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四章 路转峰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吴海峰的口风一转,以至将矛头间接指到他头上来,高天河知道再做什么挽救也迟了,而且他也猜不透陈铭德的秘书沈淮与谭启平之间到底有什么默契,也就揣测不到省里压制这件事的决心有多大,他这时候只能弃车保帅。

    再说他已经把自己撇清了,只需葛永秋、彭勇的口风紧,这件事只会叫吴海峰受重挫,而牵涉不到他头上来,又何苦去试探省里的底线?

    面对吴海峰尖锐的指责,高天河就坡下驴,说道:“南园宾馆的工作存在严峻不足,在铭德同志指出后,也没有及时整改,更是严峻失责。我代表市府要承担责任,我要向市委、省委省政府做检讨……”

    高天河说这番话时,眼神瞥了葛永秋一下,像刀子剐过去似的。

    他这时对葛永秋也有些拿不准,但想来葛永秋不会出卖他,也没有什么好处。

    葛永秋给高天河这一望,背脊寒意陡生,好似真给剐出一块肉……

    葛永秋这时候能猜到,很可能是在他跟高天河通电话时,给沈淮偷听了——但是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他能向吴海峰拿出证据,证明这不是他给下的套吗?

    跟黄泥巴糊到裤裆里一样,有些事情是怎么说都说不清楚。

    对高天河的服软,吴海峰则毫不领情,他打心底恨不得这时候将高天河踩到脚底下捻死:

    向省里汇报陈铭德死讯的是他,在陈铭德死因上含糊其辞的是他。

    这件事情表面上是过去了,但省里对东华的清理、收拾绝不会停止,而且接下来收拾的第一个对象,不是会旁人,很可能就是他吴海峰!

    想到自己的政治生涯,很可能会因为这一桩事而断送,想到自己的市委书记宝座给高天河夺去,吴海峰对他的恨意怎么可能会消?

    对真正跳出来搅局的沈淮,吴海峰反倒没有什么恨意:在他看来,沈淮能在这时候跳出来忠心护主,品性就不能算坏,怪只怪自己刚才小看了他。

    至于葛永秋,吴海峰也恨不得一脚将他踹死:刚才沈淮闯出来时,就是葛永秋抢着跟谭启平挑明,是他将沈淮赶出去的。

    正是葛永秋的这句话,完全堵死吴海峰为自己辩解的机会,这叫吴海峰怎么能不相信这一切都是高天河与葛永秋给他设的圈套?

    **************

    陈铭德的爱人进了卧室,看着被单蒙裹的尸体,瘫坐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沈淮这回再没有给逐出去,事情如愿逆转,其中的凶险唯有他自己能体会。

    至于事后会不会给吴海峰、高天河等人迁怒、憎恨,沈淮也管不了太多;他站在床前,就觉得汗湿的后背给通过窗户刮进来的湖风,吹得一阵阵发冷。

    这几天发生了这多事,使他的心力交悴,连着几天都没睡好,体力也都严峻透支,站在那里将要虚脱。

    吴海峰、高天河变了口风,给死因定了性,参加抢救的医学专家,自然也知道见风使舵,站在卧室门前,向代表省委省政府的谭启平汇报:

    “这气温降下来了,冲凉水澡心脏容易受刺激,也是时下心脏病发作的罪魁祸首之一;我们没能将陈市长抢救过来,也孤负了组织的重托跟信任……”

    这时候,洗漱间里叠放整齐的毛巾,大家都视如不见:毛巾叠放再整齐,也不能说明陈铭德没有冲凉。

    虽然过去了几个小时,但房间地毯上以及洗漱间里,还能看到一些水渍残留的踪迹,这是葛永秋、彭勇就算做手脚,也没有办法完全清除干净的。

    只需陈铭德确实是因为心脏病发作而死,谭启平也不想追究得太深;事情能有这样的结论,相信省里也不希望追查得过细,也怕没事查出别的什么事情来。

    错过抢救的时机,怎么也不能怨晚一步接到通知的医生抢救不尽力?

    谭启平握了握参加抢救医生的手,宽慰的说道:“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的,你们不用太自责……”事情能这么快、这么及时的逆转,也叫他暗地里大松了一口气。

    他对从省计委间接调到东华的陈铭德并不熟悉,也不怎么关怀陈铭德的生与死,他所关怀的,就是不能因为陈铭德的死,使省里陷入被动,这样也算是对宋乔生能有一个好的交待……

    谭启平看见沈淮站在里面脸色惨白,额头还渗着冷汗,关怀的问道:“沈秘书,你的身体是不是还有什么不舒服?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下?”

