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堂嫂陈丹的初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沈淮并不知道对视的那一霎时,竟然很冤枉的给陈丹留下那样的印象。

    陈丹虽然是他的堂嫂,但年龄比“他”要小很多;就是跟此时的沈淮相比,也要小一岁。

    陈丹与堂哥的结合,是颇为保守的托媒说亲。

    第一次相亲,沈淮他也陪着过去,迄今都对当时的初见留有深刻的印象,大概说是为当时陈丹清涩的美所感染,就跟此时的小黎一样,给人很纯净无暇的感觉。

    沈淮当时就觉得陈丹嫁给仗着有些家底,不求上进的堂哥,有些屈了她。

    别人也笑着说这么漂亮的姑娘,非要嫁给他才算郎才女貌。

    不过,世事就是如此,“好女嫁赖汉”才是现实,花好月圆、郎才女貌,那是电影里的故事。

    沈淮虽说在厂里很不受待见,但活好水平高。

    国企虽然说管理严峻固化,有严峻的官僚化倾向,但有一个好处,就明面上的规则,大家都不会轻易的去破坏。

    沈淮的技术工资要比普通工人高两三倍,比市钢厂许多管理层都高。顾同、周大嘴他们再不待见沈淮,也不能明着压他的级别工资。

    沈淮每个月,加上外面接点活,也有一千多、小两千的收入。而在九二年、九三年,东华市的地方财政收入陷入困境,连教师工资都发不齐,除了那些能贪能捞的官员外,普通政府工作人员,一个月也就三四百元的收入养家糊口。

    只是当时父亲刚去逝不久,母亲又病重,他的收入看上去挺高,但还不够给母亲治病,加上妹妹还没有成年,他哪有心思成亲?

    临到死,二十九岁的老光棍,连正经恋爱都没有谈过一回。

    沈淮这时想过来,觉得自己真冤;俄而又哑然失笑:说起来,谁又能比他幸运,摔死了,还能寄生到别人的身体里再活一回?

    这一刻,沈淮就觉得以前的人生得失,真的没有那么重要。过去就过去,关键要珍惜、把握住眼前的一切。

    此时的自己,虽说是宋家的“弃子”,姥姥不疼,爹娘不爱,相对于其他豪门子弟来说的,境况真是很凄惨,连属于自己的一部小车都没有,但就放眼东华市三区六县,二十四岁的正科级,又能找出几个来?

    真是没有什么好不知足的。

    公交车很快从桃坞路另一头拐出去,沈淮也收回眼神,默默的期望妹妹能撑过眼前这段艰难的时期;同时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对堂嫂陈丹也多一丝挂念。

    没想到这两年没怎么见面的陈丹,在脱去最初的清涩后,倒是浑身分发出成熟女人的魅力来;想到这里,沈淮摸了摸鼻头,心想:有些可惜也只能藏在心里了吧?

    也是这时,沈淮转头才注意到街边的美容美发小店;再联想陈丹在两人视线相错的怪诧神色,暗道:她莫非想岔了?

    作为最早搞活开放的城市,东华市的经济虽然这些年没有什么起色,但社会风气早已靡靡,桃坞路的两边,仿佛一夜之间就开满了琳琅满目的美容美发小店。

    看到有那么一辆小车在停路边,大半天都没有恩客光顾的女郎们早就个顶个的打起精神来。

    这年头,娱乐场所还没有那么高档,路边小店里也不乏面容诱人的年轻女孩:

    她们夸张的显露白皙而紧致的胳膊跟大腿,**浑圆而**,沈淮看过去,暗道,这些女孩子,即便处置不堪的职业,仍掩不住她们身上青春的气味。

    见小车里坐着的人不为所动,大胆的女郎们,以至夸张的叉开大腿,叫绷紧的短裙里蕾丝**显露一角来,那黑油油的毛发若隐若现;又俯身让胸前规模不小的乳从领口荡下来,手指钩住嫣红而诱人的嘴唇,显露大胆而诱惑的眼神直钩钩的盯着外面……

    沈淮不为这些街边的流莺所动,只是双手搁在方向盘上,思考自己此时的处境。

    等到这么久,都没有电话打进来,看起来葛永秋并没有将今天在市钢厂发生的事情,间接捅到陈铭德那里去。

    沈淮一时间也不打算回市政府去间接面对陈铭德,他还需要再调整一下心态,做好更充分的心理准备。

    沈淮打着方向盘,掉头就间接往市人民医院过去,他完全能够再借口左肩擦伤未愈,多住几天院,避免跟陈铭德过早见面……

    **************

    沈淮回机关宿舍去补觉,葛永秋则整个上午都窝在市钢厂生产全安处的办公室里。

    其他几个副厂长都借口溜出去了,死活都不肯露脸,叫他窝在肚子里的火,想找人**都不行。

    等不及顾同从新津赶回来,周大嘴见姐夫窝在厂里生闷气也不是一个办法,腆着脸说:“要不我们去南园?我在英皇国际认识一对双胞胎姊妹,能够请她们一起过去吃饭。”

