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5章 孔家发股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秦、秦……”

    柯尔礼带着满脸的震惊和一肚子的激动走了,下楼的时候甚至还差点儿摔了一跤……虽然最终还没有摔到,却还是把秦卫送他的一瓶子“三十年陈酿”掉到了地上摔碎了。酒香四溢,把个秦卫看得心疼不己。

    本来这家伙还虑再拿一瓶追上去送给那洋鬼子,可身边的郑介民却死死地揪住了他的衣服,脸上的表情更是要多哀怨就有多哀怨,看得他一阵阵的头皮发麻。

    “秦、秦长……”

    “有话就说,有那个什么就放!”

    “你,你还有‘铜’矿?”

    郑介民不停地搓着手,就差整个人都扑到秦卫身上了,两只眼睛更是春情荡漾,恨不得直接化成一泊湖水。

    “我没有铜矿。”秦卫直接答道。

    “可你刚刚明明……”

    “郑主任,秦长官的意思应该是说他知道某个还没有被人发现的地点,而那个地点呢,储藏有铜矿。”周恬面无表情地在一边解释道。

    “也一样,也一样啊。”郑介民连连说道,“有地点就好。”

    “你想干嘛?”秦卫歪着脑袋看着他问道。

    “秦、秦卫,”虽然知道眼前这家伙已经升了中将,可郑介民还是没办法忝着脸叫一声“秦长官”,可话出口,他又担心秦卫不高兴,仔细看了看,发现秦卫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他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而心情一放松,那股贪欲又再次冒了出来:

    “秦卫,秦主任,秦参谋长……上一回被孔家给搅和了,咱们没办法。那也就算了。可这一回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只让那个洋鬼子沾便宜啊。”

    “不就是想掺一股嘛?好好说不行啊?”秦卫满脸鄙夷地看着他,“堂堂军统秘书处主任,至于吗?”

    “这么说……你同意啦?”郑介民惊喜道。

    “我是没什么问题,关键是你得拿钱来。”秦卫伸出两根手指头搓了搓,“总要个信息费什么的吧?”

    “那、那个铜矿……”

    “想赚钱,又不舍得投入。我说老郑,你在这方面连那个孔令侃都比不上。”秦卫再次鄙夷地看了一眼郑介民,摇头说道。

    “可你要孔家拿钱的时候,也说了那油田有多大啊。还做了保证呢。”郑介民道。

    “孔家先给了我一百万英镑。你打算给我多少?”

    “我……”

    “看样子你是拿不出来了。”秦卫叹了口气:“回去凑凑吧。实在不行,就去问问戴笠、毛人凤他们,老子这回不吃里爬外,咱们如果能内部消化,就在军统内部自己吃干抹净。这你总放心了吧?”

    “这当然好。可要是别人知道了……”

    “那就不干我的事儿了。反正我只负责提供消息。其他的你们自己收拾。你可别告诉我,混了这么多年,这种事儿你们连点儿办法都没有。”秦卫又道。

    “当然有办法,可问题是……不知道这矿有多大,大家不好拿钱出来啊。”

    “要是普通的矿,我能看得上眼?”秦卫白了他一眼,“你们尽管往大里想。使劲儿地想。”

    “往大里想,那……到底是多大啊?”

    “我真服了你了。”秦卫朝天吐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有多大。但根据计算,你要是有本事能一年采出十万吨铜,够你开采个三五十年的。这行了吧?”

    “一年十万‘吨’?”

    “废话?不是吨还是什么?”看着这家伙震惊的眼神。秦卫觉得自己仿佛便秘了一样:“你、你该不是以为只有十万斤吧?‘

    “没有没有,怎么会……”郑介民连连陪笑,“秦主任的手笔,怎么可能那么小家子气。”

    “那你决定拿多少钱出来?”秦卫又问。

    “那矿在哪儿?”郑介民没有回答。反而笑着问道。

    “你信不过我!”

    “就是问问……”

    “缅甸。”

    “缅甸?”

    “不行啊?你如果不想干,那就算了。”

    “别别别。我没这么说……”

    郑介民脸上的神色不停变幻,时而像是要发狠,时而又犹豫不绝……秦卫就坐在旁边,也不看他,只是不停地往自己嘴里塞着各种食物。他本来不想在这种“大”酒店请柯尔礼吃饭的,说白了,那家伙现在就是一条丧家狗,虽说暂时还能借着英国领事的身份起到一些作用,可他们也是付了钱的。既然这样,又何必浪费这么大一桌菜?这可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蔬菜和肉制品。再说了,按他的计划,柯尔礼应该很快就会是他手上的一个代理人,平白得到好大的利益,又岂会在乎有没有吃上一顿好的?

