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9章 一定要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这就要走了吗?”

    南京。

    冈村宁次战败的消息传过来之后,西尾寿造就命设各部援军后撤,之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礼。而目睹着这个“伙伴”的遭遇,土肥原贤二也免不了兔死狐悲之感。

    “大本营已经下令寺内寿一来接替我的职务。”西尾寿造淡淡地说道:“下午大概就会到了。我还是识趣一点儿,免得到时候被人轻蔑。”

    “寺内寿一?大本营怎么会把这个家伙派过来?”土肥原贤二不满道。身为日本有限的几个大将之一,他对寺内寿一当然了解。那跟杉山元一样,同样也是一个狂人。“卢沟桥事变”之后,就是这个新接任的华北派遣军司令不停地违背大本营的命令,不住地率领部队冲破大本营限定的界线,将战线一再南推,从而使得日军迅速占领了华北。这貌似是一件大功,但从长远来看,却实际上将日本拖进了战争的泥潭……中国那么大,怎么可能一口吞下?

    “大本营的压力也很大。寺内寿一叫嚷的很凶,要杀我以谢国人。”西尾寿造叹了口气,“所以,既然他那么厉害,就让他来指挥作战好了。天皇陛下恐怕也很希望他能再现皇军在华北时的荣光。”

    “那时候,蒋介石也没有想到我们的军队会一路南下,没有做好准备,加之皇军行动速度太快,才造成了他能迅速占领华北的事件。可现在的情形已经完全不同,不管是在哪个方面,中国人都设立了坚固的防线。想要再现昔日荣光,我怕寺内寿一会撞得头破血流。”土肥原冷声道。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地稳住他。这个时候,我们其实不宜再跟中国人大战。”西尾寿造轻叹了一声。朝土肥原鞠了一个躬:“我回去之后,有可能会上军事法庭。能够说话的地方不多。所以,这里的事情,就只有拜托土肥原君你了。”

    “难道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真崎甚三郎不都被释放了吗?”土肥原贤二问道。

    “真崎甚三郎?”西尾寿造不禁一哂。真崎甚三郎他当然知道,陆军大将,日本军队两大派系之一“皇道派”的头面人物。此人跟另一派系“统制派”的关系势如水火,一度被“统制派”代表人物,军务局长永田铁山给逼得下了台。结果,这家伙一下台。永田铁山就被“皇道派”里的一个叫相泽三郎的中佐用刀给劈死在办公室内。相泽三郎跟真崎甚三郎颇有些关系,曾受其教育和庇护多年。所以,许多人都怀疑是真崎甚三郎在背后指使的。所以,在对相泽进行军法裁判的时候,辩护团和革新派多次邀请真崎作为证人出庭。但是每次都被真崎拒绝。他以除非是天皇亲自要求出庭才出庭作为理由。不过,他的坚持半途而废,最终还是答应出庭。可是就在他出庭的翌日旱晨,著名的‘二.二六‘事件爆发。

    1936年2月26日黎明时分,“皇道派”的一群青年军官率领的近卫步兵第三联队为中心的1500名日本军人,袭击了首相官邸等数处枢要部门,杀害了内大臣斋藤实、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和大藏大臣高桥是清。重伤天皇侍从长铃木贯太郎,之后占据永田町一带达四天之久。这些“皇道派”军官起事的目的是“尊皇讨奸”,实行“昭和维新”,实际上起事的缘由却是“皇道派”与“统制派”之间、部队军官与幕僚军官的长期倾轧。以至最终反目,从而酿成了这起震惊天下的突然事件。

    那次的袭击是早上5点钟开始的。但在袭击开始的30分钟之前,真崎就已经接到知情人士的通报,被告知部队出动的武装起义将开始。但是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而是任由事变的发生。如果真崎在接到通报的时候及时加以阻止,也许能制止这场武装暴动。也许当时他抱着侥幸的心情。如果这次起义成功,说不定属于他的时代将再次来临。所以,他将这则消息隐瞒了下来。

    而随着裕仁天皇下诏讨伐“叛军”,二.二六事变被平定。真崎也在4月21日开始接受宪兵的审问。再往后的1个月里他接受了共达6次的调查,7月6日,真崎以“企图利用叛乱军”的罪名被陆军刑务所拘留。这是日本历史上第一次有陆军大将级别的人狱,没有比这个更大的耻辱。

