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0章 “慷慨赴死”戴雨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混在抗战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南造云子被撤了,还被调回了东京大本营。

    戴笠接到消息之后,愕然许久。

    徐远举带着一帮人在上海杀人放火,偶尔还扔几颗炸药包,或者放几下没良心炮,那叫一个爽快。而日本人和汉奸们对他们束手无策不说,胆子也被杀得越来越小……连最嚣张的李士群也开始深居浅出,如非必要,绝不出门。

    对此,戴笠那是相当的嫉妒。可他却没有办法。因为徐远举那帮人是秦卫直接指挥的。人家现在不仅是他名义上的上司,还有自己的情报系统。不需电报,只是在上海的那些报纸上刊登几条广告或者乱七八糟的报道,就能把命令传达到徐远举的手里。而徐远举呢,在苏州……对,就是苏州,或者常州,又或者南京,又或者昆山,再或者还有可能是在杭州……反正,人家杀完人就走,绝不躲在上海等人来搜。而人都不在了,日本人和那些汉奸就算把上海翻个底儿朝天,又能搜到个屁?

    再加上秦卫在这帮人出行前就下了命令:如果觉得行动难以成功,允许自行撤退,哪怕接到的命令是去刺杀汪精卫或者寺内寿一。

    所以,徐远举他们现在过得很爽。只要注意隐藏行迹,不引人注意,谁也找不到。枪?枪据说就藏在上海那密密麻麻的下水道里,想要找到,日本人恐怕要投入三两个师团找上两三个月才行。

    可以说,徐远举一帮人现在简直就是一群最幸福的杀人犯。

    戴笠每每想起,就觉得心里犯堵……自己怎么就没有这样一个上司呢?不过这种心思往往刚冒出来就被他砸进了十八层地狱。他才不愿意屈居秦卫之下。所以,他也一直不停地派人手去上海。当然,现在的上海风声鹤唳,日本人也查得很严。想要重建上海站有些不合时宜。所以,他也模仿秦卫,只是派了一群杀手过去。目标也不多,就只有两个:王天木和南造云子。

    可是,还没找到机会下手呢,两个大目标就有一个回东京去了……这不是耍人么?

    ……

    “要我帮你宰了王天木?”看着阴沉着脸的戴笠,秦卫一边往嘴里叼着花生米,一边发笑:“上回你不是来找我,不许我向那家伙下手么?不然。宰陈明楚、何天风,还有黄香谷那帮人的时候,我也就顺便把他一起杀了……当时那家伙就在这几个家伙后面,只是还没出门。只需要晚两秒钟开枪,那家伙也就完蛋了。”

    “我谢谢你。”戴笠没好气儿地看着他。“你知不知道南造云子被调回东京的事儿?”

    “知道。”秦卫笑道:“我还知道她从今往后就再难以对我们造成什么麻烦了。”

    “你下的手?”戴笠紧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原因。其实我倒是很想杀了她的,毕竟,她给咱们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秦卫答道。他是真不知道南造云子为什么会被调走。至于电报里那句什么有关南造云子真实身份的话,不过是他临时起了兴头,随便乱诌的罢了。未来的那些电视剧,这种狗血剧情可谓是多如牛毛,信手即可拈来。他的目的不过就是给南造云子他们添点儿麻烦罢了。可没想到。狗血剧之所以能够那么盛行,也是有着其深刻原因的,再加上聪明人又都喜欢胡思乱想……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解决了一个大敌。至于南造云子回日本后,会不会追问南造次郎自己的出身问题。进而以绝顶聪明的思维搞出什么家庭悲剧之类的,就更加不在他的想象之中了。

    “日本人瞧不起女人,可能是不想让她再立功升职了吧。”秦卫不承认,戴笠也就不再追问。不过他依旧认为这跟秦卫有关系……日本人现在处境不妙,这个时候把对中国极为熟悉的南造云子调走。他们脑残吗?肯定是有其他原因才对。

    “王天木我现在还真帮不了你,顶多就是有事儿的时候提前通知你一声。毕竟,这家伙现在把自己‘裹’得比丁默村和李士群那帮人还严实,不好下手的狠啊。”秦卫又道。

    “只要你肯帮忙就行。”戴笠稍松了口气,“其实,以我的本心,我是不愿意就这么杀了他的……可惜现在这种情形,如果不杀了他,又怎么向委员长交待?”

    “各地的站点恢复得不利?”秦卫问道。

    “日本人被徐远举他们搞得头都快炸了,可抓不到这帮人,自然就要把气儿撒到军统头上……现在沦陷区各个地点,尤其是大城市,都查得很严。很不好弄。”戴笠道。

    “你这是怪我?”秦卫反问道。

    “别乱想。”戴笠抢过花生米自己吃了两颗,“你在上海滩下的那些杀手可是大大提振了咱们的民心士气。现在上海的老百姓谁不晓得大名鼎鼎的‘神龙小队’,提起来,谁又不竖大拇指?”

