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7章 于班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怎么回事儿这是?”

    观音庵。

    除去白公馆,秦卫对重庆最熟悉的就是这儿了。可来到观音庵门口,看到门口那两个灰色军装的卫兵,还有卫兵身侧那一块长长的牌子,以及上面那“八路军重庆联络处”一行大字,却让他觉得仿佛自己已经离开许久了。

    “还想进去吗?”戴笠朝门口努了努嘴,问道。

    “你早就知道是不是?”秦卫问道。

    “废话。”戴笠轻哼了一声,“为了这个地方,周恩来跟委员长都打了好几次嘴仗,谁不晓得?”

    “我就不晓得。”秦卫没好气儿地说道。

    “没人告诉你呗。”戴笠得意地微笑。

    “你什么表情?知不知道这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你还笑?信不信明天老子就去找老蒋要军统局长的位子?”秦卫恼道。

    “你要是能要得走,那你就去要,我无所谓。”戴笠笑道。

    “最讨厌你这种幸灾乐祸的家伙。”秦卫白了他一眼,迈步朝前面走去:“走吧,我也正好想要拜访拜访八路军的诸位。这就凑一块儿呗。”

    “你真要过去?”戴笠皱眉道。

    “废话!”秦卫又白了他一眼,整了整衣襟:“咱们可是有身份的人。跑到人家门口站了半天,也不进去打声招呼……太没礼貌了。”

    “那可是**。”戴笠提醒道。

    “你是黄埔毕业的吧?”秦卫突然问道。

    “那当然。”戴笠答道。他能够被老蒋如此信任,除了忠心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是黄埔毕业生,天子门生。

    “周恩来好像是黄埔的政治部主任出身,你难道连老师都不想见见?”秦卫笑问道。

    “周恩来可不是我的老师。我进黄埔的时候,他早就不在那儿了。”戴笠道。

    “那也跑不了。”秦卫迈步朝前走去。“呆会见了面,记得叫一声老师,不然我就对人说你不尊师重道。”

    “胡说八道……”

    戴笠摇摇头,没再说什么。他虽然不希望秦卫跟**接触,可这种态度并不坚决。反正秦卫真要想见的话,就是老蒋恐怕也不好拦着。而且他也很想看看秦卫跟**之间会聊些什么……貌似这家伙之前跟周恩来,还有那个博古见过一次面,虽然只像是偶然的碰面,郑介民也说当时没谈些什么。可他还是想亲自观察一下。如果能够从中挑拨一二那就更好了,**的情报工作一直是他手上的难点,不知道“骇客”能不能提供点儿什么帮助。

    ……

    戚满昌一直在盯着这三个在联络处门口指指点点的家伙。在重庆,有太多对他们心存恶感的人,自从他们搬到这儿之后。还多次有人来捣蛋……首长们曾经不只一次的要叮嘱过,要小心这些人。而眼前这三个家伙显然跟那些人也相差不远,在门口指指点点,鬼鬼祟祟的,其中两个还穿着军装……嗯,居然还有个将军!指不定又是什么国民党的大官儿来下什么通牒来的,上一回就是。一个当官的来下了通牒,要他们搬走,他们没同意,结果第二天就来了一群流氓地痞。要不是于班长他们出面,还不好对付呢。

    不过,首长们也教导了,不能让对方抓住把柄。要有理有节……

    所以,跟对面站着的杨开才使了个眼色之后。他上前一步,拦在了那三个人面前,先敬了个礼:

    “长官好!”

    “你好。”秦卫立正回礼,又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卫兵……不得不承认,“八爷灰”的军装在靓丽方面跟**确实还差了几个层次。怪好一士兵,也挺精神的,被这灰色一衬,精气神儿方面就差了点儿。

    “这儿是八路军重庆联络处,不知道长官有什么事情?”戚满昌又问道。

    “我找人。”秦卫笑道。

    “请问您要找谁?”戚满昌很满意自己的态度,这算是有理有节了吧?

    “郑振华!”秦卫又微笑着报了名字。

    “郑振华?”戚满昌皱着眉头想了想,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们这儿没有这个人。”

    “什么?”秦卫脸色一变:“郑振华不在?他去哪儿了?”

