    孔令仪拉着妹妹,同样狠狠地瞪着秦卫。

    这一次孔家第二代几乎是倾巢而出,除了正在上学的孔令杰没有到之外,孔令仪、孔令侃,还有孔令伟全都到了。而除了他们这三个主事儿的。英国佬儿詹森同样在场,只有担着个英国领事之位的柯尔礼为了避嫌没有出现。

    不过这些人还只是小意思。

    秦卫要和孔家合作开发印尼石油的事情在双方草签了合作意向,并正式决定开始谈判之后,就已经在重庆高层传开。对此,上至蒋介石和宋美龄夫妇,下至郑介民、柯漱芳两公婆,几乎就没有不关心的。这也是没办法,实在是其中的利益太大。而为了能够从中分一杯羹,不少人都托关系跟双方联系过。孔家倒也罢了,孔祥熙似乎很享受这种重新回到了众人瞩目的地位的生活。频频跟一些人进行交流,大有大家一起合作发大财的意思。一时间竟笼络了不少人,行政院长的威严似乎也回复了不少。

    可秦卫就不一样了。

    这家伙躲进歌乐山白公馆就不出面,虽然期间偶有戴笠、郑介民之辈前往“探视”,何应钦和白祟禧等人也曾数次与之密谈。也不知道谈了些什么,反正是没能说服秦卫。不过这并不代表秦卫就只是一个人,相反,他的背后聚集了一大批人。就像这一次的“签字仪式”,他身后就坐着叶元龙、傅斯年、段锡朋这三个老熟人,以及刚刚从南洋赶回来,一脸不豫的陈嘉庚。不仅如此,重大的教授也来了一溜儿,马寅初不说,连在渡口。也就是后来的攀枝花一带从事地质勘探工作的李四光居然也抽空赶了回来。而除了这些能拉得上关系的,后面还坐着一排,其中以两个大胡子最为惹眼,打头的那个正是当初被秦卫误认为张大千的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而与之并列的,正是刚到重庆不久的张大千本人。此外,于右任上首,是国民政府司法院院长,法学家,国民党元老居正……

    ……

    “这么大阵势,你说孔家会不会察觉什么?”

    毛万里压根儿就没敢进签字现场,他躲在会场外面,不时地透过窗户向里察看。可除了听到秦卫不停地讥嘲孔令侃,他什么也没看到。

    “那你察觉到了什么没有?”

    “我?我察觉什么?”听到周恬的反问,毛万里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熟悉的小秘书,“这又跟我无关。”

    “是跟你我无关,可你我跟秦长官挨得这么近,都没察觉到他到底想做什么,孔家人又怎么能察觉得到?”周恬又一次反问道。

    “提供油田地点,而且保证出油,保证储量能达到1亿桶以上……这么亏本的协议也能答应,秦长官这到底是在搞什么?”毛万里又皱眉道。

    “他没钱呗。”周恬又朝里面瞅了一眼,“打一眼油井就要投入那么多钱,那么大的一片地方,就算明知道下面有石油,说不定也碰不着呢……而且他最近还要扩大饲料厂的规模,并在西南各省开设好些分厂;养殖场也还要建;还有那些大学里搞什么实验的,也都指着他……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些不是钱?”

    “那就更应该把油田抓在自己手里才对啊。怎么还要卖?”毛万里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问过秦长官吗?他怎么说?”周恬反问道。

    “他说……算了,还是别说了。说着生气。”

    毛万里想着当时秦卫说过的话,不自禁地一阵摇头。而与此同时,酒店某个不为人知的客房内,一场谈话也正在进行着。

    “令伟总觉得这件事不靠谱,她一向都很聪明,万一……”

    “她确实聪明。不过她做事还是太喜欢由着性子来,喜欢的,不管什么样都可以;不喜欢的,再有好处也不干……我这辈子从来没有一次性拿出来这么多钱。一千万英镑啊,如果输了,家底儿就基本空了,几十年的辛苦全都白费。可如果嬴了,咱们就彻彻底底的嬴了。你想想?有一个储量巨大的油田在手,中正还能像现在这样对我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吗?”孔祥熙坐在沙发上,有些紧张,但更多的却是憧憬.

