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坑爹的前世今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沈淮将车停在桃坞路的树荫下。

    他知道,他是一个毫无瓜葛的“陌生人”,对小黎以及陈丹表现得太关怀、太亲热,只会适得其反,引起不必要的反感跟排斥。

    只是,此时的他又无法放下对妹妹的关怀:实在难以想象,小黎如何能经受住他“不测离世”的打击?

    返回梅溪镇的公交车,会经过桃坞路,以往他去市钢厂都会走这条路,对此也熟悉不过,这时候对他来说,哪怕能多看小黎一眼,也会安心一些。

    也不知道葛永秋有没有将这事捅到陈铭德那里去。

    沈淮知道,这事真捅到陈铭德那里,就算陈铭德再护着他,至少也会当众臭骂他一顿,以示不会姑息此事;说不定还要背个处分,再去市钢厂向周大嘴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沈淮心里想着,与其赶到市里,被动的等着挨训,还不如等陈铭德打电话骂过来……

    说到底,沈淮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进入别人的人生跟世界。

    之前的那个沈淮,他的意识在坠亡事故发生的那一刻虽然消失了,但大多数回忆片段保留下来。

    这些回忆片段,仿佛储存下来的影像资料一般,能随时调入脑海之中呈现出来,但终究是之前那个沈淮的回忆。

    沈淮就仿佛在看一场电影,即便影像的画面再清晰,他心里也能清楚的知道,那记录的是别人的人生、别人的世界。

    虽然能够用新的身份去走进别人的人生跟世界,这种陌生感与疏离感却不是三四天里能消除掉的。

    到东华大半年,沈淮跟葛永秋接触不多,故而在葛永秋面前表现不会有太多的生涩。

    即便如此,他今天的表现,还是叫葛永秋又惊又疑,最终想歪到别处去了,但他要如何去面对更了解、更熟悉他的陈铭德?

    旁人只晓沈淮在东华之前,在省经济学院工作了一年多时间,在省经院的风闻也不那么好,后随陈铭德调来东华进市政府做行政秘书。

    然而在占据这具身体后,之前那个沈淮的复杂身世跟过往经历,却是叫他惊讶不已。

    旁人绝难把沈淮与国内屈指可数的政治豪门之一的宋家联系起来。

    虽说宋家的老爷子宋华已经不再担任国家领导人的职务,但人还在活着,影响力还在那里。老爷子前后娶有两个妻子,为他生下四男三女共七个孩子,都在中央部委或国营超大型企业里担任要职。

