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8章 徐远举"述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来,抽烟!”

    “谢秦长官。”

    “火!”

    “谢长官!”

    “听说你一直呆在西康那边儿?”

    “是啊,主要是在班禅的行辕做点儿事儿。”

    “日子苦吧?”

    “还行吧。旁边跟着个活佛,差也差不了太多。”

    “你这也算是支援西藏建设了。这回回来,戴笠就没给你升个职?”

    “不敢。卑职就只是在西藏混了大半年,也没什么功劳,哪敢说升职。”

    “跟着活佛那么久,你现在信喇嘛教不?”

    “不信。”

    “这么看来,这位班禅的佛法有限。”

    “佛法什么的,见仁见智,不过这位活佛其实也是个苦命人。”

    “哦?说说,他怎么苦命了?”

    “他是被十三世**给赶出的西藏。……那个**不是什么好东西,觉得青藏就是他家的,前清川军入藏,他就跟驻藏大臣起了冲突。结果驻藏大臣,叫什么来着?哦,叫联豫,这个联豫派卫兵开枪射击布达拉宫,就把这个十三世**给吓走了,一路跑到了印度大吉岭,被英国人接了去。前清政府对此极为不满,就宣布说要革命**名号,另找灵童代替。后来可能是觉得不行,又让联豫派人劝说**回来。可这时候辛亥革命开始了,前清就完了。接着袁世凯上台,发表恢复了十三世**名号,还加封了九世班禅……本来,按北洋的意思,可能是想让班禅和**平衡一点儿,把青藏稳住。可没想到,那个十三世**从印度回来之后。就把伸进了九世班禅的地盘儿,还在班禅驻地的日喀则设了什么‘基宗’,又是要税,又是夺权。九世班禅不服,就派人交涉,结果人一到拉萨就被抓了。九世班禅这时候觉得**可能是想对自己动手,不得己,秘密跑去了青海,之后又一直到了兰州……”

    “**跑。班禅也跑?不过看来还是这班禅懂事儿,至少知道跑哪儿才对。”

    “**是害怕驻藏大臣才跑的,面对的是前清,当然要跑去国外;班禅却是面对的**,自然只有往国内跑。不过以班禅一脉一直以来跟中央的关系。还有对中国大一统的认同,一般情况下还真不至于跑到国外去。只有那个**,总想在西藏当他的土皇帝,不许中央把手伸进他的地盘儿,才会跟国内冲突。”

    “这个我倒是知道。反正**这伙人就是西藏分裂势力的头脑。”

    “其实倒也不完全是。十三世**虽然之前跟英国人合作,但临死之前的几年还是发觉了英国人的阴谋,几番努力。把英国人在西藏的势力给扑灭了不少。他其实就是想在西藏做他的土皇帝罢了。”

    “那九世班禅呢?你刚才说十三世**临死,那不是说他现在已经死了?”

    “是死了。不过他死了,九世班禅也没能回去……这九世班禅离了青藏,虽然受到了包括北洋在内的各地政府的热烈欢迎。可终究是无根浮萍,国内又乱成那样,也帮不到他,结果这一流浪就是十四年。整整十四年啊。**死后。中央派黄慕松入藏协商他回藏的问题,西藏那边儿始终不答应。去年政府决定强行护送他回藏。结果再次受阻。你也知道,国内现在又在抗战,自然不好太过触动西藏那边儿,只得罢手。结果没想到,九世班禅没能熬过去,还是病死在了青海玉树大寺甲拉颇章宫……可他现在已经死了快一年了,转世灵童也还没选出来……”

    ……

    跟徐远举聊了半天西藏的局势,秦卫对以前并不怎么知道的青藏近代史有了一个较为模糊的认知。不过总的来说,这些东西跟他以前了解到的也差不太多。**一脉是土豪派的代表,希望西藏“独立”,所以一会儿告近国内,一会儿又靠着老外,就是想保障自己对西藏的绝对控制权;而班禅一脉呢,拥护统一,所以一直都是亲国内的。可惜**是喇嘛教的正教主,在西藏的位份要稍高于班禅,而且中国这几十年来又一直内乱,难以分出手来插手西藏,让**一脉保持了近四十年的“半独立”状态。这显然对中国的统一不利,可惜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央政府对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连九世班禅死后的转世灵童的选择都要受到**一脉的掣肘。

    “如果没有记错,十四世**更是个坚定的叛国份子,如果有机会,应该好好收拾收拾。”秦卫暗暗下了决心,就把徐远举打发了出去。这家伙虽然打扮得精神,可身上透露出来的那种疲惫感和疏离感是瞒不过人的。想想这家伙以前在重庆的那种嚣张,这一年多在西康那边儿估计也是苦得很。否则就算两人以前有过嫌隙,仗着戴笠的后台也不应该对他这么“客气”……连说话都这么小心,怎么看也不像是军统重庆站的前站长。

    “戴笠给我派个这样的副官,到底是示好,还是示坏?”