    “中正可不缺石油。利比亚一下子就挣了那么多,我听美龄说过,秦卫一下子就给了足足十个大油田的确切消息。比起他们,咱们这一次就算能挣到,也不过才一个而己。”

    “利比亚在哪儿?印尼又在哪儿?”孔祥熙肥肥的脸上挂起了自信的笑容。“他的油田都在人家的家门口,能卖,却不能采;可咱们的油田却不一样,虽说也要看英国人和荷兰人的眼色,可毕竟是靠着中国,距离近,不管是英国人还是荷兰人都不能太过妄为。……中国是贫油国,以后,全中国的石油恐怕都将由我来供应。嘿嘿,就是中正,也不敢再随便给我脸色看,不仅如此,他还要支持我。因为他也需要石油。”

    “我一直很奇怪,这个秦卫既然这么看不上咱们孔家,怎么偏偏最后还同意把油田卖给咱们呢?他又不怕咱们。”宋霭龄又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孔祥熙笑笑,“他确实不怕咱们孔家。可整个中国有谁有资格去开发一个大油田?有谁有足够的财力去经营这些?又有谁能禁得住那些洋人和国内这些达官显贵的巧取豪夺?只有我,孔-祥-熙!他不是想跟我合作,而是不得不合作。你再看看他先前草拟的合约上写的,油田必须在两年内投产。投产后,还必须每年以成本价向国内提供一定数量……这些,除了我,整个中国又有谁能办得到?说白了。这小子是没得选择。”

    “可我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令伟跟那小子接触多,也一直说他不是这样能为大局牺牲的人……”

    “行了,你们两母女就是喜欢穷担心。也不想想,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再担心又有什么用?反悔么?居正、于右任都在这儿,到时候我的一张老脸又要朝哪儿搁?”

    “行了行了。我不说了,行了吧?”看孔祥熙有些不耐烦,宋霭龄也只得停住了话头。其实她也很清楚自己丈夫此时正处于极度的紧张之中。刚才那些理由,与其说是在给她解释,还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毕竟是一千万英镑,合计三千多万美元呢,一辈子做好做坏才攒了这么点儿家财,这一次可几乎全投进去了。

    “但愿上帝保佑,让我们孔家成功翻身。”

    ……

    “秦先生,这一条,如果乙方不能实现合同中所规定的以成本价向中国提供石油的条款,则必须以三倍金额进行赔偿,如若连续两年不能完成该条款,则油田自动归入您的名下……您这是什么意思?”会议室内,经过一番商议后,詹森突然指着合约中的一条向秦卫问道。

    “这是为了保障国家利益。毕竟,我不能就这么白把一个大油田送出去,除了个人的好处,国家利益也要兼顾嘛。”秦卫淡淡地看着他,“之所以立下这么严厉的一则条款,就是为了让你们能够不折不扣地将每年给我们的定额完成。当然了,这其中也有我的一点儿私心。我一直认为日本人不会只满足于侵略中国,尤其是现在他们在中国已经陷入泥潭,却没有得到多少需要的资源。所以,他们早晚有一天会南下,而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到时候你们肯定完不成这则条款。这样的话,我不就是不花一文钱又把油田给弄了回来?这多好?你说是不是?

    “日本人敢南下?”孔令侃不禁哂笑,“就他们那点儿本事,找找咱们中国的麻烦也就够了,还想找英法美?除非他们脑子生锈了。”

    “日本人的脑子生没生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你签了这份合约,就得冒这个险。”秦卫一脸狞笑,“而即便是你们拒绝签约,我也不亏。因为这样一来,你们先前零零散散支付给我的那些钱,也就打了水漂……一百万英镑啊,啧啧,也只有你们孔家人才能这么大方。”

    “你别吓我,本少爷既然已经坐在了这儿,就不会再回头。你想要回油田?下辈子吧。”

    “你签?”

    “我签……”孔令侃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个七星公司的高层,诸如陈、徐堪等人,看到几人朝他点头,立即神色大振:“现在就签!”

    “那就请喽。”秦卫拿出了一根钢笔,“祝你好运,孔大少爷!”

    “哼,我好运,你可就……”

    “请先等一下。”

    孔令侃一手拍开秦卫的钢笔,自己从身上掏出了一根金笔,正要在眼前一式三份的合约上签字,手却突然被人抓住。转头看去,却是跟在詹森身边的一个白人。这个人他也认识,为了规避合同上可能出现的问题,托詹森特意请来的一名英国律师。

    “你干什么,约瑟夫?”詹森也很诧异地看着这个自己请来的律师,“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什么不对,男爵,”约瑟夫微笑地看着自己的雇主,“只是在你们签字之前,我想跟这位秦先生说两句话。”

    “我?”秦卫指了指自己,有些诧异:“你想说什么?问我会不会唱《上帝保佑国王》?”

    “秦先生真是一位很有幽默感的人,不过我要问的不是这个。”约瑟夫笑了笑,站直了身体:“首先请容许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荷兰皇家壳牌公司的授权代表,我这次来,其实是想跟您商讨一下印尼油田的事情的……当然,出于诚意,我们可以向您保证,不论孔令侃先生的收购价是多少,我们皇家壳牌公司都愿意在原先的价格基础上再提高30%!”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