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三章 官员都是囚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到沈淮闯出来时,吴海峰蹙着眉头就要发作。

    但是,事态的发展,斗转直下。

    沈淮间接指明陈铭德的死因是冲凉水澡、心脏受刺激,这已经叫吴海峰有些措手不及。

    接下来,省组织部副部长谭启平手放在沈淮肩膀上的动作询问事情的经过,叫吴海峰看了,更是心脏像给狠狠的抽了一下似的,叫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在吴海峰的印象里,沈淮是一个不学无术,不怎么有脑子的小青年,陈铭德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才不得不将他留在身边照顾。

    吴海峰不认为沈淮之前在二楼停留了一两分钟,就能看出什么疑点来,那沈淮此时闯出来,很可能就是谭启平与沈淮暗中串通好演的一出戏!

    吴海峰登时觉得自己的处境变得既窘迫,又凶险。

    陈铭德的死,都是他通过电话向省里汇报,是他在陈铭德的死因上含糊其辞。

    既然谭启平暗中指使沈淮这时候跳出来搅局,那很可能就表明省里决意要将这件事压下去,而且不给东华地方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

    吴海峰想不明白,省里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发觉,自己已经没有退路。

    他如果就这么服软了,省里必须会追究他在陈铭德死因上含糊其辞、意欲使省里陷入被动的责任。

    这年头最大的罪名不是别的,而是你试图对抗我!手段还十分的卑劣。

    要是给省里留下这样的印象,吴海峰知道他的政治生涯从此就到头了。

    不能立即服软,那就只能咬定两点:一是陈铭德两次对宾馆中午不提供热水提出意见;二是洗漱间里看不出有冲凉的踪迹……

    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公开跟省里对立,逼着省里正式去调查这件事?

    吴海峰开始就是认识到,在陈铭德的死因上含糊其辞,是冒险的行为。

    只是等沈淮的突然闯出来,真正将他逼到死角时,吴海峰才真正的意识到,他冒的险有多大。

    沈淮的突然出现,以及沈淮与谭启平之时所表现出来的默契,也叫高天河、葛永秋、彭勇等人又惊又疑。

    特别是葛永秋、彭勇二人,终究是做贼心虚,沈淮直指陈铭德的死是因为冲凉所致,更叫他们心慌,仿佛光天化日之下,给剥了干净……

    “三天前,陈市长带队视察市钢厂。当天市钢厂发生了一起坠亡事故,我不幸给坠落的工人砸伤。虽说没有什么大碍,但陈市长坚持要我留在医院观察几天,所以这几天我就没有在陈市长身边,”

    沈淮低头倾诉着,他这些天情绪也波动得厉害,眼泪说来就来,看上去情真意切,现实上,在谭启平将手放到他肩上时,他悬在嗓子眼的心就稍稍落了回去,不管二伯在背后说了什么话,但好歹跟这个谭启平提到过自己,这接下来的戏就要好唱一些。

    沈淮拖着哭腔继续说道:

    “我现在很恨自己,都说轻伤不下火线,我却因为小小的肩伤,放弃了照顾陈市长的重任,就连陈市长的死讯,也是葛秘书长通知我的……”

    吴海峰刚想质问沈淮,质问他既然不在陈铭德身边,又怎么肯定陈铭德是因为冲凉时发病去世,但听到沈淮提到“葛秘书长”,吴海峰浑身的毛发都快要立起来。

    吴海峰心里猛然烧起熊熊怒火,他没有看葛永秋,而是怒视高天河……

    沈淮无暇去观察别人的反应,正因吴海峰等人在陈铭德的死因含糊其辞只有一次机会一样,他也只有一次破釜沉舟,将水搅浑的机会:

    “……葛秘长跟我说,南园中午不供应热水,陈市长冲凉时心脏病发作,拿药时倒在房间里,没来得抢救,就……离开省城时,陶姨千叮咛万嘱咐,我要盯住陈市长改掉冲凉的习惯,我……”

    “葛秘书长?”

    谭启平凌厉的眼神转向葛永秋,刚才吴海峰向谭启平引见过葛永秋等人的职务,但他的视线只在葛永秋脸上停了一瞬,转身去看吴海峰、高天河两人……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话?”葛永秋气得吐血,没想到沈淮眼睛眨也不眨,就把一大盆脏水间接劈头盖脸的泼他脸上来。

    “葛秘书长,在谭部长面前,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是要推卸责任吗!”吴海峰厉声喝住葛永秋,他愤怒的眼神,简直就是要将葛永秋生吞活剥了。

    吴海峰在市委书记的位子日久,官威也深厚,一声断喝,叫葛永秋魂惊魄移,愣在那里,半天不敢再为自己分辩。

    这一刻,葛永秋也明白,市委书记吴海峰已经认定中了他们的套,他越争辩,只会叫吴海峰越愤怒。

    沈淮突然闯出来,吴海峰只想到两种可能:一是谭启平与沈淮暗中串通好演这出戏,代表省里要这件事坚定的压下去;还有一个是高天河与葛永秋联合起来给自己下套,吴海峰越发肯定是后一种:

    沈淮在六号楼里,就呆了一两分钟,要不是葛永秋告诉他实情,他怎么就能断定陈铭德是在冲凉时发病?