    ********************************

    “注意航向!”

    夜。

    听着耳边发动机的轰鸣,市丸利之助的心脏不时的有些抽紧。跟奥田喜久司一样,他也是航空兵大佐。不过他却没有奥田喜久司那么长袖善舞,更没有对方跟各级高官的那种亲密关系。记得奥田喜久司为了彰显自己已经发迹,还曾经为其母校弄来了一口船钟。那是“浅间号”装甲巡洋舰的船钟,至今还挂在奥田喜久司母校的礼堂舞台上,上面甚至还有时任海军大臣米内光政题写的“报国之钟”字样。由此可见奥田的交际能力是多么高超,也难怪对方会成为第十三航空队的司令,而他这个高一期的学长却反而还屈居其下。

    “中国人应该很快就来拦截了吧?”

    市丸利之助对自己的想法有些羞愧。这一次的轰炸任务,奥田喜久司可是主动承担的更加危险的轰炸成都的重任。成都距离武汉太远,战斗机无法随行护航,只能由轰炸机自行前往。虽然奥田喜久司已经做好了布置,但谁都能够料定,一旦受到中国空军战斗机的拦截,轰炸机编队肯定会损失惨重,说不定连奥田喜久司自己也回不来了。而他呢,轰炸重庆綦江的钢铁厂。綦江距离重庆虽然较近,受到中国空军拦截的可能性更高,但他身边却有战斗机保护,安全上可比奥田喜久司强多了。

    “但愿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市丸利之助轻嘘了一口气,又向身边的副驾驶员提醒了一句:“马上就要进入重庆领空了,注意航向。”

    “嗨!”副驾驶员点头应了一声。

    ……

    “好安静啊。”

    市丸利之助这一支编队总共有轰炸机四十一架,战斗机二十八架,因为前段时间被中国空军打了个底儿掉,几乎所有的日本飞行员都憋着一股劲儿想要报复回来。而在他们看来,这么庞大的一支编队飞抵重庆上空,中国空军应该会立刻起飞迎击才对。毕竟对方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干的。所以,在距离重庆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时候,战斗机飞行员就已经绷紧了神经。可现在他们已经进入了重庆领空,预想中的目标却并没有出现,甚至连点儿动静都没有,这让包括市丸利之助在内的诸多日本飞行员们都开始在心里不托底儿了。

    “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对来犯之敌不理不睬,如果是中国的陆军还有可能,但这绝不是中国空军的风格。市丸利之助头上的汗禁不住地开始往下流。中国空军除了飞机数量比他们差之外,其他的各个方面可都不比他们弱,如今他们即将到达目的地,马上就会投下炸弹去轰炸目标,可敌人却不出现……总不可能是没发现他们吧?这么大一群飞机,除非像上一回他们轰炸重庆那样,绕了好大一个圈子,从中国人没有设置防空预警单位的方向突然冲杀而至,怎么可能不会被发现?可即便是绕圈子,也顶多能为他们争取十几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而现在,他们已经飞抵重庆上空好半天了,天上却连中国空军的半根毛儿都没有……

    “难道他们去截击奥田君了?不可能,即便是截击奥田君,也不可能全部的战斗机都派出去。可是……”

    “大佐,前面就是綦江……我看到钢铁厂了!”

    一片灯光。

    市丸利之助强迫自己的注意力从诡异的情况中转移到了地面上,那里有一片璀璨的灯光。如果航向没有错误的话,那里应该就是中国人在綦江建设的钢铁厂,据说还有兵工厂……借着隐隐约约的光线,他甚至能看到几个高耸的烟囱。

    “管不了那么多了,中国空军既然不来,那这片天空就由我们做主。反正,扔掉炸弹之后的轰炸机还会更加灵活,如果敌人在这个时候来袭,也正好应敌。”时间紧迫,市丸利之助一咬牙,“命令各机,准备投弹!”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