    而真崎甚三郎入狱之后,在预审的时候就否认一切控诉理由,主张自己是冤枉的。日本军方虽然尽量给他创造良好的物质条件,但是狱中生活对真崎甚三郎来说实在是是无比的耻辱和痛苦。在这种精神压力下,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预审在9月16日结束。但这时的真崎已经面临崩溃。从1937年的元旦,他开始绝食,也拒绝跟家人的见面。军方担心他有自杀倾向,安排他住院治疗。2月20日出院。6月1日军法会议公判召开,真崎依然坚决否定一切控诉理由。

    后来,军法官矶村年大将对另一位陆军大将荒木贞夫说,真崎只有死罪和无罪,既然他不肯依照武士道原则自杀,那就只好放了他。

    可下令把真崎甚三郎关起来的,正是寺内寿一,为了怕这位大将脸上不好看,不得己,大本营就将寺内寿一外放为华北派遣军司令。而寺内寿一到中国之后没几天,真崎就被判无罪释放。

    土肥原贤二拿真崎甚三郎来比喻西尾寿造这一次的遭遇,其实就是劝他一定要看开,“二.二六”事件闹得那么大,真崎甚三郎这个被许多人视为幕后主使者的家伙都没事儿,他西尾寿造自然也没有必要为冈村宁次的战败被擒负上多少责任。

    不过,西尾寿造对这个例子实在是没什么好的看法。虽然被释放了,真崎甚三郎的地位却也没了,名声也全都毁了,在军界更是被认定为胆小鬼和狡猾者,没有人愿意理他。那样的日子过得还有什么趣味儿?

    ……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土肥原贤二也意识到自己举错了例子,连忙低头认错。

    “其实也不能算错。”西尾寿造苦笑了一下,“帝国从来没有一次战役损失超过三个师团的先例,更没有领兵大将被人生擒的先例……这是帝国的耻辱!冈村宁次没有死,那就只有我来承担这个责任。真崎甚三郎不愿意结果自己的性命,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样的勇气……”

    “你们不一样。”土肥原贤二连忙道:“帝国已经损失了一个冈村宁次,绝对不能再失去一个西尾寿造!而且你也没有做错什么。南昌会战的计划是冈村宁次制定的,其实也没有什么误差,只是我们没有想到中**队已经预料到了他的行动,这是情报部门的缺失。而冈村宁次不顾自己指挥官的身份,亲自跑到前线指挥战斗,这更是他自己的错误……派遣军司令部在他被围之后就迅速地派出数个师团进行营救,这有什么错?”

    “可我们没能把他救出来。而且,冈村宁次也没有剖腹——这才是我最大的罪责。”西尾寿造依旧苦笑。冈村宁次不死,日本脸上蒙羞,他这个派遣军司令立时就成了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可没办法,谁叫他是派遣军老大呢?冈村宁次的第11军往上,就只有他这个级别了。总不能怪其他各军吧?至于土肥原贤二……日本军队里面,搞参谋的都有一种特权:那就是出兵之前,这些人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威逼军事主官按自己的意愿行事,而一旦计划出现错误,军事主官就必须替他们承担责任。何况土肥原贤二这个派遣军的总参谋长也确实没有掺合到南昌会战的计划中来,有什么理由让人家来承担责任?这货可也是大将来着。

    “我会想办法让冈村宁次剖腹的。”土肥原贤二阴着脸。冈村宁次被生擒这件事是谁也没有料到的。他们的想法,原本是想让冈村宁次自裁。这样的话,按照日本的规矩,三个师团被围,损失惨重,这个的责任就有人担了,冈村宁次也会背上一个“英雄”的名声……而为了在冈村宁次自裁之后救出被围的三个师团,西尾寿造还准备了三到四个师团的兵力。这可是好不容易才从各方面抽调过来,挤牙膏一样挤出来的,为此还不惜放弃了一些地盘,让其中国人的另外几个战区占去了不少便宜。可没想到冈村宁次那么聪明的人,愣是硬撑着不死。好吧,如果你能攻进南昌城也还好说,可你居然被人活捉了……知道你是不足月就生下来的,可就算敌人已经杀到眼前了,你连拿刀割脖子的时间都没有吗?显然,冈村宁次根本就不想死。

    “耻辱!”

    土肥原贤二咬牙切齿,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冈村宁次宰了。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