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3章 军统大叛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这招不错。可惜看着有点儿危险,不到万不得己不能用。”

    “我就是说说,听不听是你们的事情。”

    开的是军事会议,可秦卫除了开头,剩下的基本没听懂。至于他自己提的那个战术,那是后来薛岳提出来的:天炉战法!仗着这一手功夫,薛岳指挥国民党军队在长沙地区跟日本人打了三次会战,每一次都将日本人给赶回了始发点,由此,成就了其“天炉战神”的名头。

    而秦卫之所以把这一手提起拿出来,其实就是想提醒一下薛岳,希望这家伙能更早地把这套战法给弄出来。因为据他所知,日军攻克南昌、岳阳等地,气势汹汹地扑过来之后,国民党上层曾有过弃守长沙的想法。还发电报给薛岳说,保卫武汉,武汉没能保得往,保卫南昌,南昌也丢了,所以,长沙是保不住的。与其空提口号欺骗人,不如放弃长沙,将主力放在铁路两旁,敌进攻时逐步抵抗,逐步后退,退至株洲、浏阳、醴陵地区。最后还是薛岳坚持了自己的看法,并采用了这一套“天炉战法”,才最终在冈村宁次、阿南惟几等日军将领的连番攻击之下,守住了长沙……不过很可惜,到了1944年,抗战即将完全胜利了,日本人发动了豫湘桂战役,却一举拿下了三次都没能拿下的长沙。

    ……

    “你真不知道日本人这一回是跟汪精卫那些一起搞了这么一套?”

    从军委会出来,戴笠硬是挤上了秦卫的车。不过刚刚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这位军统局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我要是知道,还用等到薛岳先反应过来?自己不会邀功?”秦卫白了他一眼,“你问我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要是说我其实早就知道,就是憋着不说……你会不会现在就拔枪毙了我?”

    “我可没那个本事拿你。”戴笠松了口气。接着又叹息了一声:“这回我们军统可栽大了。M的,土肥原那个老狐狸,老子不会让他好过。……去渣滓洞!”

    “你想干嘛?”秦卫怔了一下:“借酒浇愁?这我可得说明白了。不是我不愿意你喝我的酒,只是那些酒我的藏了好几个月了,怪不容易的……而且你现在去喝酒,很容易误事,要是让老蒋知道了,真能打断你两条腿的,嗯。说不定三条腿都有可能。”

    “什么喝酒?老子要去毙了那个烂货!”戴笠咬牙切齿。

    “烂货?”秦卫再次一怔,“南造云子?”

    “废话。”戴笠冷哼了一声,而紧接着,看到秦卫倏然而变的脸色,他的心猛地一揪:“你。你……渣滓洞出事儿了?”

    “你、你不是派人把那娘们儿提走了吗?”秦卫咽了口唾沫,小心地说道。

    “我什么时候派人了?你那儿多安全?又隐密,我干嘛提走她?……”戴笠大叫,声音可谓是撕心裂肺:“是谁干的——?”

    “徐远举认识,叫、叫什么来着?”秦卫赶忙拍了拍司机,也就是徐远举的肩膀。

    “局座,是王天木!!”徐远举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哆嗦。情报战失利了。如今连要拿来祭旗出气的人也被人救走了……完了,完了。自己上一回就因为办事不利被丢到了西康那个偏僻地方,这一回居然又放跑了南造云子……能身体健全的去新疆么?

    “徐副官,把稳……安全第一!”秦卫明显地感觉车有些扭来扭去。再看看戴笠一副要杀人的表情,自然知道徐远举在怕什么……这可怜娃,上回就够倒霉的了,这回居然又犯了错。他家祖坟没放对地方?

    “回去再收拾你。”总算。戴笠也考虑到了自身的处境,没有当场就要了徐远举的命……秦卫看到这家伙是真的把枪拔出来了的。就是没举起来而己。

    “谢谢局座!”

    不知道自己刚刚捡回了一条命,徐远举的手稍稍稳了点儿,可心里依旧七上八下……回去收拾?能去新疆么?

    “你不赶紧地派人到处搜查?还等回去?”秦卫看着一头倒在靠背上,仿佛浑身无力的戴笠,“你不怕南造云子真的跑了?”

    “王天木昨天就已经去了上海,而且是我亲自派去的!”戴笠惨笑,“也是我亲眼看着他上的船。你觉得,这一天的时间,南造云子还有可能继续留在重庆吗?”