    “不是不在,我们这儿没有这个人,长官!”果然是要来找茬儿的。戚满昌的手已经攥紧了枪,可心里却有些沮丧……因为上面有吩咐,不到万不得己,不许开枪。而即便是万不得己,也必须得到指示之后才能开枪……眼前这个家伙这么大的官儿,估计直接能手的可能性不高……真要是能一枪毙了该多好?将军诶。

    “没有这个人……那于德财呢?”秦卫顿了顿,再次问道。他是突然回过神儿来的。这儿都已经是八路军联络处了,原来的收容院肯定已经搬了,要不然两家子凑和到一块儿,怎么过日子?这儿可还是**南方局的机关驻地,整天围着一帮伤兵,还有什么机密可言?对了,军统当初还在这儿留了不少特务呢,也不知道都调走没有。想到这儿,秦卫又回过头看了一眼戴笠,经果把戴笠看得莫名其妙,只能连连摆手表示自己跟这里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于德财?你认识于班长?”不可能吧?一边的杨开才忍不住出声问道。于德财可就是个班长,眼前这位……这差得也太多了吧?

    “于班长?那家伙放着好好的院长不当,当班长了?”秦卫愣了一下之后,咧嘴笑了起来,“行行行,既然在就好。你们帮我个忙,把他叫出来,我要跟他唠唠磕。”

    “你真找于班长?”

    那就不是来找茬儿的了?戚满昌也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来找茬儿,犯不着光找一个于德财吧?难不成是来威逼利诱什么的?嗯,那些地痞流氓什么的连周副主席都不怕,却最怕于班长,这家伙说不定就是来对于班长进行威胁利诱。甚至是逼迫于班长离开联络处的……这可不行。一个于班长,为联络处挡下多少麻烦事儿呢。可不能让这家伙给弄走了:

    “这位长官,能不能告诉我您的姓名,我也好去通知于班长。”

    “这位长官姓秦,职衔是空军副司令!”徐远举接到戴笠的眼神儿,上前一步把秦卫的名头报了出来,当然,他也不敢忘了自己的直属上司,又一指戴笠:“还有这位。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戴局长……你就这么报上去就是了。”

    “空军副司令?还什么局?”

    来头还真挺大。不过如果是空军的话……应该不是来惹事儿的了吧?戚满昌跟杨开才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请稍等,我进去通报一下。”

    ……

    观音庵有多大秦卫再清楚不过,他本以为可能要等那么一会会儿,可没想到。就一点儿的功夫,在杨开才惊诧的注视中,周恩来就出现了,当然这还不算什么,周副主席一向都是很好客的,不管什么人来,只要有空。一般都会迎接迎接,可问题是这回出来的不只周副主席,还有七八个首长一起都跟着呢……

    “哈哈哈……没想到居然是秦长官和戴局长一起来了,稀客。稀客啊。”

    “哈哈哈,周先生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秦卫也笑呵呵地迎了上去。这老几位可都是开国元勋,让人家迎接自己这么个晚辈中的晚辈,要折寿的。

    “南昌会战一役。秦长官带领空军可是立了大功啊,连冈村宁次都是被你们活捉的……我们可都是仰慕不己啊。”

    很快。众人的手就握到了一起,连一直板着张死人脸的戴笠也被博古把手给强拽了过来……结果,本来还想摆摆酷的军统局长登时就把脸拉成了包公,而在看到博古跟自己握完手,又把手放到背后使劲儿地擦了几下之后,戴笠更差点儿吐血……这家伙什么意思?

    “院长!”

    好一阵热闹之后,拄着拐棍儿的于德财笑嘻嘻地从董必武的身后走了出来,对着秦卫就是一阵谄笑。

    “哟呵,原来是于副院长……”秦卫笑呵呵地上前两步,拽着于德财上下好一番打量,“穿着这么一身‘八爷灰’,倒还真是精神了不少……我问你,你这个贪生怕死的逃兵,怎么混进人家八路的队伍里去的?”

