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谁会参加自己的葬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谁会静坐在车里等待参加自己的葬礼?

    沈淮坐在车里,看着窗外、透过寺前街古榆树荫洒下的太阳光斑,在阴影里斑驳有如琉璃,就像是死亡的沉眠,叫他看了心头空落落的。

    后面的塔陵园,有**时建造的三座佛塔,紧挨着千年古庙天宁寺。

    这三座佛塔,原来是**时东华市最大的民族资本家族,孙家所建的私家佛塔园,曾供金银玉三座观音像,在省内都闻名一时。

    解放前夕,孙家携家属迁往海外定居,孙家的田宅家产以及这处佛塔园随后就充了公。

    五十年代,佛塔园辟为人民公墓之后,附近的市民们大多将亲属的骨灰盒就寄存在塔陵园里。园子里粗过臂抱的大树随处可见,葱葱郁郁;水榭山石也满园皆是,要是不怕沾了死人的晦气,塔陵园倒是东华南郊最值得一观的景致。

    塔陵园大门外有一座小广场,沈淮将车停在小广场的边上,停在葱翠欲滴的树荫下,看着一辆解放牌卡车慢慢的驶过来,停在塔陵园的大门前……

    沈淮看到多年好友,也是他在市钢厂的同事赵东停稳车后,就从驾驶位抢先下车来,快步绕到车右侧,打开车门——

    小妹捧着铅灰色的骨灰盒下车来,清丽的脸蛋上还挂泪水,眼睛哭得红肿,叫坐在车里的沈淮看了泪水刷刷直落,滴在方向盘上……

    随行送葬的亲戚、同友拿着花圈从后车厢连续下来,挽联写有小妹娟秀的隶书:“悲声难挽流云住、哭音相随野鹤飞:悼哥孙海文。”

    三天时间过去了,最初的惊讶跟混乱还没有完全消失,但此时看到小妹如此悲痛欲绝,沈淮的心里更清晰的是一阵阵的刺痛,他是多么想打开车门冲出去,大声告诉伤心过度的小妹:

    小黎,我就是海文啊!我没有死啊,我还是你的哥哥啊……

    只可惜,他现在活在别人的躯体,小妹、亲戚以及昔日的同事,谁也不再认识他。

    沈淮手死死抓紧方向盘,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也无痛觉:

    他本应该死去,小妹所捧的骨灰盒里,装着他已死躯体火化后的灰烬,然而他的意识与灵魂,却活在别人的躯体里……

    有两个随车送葬的,是他身前的同事,他们没有进塔陵园,而是往这边走来,站在树荫下抽烟歇力,没有注意到停在路边的小车里还坐着人……

    “海文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惜了。早知道这个结局,还不如当初硬着头跟老熊一起调去市里呢……”

    “老熊去市里,是想将海文一起调走。只是当时厂里跟小日本合作搞技改,要搞连铸炉,厂里离不开海文……”

    “说到底也是海文心软,他当时一门心思的跟着老熊去市里,靠**着市里领导尻眼上台的顾猴子,那时就能拦下他?你说说看,海文这些年屈不屈?他为什么活得这么屈,不就是家里没权没势吗?海文越是有才华,在顾猴子这种人手下,只会给打压得越厉害——说到底不就是怕海文最后骑到他头上去吗?海文这些年活得也真苦,这回考上燕大的博士生,本来能够不用再看顾猴子的脸色,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老天贼他娘不公平啊……”

    “海文死了;他妹妹小黎本来跟他相依为命,一下子变得孤苦零丁,其实心里最痛苦的还是她啊,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才好!”

    听着往日的同事,就站在车旁为自己打抱不平,沈淮心里五味陈杂:孙海文的人生,才是他的人生;说起他的人生经历,谁又能比他自己更清楚?

    他八六年从省立大学毕业,之后分配进了市钢厂,凭仗扎实的学科底子,只用一年多时间,就摸透市钢厂所有环节上的生产技术,成为厂里绝对的技术中坚。

    即便没有背景,也颇受前市钢厂厂长熊文斌的重视,两年时间就担任车间主任,几乎在全市三百多家国营企业里创造了记录。后来市钢厂在新津建分厂,熊文斌就提议让他去担任分厂长,其时他才进市钢厂不到三年的时间。

    然而在熊文斌调离市钢厂、特别是熊文斌在市里很快给调到闲职部门之后,他没有背景的缺陷,就完全暴显露来。

    也许之前锋芒太盛,他过人的才华及技术底子,也使他遭到加倍的排挤跟打压,这两年则完全给踢到锅炉房……

    其实跟熊文斌去市里,境况也未必会更好。

    熊文斌能够说是东华搞企业最有能力的几号人物之一,在八十年中后期,管理市钢厂里,曾创造出年缴利税过三亿的灿烂成绩。

    熊文斌给调到市里最初是担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兼企业办主任,大家都以为熊文斌会很快遭到调拔,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

    谁又知道,熊文斌的调离,只不过是市里有些人玩调虎离山之计,方便让其他人掌握市钢厂?