    宋家的个门生故吏,更是广布中央跟地方。

    宋家这样的政治豪门,举国也说不出二十家来。

    沈淮是宋家老爷子第三子宋炳生的独子,从母姓沈。

    小时候父母因情感分裂而分开,因为不断跟在母亲身边生活,故而在他的档案资料里,跟宋家的联系很少。

    虽说宋家第二代子弟大多数还算安分守己,但到第三代,受改革开放风气的影响,就多少有些耐不住孤单,堕落腐化的不少,变得良莠不齐起来,其中就以沈淮最为突出。

    在沈淮看来,之前的沈淮,完全就是一个寄生在政治豪门之上的蛀虫;其品性之放纵及恶劣程度,是从小家教严格的他所无法想象的。

    虽然之前那个沈淮在省经济学院玩弄女学生的行径,叫别人听了很是不耻,但比较他在燕京以及留学海外之后干的那些事,在省经院的行为都要算是品性端良的……

    沈淮在留学海外期间,一次酒后,以至对他继母的女儿企图不轨。

    就是这事,使他父亲宋炳生在震怒之极,也完全对他绝望,将他召回国内之后,就放逐到淮海省来任他自生自灭。

    还是他的嫡亲姑姑,怕他在外面还会惹祸闹事,暗中托付在淮海省工作的老同学陈铭德照顾一二……

    陈铭德是宋家老爷子掌管国家计委工作时的秘书,宋家老爷虽说退得早,但对陈铭德不断都很照顾,陈铭德的仕途因而不断很顺利。

    陈铭德从国家计委的普通干部,到淮海省计委副主任,再到东华市常委副市长,一步一个台阶的走来,跟宋家在背后的影响力有着间接的关系。

    沈淮说是宋家的弃子,但再怎么弃,也是宋家的子弟。

    虽然沈淮的行径很叫人头痛,陈铭德还是用心照顾,就算是到东华市任职,也将在省经院有如过街老鼠似的沈淮带在身边,不叫他有闯大祸的机会。

    说起来,沈淮跟东华市也不是没有一点渊源。

    在他十二岁时就病逝的母亲沈桂秀,就是解放前东华市民族资本家沈耀庭的外孙女。

    解放前夕,孙耀庭携家人逃往国外定居,唯有次女及女婿携女儿沈桂秀留在国外。

    留在国内的沈桂秀与她的父母,在六七十年代难免遭到冲击,与当时受冲击下放的宋炳生,在偶尔的机会相识后,结合生下沈淮。

    只是这段有实无名的婚姻没有维持多久,到七十年代中期,宋家老爷子就得到平反,返回中央工作。宋炳生为了前途,就离开沈淮母子返回了燕京。

    沈淮不断跟母亲留在下放的农场里生活,在他十二岁的时候,母亲染上恶疾,不治早逝。

    沈淮认为母亲的早逝,跟父亲的抛妻弃子不无关系,虽说在母亲去逝后,给接回宋家,但从此就变得异样叛逆,在监护人的姓名,也从来都不肯填写宋家一个字……

    也许是沈淮打小在性格里就有自毁的因素——沈淮从十二岁起,似乎唯一的人生目的,就是叫他的父亲,以及随后嫁入宋家的继母人生从此变得不痛快。

    当然,沈淮在宋氏整个大家族里也很不受欢迎。没有哪个家族会喜欢不学无术、品行恶劣、叛逆乖张的子弟。

    其父宋炳生本身能力就相对平庸一些,又摊上这么一个不学无术、叛逆到随时都可能给宋家造祸的孽子,连累他在宋家的地位也给边缘化了。

    宋炳生人到中年,也只捞到农业机械部人事局副局长的职务,远远谈不上人生得志,以至及不上沈淮的三个姑母。

    沈淮少年丧母的经历,叫他早在八十年代初,在丧女后就迁居海外的外祖父、外祖母格外心疼,即便知道这个外孙性情恶劣,在政策允许后,就把他接去海外。

    沈淮到海外后,乖张的性情暴露得更完全,赌博、斗殴等种种纨绔子弟该有的恶行,他几乎没有不沾的。

    虽说沈家在海外三十多年背景也深厚,没有叫他留下什么案底,但他的恶劣行为也叫他年迈的外祖父、外祖母伤透心了。

    在醉酒强侵一事发生后,沈淮的外祖父母,也最终放弃挽救这个外孙的希望,将他赶回国内,以至还改写遗嘱,剥夺他的遗产承继权……

    沈淮额头无力的抵着方向盘,心里暗骂:尼玛的,这小子出身豪门,但年纪悄然就能把自己毁成这样子,还搞得众叛亲离,也真他妈的有本事!

    这次不测,叫沈淮一时间难以适从,开始还为从此能做豪门子弟而暗暗窃喜。

    待整理过这具躯体原主人的回忆,就后悔不及,真是老天弄人,恰恰叫他摊上这么个众叛亲离的主。

    关键他还无法跟之前沈淮的人生割裂开来:

    既然那一刻,他成了沈淮,其中的秘辛又无法跟外人道,那之前沈淮腐烂的人生,就是他必须要背负的烂摊子……

    “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

    沈淮发恨的砸了两下方向盘,放泄心里的郁气:

    好吧,既然之前沈淮的人生腐烂透顶,还留下一大堆烂摊子,但自己好歹还能借他的身体活了下来,实在没理由抱怨什么……

    就算退一万步说,有哪个平民子弟吊儿朗当的混个小三年,就能混上正而八经的正科级?

    即便是宋家丢出去的弃子,也要比普通人好过百倍。

    在那一刻,沈淮也想透了:不管怎么说,从今之后,他都必须以沈淮、以宋家子弟、以陈铭德秘书的身份活下去。

    即便以往的人生再腐烂,再堕落,也不是没有重新走回正轨的机会:至少陈铭德念着宋家的栽培之情,还没有对他放弃希望……

    想透这一切,沈淮振作起精神来,暗暗告诫自己:该跟以往的人生告别了,从这一刻起,就好好做你的沈淮吧!

    *************

    就在沈淮整理那些属于别人的回忆片段之时,一辆公交车拐进桃坞路。

    “咦,陈丹姐,你看那边!”

    陈丹还在为刚才今天发生在钢厂的事情走神,听到小黎出声提示她,抬头看去。

    大中午的,回梅溪镇的公交车上没有多少人,陈丹与小黎一前一后坐在车侧后的座位上,小黎将额头抵在车窗玻璃上,看着外面。

    陈丹跟着看过去,蓦然发觉那辆沈淮送她们到车站的小车,就停在车边。通过车窗看过去,沈淮将额头抵在方向盘上,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

    就在公交车错身而过之时,沈淮转过头来,两人的眼神撞上。

    眼神措不及防的撞上,陈丹有着说不出的慌张。想着回一个浅笑,但莫名慌乱的情绪,又叫她下意识的躲开沈淮的眼神——只是陈丹在转头之际,看到在沈淮停车的路边,有一家美容美发小店。

    隔着一扇透明的玻璃门里,小店里有三五个衣着暴露的风情女郎,正对着门外骚首弄姿。

    陈丹霎时想到沈淮为什么将车停在这里,脸色微红,轻骂了一声:男人真没有一个好东西!

    陈丹撩了撩给风吹乱的发丝,不再去回头看那个沈淮。

    “啊?”小黎心思单纯,并不知道那一家家美容美发小店是做什么的,见陈丹突然说这么一句话,诧异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