    看着舅子那张肿胀的猪脸,葛永秋也心烦,但间接回市里也不好,要是在大院碰到沈淮那畜生,给冷脸不是,不给冷脸也不是,只会叫自己难堪。

    英皇国际会所这种吃喝玩乐一条龙的地方,虽然以细致周到、花样常变常新的服务,在东华市极受赞誉,但葛永秋性子谨慎,不想大白天就过去宣、**,万一给市里其他领导在那里撞到,影响不好。

    不过,心想今天市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去南园耗一个下午,倒也是一个选择。

    听舅子说要把在英皇国际认识的双胞胎姊妹带过去吃饭,葛永秋只是悄然哼了一声,说道:“在你姐跟前,嘴巴守紧点……”

    葛永秋作为市政府秘书长,同时还是市政府招待处主任,作为市政府招待所的南园宾馆,归他间接分管。要是在别处看到什么合意的姑娘,葛永秋也习惯带到南园去玩弄。

    赶到南园,南园宾馆经理,同时又是市招待副主任的彭勇,就赶过来汇报,说是常委副市长陈铭德,中午也刚回南园休息,要工作人员不要打搅他。

    陈铭德到东华来赴任,没有带家属,而常委别墅楼又没有空下来的房子,陈铭德到东华大半年,就不断吃住在南园宾馆。

    也不知道沈淮有没有拿市钢厂那份有问题的事故调查演讲给陈铭德看,葛永秋这时候躲陈铭德还不来及,自然不会这时候去见他触霉头。

    南园宾馆的前身是**时期的一个别墅群,解放后圈起来成立了市政府招待所。

    虽说八十年代末建了东华迄今为止最高的二十层大楼,作为南园宾馆的主楼,但南园宾馆最精华的,还就是那十几栋**时期留下来的小楼。

    这十几栋小楼,陆连续续的就成了市领导特地用于迎来送往或临时休息的专属地盘。内部也习惯以一号楼、二号楼相称,以示这栋楼是属于书记,还是市长的地盘。

    葛永秋虽不是市长,但作为招待处主任,自然也会为捞些好处,在南园有自己专属小楼也不足为奇。

    葛永秋与舅子先进了十七号小楼,把在小楼里值班的工作人员都赶走,才再让市钢厂的司机去英皇国际,把那对双胞胎姊妹接过来……

    很快那对双胞胎给接过来,葛永秋才觉得舅子的眼光真是不错,相貌倒谈不上多标致,关键皮肤水灵,掐着就能出水似的。

    葛永秋觉得自己已经过去那种看女人脸蛋的年龄,摸着水嫩的肌肤,感受年轻女孩将要蹦出来的青春活力,才能觉得自己的心没有老——这种感觉,对此时的葛永秋来说,更为重要。

    吃饱喝足,还在房间里享受了那对双胞胎姊妹的全套服务;也差不多到这时候,上午所受的窝囊气稍稍减轻一些。

    办过事,葛永秋又与舅子坐在一个房间里休息。

    周大嘴脸上还裹着纱布,面颊、眼窝子还青肿着,葛永秋也不能这时候就把他赶回去。万一要叫他的老婆知道自家弟弟给人殴打,而他站在旁边没有帮忙,家里指不定又鸡飞狗跳——葛永秋对老婆还是心存敬畏的。

    那对双胞胎姊妹,不仅活好,还温柔体贴,全套服务下来,还有耐心站在后面替葛永秋、周大嘴二人捏着肩膀,手法还是十分的专业……

    葛永秋正享受间,咚咚咚的脚步声急着传进来,起身就看见南园宾馆经理彭勇一声招待都不吭的就闯了进来:“陈市长他……”看到屋里还有两个只穿着裤衩、奶罩的女孩子,彭勇赶忙收住嘴。

    葛永秋见彭勇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知道定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葛永秋还算镇定,叫舅子先带那对双胞胎离开,才让彭勇接着说发生什么事情。

    听彭勇说起事情,葛永秋也是大惊失色,转念想了一会儿,吩咐道:

    “你先通知救护车过来,不管有用没用,不管来得及来不及,都叫人民医院派最好的医学专家到南园来参加抢救。市委市政府那边,由我来汇报,你不要管;西翠楼的值班人员,你也要立即控制起来,不要叫他们离开,更不要叫他们胡乱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