    且不说沈淮是宋氏子弟、是宋乔生的侄子,就为他在事情逆转上起到一锤定音的关键作用,谭启平都不会忽视陈铭德生前的这个秘书。

    不过,谭启平同时又觉得奇怪:这么年轻,处事就这么厉害,抓时机又抓得这么准,这么人物,宋家不重点培养,怎么舍得丢到东华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而宋乔生的电话里,对这个侄子,似乎也有些不待见……

    “没什么,谢谢谭部长的关怀,”沈淮振作精神,握了握还隐隐作痛的左肩,想叫别人误以为他还是因为左肩的伤才如此虚弱,见市委书记吴海峰也看过来,神情坚持的说道,“也谢谢吴书记的关怀。陈市长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是我没尽到责任。我孤负了市委市政府对我的信任,没有认真遵从吴书记要我照顾好陈市长的吩咐,吴书记就是现在让我去休息,我也无法安心休息,希望吴书记能让我陪陈市长走完最后一程。”

    吴海峰眉头悄然一扬:自己一开始是将沈淮赶走,是不信任这个风闻不佳、作风不正的沈淮能办好事,但沈淮的话锋转了转,意思就完全不同了,他的话里似有为自己转圜的意思。

    吴海峰心里疑窦骤生:这个沈淮把话说得滴水不漏,这还是陈铭德那个没脑子的秘书吗?还是说自己以前对他有偏见,偏听偏信把他给忽视了?

    吴海峰这时也倾向认为是后者:

    沈淮之前只是陈铭德从省里带来的秘书,小年轻人一个,自己是市委书记,平时也不可能对他有什么重视,那以前对他有什么好的坏的印象,自然是听别人嘴里传来,反而没有真正认识这个沈淮的机会……

    吴海峰知道整事件将给他带来的后遗症会多么严峻。

    吴海峰也能认识到沈淮此时的这番说辞是多么关键,这或多或少能叫谭启平相信:自己是出于关怀,才会事前让沈淮回避;而不是出于恶意,才将沈淮赶走。

    在这件事上,没有沈淮帮他注释,吴海峰是怎么都没法擦干净自己的屁股。

    吴海峰脸色稍缓,无可置疑的说道:“沈秘书,你还是要回去休息,我作为东华班子的带头人,照顾好手下每一兵每一卒,是我的责任。我不能因为铭德同志的后事,就叫你的身体拖垮掉……这样,你先去休息,不能够太勉强自己;铭德同志的后事,你也要随时待命,听候市委市政府的调遣。”

    吴海峰军人出身,相对说来弯弯肠子没有那么多,也是如此,才在之前给高天河、葛永秋他们牵着鼻子走,但不意味着沈淮将梯子架好,他还不知道就着梯子走下来。

    谭启平心里也是疑惑疑惑:

    在整个事件上,吴海峰明显是要承担最大责任。

    特别是吴海峰一开始就在陈铭德的死因上含糊其辞,这个问题的性质非常严峻,省里几乎很难会再容忍吴海峰继续留在东华市委书记的位子上,但听沈淮的话,似乎背后又有别的隐情。

    谭启平不断都没有跟沈淮私下说话的机会,事件虽然逆转了,但对背后的暗流,还没有完全的摸清楚,这时也知道不能过早下定论。

    只是省里非常关注这件事,谭启平必须要尽快的向省里汇报此事的进展。

    谭启平想一想,对吴海峰说道:“铭德同志的身后事,就以东华市委市政府为主,另外我要就此事尽快向省里做汇报。我对南园不熟悉,是不是让沈秘书休息之前,帮我们带一下路?”

    “好……”吴海峰见谭启平希望能与沈淮单独谈话,点头说好。

    吴海峰也知道沈淮的说辞对他极为重要,特别是沈淮刚才的话锋明显对他有利,自然更不会阻挡。

    吴海峰走过来,拍着沈淮的肩膀,说道,“你先送谭部长去一号楼休息,送过谭部长之后,你也就留在那里好好休息一下……”

    “是,吴书记。”沈淮能感觉吴海峰落在他肩膀上的力度,这无疑代表一种暗示。

    虽然沈淮这次把葛永秋狠狠的阴了一把,受挫最重的,却是间接向省里汇报的市委书记吴海峰。

    吴海峰与高天河两人,沈淮都不喜欢,但吴海峰要是给从市委书记的位子上捋下来,叫高天河从中受益,也不是沈淮所喜欢希望看到的;故而沈淮试着替吴海峰说话,尽可能替他挽回影响,也算是卖个好。

    再一个,高天河、吴海峰迟早会想明白今天的事情。

    吴海峰一开始就给高天河、葛永秋他们牵着鼻子在走,也能够说高天河、葛永秋本来就对吴海峰没有怀什么好心——就算吴海峰把今天的事情想明白了,首先要对付的也是高天河、葛永秋他们。

    要是叫吴海峰完全的摔倒,明明叫高天河得到最大的好处,高天河也不可能感谢他——官场就是如此,不是施恩就能得报的,沈淮很清楚,叫高天河过分得势的话,反而也不利于自己留在东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