    熊文斌到市里没过一年,就给踢到市委市政府政策研究室担任副主任,就仿佛成为东华官场的边缘人物,迄今也看不出有出头之日。

    他跟熊文斌去市里,境况就能比在市钢厂好多少?

    回想自己过往的人生,沈淮坐在车里,心里也直泛苦水。

    他算是看透彻了,东华这种地方,经济不发达,出人头地的机会本来就少,还都缎带那些有背景、有权势的人所把持,就算他再有能力,再有才华,也难有大发展的机会。

    特别是别人巧夺豪取,拍马溜顺,你的洁身自好,就是最致命的错误。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离开市钢厂,只是在东华这个地区,离开市钢厂,就没有多少能让他发挥一技之长的地方。

    东华市有几家民营企业,看上去规模还算能够,但背地里不见得比国营企业干净,这些家族企业的管理也是都给裙带关系把持。

    再一个,当时父亲已经去逝,而母亲又重病在身,小妹年纪还小,情势不容他离开东华,去别的地方发展——虽然在市钢厂活得憋屈,收入相当还算稳定,还算能独力将家给撑起来。

    母亲一年前病重逝世,他成功考上燕大经济系的博士生。本以为这回是带着小妹一起跳出东华这个小圈子的机会,没想到三天前会发生不测事故。

    当天是陈铭德副市长带队进市钢厂,视察近年来市钢厂最主要的技改成果,他给临时从锅炉房调出来充当技术讲解。

    就在他爬上热电高炉,给陈铭德副市长一行人讲解市钢厂这些年来技术改造情况时,手下锈蚀的栏杆突然折断,叫他从二十米的高处坠落……

    坠落的时间很短,他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在坠地前,砸到陈铭德副市长秘书的左肩,之后就意识全无。

    待他醒过来时,已经躺在医院里,围在他身边的医生,以及其他看上去认得、陌生感却无法排除的人,都关怀的看着他:“沈秘书,沈秘书,你总算是醒过来了……”

    他搞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具体的经过还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真是好险啊,那个工人几乎是擦着陈市长的鼻子尖摔下来,沈秘书你也是命大啊:只是给擦到左肩,除了脱臼外,就是擦伤比较严峻,需要住院观察……”

    “……市钢厂也真该好好整顿了,这年头摔死一两个工人也就罢了,要是陈市长视察企业、却给工人砸到的消息传出去,叫东华的官员还有脸出去。”

    仿佛在那一刻,本该是孙海文的他,莫明其妙的成了副市长陈铭德的秘书沈淮……

    过了许久,他才大致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坠地时,他的意识已经脱离身体,本该完全消散,与这个世界诀别;然而变故就发生他在坠地之前、砸中陈铭德副市长秘书左肩的霎时。

    砸中左肩的冲击力倒不算什么,而是突然间遭遇事故遭到的惊吓,叫陈铭德的秘书在那一霎时魂飞魄散。

    如果意识是个有形的存在,在那一霎时,陈铭德秘书的意识因强烈的惊吓而崩解,而他的意识则钻入陈铭德秘书的脑子里,得以幸存。

    更通俗的说,陈铭德秘书在那一刻实际上已经给吓死了,而他则寄生在陈铭德秘书沈淮的身体里……

    沈淮的伤没有什么大碍,在医院昏昏沉沉的渡过三天。今天医院里有一个年迈的病人逝世,其家人的哭声叫他惊醒起来,才陡然意识到,在他寄生别人身体、在惊讶及混乱中适应新的身份之时,小妹一定在为他的“不测离世”悲痛欲绝,从此也将变成孤苦无依……

    沈淮惊醒过来,哪里管得上医生的劝阻?当即赶回市政府拿了一辆车,就往紧挨着市区东南郊的梅溪镇赶。

    沈淮就这样的,从中午开始,亲眼目睹着他的小妹在亲友的帮忙下为自己举行葬礼,将他的尸体给送往火葬场火化,又亲眼看着骨灰盒给送到天宁寺塔陵园来寄存……

    眼睁睁的看着小妹悲痛欲绝,沈淮又是那样的无能为力:小妹,以及他所熟悉的一个个亲朋好友,都视他为陌生人——

    若说一人一世界,从坠地相撞的一刻起,他就必须活在陈铭德秘书沈淮的世界,而不能再返回孙海文的世界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