    再者,省里不给东华讨价还价的机会,就要坚定的把这件事压下去,也不合常理。

    另外,就是高天河的行迹太可疑了。

    陈铭德是副市长,因病猝逝,高天河作为市政府班子的带队人,却左一个借口、右一个借口,拖着不肯露面;等到拖不过去,还候准时机,与谭启平前后脚赶到南园宾馆,而与谭启平的第一句话,也先把自己从这件事情里摘除出去。

    要说高天河心里没有鬼,吴海峰能把自己的姓倒过来写。

    葛永秋与彭勇都是高天河的人。

    彭勇强调宾馆中午不提供热水让陈铭德对此很有意见,却绝口不提陈铭德有冲凉的习惯,这摆明了设下套子,引他往里钻。

    洗漱间里看似整齐,但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葛永秋、彭勇出在现场的时机,比其他工作人员都早,也比赶来参加抢救的医生要早,他们都是高天河的人,有的做手脚的时间……

    吴海峰万万没有想到,早知道高天河盯他市委书记的位子有年头,恰恰还这么轻易的就钻进他设的套子里去。

    这一刻,吴海峰看向高天河的眼神里,充满着被出卖的愤怒!

    高天河也是脸色大变,既惊且疑,他想不明白葛永秋为什么会出卖他,他不明白葛永秋为什么会背着他跟沈淮吐露实情,恰恰谭启平在场,他没有机会揪住葛永秋问个清楚,更没有机会与吴海峰注释误会。

    看吴海峰将要吃掉自己的样子,高天河就知道这个仇他不想结,也得结了。

    就算这时候有机会跟吴海峰注释,吴海峰会信吗?怪只怪一开始就把自己摘得太干净了,反而着了踪迹,再一个,他本来对吴海峰就没有存什么好意。

    沈淮手心里也捏了一把汗,看到吴海峰恨不得想将高天河生吃下去,才断定这次是赌对了。

    有人曾拿囚徒困境来注释官员之间的信任问题,越是高级别、越是间接竞争的官员之间,相互信任程度越低。

    在陈铭德死因上做手脚,跟桃色事件扯上关系,虽然同时符合高天河、吴海峰两人的利益,但想要高天河与吴海峰在这事上串通好,以至有极好的默契,则不可能,终究谁都要防着给对方在背地里捅刀子。

    谭启平在官场混迹已久,在路上特地理过一遍东华市的关系,以便能在处理陈铭德后事,抓回一些主动,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这么及时。

    谭启平虽说还不知道更具体的情况,但吴海峰、高天河等人的反应,也足以叫他看出许多端睨来……

    “陈市长前些天还抱怨房间中午不供应热水……”彭勇反应最是迟钝,依旧想照着原定的计划,想帮葛永秋将沈淮的话驳回去。

    “胡闹!”吴海峰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尖锐而突然,仿佛压抑不住的怒火在这一刻喷发出来,他以至认为彭勇这时说这话,还是故意把他往歪路上引,内心的震怒是可想而知。

    吴海峰兜住彭勇就骂:

    “铭德同志已经指出你们工作中的不足,你们却迟迟不改正。铭德同志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还不得不冲凉水澡,以致心脏病发作,是谁的责任?铭德同志的不幸逝世,南园宾馆要负责任,负责指导南园宾馆工作的市政府要负责任!”

    吴海峰劈头盖脸的一顿骂,登时将彭勇打蒙在那里,他哪里会想形势如此突发急转?

    将陈铭德的死往桃色事件上扯,不是吴海峰默认的吗?怎么会因为沈淮这根搅屎棍突然闯进来,就改变口风呢?

    陈铭德的爱人沉浸在伤心里,看着东华市的几个领导大发雷霆,只以为他们是为铭德的死而自责,忍不住又落泪来:“老陈就这个坏毛病,说了他多少回,他总是听不进去,只说冲凉能解乏……老陈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到这一刻,葛永秋才真正意识到大势已去,不敢再为自己辩解,他以至不敢再反口去咬沈淮: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谭启平的手还放在沈淮的肩上呢。

    葛永秋知道,越争辩、越挣扎,只会给自己带来越蹩脚的后果,只是可怜巴巴的看向高天河,希望高天河能明白,自己没有出卖他,是沈淮这个狗**在信口雌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