    “这个王天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记得他是你手上比较有能力的几个人之一,怎么这么没料儿,居然也叛变了?”秦卫叫道。

    “还能是怎么回事儿?”戴笠闭上了眼睛,“毛森逃出上海之后,我就派王天木去接替了他。可前段时间他被李士群和丁默村的人给绑了,可关了三个星期,这家伙居然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

    “离间计!”秦卫想都不用想,“这摆明了就是离间计。你上当了?”

    “谁不晓得那是离间计?”戴笠无力地睁开了一条眼缝,“可在你我这样的位子上,又岂敢轻易地做什么决断?万一王天木真的跟76号有了联系,或者干脆就投降做了汉奸,军统的损失将何其巨大?就像你刚才说的,我手下几个最有能力的人,王天木就是其中之一。他曾先后在北平、天津、洛阳、潼关陇海沿线干过,现在又是上海站的站长……我敢不小心吗?”

    “你就把他叫回来了?可如果只是这样,也不至于让他叛变吧?”秦卫问道。

    “我让上海站把他抓起来进行审讯!”戴笠又懊恼地叹了口气,“可能是那边儿下手狠了点儿,这家伙就通过一些手上的线,找上了我,向我求情……要我饶他一命。并再三保证他没有叛变。为了以示诚心,宁愿回重庆效力。”

    “厉害厉害……”秦卫已经可以猜到接下来的事情了。王天木坚持回到重庆,跟戴笠一番接触之后,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而戴笠呢,可能是心里稍有愧咎什么的,又让王天木回上海去了。可没想到,王天木不是一个人回去的,这家伙还顺便捎上了南造云子……“一环接一坏,一环又套一环,土肥原连自己的女学生都舍不得让咱们拿来出出气,真他M的小气到家了。”

    “我现在担心的是军统各个站点的安全。”戴笠一脸黯然,“以王天木的经历,他对北平、天津、上海、洛阳、青岛等地都极为熟悉。既然投降了日本人,肯定也会把这些情报泄露出去……我们军统这回算是栽到家了。”

    “那你还悠哉悠哉地等回去?找个地方打电话要他们小心啊!”秦卫叫道。

    “晚了。”戴笠抹了一把脸,“王天木只要一过汉口,日本人就会动手。我敢说,军统各大站点现在已经遭劫了。打电话?早就来不及了……”

    “……”

    看着戴笠再次倒在靠背上,眯着眼睛,像被抽了筋一样,秦卫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军统确实很霸道,后期更惹不知道多少人讨厌,可不得不承认的是,想要主持这么大一个系统,还要镇住系统内的那一群真正的牛鬼蛇神,戴笠身上的压力实在不轻。

    “局座,得杀了王天木!”车内一时陷入沉寂,可突然间,正在开车的徐远举开口了:“卑职请命去上海,把那个杂种的人头给您摘回来。”

    “谁让你说话的?”戴笠眼皮都没动一下,“还没找你算账呢!开好你的车!”

    “……是!”

    “……”

    又是一阵沉默。

    秦卫本以为戴笠会跟自己说些什么,可这家伙却依旧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击倒了吧?”又过了一会儿,秦卫憋不住,拿手肘捅了捅他:“不就是个王天木么?你还有陈恭澍、赵理君、沈醉、吴赓恕和文强(是真的)……这些人都不差。那几个站就算毁了,也可以重建。实在不行,我替你去要钱?”

    “军统不缺钱。”戴笠苦笑,“我愁的是怎么向委员长交待……这件事要是让委员长知道了,我才是真的麻烦了。”

    “这倒是。而且陈立夫和陈果夫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秦卫也叹了口气:“你这个跟头可栽得够大的。”

    “最近太得意了啊。”戴笠摇头苦笑,“还是你说的对。人不能太得意,得意过头就要出事儿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总要有个应对的办法。”秦卫道:“这样的话,等老蒋问你的时候,你至少还能有几句说的,否则,……我真得考虑要不要派几个医生护士在黄山别墅门口等你了。”

    “委员长不是几句话就能打发的。何况这一次整个国民政府都被寺内寿一和土肥原给耍了,他老人家正在气头上。这件事本来就有我们军统的很大责任,可军统不能给他出气也就罢了,偏偏还又雪上加霜……再加上陈果夫、陈立夫两兄弟在一边落井下石,我看,我的这个军统局长的位子恐怕是坐不稳了。”戴笠长叹道。

    “不会的。你想多了。”秦卫摇头。戴笠不当军统局长,谁能当?毛人凤?那家伙资格还远着呢。

    “我也希望是想多了,可现在这情形……”戴笠突然坐了起来,“我决定了!如果委员长撤了我的职,我就推荐你来当这个局长!”

    “啊?”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