    “‘神龙小队’?”秦卫愕然,“就徐远举那熊货?”

    “神龙见首不见尾么!日本人和76号查了几个月了,到现在都没见半点儿影子,还时不时就死那么几个人……上海滩现在都快成了那帮人的禁区了。凡是有点儿良心的,谁不高兴?”戴笠冷哼道。

    “我理解你。”秦卫笑了起来,“你嫉妒徐远举!”

    “我会嫉妒他?你都说了,那就是个‘熊货’!”戴笠好像被踩到了尾巴,顿时叫了起来。

    “可那‘熊货’回来的话,我要保他一个少将哦!”秦卫笑咪咪地说道。

    “你……”戴笠愕然无言。少将,那简直就他心中永远的痛……虽说他立的功没有秦卫那么显眼,也都没有那么大,可积少成多,积小也能成大吧?手下少将成堆算,一个个见了他也都噤若寒蝉,可他却依然只是个少将!这还有天理吗?

    “其实你要是想升职也没问题,只要辞了军统的职务就行。”秦卫笑嘻嘻的,“说不定过两年就能升上将呢。”

    “你以为我走了,军统就是你的了?”戴笠怒道。

    “别瞪眼,就你那小眼睛,再瞪也就那么大……”秦卫笑道:“我就是那么一说。再说了,就算你不干了,老蒋也会提拔毛人凤或者唐纵,不可能把军统交给我的。说不定他们俩上台之后,连个云南站都不留给我呢。我干嘛吃力不讨好?”

    “你明白就好。”戴笠冷哼了一声。他还真怕秦卫对军统起了什么歪心思。别的不说,就像是郑介民……那货偷偷地和秦卫在缅甸搞了个什么铜矿,为了多占股份,暗地里拉了不少军统的人入伙。当然,这里面也有他的一份儿。可这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大家只会念郑介民的人情,顶多再加上秦卫。所以,如果郑介民不走,早晚会对他的地位形成冲击。尤其是在得知那个铜矿非常巨大,可以开采几十上百年之后,郑介民在军统众人心中的地位更是不停地往上升。不过还好,总算郑介民识趣儿,秦卫也未雨绸缪,在铜矿的消息泄露之前就把人调去带兵去了。一方面满足了郑介民的愿望,另一方面也让他松了口气……不过,秦卫始终压他一头,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明年就是军统成立十周年。我打算搞个纪念活动,把军统在各地的实力向委员长展示一下。你是军统局长,是不是点个头?”

    “……”秦卫一怔,“你没病啊?我不是警告过你了吗?你还来?”

    “总比让人觉得好欺负强吧?”也不知道是不是一语双关,戴笠幽幽地叹息了一声:“何况,就算我们不展示,你以为委员长就不知道军统的实力了?有的是人会告诉他。说不定还会描述的比我们自己展示出来的还要可怕。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干脆自己冒个头儿?至少显得清清白白,没有二心。”

    “你这是不是就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嗯,这话我爱听,应景儿!”

    “应你个头。我还说你这是‘慷慨赴死’呢……”秦卫骂了一句:“既然要把实力在老蒋面前摊开,你做好战后撤职的准备没有?”

    “没那么严重。我琢磨了一下,顶了天,老头子也就是把军统分割一下……他需要我这把刀。”戴笠道。

    “分割了,那些人也都还是你的手下。”秦卫冷冷道:“你也别把自己看得多重要。毛人凤、唐纵这些人随时都可以替代你。就算他们不行,也还有别人。在中国,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儿的人到处都是。……再说军统这几年到处插手,已经触及了不少人的利益。抗战胜利之后,这帮人肯定会以战争已经结束为由,要求老蒋把军统撤销。……军统几乎是你一手创立的,你就是军统最大的代表。到时候,老蒋要是想保住军统,就只有拿你开刀。”

    “撤就撤呗,提前找好后路就是了。”戴笠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又笑了一下:“就像你说的,我不干军统,升官肯定快!”

    “你不干军统,在战时升官肯定快。可如果到了和平时期,我保证,你想升官会很难。”秦卫阴声道。

    “还是挑拨。我知道,你就是想挑拨我跟委员长的关系。”戴笠冷哼道。

    “不知好人心!”秦卫翻了个白眼儿,把戴笠跟前的花生盘子一收,又一指客厅大门儿:“赶紧走你的!老子还有事儿呢,懒得理你。”

    “什么事儿?能打听打听么?”戴笠问道。

    “老子叫了英国大使开会,你要去么?”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