    “什么叫‘混’啊?”于德财笑道:“院长,我现在可是八路军重庆联络处正经聘请的生产指导班班长,少尉军衔。”

    “还少尉?”秦卫白了这家伙一眼,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臭美什么?看清楚我这军衔了没?”

    “看清楚了,不就是个中将嘛!”于德财笑道。

    “不就是?”秦卫差点儿被噎着,“你知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不就是个空军副司令么?”于德财居然也翻了个白眼儿,“当初您在咱们这儿的时候,官虽然不大,可至少还是个正职,这儿大大小小几十号兄弟,又有谁敢不听您的?可您自从离开之后,我就没听说您当过什么正经八百的官,手上……现在有‘几’个听话的手下?”

    “王八羔子,你苛碜我?”秦卫脸一黑,一巴掌就拍到了于德财脑袋上,“忘了当初老子是怎么从那个日本娘们儿手里救你和老郑的了?我可是宁可自己当人质,也要把你们先救出去的?你有没有良心?”

    “还说呢……要不是你当初跑错了方向,咱们也不至于落到南造云子那娘们儿手里啊,害得我跟老郑想跑都不好意思跑。”于德财不屑道:“再说了,您当时就算想先救自己,也得有那本事啊。也就是我跟老郑,什么都算不上,豆丁点儿的人物,不然还不是得继续陪着你,然后就等着天上掉炸弹?”

    “还说?”秦卫一瞪眼,接着又是话音一转:“对了,老郑呢?我刚才问了,他们说没这人?你把他杀了?”

    “别乱说话啊,”于德财急忙叫道:“老郑当场长去了。重大那边儿弄了个养鸡场,三四万只鸡呢,把咱们这儿的兄弟雇去了大半……也就是我这个跛子,正好周副主席他们这边儿也想留下几个会倒饬沼气的,我就偷了个懒,跟几个伙计一起留了下来。”

    “这样啊……”秦卫总算是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虽然对郑振华那个比**还像**的家伙居然没有留下来,反而是于德财这个逃兵留了下来感到有些惊奇,但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只要这些家伙有了出路就好。不过既然来了,自然也不能总是被曾经的手下“鄙视”,哪怕这种鄙视也是善意的,所以,他想了想之后,又道:

    “本来还想着过两天就把你们这帮家伙调去云南,当个官儿,带些人什么的……我说老于,你想不想当个上尉?”

    “我说秦长官,你叙旧归叙旧,可不能挖我们的墙角啊!”周恩来总算找到机会插了进来,“于班长可是我们联络处不可或缺的能手,我还打算过段时间就介绍他去陕北,帮我们边区发展一下呢。到时候,别说上尉连长,就是营团级干部也是可以的嘛。”

    “您可别这么说,这家伙会翘尾巴的。”秦卫拍了拍于德财,又笑道:“对了,周先生,要不要跟我说说你们怎么搬到这儿来了?这儿可是我的地盘儿,你们不声不响的给我占了,总得给我个‘交待’吧?”

    “哈哈哈,肯定有交待。”周恩来更加欢喜,他觉得秦卫这是话里有话……莫不是跟上一次一样,又要给自己提供什么情报?嗯,上回带着个郑介民,这回带了个戴笠,至于那个跟着两人的上校,据于德财介绍,就是军统曾经的重庆站站长徐远举……这是避嫌啊。但愿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上一回,自己把秦卫给的情报带回延安,已经让中央大大惊喜了一回,虽然东西都在外蒙,不好插手,可那总比手里什么都没有要强的多。中央已经在想办法,希望能从中占些好处了。对于贫穷的他们来说,那将是一顿丰盛的大餐。至于这一回……莫不是又有什么“好吃的”?

    “真是有些等不及了啊……只是这个姓戴的还真碍眼!”

    笑声中,一帮人拉着秦卫一行往庵里走去,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一向有礼的周恩来却也偷偷地把刚刚跟戴笠“接触”过的那只手在身上蹭了几下……结果,这又被一直仔细观察着他的戴笠给看到了。顿时,戴老板的脸黑得有些发紫起来。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