    ……

    “老郑?你怎么也在这儿?呀,秦主任也在。”

    秦卫没有催促,郑介民却已经是满头是汗。看着眼谗是一回事儿,可真干起来那又是另一回事儿。按照秦卫的说法,这个位于缅甸的铜矿即便是每年的产能达到十万吨这样“恐怖”的数字,也足够开采三四十年,甚至可能更久。这其中所代表的利润他当然清楚。先不说中国本来就缺铜,这年头硝烟弥漫,身为军工产业最不可或缺的一样金属材料,铜价那是相当的坚挺。一旦将这个大铜矿弄到手,几乎可以说是几辈子都不用愁了。可是,想想秦卫跟孔家讨价还价时所下的“狠手”,他们那点儿钱财够吗?一个油田一千万英镑,这个铜矿得多少?至少八百万吧?他们可不是孔家,即便秦卫把价钱再压低一倍,他们砸锅卖铁也照样凑不出来。而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一直到目前为止,秦卫虽然信誓旦旦,可他口中所说的油田和铜矿都依然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孔家那几个小的胆子大。敢放手一搏,他们可没那个气魄。

    可问题是,虽然对秦卫的消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怀疑,他却又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机会。万一是真的呢?这么大的好处从手头是漏掉了,别说他自己不会原谅自己,家里那头母老虎要是知道了,肯定能把他给生撕了。

    郑介民心里矛盾重重,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打算咬牙做出决定的时候。他刚刚想到的柯漱芳突然就出现了,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公文包,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妞,仔细看看,正是那回去中央大学看戏时所见到过的那个余玲玲。

    “郑太太?这可真是巧了。不知道你们吃了没有?一起坐会儿?”

    秦卫诧异地看着郑介民。他很怀疑这货是不想浪费这一桌子好菜。所以才故意给自己老婆递了信儿。不过人家既然来了,他自然不好往外赶,连忙站起来让座。

    “秦主任太客气了。”柯漱芳嘴上客气着,脚下却不慢,顺着秦卫的话就坐到了郑介民一边,还没忘了顺手把余玲玲也拽着坐下,“玲玲。还不谢谢秦主任……对了,秦主任,听说你升官了?现在是中将啦?”

    “呵呵,都是闹着玩儿的。不值一提。”秦卫讪讪地笑道。

    “这怎么能是闹着玩儿呢?”柯漱芳连连摇头。“中将诶。我们家老郑费了不知道多少劲儿,下了多少苦功,可还是死活升不上去。您在看看他们那个戴老板,也是一样……唉呀。秦主任,你现在是中将。那你的军衔不是比戴老板都高了?那你还是……还是军统的主任吗?”

    “好像还是。”秦卫苦笑。“天上的九头鸟,地上的湖北佬”,湖北人能说能侃是出了名的。不过郑介民这个湖北老婆在他看来恐怕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中将是下属,少将是上司?”余玲玲过来之后就一直只是对着众人点头微笑,没开过口,可听到这话后也终于忍不住了

    “话不能这么说。”郑介民赶紧插了进来,“秦主任虽然名义上是我们军统的设计委员会副主任,可他从来都不是戴老板的下属,戴老板也从来没把他当成自己手下。所谓的‘主任’,其实更多的就只是一个名义。事实上,秦主任现在最主要的职责是在空军,他现在可是空军的参谋长。”

    “副的。”秦卫赶紧加了一句。

    “空军?空军有什么好的?”柯漱芳摆了摆手,“要我说呀,还是军统好。薪水高,好处也多……”

    “可我觉得空军很厉害啊。”余玲玲轻轻一笑,“最近的报纸上一直都在夸奖空军。说他们英勇奋战,杀敌无数,为党国立下了无数大功呢。”

    “哈哈哈,这倒是。”郑介民大笑,“空军最近确实是很出了不少风头。不过要说这功劳嘛,还是得看咱们秦主任、秦参谋长……”

    “秦主任?”余玲玲的一双大眼瞄向了秦卫,“对了,秦主任还是空军的参谋长,空军的功劳,自然也有您的一份儿。”

    “空军最近的行动大都是秦长官策划的!尤其是半个多月前对汉口王家墩日军军用机场的那场轰炸,也就是一战击毁击伤敌机两百余架的那次。”周恬突然淡淡地说道。

    “啊——”

    余玲玲直接捂住了嘴,原本表情淡淡地脸上满是惊奇,倒是一边的柯漱芳,神情自然,没有什么吃惊的表现。

    “整天就只知道胡说。轰炸汉口敌机机场的计划是空军司令部的几位高层,包括周至柔司令长官亲自参予制订的,可没我什么事儿。”秦卫再次摇头否认。他觉得自己说的是实话。以周至柔那些人的水平,他只要提个醒,整个计划连半个小时不到就制订出来了。为地说起来,计划之所以能够成功,不是周至柔那些人的水平有多高,主要还是在于日军的自大狂妄,没想到中国空军会在劣势的情况下发动反攻。当然了,他也不是没有出彩的地方,不过最出彩的主要的还是之后,日本人接下来的报复行动才是他秦参谋长大展神威的时候。

    “哈哈,秦主任就是谦虚。”郑介民笑了两声,见秦卫不承认,也就没有再在这个问题是深谈,而是转头看向了自己老婆,又指了指柯漱芳一直提在手里的那个鼓鼓囊囊的公文包:“你怎么突然来这儿了?这一大包又是什么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啦,”柯漱芳随意地摆了摆手,脸上有些得意:“就是点儿股票!”

    “股票?”除了余玲玲之外,众人都是一怔。

    “七星公司最近在发行印尼油田的股票,招募大家入股,漱芳姐买了一些。”余玲玲说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